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在推廣神韻中修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六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想交流一下在推廣神韻這段期間的修煉體會。

一、修去怨恨心

我是二零一一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是我第二年參與推廣神韻這個項目了。我們這個地區非常的幸運,因為我們的地區神韻演出完後,周邊還有很多的城市需要我們去支援,所以幾乎可以說我們一整年都可以參與推廣神韻的項目。以前我都只是在商場裏賣票,以為自己年輕,去賣票比較合適,可是今年我也參與了把神韻的資料掛到每家每戶的門把手上。當然在這個過程中也有很多修煉的機會,也有要修去的心,比如說怨恨心。

我九月中剛剛拿到駕照,第二天就開高速去貼海報了。當時一路下著大雨,所以我開車時精力是非常集中的,也很害怕。那是我第一次貼海報,有一顆怕心,怕自己被拒絕了沒面子。不過第一次貼的還算比較順利。等天色暗下來了,也差不多貼完了。貼完後一般就是把同修們放回地鐵站,大家就自己回去了。可是那次在回去的路上,A同修就說讓我把他送回家。我就說今天真的太累了,我也是第一天開車,真的不能送你回家了。他就說,開車就兩分鐘的事情。我還是拒絕了。他下車後,我心理有點埋怨,就覺得他明知道我今天第一天開車,而且大家都這麼累,你們在回來的路上都睡著了,只有我還在堅持開車,怎麼就不會替我考慮一下呢?還要我送你回家。

後來再去掛門把手的時候,我就有點刻意避開A同修,看到A同修就有一點想躲起來,不讓他坐我的車。但是我這個人記性很差,過了幾次之後,我就忘記了對A同修怨恨的事情了。正好有一次他又上了我的車,結果發到一半,到了中午他說肚子餓了要吃飯,結果這個飯一吃就吃了差不多兩個小時。我就想,這也太浪費時間了,因為他一個人吃飯,要拖累我們全車人。所以那天發到晚上天黑了才發完。忘記了多少次了,只要A同修一坐我的車,經常結束後讓我不單只送他回家,還要我送車上的老同修們回家。我真的心裏非常的不高興,就覺得都是修煉人,為甚麼就這麼不會替別人考慮呢!?

師父教我們要向內找,我找來找去,可是我覺得自己好像一點也沒錯啊,而且也沒有規定要送每一個同修回家。是不是我還沒有修到那種「無私無我,先他後我」[1]的狀態呢?這個事情我想了很久,覺得可能是因為自己太自私了,只想到了自己,覺得自己累卻沒有考慮到別的同修也很累。但是我卻發現這並不是我內心真正的想法,我只是強迫的讓自己這樣想,而不是發自內心的在法上認識到的。

我抑制著自己對A同修的「不滿」,到最後幾次去掛門把手,他再坐我的車,我已經沒有甚麼感覺了,也沒有那種害怕,希望他不要上我車的感覺,也沒有任何對他的看法了。到了地方,我畫好地圖,大家就各自發自己區域內的。那天因為天氣比較冷,雪也大,發的也不是小的傳單了,是大的宣傳冊。A同修就對我說,這個太重了,老阿姨們拿不動,我們不要分開發了,你就在這附近發吧,我們少拿點,我打電話給你,你隨時送過來。這樣子,我做司機的是累了點,我經常自己剛發幾個房子,對方就打電話過來了,說要我送資料了,剛送完又要送,自己根本就發不了多少。但是在那時,我突然看到了A同修一顆很善良的心。他覺得這個很重,天又冷,老年同修們拿不動,所以讓阿姨們每次都少拿點。再到後來我看到這個同修在雪地裏跑著發傳單的情形很感動,就看到他寧願自己多跑點,多發點,好讓跟他一組的老阿姨少跑點路。我以前一直沒有見到他掛門把手的情景,現在看到了,也怪不得他中午會比較餓,要吃比較多的飯,下午回去了,他覺得老阿姨們也一定累了,所以才叫我送老阿姨們回家。這時,我才看到了自己的一顆自私的心,真的只考慮到自己有多累,又要開車又要發。這就是為私為我的舊宇宙的理,而新的宇宙是真善忍圓容不滅的。

後來再見到這個同修,我也沒有那種想躲避他的感覺了。其實同修們都是有很多閃光點的,修好的那一面我已經看不見了。所以事後真的再看到了A同修也沒有那種反感,想躲避的感覺了,反而看到他非常善良的本質。

