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各地前期迫害案例彙編(2014年8月28日發表)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八日】

  • 青島萊西市法輪功學員李德偉遭受的迫害

  • 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女子監獄的洗腦迫害

  • 建三江洗腦班9年前迫害事實 現「610」印章

  • 青島萊西市法輪功學員李德偉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青島萊西市日莊鎮法輪功學員李德偉,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後,曾多次被非法抓捕、關押、毒打、折磨、勒索罰款、非法抄家等迫害。

    五十多歲的李德偉,一九九四年被醫院確診為不治之症晚期肝炎、早期肝硬化,並且是傳染性的。一家人像跌入了深谷一樣,為治好他的病,花掉了家中所有的積蓄,換回來的卻是一張病危通知書。李德偉被病魔折磨的整天整夜睡不著覺、吃不下飯,痛苦萬分。九六年法輪功傳到他們村,煉了法輪功後,他全身的病痛不見了,變成了一個身心健康的人。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面對中共媒體的誣陷、打壓、李德偉為了澄清事實真相到北京。 在北京,被當時院裏派出所的王某某及鎮政府吳秘書翻走身上的現金400多元,劫持到派出所,被打手張維剛扒光衣服叫到院子裏用膠皮棍在身上抽了一個多小時,致使兩根肋骨被打斷,皮膚青一塊紫一塊的,多處瘀傷,早晨起床穿衣服時四肢疼痛難忍。張維剛一邊打一邊叫喊:「煉不煉了?煉不煉了?」打完後還不讓穿衣服又把他雙手銬在冰冷的平房裏的床腿上整整一夜。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李德偉又跟院裏鎮十幾名法輪功學員一樣,被劫持到院裏派出所、鎮政府等單位關押迫害。時任派出所所長王保山不讓他們學法、煉功、不讓說話等、叫他們互相對打、赤腳在雪地裏走,走得慢了就罰站或拳打腳踢。有一次,李德偉被惡警王君用一塊一尺多長的木棒沒頭沒臉的打在鼻子上,當時血流不止,淌了一地。法輪功學員丁玉志被惡人周健義叫到二樓上,從晚上七點一直打到九點多鐘才罷休。周健義一邊打一邊揚言:我人稱周鐵嘴的周健義,是專管法輪功的,我就不信在我手下還有轉化不了的學員。二十多天後,幾乎是所有的學員都被勒索以幾百元到三千元不等的人民幣。李德偉被勒索九百元左右。

    二零零零年皇曆四月初八,李德偉等人去平度市雲山觀廟會公開煉功,被平度市雲山派出所警察綁架,並將一隻手從肩膀上翻過去在後背與另一隻手銬在一起,時間長達一個多小時,其疼痛程度足以使人窒息、昏迷。法輪功學員姜桂玲被幾個惡警按倒在地,夾在兩腿中間用穿著皮鞋的腳後跟往腰部猛踹,直到打累了才停下。而後又被萊西警察劫持到萊西收容所關押迫害 。在收容所被關押期間,吃不飽、睡覺也不給甚麼蓋、不是打就是罵、折騰了近二十天才放人。

    二零零零年七月,李德偉為法輪功說公道話上訪,被院裏派出所王寶山綁架到萊西看守所,其間為了抵制迫害,李德偉絕食二十多天,瘦得皮包骨頭,體重只剩九十來斤,即使這樣,出獄時還被勒索幾百元的所謂生活費。

    二零零零年十月,李德偉因散發法輪功真相傳單,遭人惡告,被日莊派出所警察綁架,並關進萊西公安政保科。當天晚上,科長邵軍為查找資料來源唆使兩惡警在二樓對李德偉通宵進行車輪戰。威逼、恐嚇、打耳光、抓頭髮、用腳踩手銬、雙膝跪著、每隔五分鐘用小木棒敲打踝子骨等,其手段無所不用其極。撕心裂肺的疼痛直到最後將其打得昏倒在地才罷休。第二天又將其塞進看守所大獄,邵軍又唆使刑事犯對李德偉百般刁難,強迫做奴工,一天要扒兩袋花生,扒不完就打罵,晚上還得加班加點,常常幹到深夜才收工。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八日,李德偉再次被萊西公安警察張魯寧等人綁架到萊西看守所關押迫害,其間幹扒辣椒的奴活,一天分四麻袋,幹完了再給一包,幹不完就要挨打,每天的勞動時間長達十七、八個小時以上。

