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同修的執著要指出來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日】

走上了回家的路

二零零八年四月份,同事給了我一些真相資料,我開始看,後又到明慧網下載了師父的經文,當時都看進去了。後來,我把師父所有的經文看了一遍,還反覆聽師父的廣州講法,覺得我也應該跟師父回家呀!

到十月份,我開始半夜起來煉功,頭兩天,慈悲偉大的師父就給我打通了頸椎(打我記事起,我就耳鳴、頭痛),還在夢中提醒我要精進。我知道師父管我了,從此我走上了回家的路。

善意的指出別人的執著

二零零九年,在向別人洪法的時候,我找到了一位同修,竟然是我以前的鄰居,從此我也溶入了助師正法的整體中。想一想這幾年一關一關的過,有的過的順利,有的過的不順,師父無數次的給自己清理身體,感覺最深的是師父的良苦用心,師父會用我遇到的每一件小事,來去弟子的執著之心,越修越能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偉大,我經常會在煉功時、學法時、聽大法弟子唱的歌時,淚流滿面。

二零零九年,又認識了一個同修,我們組成了一個三人學法小組,每天中午利用休息時間學法,剛開始在一起,我經常是不客氣的指出來你哪兒不符合法了,哪兒不符合師父說的了,現在想想自己做的真是不好,說話有很多種方式,師父也經常給我們講要抱著善心對待別人,而我卻帶著生氣的口氣,為此師父還提示過我,有一次睡覺,快醒的時候,一個幼兒園的小書包在我面前晃了一下,我意識到我比同修差的太多了,我得快點往上修,仔細學了師父講的「修口」,還搜集了許多有關修口的交流文章看。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執著,不代表這個人修的不好,大法弟子不僅要善待眾生,更應該善待同修,從此以後,我說每一句話都很注意,說話前,先想想這句話會不會傷到同修,師父告訴我們:「你比如說,人與人之間有矛盾,你好啊,他不好啊,你修煉的好啊,他修煉的不好啊,這些本身就是矛盾。」[1]「我們張口講話,都按照煉功人的心性去講,不說些搬弄是非的話,不講些不好的話。作為修煉的人要按照法的標準來衡量自己,應不應該說這話。」[1] 其實我們遇到的所有問題,都能在師父的經文中找到答案,況且師父會在做的好時,鼓勵弟子,做的不好時提示弟子,我們有幸遇上了這麼偉大慈悲的師父,有甚麼理由不好好修呢。

看到同修的缺點,也應該善意的指出來,有一個老同修接觸了幾次,總是說我,你這做的不對,那做的不對,我當時心裏還有點不高興,可過後想想說的對,我就立刻改掉,可到我看到同修的許多執著時,卻不願說了,心想那麼多老同修一起呆了那麼多年,都不說,我去說,一定是說不動的,我也別說了。我也找自己是不是人家說了我,我有不高興的心,才總想著去說人家。

有一次煉功,一個念頭打進我的大腦:師父緊緊拽著每一個大法弟子。我當時就哭了,感受到師父的慈悲是用任何語言都無法表達的。我想看到同修的執著一定要告訴他,但要講究方式,不應是批評和說教(批評、自我批評、說教是黨文化的東西),師父給我們安排的集體學法的方式,就是要大家互相提高,共同精進,怕得罪同修也是一顆心,也得修去。

整體配合講真相救人

周圍的同修做資料受到限制,我就儘量多做一些,有的同修說,要按照師父的要求遍地開花,甲同修不會用電腦、打印機,愁的幾晚上睡不著覺,也被迫買了電腦和打印機,結果總是背著筆記本到處去問,打印機稍微有點故障,就處理不了;乙同修找到我,讓我給她維護打印機,我們看她打印資料確實困難,可她長年累月的出去講真相,把時間用在熟悉打印機上,太浪費時間。我們認為師父講的遍地開花不是人人都得做資料,就算開花了,能用少量的時間多做一些資料來,節省同修的大量時間出去講真相,救更多的人,那我們就應該多做。

經過切磋,甲同修把打印機送給了農村的大法弟子,乙同修做資料供給她,如果不夠,我也可以給,這樣甲同修又可每天安心的去講真相了,所以我周圍的同修不論誰需要資料,我都滿足,我多出來的時間,再出去講真相,大法弟子做甚麼都是一樣的,只有配合起來才有力量。

有的地方可能悟的不對,希望同修指正。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