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大法,我就不可能活到今天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好!

我是九六年得法修煉的大法弟子。我出生在一九六九年,在那苦難的年代,由於邪黨接二連三的搞運動,我的家庭非常貧窮,又因兄弟姐妹多,幾乎連三餐飯都無法吃飽。童年的記憶中,母親常常流著眼淚用糠麩子餵著不懂事的我。大哥為了一家人能填飽肚子,去撿瓜皮,摘野菜,卻被扣帽子說是走資本主義路線,抓去坐牢;姪兒因患疾病無錢醫治,被病魔奪去性命;大嫂見姪兒慘死,丈夫又坐牢,急病交加死在醫院;大哥見妻兒已死,生計艱難,就在大年初三跳入長江;母親白髮人送黑髮人,多層打擊下,喝藥自殺身亡;父親飽受創傷,身患重病不久離世……不幸的童年使我嘗盡了人生的悲苦,可更不幸的是,我又身患心臟病,在疾病的煎熬中漸漸地長大,我常常對天感歎:為甚麼我這麼善良卻遭受厄運?人活著究竟為了甚麼?人來到世間究竟是為了甚麼?沒有人能告訴我答案。

得法

長大成家後,又因為工廠的效益不好,丈夫學做生意,在道德敗壞的世風中隨波逐流,經常不回家。飽受創傷的我再一次陷入了絕望。回憶不幸的童年,面對破碎的婚姻,我對人生失去了信心,後在一個女友的鼓勵下,出外打工,四處流浪。

在我人生最痛苦時刻,一天夜間我做夢,慈悲的師父來了,師父點化我,要學唐僧去西天取經。第二天,我無意間乘坐火車時下錯了站,當我在異地住宿時,看見旁邊有一個書店,走進書店,無意中我翻開書店留下的最後一本《轉法輪》。師尊博大的法理正是我多年追求而又不得其解的真正答案,修煉中很多解釋不了的超常現象,師父都用通俗易懂的講解讓我豁然貫通(我以前學了很多亂七八糟的功)。我看著這本書,淚流滿面,當時我悟到,不幸的身世,是造就我得法的因素,苦難的童年是讓我看淡人世的名利情。我終於明白了人活著的目地。

我暗下決心,無論日後怎麼艱難,我一定要堅修大法到底。法就這樣在我心中紮下了根。也許是我動了這一念,慈悲的師尊當時就為我淨化了身體,我上吐下瀉,胃病一下子就好了。大法的神奇,使我堅定了修煉的信心。

隨著靜心學法,提高很快,一天夜間,我親身感受到自己坐在一個旋轉的飛機上。穿過層層空間,看到自己的德和業力在另外空間的形式。後來經過學法才知道這是法輪。還有一次,學完法後,我感覺自己身體越來越高,非常巨大,總覺得行人是螞蟻一樣很小,後來才得知是我的身體在另外空間逐漸擴大容量。學法後我的思想也發生了很大改變,知道了人活著就是要吃苦還業、返本歸真。從此我不再沉浸在過去不幸童年的創傷中難過,也不會再因為婚姻不幸而痛苦,身體也很快得到了康復。

溶入正法修煉

我的工作是在燈紅酒綠的環境中,很複雜,流動性很大。在面對物慾橫流的複雜社會中,總是一個人獨自修煉,很難和大法弟子聯繫上,特別是每當遇到很大的矛盾和魔難時,都很難找到同修交流切磋。就連師父的經文也無法保證或及時看到。那時哪怕是同修的一句話,我也會很高興,備受鼓勵。我非常羨慕同修能有個集體修煉環境,能互相幫助共同提高是多麼幸福的事!可慈悲的師父並沒丟下我,有些經文中的內容總是通過學法中展現給我,有時又用做夢的形式點化於我。就這樣,我在艱難的環境修煉著。

九九年,大法遭到迫害後,大法弟子紛紛走出來維護法,邪惡當時偽造的自焚事件,我更是不清楚真相。但我憑著自己切身修煉過程中的體悟,深信大法是最正的。

由於剛剛離異,當時也沒悟到這是一種經濟迫害,丈夫要甚麼,我就放棄甚麼,所以在這個階段中,我身無分文。在這迫害的同時,我唯一可以依靠的姐姐,卻身染重病,生命垂危。大法遭迫害,我面對世人的不理解以及姐姐的擔心和埋怨,只有繼續出外打工,四處流浪,每天面對的是陌生的街道和陌生人群。在這段艱難的日子裏,我並沒有放棄心中對大法的正信,而是把講真相溶入生活之中,充份利用自己乘車、坐船的便利,無論我走到哪裏,我都以聊天各種形式向身邊的人講述大法的美好,許多人被感動的淚流滿面,並當場表示以後要修煉大法;有的當場要看書煉功,有的已經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在不斷學法中使我悟到,其實師父早已教給了我們講真相的方法,比如在宗教人士,師父講了佛法的變異和宗教的一些情況,針對知識份子師父講了史前文明和實證科學的不完善,來破除無神論的觀點,這使我悟到講真相就要針對不同的人,不同的執著和具體的情況講不同的內容,針對眾生感興趣的話題來講。