    二零零五年日莊派出所及中共政府人員曾多次夜間翻牆入室,企圖綁架李德偉,並搶走李德偉家的所有大法書籍,使李德偉有家不能歸。十月的一天晚上九點左右,日莊派出所的三惡警破門而入,李德偉機智走脫,當惡警發現李德偉走脫時,惡警李士華竟然在後邊開槍射擊。

    二零一二年二月八日,李德偉被平度市祝溝鎮中共政府人員劉保國、派出所副所長李京湖等人綁架至平度看守所。其間由於李德偉不配合他們,惡人劉傑用巴掌猛打他的臉,惡警於濤暗中唆使牢頭:「對法輪功嚴加管制,對殺人犯可放鬆一些。」(這是於濤晚上十點多鐘醉酒後對牢頭說的話)。因此,李德偉每天被強迫扒四麻袋辣椒,扒不完就被打耳光,不讓吃飯、不讓上廁所、用鞋底打頭、抓大腿肉等,沒有幾天七個手指磨起了大血泡。要塊膠布纏纏牢頭都不給,即使這樣,少幹一點都不行。中午只有五至十分鐘的吃飯時間,晚上經常幹到十一、二點。由於過度的勞累,李德偉的手腫的幹起活來不那麼快了,便被幾個殺人犯抓住頭髮按倒在地一頓毒打,當時鼻口流血,呼吸困難,鮮血淌了一地。就連當時給其診療的獄醫都說這是人間地獄啊。

    一個月後的三月八日,作為辦案人員的李京湖一面假惺惺的按法律行事,誘騙李德偉簽字,用在其身上翻的三千元錢做取保候審保證金放人,暗地裏勾結萊西610沈濤等人不要放人。出獄那天李德偉的家人去接人時被告知,萊西610已將人接走。萊西610又將李德偉劫持到山東省安丘市官莊洗腦班迫害。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從洗腦班剛回家的第二天,萊西中共邪教科副科長李為魁等人糾集日莊派出所警察到李德偉家非法抄家,搶走私人物品價值上萬元,現金約13000元左右,總價值23000左右,家人曾多次追要,邪教科長沈濤一直抵賴,拒不退還。


    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女子監獄的洗腦迫害

    文/大陸法輪功學員

    我曾被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女子監獄非法關押,親身經歷了那裏邪惡迫害。

    監獄利用犯人迫害法輪功學員,如果有不「轉化」的,或「轉化」慢了,他們就召集犯人包夾開會,布置怎樣迫害法輪功學員。

    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獄警不讓給家人打電話,不讓買生活用品,也不許其他人給東西。還將她們單獨隔離關押,至少派兩個犯人及邪悟者進行迫害,不管是酷暑嚴寒,房間的門不許開,有的窗戶都用膠帶封死,不讓出屋,更不許和其他人說話,犯人每天用惡毒的語言攻擊、謾罵、侮辱甚至毆打法輪功學員。 教育科長肖梅是幕後指揮「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主要責任人,她經常坐在監控室監視各個監舍,想辦法迫害法輪功學員,一旦有人「轉化」了,她就偽善的把被單、床單、牙膏、香皂等拿來給「轉化」者,還說把自己家裏的東西都拿來了,以此迷惑人。她在人前總是裝的很和善的樣子,她也要求那些邪悟者和包夾,一個唱黑臉、一個唱白臉的迫害、迷惑法輪功學員。

    呼和浩特市女子監獄警察經常找個藉口就用電棍電法輪功學員。


    建三江洗腦班9年前迫害事實 現「610」印章

    (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建三江「610」洗腦班,這個黑監獄,因四名維權律師及多名法輪功學員今年三月在營救該洗腦班裏的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被綁架、酷刑折磨而落入世界媒體的視野。建三江「610」洗腦班應聲解體。

