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體配合 修正自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日】風風雨雨中走到了今天,倍感修煉的艱辛與殊勝,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磕磕絆絆走了過來,有時候也想談一些修煉中的體會,卻又感覺不知應該如何談起,只是感到自己很渺小,感到自己生活在平凡中修的也很普通,但大法確實改變了我的人生,讓我知道自己是一個非常幸運的生命,有幸助師正法,看似平凡的生活對我來說也非常珍貴,這份緣真的是應該萬分珍惜啊。

記的一九九九年邪惡迫害大法時,我跟眾多同修一樣義無反顧的去進京證實法,去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又連續的被迫害,來自家庭的、單位的、街道社區與分局警察,一波波接踵而來。當時沒有明慧網,只知道我必須要維護好大法,要讓人知道真相。輾轉中同修傳來一份真相傳單,可怎樣去複製呢?恰好自己在以前的工作關係中認識了一個開複印部的,他未修煉。我把情況一說,想印點資料,他很爽快的答應了。我當時沒有錢,同修給拿來複印的錢,我們做出了第一批能在當地大面積發的真相資料了。真切感到:只要想做,師父就會給安排;只要用心就能做好。我又跟這個開複印部的學習了怎樣印刷絲網,當時沒有不乾膠,就印在厚一點的白紙上。

記的我一個人刷絲網,一刷就刷滿滿的一屋,房間裏拉上線用曲別針把刮好的紙吊起來,看著滿屋刮好的標語感到非常的壯觀。大法弟子發傳單,貼真相標語對邪惡觸動很大,警察怎麼也想不到大法弟子還會做這些,他們到處去調查也查不到結果。看到到處是傳單他們就蹲坑,也蹲不到甚麼蹤跡。後來一個認識的分局警察跟我說:你們法輪功真挺厲害呵,我們蹲了一個星期坑也沒抓到一個,真挺神啊!他們哪裏知道,大法弟子是有師父看護的。

那次我們定好要在我們的地區整體發一遍真相資料,定好了時間晚上統一行動。就在要出發的時候,另一組的同修很急的跑過來說,可能有大搜捕,還是別做了。我們商量了一下,決定還是做,不管他誰搜捕,大法弟子要做的事就一定要做成。結果那一晚上非常順利,沒遇到一點干擾,甚至連行人都消失了。做完後回來想,都半夜了睡覺吧,可一躺下就感到渾身彷彿流動著巨大的能量,我知道師父在鼓勵我。

第二天,另一組的同修也很受鼓舞,也順利的走出去。後來聽到有常人說:你們傳單貼的也太結實了,根本撕不下來。那時候還沒有發正念這一事,只要心正就有法的力量。

有一次又做了一批傳單,我拿了一兜子裝好就去找同修發,當時也不知道甚麼事、怎樣去協調,事先也沒跟同修商量,就找到同修說咱們去發資料。同修看看我,想一會說:你咋想的?我說:沒想啥,救度眾生。同修說:好吧。就這樣我們乘著夜色,發完一兜子傳單。

隨著正法形勢的推進,同修的無私幫助,慢慢的我們也開始有了自己的打印機,自己的電腦,我的工作也漸漸的轉移到了資料點的維護和人員的培訓上來。從開始的一個人做絲網到大家集體配合共同做,而配合好就顯的很重要了,感到教技術真的是一個魔煉人的過程。很多同修對電腦開始都是很陌生的,是救度眾生證實法的使命,讓大家聚在一起,要突破這些困難,對我們來說是未知的領域。教一些年歲大的同修要有耐心。我們都是從零開始學,我就先自己學會,先練打字,拿字典熟悉幾乎是要忘了的拼音,然後對照鍵盤去練,學上網下載然後再去教別人。

