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啟迪警察 迫害消失遁形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二零一六年九月底,我和一老年同修結伴到一個菜市場講真相,因為發材料、講三退比較順,不知不覺起了歡喜心,不注意安全,直接把真相材料拿在手裏往外發,結果一會兒過來兩個警察,問我手裏拿的甚麼,我抬手就把真相資料遞過去,才看到是警察。

伸出去的手也收不回來了,腦袋裏閃出一念:十月一日就到了,碰到警察,麻煩來了,家裏剛開創好的環境又要被破壞了,但我馬上警覺了,立即否定這不在法上的一念,慈悲的說:看看吧,是真相材料。一個警察馬上抓住我的手腕並出示證件,讓我跟他們走一趟,並打手機報告說抓到一個法輪功(學員)。另一個警察就開始對我攝像。我對他們說:為甚麼我們要講真相,因為我們是被冤枉的,法輪功是千古奇冤!我們沒地方申冤,通過這種方式給老百姓訴說,這是憲法賦予的權利,憲法規定公民信仰自由,信仰是合法的,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你們警察不抓壞人,為甚麼要抓好人?!

一警察污衊法輪功。我說:你身為執法人員,上網去查,公安部發布的十四種邪教中有沒有法輪功?法輪大法是正法,是高德大法。警察拿走我的包,從包裏掏出真相材料,放到警車頭上,又開始攝像。我一看,不能沒有解釋,就站到鏡頭旁,解釋這些是揭露迫害法輪功的真相材料,法輪功學員如何學了大法在社會做好人,我們發真相材料只是呼籲停止迫害。為了打壓法輪功,中共不擇手段,抓捕、判刑,甚至活摘器官出售,是這個星球上最殘暴的邪惡。

這時有人停下看熱鬧,我就告訴世人,我們只是告訴老百姓真相,就被抓捕。法輪功是被冤枉的,「天安門自焚」是騙局,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製造的藉口,現在二十萬人在控告江澤民。

警察把我拉到警車上,我就在警車上講: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現在世界上有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人都在學煉法輪功,就中國打壓,二點七億歲的藏字石預示中共必然滅亡的命運,迫害法輪功的高官都在遭惡報,善惡有報是天理,好多警察明白真相後,都不參與迫害法輪功了,有的抓了法輪功學員半路就給放了,等等。

隨後,抓我的警察對另一警察說:我的頭好痛。他們想把我拉到派出所,說錄個口供就放我,並問我要身份證。我說沒有身份證。警察又問我多大歲數,在哪個派出所抓過。我說都不能告訴你們,因為對你們不好。警察說:怎麼不好?我說:我告訴你們了,就等於推了你們一把,你們就得接著往下進行,你們不就成了迫害法輪功的幫兇、江魔頭一夥的嗎?江魔頭現在全世界都在起訴他,你們跟他一夥的,將來不得一塊受審、遭報嗎!

他們一聽,不再問了。一會兒抓我的警察手機響了,可能是他們的頭打來的。我趁機發正念,清理兩個警察背後的邪惡,不准操控他們迫害我,並請師父加持我脫險。警察打完電話後說:挺麻煩,還得體檢,好長時間出不來。我聽出他不想參與迫害,就說:你們放了我吧!你們善待大法弟子,會得福報的!於是這個警察問能不能把錄的像抹掉,另一警察說:抹不掉,要不用另一攝像機好了。

警察把車開回菜市場,讓我下車,我大聲對他們說:你們今天善待大法弟子,一定會得福報的!並目送警車開走。整個過程不超過一個小時。

回到家中,我淚流滿面,給師父磕了三個頭,謝謝師父的加持,使邪惡迫害消失遁形。回想剛才發生的這一幕,真是驚心動魄,只有用神念才能平安脫險,否則,摻雜任何一點人心、怕心都是極其危險的。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修煉中摔摔打打走過了十八年,有收穫也有心酸。在魔難中,關過的好,家裏環境也開創的好;關過不好,甚至摔跤,親人們不理解,特別最後這次勞教迫害中,摔倒了整三年,猛醒後,痛悔的心情無以言表。通過學法感受到是師父的洪大慈悲與巨大承受延續來的時間,才使自己有機會再次回到大法修煉中來,我想不管與精進的同修相比相差多遠,也要勇猛精進往前趕。

二零一五年剛回到大法中,就趕上了訴江大潮,我二話沒說,寫,告這個大魔頭!為了寫好訴狀,我就多學法多煉功,用大法純淨自己的思想與行為,二零一五年九月九日正式將訴江狀寄出,很快得到簽收。

走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怕心是最大的障礙。我主動和精進的同修交流,增強正念,在同修的帶動下,邁出了面對面講真相救人的第一步。在師父的加持下,正念越來越足,講的越來越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