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從不識字到充滿正念的大法弟子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

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十七年來有太多的體會無從說起,第一次參加交流,寫出修煉中的幾件事向師父彙報,與同修們交流。

得法後我有了驚人的改變

在母親懷我三個月的時候,我十九歲的哥哥下江洗澡被水淹死。母親悲痛欲絕,瘋了。我出生後,大腦有毛病,脾氣特別大,誰要是惹著我,哭起來就沒完沒了,哭著哭著就沒聲了,臉、嘴都變成了青紫色,哥哥、姐姐們誰都不敢讓我哭。

母親在父親的細心照料下病終於好了,他們就開始為我四處求醫。因為記憶力極差,我只讀了小學一年級。不過還算幸運,我嫁了個當軍官的丈夫。

修煉法輪大法前,我經常和丈夫發脾氣,無理取鬧,他只好哄著我,處處讓著我。那時候我連家務都不會做,所有的事都是丈夫在管。

二十六歲那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不認識幾個字,每次學《轉法輪》都是聽別人讀。同修們教我讀《轉法輪》。師父在各地的講法我根本看不了。我想:我是個大法弟子,連字都不認識怎麼助師正法?我開始求師父,求了三次。第三次當我再讀大法書時,哎,所有的字全都認識了!

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對丈夫體貼包容,有一次丈夫喝多了酒,吐的地上、牆上到處都是,我一邊給他收拾一邊想,我是修煉真、善、忍的,對我的家人都是起正面的作用,他一定會主動忌酒的。第二天丈夫酒醒後馬上向我道歉,並表示以後再也不喝白酒了。

因為我學了法輪大法,丈夫看到我從一個脾氣不好無理取鬧又不識字的人,變得溫柔體貼懂得尊重他人,為他人著想,他也十分尊重大法,只要有和戰友見面的機會,他總在戰友面前驕傲的說:「我媳婦兒學法輪大法後變得可好了。」

大法讓我的家人充滿正信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法輪大法在中國大陸遭受中共殘酷的迫害,我的師父讓我們向世人講清真相,救度被謊言矇蔽的人們。我也在自己家成立了資料點。丈夫回來我也不背著他,告訴他:我做的這些資料是為了救人,這是件最神聖的事。你支持我你也會得福報。

起初,丈夫不理解我給別人發資料、講真相,我就告訴他:「沒有大法,有現在的我嗎?沒有大法,我的病不會好啊。如果一個得了腦血栓的人收到了咱們發的小冊子,因為誠念『法輪大法好』病好了,那會給他的家庭帶來多大的福份!」丈夫聽懂了我講真相的意義,知道大法好,非常的相信大法。

他相信大法好,師父就保護了他。在師父的保護下他躲過了好幾次劫難。

有一次,他的胳膊折了,腫的很粗,他沒去醫院,就在家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快一個月過去了,還沒消腫。我母親著急了,說不上醫院就吃點黃瓜籽吧,丈夫說:「我可不吃,要是我胳膊好了,你說是念大法好好的,還是吃黃瓜籽好的呢?」剛說完這句話,他的胳膊就開始消腫了,消得還很快,骨頭都看的特別清晰,真的是骨折了。丈夫不在意,幾天後鼓起的骨頭下去了,師父把他的胳膊接得完好如初。

因為沐浴在大法中,我們的家庭非常的和諧美滿,丈夫有時間就幫我做飯,支持我救人,他總說:「咱家真好,真快樂!我一點兒也不願意上外邊和朋友去吃喝玩樂。」感謝大法,讓我的家人也感受到了幸福。

自己向內找,親人也學會了向內找

幾年前,我和二姐開了個理髮店,二姐喜歡美容打扮,人也特別年輕。那段日子,總有顧客說她是妹妹,我是姐姐。在這之前,明明是我年齡小又年輕,現在聽別人這麼說,我有點動心了,也忍不住去美容院諮詢了一下,還想買高檔化妝品。

當天回到家,丈夫沒頭沒腦的就給我一頓說,氣的他整個人都變了,我也沒忍住,心想:修煉大法我變得都這麼好了,自己還開理髮店掙錢,我沒有錯。這時丈夫說:「和你結婚這麼多年,我從來沒像現在這樣,我想撞牆!」