有一次給同修教幾遍還是忘,就有些心急,說話聲音不自覺就提高了,無形中給同修造成了壓力,該同修產生畏難情緒。事後別的同修告訴我,某某同修就是因為你教她時態度不夠好,她才不敢學了,你也要注意啊!其實我看到該同修要做好,證實法的心還是挺純的。一個沒啥文化的農村婦女要掌握這些電腦打印機是要有個過程的。以後再教的時候,我儘量控制自己愛著急的心,有時情緒上來,我就告訴自己,要平和,千萬不能急,別給同修造成壓力。後來我知道,想要教沒有基礎的人學會,一定要化繁為簡,歸納成簡單的幾步,至於細節等學會了再深入。有時簡單的幾步過後還是忘,就要多鼓勵同修,定下心來排除干擾。看似在教同修,實際也在修自己,在證實法中要互相配合好,要儘量去理解同修。

有一次我想叫一同修負責分擔一片的資料供給,覺的他很有條件,年輕有技術,可是當時他沒有同意,我當時沒有對同修說甚麼,覺的他可能是有難處,不做也挺遺憾的,但我沒有一點埋怨同修的想法。過兩天該同修找到我說:自己有私心有怕心,同修都是為了啥,還是做吧。我聽了真為同修感到高興。為整體考慮,不加個人的觀念,同修間這種正的場真的會彼此貫通,以後我們之間互相配合中一直很順。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各地紛紛有了自己的家庭資料點,相對來講教技術修機器也忙了。有一個新建的家庭資料點,要騎摩托車往返幾十里路去教。同修學的不是很快,去了幾次,後來一次就想還是早些去吧,省的到時回來太晚。到同修家時天還亮著正吃晚飯,門口還有很多人,他們對外來人很關注,我沒考慮這些就直接去找同修了。由於當時邪惡還是很惡的,晚上當我從她家出來,想往回返的時候,同修不修煉的兒子在路口攔住了我,告訴我不要再來他們家了,他們家人感到壓力很大,如果我還來他們有可能對我不利。當時真的感到心裏有些沉重,結果我的摩托車也一樣沉重,前車胎沒氣了。那晚的路走的很長,到家已是深夜了。反思自己,是自己學法少,急於做事沒為同修的安全考慮,結果效率不高,反而被鑽了空子。

其實做證實大法的事,苦和累都不是很在乎,而學法實修又往往容易被做事心掩蓋,法學的差,人心就膨脹。我悟到人心就是邪惡能隱藏的地方。有時法學的好心清氣爽,遇事有驚無險。晚上去發真相,有時被人攔住詢問,問是幹甚麼的。我坦然告訴他是發大法真相的,世人也能理解。而做不好時邪惡會抓住時機狠狠的迫害你,而整體上默契的配合令邪惡膽寒。下面我談一談發正念整體配合解體迫害的事。

那次邪惡的警察把我關進拘留所迫害,要非法勞教我。大家在外面二十四小時輪流接力發正念,我在拘留所裏面不停的發正念,給身邊的被拘留的百姓講三退。大法弟子的真相電話、短信紛紛打進拘留所和惡警的手機上,給邪惡造成了很大的震懾。我一開始決定用絕食反迫害,拘留所所長問我:為甚麼不吃飯?我告訴他:我沒有罪,警察迫害我,我用絕食的方式表達我的抗議。他們叫我按手印,我斷然拒絕,告訴他們我不是這裏的犯人,我沒違法。我很平靜的跟他們講,我是被迫害的。他們沒人為難我,對我很客氣。

到了第七天邪惡有些撐不住了,說交一千元讓家人給我接回。同修聽我回家很高興,可剛到家沒歇上十分鐘,警察又撲了上來強行把我背走,拘留所所長說要不給我接回,他就得丟烏紗帽,原來是主管的政法委頭子不同意,非要勞教我。當時他們騙我說缺一個領導的簽字,回去待兩天就放人,到拘留所,他們給我安排他們值班的房間,說家人還可以陪護,只要我吃飯就行。我知道這是邪惡的把戲,沒同意吃飯。我找自己,發現自己反迫害中有一顆急於回家的心不純,我要斷絕這些人心,全力反迫害。晚上我身體虛弱不能很好的入睡,我就集中全力發正念,坐不起來就躺著,似乎感到大法弟子的功匯在一起,形成一股強大的能量流,無堅不摧。

