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身為警察 在客車上講真相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日】我是一名警察,工作中雖然不能大面積的講真相,但是我把我工作的對像都做了「三退」,也給幾個同事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我還沒有把班上的警察全部都勸退。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江澤民流氓集團對法輪功殘酷迫害後,我曾被綁架到看守所,被非法拘留、勞教過。二零零四年妻子因為承受不了當地邪惡之徒對我的迫害,把自己的工作從縣裏調到市裏了。所以我每週都得通勤到市裏去看望妻子和孩子。因為市裏離我所在工作地能有一百多公里,我得坐兩個小時的車。於是,我就開始了每週在客車上講真相的經歷。

到了二零零九年三月,我被調到旅遊區工作兩個月;後來又被調回縣裏的交通部門的派出所工作。這樣,在車上講真相,又成為我每天上班和下班必須做的事了。

我每次坐車時,都是先發正念,清除全車乘客背後的邪惡,再去講真相往往能收到好的效果。另外,在車上坐著講真相,往往要有一個很好的切入點,和坐在你身邊的人有一個交流的過程,這就有了交流的切入,再順勢講真相,對方就很容易接受了。

我在客車上講真相,已經講過十一年了。在此向偉大的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靈活的講真相

在客車上講真相,我曾給農民、工人、商人、銀行工作人員、小販、開車司機、售票員,機關幹部、老師、小學生、中學生、大學生、鎮長、鎮書記、副縣長等人講過真相。我舉幾個例子:

給鎮書記講真相

這事已經很長時間了,我的記憶還比較深刻。那是一天早晨,我從市回到公安局上班,在車上遇到一個人。開始時,我沒太注意這個人。發完正念之後,我看看這人,這人也看看我,我說:你是哪個鎮的書記吧!他說:你怎麼認識我呢?我說:我看過你,但沒跟你接觸過。他說:噢。你在哪工作?我說:公安局。你聽過公安局有個煉法輪功的吧,那就是我。

他瞅瞅我沒說甚麼。我說,我學法輪功已經十多年了,法輪功不像電視上演的那樣。我被迫害過,被拘留過,被非法勞教過,被關過洗腦班,還被幾次開除工作。他瞅著我不做聲。我從法輪功給人帶來美好上講,從天安門自焚事件上講,從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不講法律上講,給他講了一個多小時,後來就講三退。他已經退休了,很高興的三退了,還表示非常的感謝!

給老師講真相

我曾給一位中學物理老師講真相。我先跟他隨便的嘮嗑:你當老師當了多少年了?對方說二十幾年了。我說有沒有不明白的問題?他說也有。我問:地球為甚麼圍繞著太陽轉?對方說那是萬有引力。常人就是這樣的,他知識層不寬。那我就說,電子圍繞著原子核轉動是甚麼力呢?對方說不出來了。

我說,現在都在形容飛碟,不知道飛碟突然間來和突然間去的原因。我看過一本書叫《轉法輪》,這本書說得非常明確,包括空間的轉換問題。而現在中共還在迫害法輪功。我就給他講了法輪功真相:至少三千八百多人被迫害死了,至少六萬五千位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被活摘了,現在控告江澤民的控告狀已經達十多萬份了……最後,我給他起個筆名三退了。

給大學生講真相

坐車經常遇到大學生,跟他們談話時,我就問:你們學過哲學吧?對方說學過。我說:哲學講物質決定意識,那你聽說過毛澤東算命的「8341」嗎?當時毛澤東算卦之後,誰也不明白,毛澤東自己也不明白,但是毛澤東死後,人都明白了──原來是毛澤東活八十三歲,在位四十一年。之後又講貴州省的藏字石的事,就開始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了,再勸其三退,一般就都退了。

給工人、農民講真相時

對工人講邪黨官員腐敗的問題比較好講。因為有些廠子黃了,都是官員貪污造成的,許多工人下崗(失業)了,所以他們對社會是不滿的,講到腐敗的問題,他們就會有同感。接著講周永康等人的貪腐,再講法輪功的遭迫害真相,就很容易接受了。