二、在推廣神韻票的過程中修去的私心

由於我這學期是第一年上大學,所以學業沒那麼緊張。一週只上三天的課,基本上,不上學的時間我除了去掛門把手就是去賣票了。負責人把我安排到一個開車要一個多小時的地方去賣票,因為那裏學員少,所以我們有能力有時間的學員都會去那裏幫忙。說是幫忙,其實是師父在給我們機會參與助師正法。

我是屬於一直賣票基本上都不出票的,而且我去賣票的時候離演出的時間也比較久,買票的人不多。我自己站在票點上心裏好像受著煎熬一樣,一整天從早上十點到晚上七、八點,沒有出一張票,而且也幾乎沒有向幾個人介紹神韻。由於我星期一和五都不上課,所以負責人都給我安排了去商場賣票,大家都要上班或者上學,所以票點人手很緊缺,一般都是一個人站一個票點一整天。剛開始真的是不會賣票,就覺得自己只是來介紹神韻的,把這個信息宣傳出去就可以了,這個人要是感興趣的話自然會打電話或者在別的票點買票了。每次把守票點,賣票好像當成了一種任務似的。

到了十一月份,學校放假了,負責人就給我安排每天去站票點賣票,跟一個西人同修一起。我一開始跟她賣票心裏有點害怕。因為現在賣票跟以前不一樣了,都要通過考試,而她就是其中一個考官,我知道我要是說錯一點或者有一點說的不對的,她馬上會聽得出來。所以前幾次一起賣票都是一有人來,我就推給那個西人同修,讓她去說,覺的她說的好,這樣就不會讓有緣人由於我說的不好就錯失神韻了。

慢慢聽了幾次之後,我也從她賣票的句子中學會了幾句,到再後來,負責人把我們安排到了那個地區最高檔的商場去賣票,當時也快要到聖誕節了,所以人就開始多了起來,西人同修一個人已經介紹不過來了,我就只好在她介紹的時候,去跟另外的人介紹神韻。因為我覺得她在向別人介紹神韻,就聽不到我是怎麼說的了,講起來就沒那麼害怕講錯。結果好像經常是我一開始講,西人同修就講完了,坐在那裏聽我跟別人介紹,眼睛有時候還看著我,我心慌啊,就怕她說我說錯了啊,哪裏說的不好啊。等漸漸突破了這個怕心之後,我覺得害怕別人覺得我說的不好就是要面子心。要為神韻負責就不要怕被人說,而且能有人善意的指出我在推神韻票中的不足,這是多難得的機會呀!

後來我們倆真的配合的很好,她講到哪裏,我就順勢把書翻開啊,或者把座位表遞上去,出票了,她填三聯單,我輸入刷卡機,當時我們真的是覺得只要配合的好,就像有神助,來買票和聽介紹的人真是源源不斷,一切都非常順利。而且我們無論誰出的票,真的是發自內心的都高興,是覺得又多了一個眾生得救了,完全沒有去在意今天你出的多,明天我出的多,一點都沒有。

不過在這期間也修去了自私的心。因為我每天都要開車到比較遠的城市,而且週末的時候還要接送另外的同修到沿途的另一個城市去賣票,一天在路上平均算下來要跑四、五個小時,要是堵車就更久了。還有一次下雪了,光單程就堵了差不多七個小時,每天自己到家都已經晚上十二點了。

有一段時間我心裏非常的難受,就覺得自己好可憐,才剛拿駕照,而且年紀這麼小就要當司機每天跑這麼久,時間都耗在路上了,這個時間要是用來學法煉功做其它的事情多好。就這樣想著,心裏就不平衡了,就產生怨恨了。可是怨恨誰呢?怨恨神韻?不可能啊,能讓我參與推廣神韻對於我來說就是一種莫大的榮幸了。怨恨坐我車的同修?不可能啊,都是為神韻出一份力,而且我心裏不平衡,關坐我車的同修甚麼事呢?

這個怨恨心一直反覆出現,在這過程中我還做了一個夢,夢到我被欺負了,心裏特別的生氣,於是拿起槍來對著欺負我的人說,你要是再欺負我,我就開槍了!我醒來後嚇壞了,自己的心性怎麼會這麼差?修煉「真善忍」,我的善和忍哪裏去了?平時在常人中,我表面看都很溫順很好的啊,想不明白是怎麼回事。於是我便在去賣票的路上與那個西人同修說了我這個夢,她當時就說,這個夢給她的感覺就是,我有怨恨心。可是我當時還不相信並且也不承認,還覺得自己是一個比較平和的人,沒有怨恨心。

