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帶頭做與默默配合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在慈悲偉大的師尊呵護下,走過十六年風雲變幻的正法修煉路,我深切的體會到,大陸環境下協調人的責任和使命真的很重要。既要有勇氣發揮好協調、聯繫、召集人的作用,還要時時修好自己,否則證實自我的心越強,越容易招來同修的依賴和崇拜。這不僅影響同修走正自己的路,還會給邪惡鑽空子,從而給自己的修煉帶來麻煩。

兩次深刻的教訓

兩年前,發生在我身邊的幾件事,讓我很困惑,明明知道同修們很依賴我,可我怎麼也跳不出來。後來兩件很觸動我心的事,我找到了我應該走正的路。

一次,外地同修來本地交流,他們地區的協調人怕心都很重,互相妒嫉,不會修自己。我就很敞開的談了我在這些年來在邪黨警察派車、安排人員,甚至在我鄰居家監控我,派特務來我家監視我的情況下,我是如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以一顆寬容大度的胸懷做好協調工作的體會。本願是啟悟同修不要被邪惡製造的假相帶動,相信我們的路是師父安排的、要寬容的對待身邊的各種狀態的同修,這是做好協調的基礎。

可我的發言一結束,外地同修就說:我說你們地區為啥做的這麼好,我們地區為啥就不行,聽了你的發言我明白了,我們就是缺少一個像你這樣的協調人。當時我聽後兩個感覺,一個是很遙遠的感覺很欣慰,畢竟得到了同修的認可;另一個是很難受的感覺,嗓子裏像被塞進了一塊東西,堵得我喘不過氣來,看著同修渴望我再談談的眼神,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同修走後我就反思自己的發言。在師父的法理啟悟下我終於明白了:這不是師父借同修的嘴在點悟我嗎?只有我的發言是證實自己的時候,同修才會有這樣的感覺;如果我是在證實大法,同修就會說,看來我們還是應該好好靜心學法,我們也一定能做好。因為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

還有一件事,本地邪黨監獄,酷刑逼迫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放棄信仰,有三名大法弟子相繼被迫害致死。大家在一起交流,都一致的認為,必須抓住這件事揭露迫害,廣傳真相救眾生。協調人分頭去給三家家屬講真相

由於此前我已經感受到了同修們對我的依賴,這次我沒有承擔具體的項目。有一家的家屬都是常人,哥哥還是一個單位的黨委書記,同修們去了幾次都沒有講明白,於是就把他的一個姐姐約出來,幾位協調同修異口同聲的說必須我去講。儘管我當時感受到了這還是依賴,可是大家都叫我去,我還是配合吧。見面後,我就開始講,最後這位家屬說:看來我們接觸晚了,要是早點接觸你們,不會這麼被動。她主動提出讓我們再和別的家人,特別是和被迫害致死的同修的哥哥講講;還特別提出要與我們建立聯繫方式和選定聯繫地點。

家屬的話音剛落,一個協調同修就瞅著我說:在你家附近找個聯繫地點。家屬走後,我說:咱們有分工,你怎麼又開始依賴我了。他很激動的說:我不是依賴,因為我沒有你做的多,沒有經驗,說不好,要是我行,我誰都不用。同修說完,我沒有向內找,就說:你這還不是依賴嗎?就是依賴的已經成為習慣了,都覺察不到是依賴了。前幾年無論是請律師,還是給家屬講真相,別說依賴別人,我想聽聽別人的體會都沒有,現在畢竟是走到今天了,你們能聽到我們那個時候的體會和教訓了。不去做永遠不會,也就永遠依賴。

說完這番話,我自己心裏很難過,修煉人遇到甚麼事都要找自己。回到家向內找,我反思剛剛發生的事情。同修的依賴就是我沒做好造成的,我沒有把指導我做事的法理和大家交流好,同修看到的就是我把那件事做了,做好了,認為是我有能力。我還有不信任同修的心,每件事來了都很急,急做事的心,就想趕快把事做成;又有覺得自己行的心,這樣沒有給更多同修鍛煉的機會。