    「610辦公室」,是中共為了迫害法輪功、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成立的類似納粹蓋世太保、凌駕於法律之上的非法機構,該特務組織一向只聞其聲,不見其形,像一隻無形的黑手,操控著十五年來的這場極其殘酷的迫害運動。

    九年前,建三江「610」洗腦班關押了一群法輪功學員,「610辦公室」的猩紅印章,在這次迫害中曝光。

    圖1:黑龍江前進公安分局將法輪功學員呂傳剛劫持到洗腦班並交款的收據,印章上刻有「中共黑龍江七星農場委員會610辦公室」字樣。
    圖1:黑龍江前進公安分局將法輪功學員呂傳剛劫持到洗腦班並交款的收據,印章上刻有「中共黑龍江七星農場委員會610辦公室」字樣。

    圖2:黑龍江前進公安分局將法輪功學員潘淑榮劫持到洗腦班並交款的收據,印章上刻有「中共黑龍江七星農場委員會610辦公室」字樣。
    圖2:黑龍江前進公安分局將法輪功學員潘淑榮劫持到洗腦班並交款的收據,印章上刻有「中共黑龍江七星農場委員會610辦公室」字樣。

    以下是當時部份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劫持到洗腦班的事實經過:

    2005年1月15日晚,黑龍江建三江前進農場公安分局副局長劉映輝帶領一幫警察,開兩輛警車,綁架了到連隊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的五名法輪功學員和兩名家屬司機。隨後,建三江國保大隊長於榮、於文波、七星公安分局警察孫老五(已遭車禍身亡)等四人又綁架了鄒少龍、呂傳剛、李昌平等三名男法輪功學員。這些法輪功學員從2005年1月15日至3月17日,分別被關押在前進拘留所和位於建三江七星農場的「610」洗腦班,該洗腦班對外稱「建三江教育轉化基地」。

    1、呂傳剛遭迫害情況

    2005年1月15日下午兩點,前進農場醫院醫生、法輪功學員呂傳剛被綁架到前進公安分局。約五六點鐘被帶到一屋審訊,有一個黑高個,約四十七八歲的警察,讓其他人都出去,抓住呂傳剛頭髮往牆上猛撞,又狠狠的打了他幾個嘴巴。晚上十點鐘左右,又一幫警察,對呂傳剛連踹帶打,體罰他一宿。第二天早晨,袁新堯又狠狠地打呂的左耳朵,致其很長時間耳鳴。第三天,在前進賓館又一次提審呂傳剛,提審人是孫老五,張洪波做筆錄,從上午9點到下午兩三點左右。在前進拘留所被非法關押14天後,呂傳剛在2月6日被轉到七星洗腦班。當時,七星洗腦班有:主任張某、王超、唐某、王某。

    在呂傳剛第一次被綁架時,一個前進農場患者專程到百里之外的建三江「610」洗腦班,要找呂傳剛醫生看病,該患者非常不滿的對洗腦班看守人員說:「這麼好的大夫,怎麼給抓這兒來了,當地好多人還等他給看病呢。」

    2、潘淑榮夫婦遭迫害情況

    潘淑榮的丈夫是不修煉的人,因2005年1月15日當晚給開車被牽連,在當地──前進農場拘留十天。於文波不止一次提審迫害潘的丈夫,逼他站大字步、兩手平行,一次,於文波用拳猛擊潘的丈夫胸口,致使他喘不過氣來,於邊打邊罵其頑固:「人家都說了你還不說」。參與迫害的還有前進農場「610」主任王維倫(已遭惡報身亡)和其他三四個警察。審訊期間,前進警察趙國軍進去一次。當晚,前進警察徐志棟將潘淑榮綁架到前進拘留所。

    第二天,後半夜潘淑榮被建三江國保大隊長於榮、人稱孫老五的和另一(記不清姓名)警察,叫到前進分局會議室,於榮邊威脅恐嚇,叫嚷「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大約在1月26日,建三江警察於榮、袁新堯又提審潘淑榮一次。2月7日左右,潘淑榮被轉到建三江洗腦班繼續迫害。在洗腦班,吃白水煮白菜,飯二兩,一天兩頓,包括過年當天。伙食費每月1000元(前期)──1200元(後期)。在第一次被關押期間喝的是加鍋爐水,拘留所後面是垃圾山,井就在垃圾山下面,打出來的水面漂著一層如油的物質,且有難聞的氣味。後大家強烈抗議,才允許去家屬區挑水吃。

