兩次闖過病業關 學法悟道向內找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日】我是個愛好廣泛的人,對古代的東西都很喜愛,學完西醫後又自學中醫,算命之類的事也感興趣。記的三十多年前,我和當地的幾個算命先生研究起周易來了,一個很有名的算命先生,給我推算命運,說我只能活六十八歲,當時很有壓力沮喪,但是我有一種感覺,我能絕處逢生。

喜得大法後,一下子多年的迷茫與尋求得到了,認定法輪大法就是我尋求的真法大道,修煉法輪大法就是我的回歸路,師尊就是唯一能救度我的人。自從我煉功以後,過去那些感興趣的東西,從物質到思想,全部徹底清理放棄,天天感到在集體學法煉功的快樂、充實,時時沐浴在大法的幸福之中。我看《轉法輪》時, 翻開書全是光柱,字大起鼓,高出書面許多。有一次煉動功頭前抱輪時我入靜了,右手中指不知多長,也不知伸哪兒去了,現在知道進入另外空間了, 而且在手指上出現五光十色的樓台亭閣,直到腹前抱輪時才消失。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以後,我老伴被單位開除公職,被非法勞教,後被非法判重刑。在老伴被通緝的日子裏,我們家真是兵臨城下,警察來抄家是家常便飯。巨難中,我們沒有倒下,百分之百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後來,我被非法勞教三年,在絕食第十天時我摔倒了,左腳粉碎骨折,骨盆損傷,生活不能自理,呆了十個月又闖出來了。

在腥風血雨中,我沒有倒下,雖然不是每一步都能堂堂正正的走過來,但也算是闖過來了。在師尊的看護下,緊跟正法進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天天都在做,自我覺的沒被落下,甚至在同修眼裏我修的還不錯,但前不久的兩次生死關,讓我大驚,通過向內找,發現一堆阻礙我精進的人心,讓我猛醒。

兩次過病業大關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三日,煉靜功時,腦中突然閃現一句話「很難到天年不壽終的」。我大驚,當時意識到是師父在點悟我甚麼。我想起三十多年前算命的事,二零一二年我正好六十八歲。我猛醒,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可潛意識中只覺的修大法了,原來舊勢力的安排不算數了,也就沒當回事兒,沒有從思想深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兩天後的八月二十五日邪魔來取命了。夜間在熟睡中,突然間邪魔抓住我的心臟死死的不放,黑暗中看不清甚麼,心臟的劇痛,使我忽的坐起來,前胸後背疼痛難忍,好像心跳要停了,呼吸困難,很像常人急性心肌梗死的症狀,霎時大汗淋漓。我當即立掌發出強大正念:「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誰也動不了。」我喊師父救我,師父救我!大約一分多鐘吧緩解過來。我的心中充滿了對師尊的無限感恩!

我的頭有些暈暈的,不知不覺中迷迷糊糊睡著了,冥冥中師父給一個大光球,把我左手的勞宮穴打開了,掌心這個大光球,像激光一樣,金光四射。我想這一定是除惡魔的法器吧。第二天起床的時候,我的胸背還有些隱隱作痛呢。面色蒼白,四肢無力身體軟軟的,一場生死大關在師父呵護下過來了。我不斷的叩謝師尊,我在不斷發著正念。

事隔五天,邪魔又一次對我下狠手,晚間突然感覺後背熱的不行,如同一塊燒紅的大鐵板緊緊的貼在後背燒烤,而前面像塊大冰板貼在胸腹上,冰冷的涼氣往腹部灌,冷熱巨大的反差使我難以忍受。同時頭腦裏像有一群蜜蜂嗡嗡亂叫,不讓我有記憶,邪惡想控制我主元神,似乎身體要失去了主宰,一片茫然。因為有前一次的經驗,我強烈的穩定主意識,喊著自己的名字,堅定主意識,不斷加強主意識,做到穩住自己,心不亂,懇請師父加持。儘管我喊不出聲來,但主意識是清醒的,喊:「弟子有難,師父救我!」不斷的背法,想起哪段背哪段,最多的是《論語》。我不離開師父、不離開法,心裏越來越踏實,沒有那麼恐懼了,正念對待眼前的這一切。