大多數農民文化程度不太高,生活苦,但聽明白之後就會三退,找切入點也比較容易。比如,看到車窗外田地上的莊稼,今年的莊稼長的不錯吧?對方可能回答你,行,不錯。老百姓是靠天吃飯呀!天不好就吃不上飯了。對方說是呀!但是老百姓吃不上飯了,那些當官的也不會有飯吃呀,他們得依靠你們種地呀!以前農民在小隊裏幹活,一年到頭也剩不了幾個錢,甚至還賠錢呢!咱們還得養家小,現在給孩子上大學都得很多的錢。但是中國的貪官他們可富有呀!你看周永康說凍結他家資產就九百億;曾慶紅家是六百多個億……對方說錢都被他們佔去了。還有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呀,甚至拿出四分之一的國民生產總值去迫害。現在法輪功不但沒被迫害倒,已經傳播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了,只有中共在迫害,你看被綁架迫害致死的三千八百多人了,活體摘取器官已經六萬五千例了。你說天能不解體它嗎?再講藏字石的例子,這樣一講,一般就三退了。

當然講真相還有很多的事例,我就不一一的說了,就是找到好的切入點,可以任何的變換,隨意的組合,把事講明白,讓聽的人信服,能高興的三退就行。當然還有許多講不了的事例,我就沒有提。

二、在講清真相中提高心性

在講真相中,有不斷的提高心性的地方。我記得給人講真相時,不答理你了、離開你了、說些逆耳的話了、嚇唬你、給你構陷到派出所的、問是甚麼單位的等許多干擾,你如何的看這些問題。那就得提高你的心性。

我記得有一段時間給人講真相時,人總是問我「你在哪工作呀」?有時我不敢說我是警察,就說在交通局工作。誰知他又問:你在交通局做甚麼呀?我不想說,但又不能撒謊,只好告訴他了:在派出所工作,是警察。他不問了。後來誰再問的時候,我就告訴他,我是警察,在某某公安局工作。這樣,怕心去掉了,心性提高上來了,一切就都解決了。

其實,有時以警察身份講真相也有一點好處。有一次我給一個像黑社會的老大講真相時,這個人,手裏拿兩部手機,剃的頭也很嘎,給他講了很多真相,他就是不三退。他問我在哪工作?我就告訴他:我是公安局的,在哪哪工作。我說:這回你該退了吧?他連說:退!退!還要請我吃飯。

一次在給一個人講真相時,找不到切入點,就直接問其是否入過少先隊員。那人急眼了:你別給我講,上一邊去!我嚇得不敢吱聲了。事後想,修煉就是去人心呀!以後再有對我這樣說話的,我就不害怕了,一會又給別人講真相,那個嚇唬我的人用眼睛斜著瞅我。那我也不懼怕他,還是給別人講,後來講的人就退了。

還有一次在車上,我講真相被對方打電話到派出所。我還算冷靜,那個人先下車了。沒有派出所的人來堵車。我想,這是師尊的慈悲保護!

還有一次,車上人多沒有座,我站著,就給身邊一個坐著的男子講真相。沒想這人急眼了,站起來喊:我不聽你講!不要跟我講!我非常平靜的對他說:「你喊甚麼呀?你知道我是誰嗎?告訴你好話,你還不聽!我告訴你,咱倆以後還會見面的,我還會給你講的。」說的那個男人不吱聲了。

作為大法弟子不能軟弱,這也是我在講真相中,心性不斷提高的結果。對這個人訓斥之後,我再沒有碰到這種事情發生了。

我一般在穿警服時不講真相。但後來悟到這樣做不對。一天我到市裏學習,打了個出租車,因為我穿著警服,一開始不想給出租車司機講真相,但嘮嘮嗑又講上了,最後也給出租車司機做了三退。從此我穿警服時,遇到合適時機也照樣講真相。比如在車站執勤時,遇到合適的人我就講了。後來,我乾脆到車站乘車室座位上去講,沒事再找旅客嘮嗑,嘮上嗑就好講了,就給講退了。

