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作為協調人的辛酸與快樂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全世界同修好!

我於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由於我天生的熱心,在邪惡迫害的風風雨雨中,許多同修有事願意來找我,一來二去,我成了當地的協調人。這些年中,在協調同修反迫害、救眾生中摔摔打打,有快樂也有辛酸,下面我談談自己協調同修證實法的體會。

一、心繫整體 向內找學法去執著

我所在的城市,修煉大法的學員相對較多,在協調同修們做救度眾生、證實法的過程中,我始終加強整體觀念,努力的將同修們協調起來,溶入到整體中。在這過程中,我也常常遇到過心性關的事,其中有些關還很大。

一次與同修協調,心性遭遇了很大的觸動。該同修是「七﹒二零」後得法的,是一名技術同修。因為技術方面的事,我經常去找這位同修。有一段時間,該同修跟我說不與我配合了,可許多技術上的事我還必須去找他。當我鼓足勇氣到他家時,沒想到當頭挨了一棒:「說好不跟你合作了,你怎麼死皮賴臉的又來了?!」

我被鎮住了,真沒想到同修能說出這樣的話。心裏那個不平啊,我怎麼就「死皮賴臉」了?我也是個很要強的人,再怎麼說我也知道好壞啊。那次,我記不清是怎樣走出同修家的,只覺得對自己打擊太大了,他怎麼能這麼說我呢?

回家後,我無力的躺在了床上,雖然知道向內找,可怎麼也平靜不下來。我為了誰?不是為了大法我能去找你嗎?我提醒自己:凡事向內找,向外找就是走邪道。我不停的這樣念叨。慢慢的,我能抑制住那顆翻騰的心了,接著我又找到了愛面子心、願聽好話的心,再找下去,發現自己沒設身處地為同修著想、沒考慮同修的承受能力,也就是沒慈悲對待同修,找到這,我一骨碌爬起來,發正念解體這些敗物,同時也打通與同修的空間場,清理同修那兒怕的物質。

自己這兒觀念一變,同修那兒也好了,他又主動的來找我,我們又緊密的配合在整體項目中。

和同修配合中,心性高的、心性低的都能碰到。因為彼此間還有些沒修掉的人的東西,因此,同修配合時會發生矛盾。譬如:有一次,我協調一位同修到農村發小冊子。因為農戶門太緊,她乾脆就把小冊子放在農戶門口。為此她與跟她配合的同修發生了爭執。而且,一次掛橫幅時,同修們正心無旁騖的往上掛,該同修竟激動的大呼小叫起來,使得橫幅擰在一起。幾次之後,同修們不願與她配合了。

我仔細的思考了一下,也覺得她不適合參與那種項目,就委婉的建議她做其它證實法的事。不料她當著同修們的面,對我大發雷霆。我當時雖沒發火,但她走了以後,我心裏開始翻騰。心想,我平時對她夠照顧的,有甚麼事都先想著她,她卻一點也不領情。如今,竟當著大家的面說那些不利整體配合的話……越想越氣。突然,我發現自己不對勁,這不是向外找,走邪道嗎?

我翻騰的心漸漸平靜了。後來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問題:對這個同修有情,讓她參與整體項目是在憑著感情協調,而不是真正為她負責,為項目負責。之後,我細細分析該同修的特點,儘量讓她做適合她的證實法項目。

一次,鄰市一位協調人來我地交流。交流前就聽說他想讓一位年輕同修做我們這裏的協調人。我聽後心裏很不是滋味,雖然去參加了交流,也沒聽到內定協調人的話,可我心裏依然不平衡。心想:我做了這麼多協調工作,他又不是我們這裏的學員,有甚麼資格來定誰是協調人?憑甚麼定她當協調人……我憤憤不平,回憶起自己這幾年作為協調人走過的路,更覺得對自己不公。又想:做協調是說說就行的嗎?那名年輕同修能擔負起此重任嗎?怎麼這麼不為大法負責呢?協調人是幹出來的,不是定出來的……雖覺得也有自己要修的東西,可怎麼也平靜不下來。

正好碰到一同修,就跟他訴說了一番。他說:「不管定誰來協調,你都不平衡,是你這個當協調人的心起來了。這個事就是你不對了,回家學法去人心吧。」

同修的一通重錘敲醒了我,噢,原來是一顆當協調人的心在作祟,這不是求名心嗎?我發正念清理這敗物。接著,我靜下心來學法。看到師父說:「大法是全宇宙的,不是哪一個小小的人的,工作誰做都是洪揚大法,有甚麼你做、我做的,你們這種心不去難道還要帶上天國和佛爭強嗎?」[1]強烈的妒嫉心、爭鬥心在靜心學法中自然就被清理了。

做協調的修煉路走的磕磕絆絆,好在每次遇到提高心性的事的時候,我總是把整體放在第一位,在有利於整體的基點上向內找,多學法,去掉自己空間場中的那些不利於整體配合的生命與因素。同時發正念的時候我特意加上一念:消除我與同修的間隔,同修與同修的間隔,使本地形成無漏整體。這幾年,看起來我在協調同修做大法事,其實更多的是同修們在法理上無私的幫助我,幫我提高心性、幫我協調,以便使整體救度眾生、證實大法的事做得更好。