這兩年,我開始注重修去證實自我的心,把自己擺在同修之中,找好角度多做圓容補充。僅舉兩例。

我不參加的法會開的成功與失敗

解體地區洗腦班的項目涉及到周邊市縣。同修們由於對這件事有不同的認識,所以配合的不夠好,同修提議召開一次由相關地區協調同修參加的交流會。

過去像這類的交流會我是必須參加的。這一次,我和牽頭同修說我不參加了,這位協調同修說啥也不同意,同修還真的說出了很多理由,比如她說:就咱們本市的交流你不參加,不讓同修依賴你我能理解,周邊地區都是一些老協調人都來,你不參加絕對不行。這次我沒有被帶動,我覺得我們證實的是大法,交流會是解決同修在配合上的心結,是讓周邊同修把心裏話都說出來,然後在法上交流,不是靠人的能力去說服周邊同修,而且周邊同修對我也有觀念,我要是參加了會影響同修的發言。那天和同修交流了半個晚上,她同意我不參加了。

開完會後,同修們對交流會所起到的效果褒貶不一。有的說整個場被不正的主導了,幾個地區說了很多負面的話,還說如果你參加了絕對不是這樣。聽到同修的這些話,我向內找,知道還是前幾年我的爭鬥心、好勝心、證實自我的心造成的,本地區也被我帶動的好勝,總是想讓其它地區配合我們。於是我和同修進一步交流。同修認識到了,周邊同修不配合正是這些年在被迫害中形成了很多負面思維,不敢往前邁步。如果像邪黨一言堂,以我們悟到的理當作標準去說服別人,即使同修配合了也不是發自內心的,也只是形式上的配合。所以說,這個交流會應該說開得很好,起碼說,大家都能敞開心扉表達自己的想法,為下一步深入交流和整體配合打下了基礎。

通過這次交流,同修都找到了自己的差距。有位同修說:有師在,有法在就足矣了,我們應該相信師父就在我們身邊,路怎麼走師父早已鋪墊好了,我們只要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就行了。法會開的好與不好不是用是否統一了認識作為標準。

自那次交流後,我發現同修不但對我的依賴心放下很多,我自己證實自我的心也去掉了很多,主要表現在我不再為一件事的表現而帶動了,會配合同修補充做好。

營救同修中怎麼擺放自己位置

我更相信,當我們走正路的時候,師父就會幫我們。

在解體洗腦班的過程中,有幾位同修被同時綁架迫害,其中有一位老協調人。知道消息後,我的心情很不好。以前要是遇到這樣的事,我都是大包大攬的去做,從與同修交流、到給家屬講真相、到請律師、接待律師以及給律師講真相,甚至把律師接到我的家裏住。自從我明白了證實法是大家的事、救度眾生是整體配合、人人都有使命和責任後,我就多和同修交流,讓更多的同修都有做好和成熟的機會,可是這次畢竟是一位我們在一起配合多年的協調人被迫害,其中也有我一份責任在裏面,我應該怎麼擺放自己的位置呢?心裏很矛盾。

這時同修的妹妹也來找我,哭訴著營救過程的心路的艱難,一再說:以前你怎麼想、怎麼做我不管,這次我姐姐被迫害,你就應該如何如何。此時,我真的想一口答應下來:你放心,我一定會盡全力去做。可是,這麼做是不是又走以前的老路了,我心裏矛盾重重。

關鍵時刻師父點悟我「真心為別人好」[2],特別是「真心」二字,簡直就是在敲擊我的心。我心裏一下明白了,這是她和更多同修走出來配合好的機會。我如果在情的帶動下領著大家去做,不僅剝奪了同修做好的機會,對救度眾生和營救同修都不會有好的結果。儘管那種放不下的情和面子讓我很難開口,可我也必須放下人心、人情,所做的一切才是神聖的。於是我和同修的妹妹交流了我所悟到的理。她當時沒有完全接受,我知道是我的心不夠純淨。

後來在整個營救被綁架的幾位同修、救度眾生的過程中,我把自己定位在默默補充配合上,這一年多走過來,我很欣慰的是,更多的同修成熟起來了,不僅不再依賴我,也不再依賴協調同修了。

當同修不再依賴我時,有時候卻有一種很失落的感覺,我清楚的知道這是我還有證實自我的心。今後只要我想到整體,想到他人,要為法負責、為眾生負責,我就會找準自己默默配合、補充圓容的位置。我想師父一定會欣慰的。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2]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明慧網第十二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