春運執勤時人很多,哪都是人呀,每天我都在講真相、勸三退,那時真是勸退了許多的人。我在車站工作時,把經常接觸的工作人員都給勸退了。有一個人,我認為退他能費點勁,誰知就一頓飯的工夫,他就退了。所以,救人不能帶觀念。

三、客車上講真相,多個切入點

我總結出在客車上講真相的多個切入點。

單刀直入

在最開始的時候,我問話都是單刀直入:你上學時都入過少先隊員吧?他說入過,接著說聽沒聽過「三退」保平安的事?就是退黨、退團、退隊呀!接著就開始講真相了,一般都能接受。但是對一些人也根本不接受,一說這話就不答理你了,也有的說別給我講了。但是大多數人還是能接受的。現在我有時還使用這種單刀直入的方式。

以天氣冷暖寓意天象作為切入點

天氣的情況如冷暖的變化、大霧瀰漫、下雨、下雪的情況、晴朗和陰暗的情況的變化,用此展示天意,從而講真相。你比如說,天冷時講:啊,現在的天冷呀!你說現在天冷,天正不正常呀!有的說正常,也有說不正常的。冷就是冷了,這是天意吧?你看誰想把冷天變成熱天就變不了,誰也改變不了是不是這樣呀?對方說是。我又說,你看毛澤東就讓人算命,給他算一卦告訴他「8341」的話,後來他死了,人才明白,該活八十三歲,在位四十一年,你看準不準呀!真的很準。再講一次我家,原來不姓×,後來算命算出來了,我家姓××,爺爺過給姑家了,爺爺的姑家姓×,所以順×姓下來了。對方已經很相信了,再講貴州省的藏字石開始講真相了。一般就都三退了。

而有的人非常的相信預言,你給講時他非常的願意聽。所以就給他講預言,毛澤東的「8341」;推背圖中預言唐朝時,圖中畫了一盤21個蘋果,第四個沒有把。而唐朝實際是21位皇帝,第四個是女皇武則天。在對方信服時,再講宋朝邵康節的梅花詩,就講到了法輪功了,再講下去,對方就「三退」了。

以天災人禍、善惡有報作為切入點

從災難上講:你看現在社會上的災難多多呀!你看前年××縣發生洪水時,多少人連房帶人全給沖走,人也沒了。我講一個故事:清朝一位官員叫洪亮吉,敢於向嘉慶皇帝直言進諫,一天嘉慶皇帝將洪亮吉抓起來了。天就大旱,老百姓求雨也不下,嘉慶皇帝想我哪做錯了,天為甚麼不下雨呀!因為古代的皇帝叫天子,是老天的兒子嘛,天意如此是警示皇帝做了壞事了。嘉慶皇帝一想,我把洪亮吉抓起來,我抓錯了,之後嘉慶皇帝就寫詔書釋放洪亮吉,之後天降三天甘露,就是下了三天的雨。你看看古代的皇帝做錯了事,他自己得反思,而現在共產黨做錯了事反思嗎?還說自己光榮、偉大、正確呢,你看看迫害法輪功的事,開始講真相了。一般人都能選擇三退了。

從善惡有報講起:一天坐車,給一身邊的旅客講真相時,他說地裏的莊稼倒是施肥施大了,我說甚麼都得適度呀!你是否認識×××,他用炮崩魚,把某某地方的一尺多長的大魚都給崩絕了,最後他手崩掉了,你聽沒聽說這事?這就像你說的做事過度,像施多了肥一樣了,做過火了。你看現在,全世界學法輪功的人都在控告江澤民,為甚麼控告他呀?他對法輪功迫害不講法律,下命令和中共相互勾結在一起迫害法輪功,亞太地區舉報江澤民的人有三十五萬;台灣有十八萬;香港有二萬人聲援法輪功控告江澤民。你說江澤民在迫害法輪功中製造了「天安門自焚」騙局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好人多壞呀,現在有十六萬學法輪功的人控告他了。接著講真相,一般就三退了。