我只把它當作錘煉我這個金剛不壞之體,一下怕心全沒了,自己漸漸高大起來了。能發出聲音來了,我連聲喊「朝聞道夕可死」,「朝聞道夕可死」,我不怕死! 怕甚麼死呀!一會兒功夫我的思想感覺就一切恢復正常了,我不斷流淚, 心中無限感激師父。但是我的身體表面呈現紫青色的,我無力站起來,不知道還有甚麼考驗等著我。我把兒子女兒及與我一個學法組協調人叫來,她們見到我都嚇了一跳。我簡單的說了一下情況,告訴她們如果我真的死了,不是法不好,更不是師父沒管我,而是我自己沒修好。我說我不能給法抹黑!那幾天我難過極了。我想起師父的法:「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當時發出一念,我不離開法,不離開師父,誰也動不了我。那幾天我白天黑夜的連續學法,白天學《轉法輪》,每天能學四、五講法,晚上看一遍師父的《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每晚一遍。有時聽著師父的講法錄音就不知甚麼時候睡著了,醒來時發覺隨身聽是關了的,內心升起無限的感激,謝謝師尊!

就這樣一個月,我痊癒了。我笑傲邪魔敢來迫害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那你就自取滅盡吧。一個月後在打坐中,一個聲音告訴我:「留得青山在!」 我知道師父把我這個肉身留下來了。我不生歡喜心,可我還是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

學法悟道向內找

兩次生死關過後,我不斷的反思,為甚麼邪惡能迫害我,為甚麼邪惡敢動我?都是自己修的不精進的原因造成的,任何人心都是邪惡迫害的藉口。第一次迫害時,我沒有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六十八歲壽終的概念心中還有餘跡,因我在修煉初期消大業時,半昏迷狀態中就有幾個穿黑衣服的人站在我跟前說:「不讓她上去」,意思是不讓我修上去。又響起一個聲音來自很高處巨大洪亮:「不行,得讓她上去!」我清醒過來後意識到是師父讓我修上去。在修煉過程中,舊勢力在跟我搗亂,那時我還不會否定。如果第一念能做到全盤否定舊勢力的話就不會出現第二次。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師父說了算。如果想到修煉了人生道路師父給改變了,誰也不配干擾我,邪惡會自滅。

如果修煉中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如果勇猛精進跳出三界,不受低層法理制約了,也就不會出現這麼大的魔難了。一場劫難過後如夢方醒,從新認識了自己,這段時間師尊不斷點悟我,讓我勇猛精進。

師父說,「所以你碰到魔難那正好是你提高的機會,如果你能向內找,那正好是你走過難關、進入一個新的狀態的機會。為甚麼不這樣看呢?碰到魔難就往外推。我講了,哪怕是因為你們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問題上出現了爭論,或者聽到逆耳的話,都是為了你提高,因為你的提高是第一位的,沒有你的提高甚麼都談不上,也談不上救度眾生。沒有你的提高,沒有你的圓滿,你救的眾生往哪去呀?誰要呀?為甚麼不這樣看問題哪?」[2]

師父講的這段法,像重錘敲了我一下。修煉中不向內找能是修嗎?人到世上來幹甚麼來了?我問自己。劫難過後,我在家裏一個多月時間閉門找錯,學法發正念,向內找,但我又如何的把修煉的路走正,關鍵是內修,不修好自己,自己的大穹不行了,救的眾生往哪去呀?不修好自己就是罪過。我找了一大堆人心,歸納起來無非就是為私為我,不能更寬容大度的對待同修,對待人和事,出發點不對,觀念不對。那段時間我很苦悶,用人的理看,明明是別人錯,卻放在自己身上能不苦嗎?當心性境界沒達到那一層法的標準的時候,不能把自己當作煉功人的時候,非得反過來看自己時,真的是剜心透骨真的難受。如果能悟到高層法理,當我們知道反過來看問題的時候,和宇宙法理對照一下,真的知道錯的是自己,痛苦過後可是甜著呢!因為人心去掉了,自己昇華了。我如果能及時向內找,就不會出現這麼大的魔難了。如果我修出大慈悲心來,一切邪惡生命與不正的因素很快解體,不好的東西敢進我的空間場嗎?