我不吱聲了,趕快向內找自己。我想起師父在法中多次講過有關性命雙修的法。師父講:「性命雙修就是除了修煉心性外,同時又修命,也就是說,改變本體。在改變的過程當中,人的細胞逐漸的被高能量物質代替的時候,會減緩衰老。身體呈現出向年輕人方向退,逐漸的退,逐漸的轉化,最後完全被高能量物質代替的時候,那麼這個人的身體已經完全轉化成另外一種物質身體了。那種身體就像我講的走出五行了,不在五行中,他的身體就是一個不壞的身體了。」[1]師父還講:「說句笑話,年輕的姑娘總好做美容,皮膚想變的白一點,好一點。我說你就真正的煉性命雙修的功法,自然就達到這一步,保證你不用去做美容。」[1]

想到師父的法,我很慚愧,明擺著我這不是沒按師父的要求做嗎?師父都講了大法弟子的身體是高能量物質構成的,我怎麼沒有正念不相信師父的法了呢,我應該年輕應該證實大法啊。當我意識到自己錯了的時候,丈夫一邊說話一邊摸著自己的胸,說,「氣順了,舒服了。」我向丈夫認錯,說我今天錯了,不怪你生氣,是我沒按我師父的要求做,自己跑去諮詢化妝品和美容的事兒了。

丈夫聽了後開心了,說:「你們煉功人本應該就年輕,怎麼還用去美容院呢?」然後就催我去學法小組去學法。當我學完法回到家的時候,丈夫說:「我也會向內找了,是我不對。你修大法都改變得這麼好了,我還這麼欺負你,是我的不對。」

感謝師父,感謝大法,我們真的都改變了。

否定迫害假相,正念救人

有一次,我準備第二天和同修去農村發資料,就在當天晚上,我清晰的夢見自己背了個兜子被綁架了,還清楚的看到一起去的同修穿著甚麼樣的衣服。我從夢中被嚇醒,感覺一股陰氣將我包圍住了。我坐起來之後想了想,師父要我們救人,邪惡要阻擋我們救人,這肯定是邪惡演化的假相。我開始發正念清理自身的空間場。

發了一段時間的正念,感覺自己的空間場怕的因素沒有了,全都是正念。第二天,約好一起出去的同修來了,她說她的鑰匙鎖屋裏了,可能要出事兒,不去了。我堅定的說:「今天你們誰不去,我也要去,說好了就要去。」不一會兒姐姐(同修)也來了,她說她被跟蹤了。我當時就告訴她,誰敢跟蹤你,我開門看看他,出去一看原來是鄰居回家,根本沒人跟蹤她。

就在這時候另一名同修來了,她穿的衣服正是昨晚我夢中看到的那樣,我毅然否定一切假相。我拿起兜子準備走,一看這個兜子也是昨晚夢中見到的兜子,正要放下轉念又一想:我這不是承認這假相了嗎,我就背著這兜子出去。

當我們上車的時候,車又出了差錯,丈夫打開車門去開後備箱,沒想到車門卻自動鎖上了,車鑰匙在車裏面,丈夫找來鐵絲想從窗戶縫把車門叩開,也不好使。我求師父加持,走到車跟前拽了一把,門就開了。然後我們順利的完成了這次救人計劃。

在回到娘家休息的時候,丈夫興奮的說:「這法可是真的,我的身體舒服極了。」同修們也說丈夫的臉粉白粉白的,師父再次給丈夫淨化了身體。這一次救人,出現了多次的假相干擾,在關鍵時刻我沒有承認假相,想到了師父要的是大法徒去救人,有著師父的一路加持,我升起了助師正法的神念,也是這一次整體配合,讓我們每個參與的同修都學會了圓容整體。

十七年的正法修煉路,我從一個不識字的姑娘,被宇宙大法熔煉成一個充滿正念的大法弟子,跟著師父在人世間救度著一方眾生。以後的日子裏,我要更加努力精進的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多多救人回報師恩。

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明慧網第十二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