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癱假相一日消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九日】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日早上感覺身體兩邊不平衡,一面輕一面重,我不承認它。因和同修有約,八點半我騎車去同修家,在同修家的下房門口摔倒了,我站起來,與同修發正念十五分鐘,就去講真相。十點,我去另一同修家,感覺很累、很餓,坐了幾分鐘,裝了一些真相資料就走了,在回家的路上尋找有緣人,師父看到了弟子的一顆救人的心,安排很多有緣人把我帶的真相日曆一下就分完了。

回到家,一點了,吃完午飯,想休息一下,一躺就起不來了,頭痛,半邊身體痛,說不出的難受。怎麼辦呢?打電話求同修幫我發正念?大家都太忙了,飯都顧不上吃。我閉眼求師父加持我,解體一切妄圖害我的邪惡,我是助師正法的法徒,我只歸師父管。三點我爬起來,我想看師父的廣州講法錄像,我問自己,是不是拿看師父講法治病呢?這個人心我不要,解體。看完師父講法錄像,我還想學法。

向內找,自己究竟甚麼執著被邪惡抓住了呢?路上人家誇我比同修講的好,就是這個自以為比別人好,高於同修的人心,執著自我,看不上同修這些人心,還有對美味食品的執著,夢繞魂牽的想喝飲料,這是多強的執著啊,實在該清除了。

半個月來我做了三次相同的夢,一個垂死的,鬚髮皆白的老男人躺在病床上,我不知他是誰,我很奇怪。師父的詩詞經常在耳邊迴盪:「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1]。我回想了三天的經歷,明白舊勢力是安排我躺在病床上的。

十二月四日,早晨八點五十我又精力充沛的去講真相了。邪惡安排的腦血栓的假相解體了。向慈悲偉大的師父合十叩首,向同修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