學法中我轉變了觀念,去掉自私貪慾,去掉歡喜心、顯示心、妒嫉心、自我的心、名、利、情、仇、怨恨心等,我一個一個把它們曝光出來,再一個一個去掉。我學會了控制自己,儘量不動人念。在遇到甚麼問題的時候,我都能正面的積極的想問題,抑制負面思維。觀念一轉變,本體也跟著變,一身輕鬆。

學法就在清洗自己,學法過程中就是在提高中。原來我每週一遍《轉法輪》,再學各地講法和新經文等,在小組也學,但學法時有走神、溜號、找不著行,走形式,怕在學法數量上被落下,不講實效,收效甚微。有時心裏慌慌的,感到每天時間緊張,有時還筋疲力盡的,其實是沒有法的能量,只求數量不看實效。後來我在學法上下功夫,在學法上用心時,悟到法理的內涵就越來越多,按法的標準做才能同化法,能在法上認識法,指導自己修煉,才能昇華。我不再追求學法的數量了,靜下心來一字一句的學。

在一次學《轉法輪》時,哇!法理一層一層展現給我,特別是如何修煉心性,如何能提高心性與境界的法理,多次展現,使我昇華了許多。有一天我在學《悉尼法會講法》。我悟到,我們修的是宇宙大法,而且師父都給推到位了,那在講真相救人中我們講出的話也應是帶有佛性的。

當天小孫女放學我去接她,邊走邊想怎樣能善化眾生,體現出善的力量救度更多的眾生呢?這時從身邊過來一位四十多歲的男士,自言自語的說:這老太太這麼面善。我沒理會。他幾步就到了我跟前說:這老太太這麼善良。我一下醒過神來,我該救他,說孩子你在說甚麼?回答:你很善良!怎麼這麼善良?我說我是修真善忍法輪大法的。接著給他講真相,他說已三退了,知道大法好!還告訴我注意安全,匆忙離去了。他一再說我面善,是因為我悟到那層法理了,而且我也是在按著這層法理去做,所以那層法在我身上體現出來了。

師父說:「你要想返回去就必須具備這兩個因素:一個是吃苦,一個是悟。悟啊,耶穌講信,在東方講悟。你失去了這些東西,你就修不了。」[3]我現在也是每天都學法,只要我能靜下心來學法時就能看到在我那一層的法理。學到甚麼,悟到甚麼,就得到甚麼,但我不再追求。

有一次在學法組學法時,覺的腦袋空空特別清靜。一抬頭看到師父穿著袈裟就坐在我的對面看著我,我好激動,但又不敢歡喜。我默默的看著師父,輪到我讀了,讀完一段法後再看師父走了。我急的要流淚,為甚麼不和師父說話,為甚麼不給師尊問好?為甚麼這個?為甚麼那個?想來想去彌補一下我沒跟過師父親傳的講法班的遺憾吧。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精進!

我還悟到:只要學好法、向內找、去盡一切執著,思想在法上,時刻實修自己,做好三件事,自然就會有善念、正念,才會出神念。真能達到神的狀態才能自己保護自己,發正念才會展現驚天動地、無所不能的威力,才有足夠的能力徹底清除邪惡,破除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真的就能從人走向神。

在闖關時,發正念太重要了。闖關開始時我是學一個小時法發二十分鐘正念,作用達不到預期效果。大法是有威力的,沒達到效果還是個人正念不足。我就學兩個小時法,發一次正念,長四十五分鐘。其實發正念的同時也是在反迫害。有幾次發正念時我求師尊加持,明顯感到能量場的強大,屋裏充滿了紅光,我身體也熱熱的。不管遇到多大的難關,遇到多大的危險一定記住師尊教誨,「你能忍的住,你的業力也消了,你的心性也提高上來了,你的功也長上去了,它們就熔合在一起了。」[4]

在一次去看守所近距離發正念時出現了一奇觀。那天只有我一個人,剛過完大年,天氣很冷,選定位置後開始發正念。大約在七點半左右,突然感覺眼前一片漆黑,天怎麼黑了?猛抬頭見到東方像一堵牆一樣,黑黑厚厚齊刷刷的濃積雲滾滾而出,令人毛骨悚然。那片天空被遮擋的黑黑的,我心想這黑黑的東西肯定是邪惡的了。剎那間在黑牆後側出現了金黃色的光芒,緩緩升起,穩穩的越升越高遠遠超過了黑牆,一下把黑牆覆蓋住。大約十分鐘左右,看著黑一塊黃一塊的雲浮現在空中,清除邪惡的大戰仍在進行著,我繼續的發正念。但見那堵黑牆雲漸漸溶化解體了,最後只剩下滿天的黃光,不一會兒,金黃色的光也漸漸的隱去了。那片天一開始好像和整個天體隔開了一樣,慢慢的和整個天體又溶為一體了。我沉重的心一下舒展開了。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