以手機接收真相、真相幣等作為切入點

因為現在使用手機的人太多了,幾乎是每人都有一部手機。所以在坐車時,看到身邊的乘客使用手機,你可以跟他說,你使用手機接到過揭露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的電話嗎?收到法輪功學員發的「三退」可平安的信息了嗎?一般都能回答你,也有少數人不吱聲的,但很少。這樣你就展開講真相了。還有聽音樂的,用手機聽音樂的人很多的,你可以說打擾你一下,你願意聽甚麼音樂或者不說這話,直接的問小時候上學時戴過紅領巾吧?這樣就講真相了。

還有就是在坐車時,買票時找的錢,就有真相幣,拿給別人看:你看看錢上都是法輪功的信息呀!接著給他講真相了。

周圍一切人和物都可以作為切入點

還有遇見學畫畫的人,問他們知道甚麼樣的人畫的畫作好嗎?世界各地有許多的真善忍畫作的展覽,畫的非常的好,反映法輪功學員受迫害情況的,都被給予很高的評價。都是法輪功學員畫的,你知道嗎?接著就講真相了。

我在車上遇到幾位手戴佛珠的人,幾乎都勸退了。一次,我在車上遇見一個戴著佛珠的人,我就說:你這個佛珠太漂亮了。他說是他自己刻的。我說:真的好。接著問他:那戴個佛珠有甚麼意義嗎?他說不出來,就說是好。我說:有吉祥如意的意思吧?他說也是。我說你看現在學法輪功的人,告訴人「三退」就是退黨、退團、退隊呀!我說你聽過嗎?他說沒聽過。我開始給他講真相,後來連車上坐著他的妻子都退出來了。那個人非常的高興!真是佛度有緣人呀!

有時在車上坐著的人在睡覺,睡醒覺之後,我就問睡醒了?晚上沒睡好覺打麻將了。對方說沒有呀!昨天晚上有甚麼事了。我說啊,能睡就好呀,困就難受,不舒服呀!對方點點頭。我說:你看,人睡不好覺不舒服,你要做不好的事更難受吧?對方很可能就瞅著你,你就開始講真相了。

在車上坐著,有時身邊的人看著窗外。我說,看著莊稼長的很好吧?對方點點頭,是很好。老百姓靠天吃飯,如果天不好就不行了呀!對方點頭。你看《西遊記》裏演的,一個太守把玉帝得罪了,天大旱不降雨,老百姓求雨也不下。後來,孫悟空到天上看到事情的經過,天上一個麵山和一個米山,狗把麵舔完,雞把米吃完才能下雨呀!孫悟空把這事給破解了,天才降雨吧!對方點點頭。我說你看現在如果有天災人禍的時候,中共從來都沒有說過自己的錯呀!都是它對,而老百姓跟著遭災的時候,你知道怎麼回事嗎?因為你入過少先隊、團、黨,就是中共的一員,所以有災難時,沒有觸及到它時,老百姓就跟著遭災呀!你看現在高官落馬,給定的是貪腐,其實是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遭惡報了。開始講法輪功真相,給其三退。

小孩有時是講真相的最好切入點。我在車上遇到過幾次都在孩子的幫助下給人三退的。最有意思一次是,一天我前排一個婦女抱著一個小孩,那小孩非常的可愛,看到我身邊坐著的女人就笑,那個女人就逗小孩玩。我問那個女人:你們認識嗎?那女人說不認識,我說:你一定有好運!她就笑,問:怎麼有好運?我越過這個話茬,問她:你入過少先隊吧?接著給她講真相。最後她非常高興的退出少先隊。

我經常坐某鎮的車到縣裏上班,都不放過任何機會講真相。一次,坐車時我就問身邊的人:你是某某地方的吧?他說是。我說:我姥姥也在那住,現在沒有了,我都沒有見過我的姥姥。現在你們鎮上有一個制玻璃的,她是我母親的姑舅姪女,她丈夫某某你認識嗎?他說認識。這樣嘮嘮就講真相了。

有時我給同事拿真相資料,就在車上看,坐在身邊上的人有時也跟著看。我就說:你看這消息,這是法輪功資料上講的,你聽說過嗎?你看看。一次我將控告江澤民的材料給坐在身邊人看,她看完之後,很高興的三退了。

有時我坐在車上,無意中就能聽到有乘客在講病情的,有的還拿著檢驗的片子,就像跟我說一樣。我就給他們講當地各種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報的人和事。之後,講真相、勸三退。