我的心一直在反反復復的出,我一段時間又覺得都是為神韻,誰開車不是開呢,而且又不單只我一個人這樣,開車的大法弟子都這樣啊,而且也會想起師父說的:「越在無望中,可能希望就在眼前。越在覺的很無聊中,可能就是在建立你的威德。」[2]可是過一段時間心裏又開始難受了,哎呀,我還這麼小,又還是女生,而且幾乎從小就沒有吃過苦,現在竟然要當司機每天開這麼久的車!肩又酸腰又痛。

這個心一直反覆,直到有一天我認真的審問自己,你在難受甚麼!?心裏不平衡甚麼!?這一切不都是在為自己建立威德嗎?你也知道吃苦能消業。就算退一萬步講,你就算做的這一切都是單純的在為大法付出,難道腰酸點腿疼點不值得嗎!?師父給予了你的哪裏是你付出了這麼一點就能還的清的呢?怎麼這麼自私呢?這個自私突然又好像點醒了我。原來心裏難受不平衡還是因為心疼自己,覺得自己受苦了。還是一顆為私的心。可是修煉就是要吃苦,吃苦能消業。而且師父說:「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3],我就想,要想享福那乾脆當常人唄,那還來修煉吃這苦幹甚麼?!而且師父在法中多次提到:「你坐那兒舒舒服服的,喝著茶水,看著電視就修上來了,想多高就多高,這絕對不可能的。」[4]這樣我心裏又放下了。真的是非常感謝師父給予我這麼多機會,參與證實法,曝光自己的執著心,魔性,讓我有苦吃。

現在回過頭來看看自己這兩顆心其實都逃不出自私的範圍,原來自己隱藏著這麼深的一顆保護自己、深怕自己受委屈了、吃苦了的心。

最後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推廣神韻期間的小故事。

有緣人

雖然我一週賣六天的票,但是我也會留一天的休息時間。因為怕把做事當成了修煉,所以不能每天都在忙,總要有一天時間調整自己的狀態,好好在家學法煉功,發正念,並且還有很多家務要收拾。有一週正好負責人給了我兩天的假期,我挺高興的,這樣我就有時間去天梯書店請師父的法像回家了。

我就找了一個常人朋友陪我一起去,因為一年前已經給她三退了,而且也告訴她大法好了,所以我就讓她陪我去天梯書店。結果離開了書店之後,她很害怕的對我說,太可怕了,剛才那裏竟然賣的都是法輪功的書!我愣了一下,便對她說,我不是告訴過你嗎?法輪大法是好的呀!教人做好人。於是我又從新開始跟她講我自己的親身體會,大法如何改變了我。到後來我就說,不如我們一起讀一遍《轉法輪》吧。她同意了,所以當晚我們就一起讀了第一講,還跟她說了很多(當時可能由於歡喜心講太高了)。讀完後她說,看來法輪功確實是好的嘛,那我也要跟你一起煉法輪功了。

誰知道她回家後跟她室友們一說,她從今以後要開始煉法輪功了,她室友全部都嚇倒了,就拼命的在網上找詆毀大法的新聞給她看。她看完之後就動搖了,就問我到底誰說的是真的?我讓她跟隨自己的心吧,是要相信那個整天造假的政府宣傳的東西,還是要相信她親眼見到的、接觸到的善良的大法弟子和她讀過的《轉法輪》。

就這樣她幾天都沒有聯繫我,我心裏求師父,如果是因為弟子講的太高了,把她推出去了,弟子怎麼樣才能挽回呢?我求師尊加持。然後沒幾天她就打電話給我了,說她要繼續跟我一起學法。當時我心裏真的挺感動的,然後她又看到我每天要麼賣票,要麼去掛門把手,就說她也想幫忙。我怕她是新學員吃不了苦,就告訴她很苦的哦,要跑很多路的,她都說不怕。我就帶她去掛門把手了,回來後她很高興,說這種充實的感覺很少有,而且接觸到了同修都這麼善良、淳樸,更堅定了她要修煉的信心。

在這件事情中,我也看到了自己做三退不夠深入,重點揭露了邪黨的邪惡,卻沒有著重的讓人知道大法的真相與美好。

其實在這幾個月中感人的小故事也不少,比如說我身邊明真相的同學也想幫忙去掛門把手,還有每次在去掛門把手的路上跟同修們交流,聽聽大家都是怎麼得法的,怎麼正念正行的,真的受益匪淺。

感謝師尊給予弟子這個機會參與證實法,救度眾生。

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2] 李洪志師父經文:《甚麼是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