    潘淑榮第二次被關押建三江洗腦班,於榮、於文波提審潘淑榮時說:「你丈夫是個好人」。潘淑榮厲聲質問他們:知道是好人你們還打他,打的都上不來氣,你們誰打的?當時於文波臉通紅,低下頭。再後來於文波就不露面了,於榮說:「於文波出了點事,開車撞方向盤上,胳膊撞折了」。

    3、李昌平遭迫害情況

    2005年1月23日下午1點多,李昌平在家被前進農場警察胥興勇、王剛等五、六人綁架。胥興勇說:「上分局了解點情況。」在分局二樓會議室:建三江七星農場警察孫老五逼李昌平脫下棉衣,抽下皮帶,然後用這皮帶狠命的抽打李昌平,打的李昌平全身劇痛,右耳鳴響。晚上10點左右,建三江國保大隊長於榮又帶幾人來毆打李昌平,於榮邊打邊罵:「老傢伙,不老實,我們都調查好了,你還不說。」晚上10點左右,正在打李昌平的孫老五接其妻電話,孫老五對其妻說:「他們叫我們惡警,就叫他們看看我們惡警啥樣!」

    當天半夜12點李昌平被送到當地拘留所。李昌平被毒打後一直咳嗽,躺不下,睡不了覺。後被送往當地醫院在門診打針三天。半個月後,即2005年2月7日,李昌平和鄒少龍被蘇貽剛(前進公安分局教導員)等人,陳松斌開車送到建三江洗腦班。因李昌平身體被迫害的已是每況愈下,呼吸困難。李在洗腦班又坐了一個晚上。第二天,洗腦班警察王超帶李昌平去七星農場醫院體檢,確診為肺結核,當天即臘月二十九日李昌平回到家。

    李昌平,呂傳剛,鄒少龍和創業農場的徐海泉四人,都關押在一起,牆角放一個塑料桶,吃喝拉撒都在一個屋裏。室內空氣混濁,臭氣熏天。

    4、鄒少龍遭迫害情況

    於榮、袁新堯、孫老五、於文波等人,群毆法輪功學員鄒少龍,鄒少龍的耳膜被打穿孔,晚上不讓睡覺,多次提審迫害,先在前進非法拘留半個月,後由蘇貽剛送建三江洗腦班繼續迫害。

    鄒少龍在第二次被關押洗腦班期間,他病重的姐姐得知弟弟被綁架,病情急劇惡化,彌留之際,姐姐非常思念弟弟,鄒少龍才被放回家。

    第一次非法關押日期是2005年1月15日至3月17日,共計63天。

    5、唐英遭迫害情況

    惡警於榮將法輪功學員唐英帶到會議室威逼恐嚇。袁新堯逼唐英大字站著,還狠狠地打了她一記耳光。

    唐英年近80歲的公公患老年痴呆症,一直是唐英護理,在唐英被綁架期間,老人在冰封雪地的大冬天,身穿單薄的毛衣,腳穿拖鞋尋找兒媳。幸路遇法輪功學員脫下羽絨服給老人披上,才把老人送回家。

    6、史淑華遭迫害情況

    法輪功學員史淑華曾兩次被綁架到建三江洗腦班,第一次幾經折磨,被迫害的連筆都拿不起來。當時,史淑華年僅8歲剛上小學的兒子非常想念媽媽,上學沒人照顧。

    第二次被綁架到建三江洗腦班後,史淑華和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絕食反迫害三天,於榮出來恐嚇,威脅要灌食。

    7、張學花遭迫害情況

    建三江勤得利農場法輪功學員張學花在被非法關押在七星洗腦班期間,看牆上有污衊大法字畫,將其撕掉後,遭到洗腦班主任張某、王超、小唐和小王等人的毒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