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法就會心想事成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這裏與大家分享一下我在二零零一年神奇走出洗腦班的一段經歷。

正念的威力

當時,警察先把我綁架到派出所刑訊逼供,幾個人把我摁倒在地,輪番用警棍抽打我的臀部、大腿。我就背師尊的詩詞:「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1],感覺不到一點疼。這樣的毆打有好幾次,每次都是這樣。我知道是慈悲師尊都擋住了,替我承受了。

在洗腦班,有時也有怕心,我就背師尊的法:「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2]

一次洗腦班的一個政保副科長讓我們在一個空白本子上簽名。因我拒簽,他就把我拖到教室外的空地上,用一寸多粗的木棒打我。我絲毫沒躲,就用正念正視著他。結果,我身上也是一點不疼,而沒打幾下木棒卻打斷了,他也只好作罷。

還有一次,這個科長因為我不「轉化」,把我單獨帶到一間屋裏,當著縣「六一零」主任的面,瞪著眼睛,氣急敗壞的使勁扭擰我的胳膊,想把我制服在地。一般說,當警察的是練過擒拿的,而我當時也是一點勁也沒使,就正視著他,結果他折騰了半天,累得氣喘吁吁也擰不動我,只好作罷。

心想事成

我知道,洗腦班不是大法弟子該待的地方,老想著怎樣出去?出去後去哪?可是受人心觀念的影響,洗腦班的圍牆上都布滿鐵絲網和電網,而我從小就不是那種好動的、愛爬樹、翻牆的人,怎麼辦呢?還要避開陪教二十四小時的看守。我的性格比較內向,屬於那種謹小慎微的,做甚麼事情都必須一步步安排好的人。即使這樣慈悲偉大的師尊都為我做了周密的安排。

出去後去哪?我比較熟悉的地方,只有我曾經參加工作的城市。可是具體在哪個方位,我一頭霧水。心想要有張地圖就好了。

一次偶然的機會,在洗腦班為我們做飯的一位師傅,無意中說出他有張我縣地圖。我們就跟他說想看看洗腦班在我縣甚麼位置?他說:「按說是不應該讓你們看的,不過還是給你們看看吧!」於是我趕緊在心中記下我想去的市區在洗腦班的東北方向。

我們有幾次用一個木製高凳在院子裏幹活,可是幹完活後,科長就讓人及時把高凳搬走了。我想這個高凳要能留下來該多好啊!蹬著它正好能翻過洗腦班一處最低的圍牆。在最後一次幹活時,他們真的就把高凳留下了。於是在一天晚飯後,我選好時機,利用高凳翻牆而出。

那天夜晚正好有月亮,我先找到北斗星,再找北極星,然後順著東北方向趕緊走,走著走著,實在走不動了。就想:要是有輛車捎我一程該多好啊!不一會兒,真有輛車從我後面開來。當時是深夜,一般誰敢讓你坐呀?可那時我心裏甚麼也沒想,就站在路邊向司機擺了擺手。司機就真的停車了,一會兒,司機把我捎到了村口,並熱心的告訴我:「現在天快亮了,一直往前走百來十米就到了國道,等半個小時左右就有往市區去的早班車了。」我非常感激,趕緊說:「謝謝你。」可心裏明白,一切都是師尊慈悲的安排。

到市區同修家裏後,同修說:「前兩天還念叨你呢,今早就見你風塵僕僕的來了。」我終於走出了洗腦班,平安的來到了新的環境中。至今回想起來,只要我們在法上,師尊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就等我們邁出那一步。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存 〉
[2]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