腐敗的現象,無論和誰談起,都知道腐敗。從腐敗上講,你看周永康網上登出六個省檢察院凍結他家資產是九百億;令計劃家屬是八百個億;曾慶紅是六百多個億;徐才厚是十六億;谷俊山是三百多個億;薄熙來向國外移走六十多億美元,合人民幣是三百八十多個億,你想想這些貪官的錢都是從哪裏來的呢?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用掉中國四分之一的國力,多少錢呀!都被他們給揮霍了。之後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幫他們做三退。

樓市崩盤講真相:我說中國蓋的樓,海外的媒體報導,夠三十億戶人住的樓。中國甚麼甚麼地方蓋的樓都沒人住呀!甚麼甚麼地方蓋的樓要住一百萬戶人,只住進去一萬多戶,人說是鬼城呀!本地蓋樓,一開發商跟我說,你看看哪哪的樓一個小區只賣掉十幾戶,蓋樓的人還不上政府的錢,欠政府都幾個億了,太腐敗了。然後開始講法輪功的真相。

以法律、訴江案為切入點

從法律入手,因為你得了解法律才行。所以我經常看律師給法輪功學員正義辯護的辯護詞,跟懂法律的人講真相才有力度。這個我經常給警察講,因為我也是警察,所以就給他們講。

我記得一次給一個警察講真相時,我說,你看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民政部迫害法輪功時,把法輪功定為非法組織。而民政部下甚麼文件,要根據國務院的行政命令才能下發吧,而國務院對法輪功沒有任何態度,那民政部不就是違法的嗎?這是下位法影響了上位法,而公安部根據民政部的命令下達了六條禁令,民政部是違法的,那它當然就違法了。而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下的司法解釋,因為只有全國人大常委會才有解釋法律的權利,而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沒有解釋法律的權利,所以兩高的司法解釋是違法的。而一九九九年十月間下的處理邪教的規定,也就是邪教法,沒有一個字提到法輪功的字樣,法律有一條明文規定:法無明文規定不為罪。所以邪教法對法輪功不適用。而刑法三百條呢?給法輪功學員定性為「利用×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而法輪功學員散光盤、小冊、傳單沒有把哪條法律給破壞了,但是就這樣非法的處理你,不講法律。這樣他就明白了,從而三退。

用法律講真相,還給林業公安局的一位副局長講過,三退了。

訴江案,也就是控告江澤民的案件。這個更好說了,對坐在身邊的人說,你聽說江澤民被全世界學法輪功的學員,給告了。三個多月,就有十六多萬人控告他了。這真是歷史的壯舉呀!哪有一個國家的元首這樣被告的。開始講法輪功真相,給其三退。但是現在控告江澤民的事件,老百姓知道不多。有時講起來還是不那麼順利。

這些切入點,不是固定不變,也可以穿插著講,講一講換到另一個切入點上去講,靈活運用,才能運用的更好!

四、在客車講真相注意一些事項

以上都是我個人在車上講真相的經驗,如果有人要做的話,也會有自己的做法。就是有一點要注意:不要輕易的串座。我試過這種方法,不太好。當然每個人心性標準不一樣,也許對別人是適合的。再就是上車時,看到有許多的空位置,那儘量選擇一個空位置去坐,因為這符合常人的習慣,有緣人一會就來了。你就可以講真相了。

十一年的客車上講真相的過程中,有欣喜,也有憂傷。欣喜的是有許多人能夠退出來;而憂傷的是也有許多人對他講的真相已經講的很好了,但他就是不退,讓人感到非常的惋惜。在講真相中,還有許多我不敢講的,也要漸漸的突破。

我努力在實修自己的同時講真相,但也有許多做的不盡如意的地方。在修煉中不斷的成熟,不斷的提高自己,完善著自己的不足,會越講越好。我也期望更多的人,能在人類的大劫前通過大法弟子講真相能留下來,有一個好的未來!

感謝偉大慈悲的師尊!弟子要更加精進實修,多救眾生,來回報師尊的慈悲苦度!

(明慧網第十二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