後來警察用鐵椅子將我鎖住,往我身上輸吊瓶,不知道是甚麼淡黃色的液體滿滿一大瓶,我發一念讓它不起作用。那個政法委書記在我面前放狠話,說我這樣的就得勞教。我默默的對他發正念,沒有為他所動。

在拘留所裏當時還有一位同修,我對他說:我選的路要走下去,即使有一絲力量也要反迫害。到第十一天,邪惡叫家人把我接回家,拘留所所長把勒索的一千元還給了我。到家後不久,我做了兩個清晰的夢,夢中邪惡將我迫害進了一個邪惡的地方,我不斷的喊法輪大法好,邪惡把我的腿打的不能動,我就爬,往前爬到一個加油站,要過一個門檻時我醒了。另一個是夢中好像邪惡已經被一網打盡了,但有一個人跑了出去,我看看跑的人是誰,他還要拿磚頭打我,我一看是和邪惡政法委書記叫一個名字的以前的一個學校同學。我感到我這一關還沒過完,我找自己,看到自己還有一顆沒去淨的色慾之心,我要把它徹底修掉。

沒過一個月,邪惡真的又捲土重來,這次警察是拿著已經填好的教養票子要直接給我送走。我沒有給他們開門,他們用各種方式威脅我,還找來開鎖的,但都沒撬開我的門,這時他們又調來了吊車要伸到我家四樓破窗而入,但我家樓下有小房車開不到近前。我和妻子同修在屋裏發正念,我感到事態緊急,我說:我必須要離開這裏。於是我看樓前面側面都有警察而後面沒有,我想用繩子繫下從四樓窗戶走,就撕床單做繩條,我剛下到四樓窗台下面,繩條就斷了,我直接掉到了下面的瓦堆上。我知道,危難中師父保護了我,居然雙腳落地聲音很大,卻沒有一點痛感,瓦被踩碎了,我紋絲不動的落在地上,毫髮無損。這樣我順利的離開了家,邪惡的計劃沒能得逞。

過一段時間我又回到家中,我想換一個工作環境,在一個工廠幹三班倒的工作,這樣我除了學法就沒有甚麼時間了,自己也感覺這個工作讓我無法更好的做三件事,但當時覺的有時在廠裏住宿,好像更安全些,其實思想還沒跳出怕被迫害的陰影,最後在廠裏竟然和分局的警察狹路相逢,他們是辦別的案子。警察連夜將我綁架到拘留所,隔一天就把我送到馬三家那個邪惡的教養院。

家裏的同修們知道我出事了,大家組織起來集體發正念,粉碎邪惡的迫害。在馬三家勞教所體檢的地方,我給警察和醫生講:大法弟子是好人,江××已經被告上法庭。我感覺講真相的時候身體中熱乎乎的,好強的能量在加持,結果身體不合格被拒收。事後同修跟我講,大家在一起發正念就是讓馬三家拒收。警察沒辦法,也無心再迫害了,這回徹底粉碎了邪惡的迫害。

修煉是最嚴肅的,人心不去會招來邪惡的種種迫害。在回來的路上,我沒有一絲高興的感覺,心沉沉的,默默的想:師父呵,弟子讓您操心了,我的生命是為法而來的,我一定要做好、修好自己。

後期又有一個同修講真相被警察綁架到了馬三家,大家發出強大的正念不許邪惡迫害,讓馬三家拒收,該同修也是平安歸來了。舊勢力的邪惡安排在大法弟子集中強大的正念下土崩瓦解,那些警察花著錢、費著力還不得好,迫害的警察最後說,咱以後少扯這個。這以後我們當地的同修一直沒再被邪惡干擾,大家平穩的走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路上。

在證實法的這條路上,深深感受到弟子的每一步都有師父的慈悲呵護,這不是用人情能表達的。這路上遇到的關與難,回頭看來無非是暴露人心,歸正自己,整體昇華的階梯,這條助師正法的路無論時日長短,請師父放心,我們一定會做好。

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