做協調的過程中,有時也有許多苦楚,表現在與家人的關係處理上,因為在反迫害中修煉,一些同修往往重視大法的事,而忽略了家人的感受,作為一名協調同修,我深有感觸。譬如,為了法上的事,同修晚上很晚來敲門;家人生病時,同修用不可商量的口吻讓我馬上去做甚麼甚麼事等等。有時真的很難,卻無法說出口。當然,我明白,在這方面還有我要修掉的東西,在此,也向曾被我傷害過的同修說一聲:「對不起!」

另外,做協調很容易陷在事中。有時為了協調一件事,經常學法煉功心不靜,總想著這個事那個事,後來認識到這是幹事心。通過學法,我不僅歸正了自己而且還體會到了事半功倍的妙處,要想做好事,必須先學法,靜心學法,多學法。

二、在協調工作中體悟超常與快樂

1,到黑窩近距離發正念

幾年前,我地同修曾多次去外地近距離發正念,後來因曾出現過一次事故,同修就不再去了。從去年開始,我從法上跟同修交流了近距離發正念的意義,從而使我們達成共識,決定還是要堅持去外地近距離發正念。接著我們就組織了幾次去那裏近距離發正念。

剛開始,去之前需要在好幾週之前就進行交流切磋、做準備,最近,只需兩、三個小時就能有三、四輛車的同修自動來參與了,同修們的整體意識都很強。

記得第一次去省城近距離發正念時,師父給我們顯現了很多神跡:去的路上,一輛車上的五位同修,同時看到了法輪和彩虹;中午時分,開天目的同修看到了監獄變成了淺紅色;回來的路上,同修看到我們三輛車猶如飛馳在紅地毯上,景象非常壯觀,而且平時車速僅有七、八十公里的一輛麵包車在高速公路上竟然達到了一百二十公里,而且還很平穩;回來後,一名沒甚麼文化的老年同修根據參與這次近距離發正念前後的心路歷程寫了一篇交流稿,也在網上發表出來。這一切都使當地整體項目的配合特別順暢,有甚麼事,同修們只要說一聲就行。

2,去邊遠農村發資料

最近幾年,我開始組織同修到偏僻的農村發材料、掛橫幅,以填補那些地區講真相的空白。起初,我們以學法小組為一個講真相的小組,整體上我協調車輛、真相材料,一般去兩輛或者三輛車,每車拉五到七人,每次攜帶近千份小冊子、不乾膠和大量橫幅,從空中到地面,全方位的懸掛、粘貼、發放材料。

剛開始這次做完後,商定下一次要去的地方,後來,我們隨機安排應該去講真相的地點。每次我們都細心準備,從基本真相到緊跟正法進程的內容,從大眾都易接受的《天賜洪福》到《周永康落馬內幕》、《起訴江澤民》等專題內容,我們精心準備,同時每位製作材料的同修都正念加持做出的材料,去多救人。

出發前,我們都給師父敬香,請師父正念加持我們。我們一般是兩個人一組,每人拿幾十份材料與不乾膠,不貪多,做完立即返回車上,再到其它村發。

掛橫幅則有同修專門做。車一到達目地地,同修都快速下車,找目標懸掛,一組人密切配合,幾分鐘的功夫一個幾米長的橫幅就掛到大樹或電線桿上。記得今年「5﹒13」世界法輪大法日前夜,我們一晚上掛了八十二個橫幅。看著長2.4米、寬0.45米的橫幅迎風招展,參與的同修都發自內心的感謝師父!各種疲勞不翼而飛。做完往回走的路上,我們也不放鬆發正念,加持眾生讓他們快得救。

3,製作絲網印刷不乾膠

絲網印刷的優點是不掉色、牢固,使得貼出去的真相內容很難被壞人刮下來。天地行論壇上提供了絲網印刷的技術指導,我們開始大量製作,後來無意當中,發現馬路上的隔離墩以及有些特種衣服能反光,就琢磨著不乾膠中是否能使用此技術,諮詢後得知,只要加上適量的螢光粉就能達到此效果。

於是就找同修反覆實驗調製配方。試驗了三、四十次後,終於研製成功,我開始協調買耗材,大量製作供全市同修使用。

絲網印刷耗時費力,真正做起來不是那麼容易的,必須得選擇平房,因為做完後得放到院子裏晾曬,夏天日照充足,我們每天能做兩千多份,冬天只能從上午十點做到下午兩點,因為太陽溫度不夠,不容易乾。這個項目的製作也是很辛苦的,夏天要頂著太陽出去晾曬,不停的晾曬,不停的收。冬天得用火爐子烤著,害怕漆凍了。技術成熟後,我們把實踐經驗寫下來,反饋到天地行,供同修參考使用。

幾年來,我與同修們配合做了一些證實法、救眾生的事,最終的體會是只有學好法,認真向內找,才能更好地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感恩師尊!
謝謝各位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去執著〉

(明慧網第十二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