有一次我乘車回家時,在車上看見一小伙手中抱一個大布娃娃,便親切的說:「小兄弟,你買的布娃娃真可愛,你為誰買的?」「今天是聖誕節為女友買的。」他笑著回答。於是試探的問:「你知道聖誕節的來歷嗎?」「我不知道,好像是為了紀念耶穌甚麼的。」他又說。我見他及周圍的人已經被吸引,一邊發正念一邊趁機告訴他,耶穌當年受迫害和羅馬帝國遭報的故事。小伙及乘客都被我生動的描述給吸引,這時我趁此就引申講到大法的真相。我說:「小兄弟,你知道嗎,這樣的悲劇其實目前還正在中國上演。」小伙及坐周圍的乘客都奇怪的看著我,「同樣有一位傳佛法,教人做真、善、忍的好人被誣陷說成壞人,當權者也用同樣的手段拍攝『自焚、殺人』等謊言栽贓法輪佛法,天災同樣正在發生著,法輪功的弟子也同樣講著真相。」我從側面講到正面,全車子的人們由輕言細語,竟然全車安靜了下來。車子上的人們邊聽邊沉思。看這個年輕人好像是有知識的,針對他這樣的知識份子我便又講了實證科學的不完善,又講了史前文明等。下車時,我才明白他們是一群大學生,便勸告他們要記住,法輪功是好的,小伙們及身邊的乘客連聲點頭說:「記住了,謝謝你。」下車時,我叮囑眾生說:「全車所有的乘客,我們能同坐一輛車,這都是幾世修的緣份,記住我說的話。」

在講真相中我是針對不同人的職業和他感興趣的話題說,而引入講大法真相,如針對司機我就講開車要講一些禁忌,講平安的重要,要相信佛,再講法輪功就是真正的佛法及「自焚」真相;針對商人,我談目前經濟大蕭條,談商人感興趣的話題,做生意也要運氣好、財運等等。

同時我悟到講真相首先要發好正念,再根據對方談吐,智慧了解到對方的執著,一邊發正念,一邊談一些讓對方感興趣的話題,然後再引申到講真相之中,並把講真相當作是一個提高修煉的過程,作為修煉人,當有人說大法、說師父不好的話,你能不動氣與其賭氣爭吵,要時刻把自己當成煉功人,用慈悲的心態來對待眾生,保持修煉人慈悲的心態,同時修去各種人心,並發出強大的正念去搗毀障礙眾生不能明白真相的背後的一切因素,講真相一般都是效果非常好的。

在這十餘年講真相實踐中,我不侷限任何方法,任何形式,無論是上街、購物、坐車、上班都是我融入講真相的場所。有時在下班的路上,順便講了十幾人,通過不斷學法使我消除很多觀點和各種執著。我是小學文化,但有很多大學教授、講師、醫生、博士、記者、軍人,各個階層人物,通過我講真相,都非常認同大法,有的眾生感歎的說:「你一定是大學以上畢業吧,理論性強,語出驚人,法輪功真了不起,我佩服。」一般通過面對面講真相,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明白大法真相,根據時間長短,明白真相程度不同,有人聽完真相表示不再交黨費,有的激動的說有機會一定要看大法書籍,有的通過我講真相得法修煉,有的已經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同樣在講真相維護著法。在這麼多年的講真相和後來的三退中,我沒有去統計過有多少人明白真相,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做了三退,但我只知道,師父在講法中告訴我們,不能錯過一切有緣人。無論我走到哪,只要有機會,我便儘量去主動的向世人講述大法的美好。

協調整體 解體迫害

由於環境改變,我能回到家鄉買了一間小屋,在家穩定下來了。隨後我便主動與本地大法弟子聯繫上了,同修送來了經文,學法後提高很快,隨著修煉的昇華,我越來越認識到整體的重要性。於是在不斷講真相的同時,我接觸上了很多的新老同修,我們經過切磋交流,便組建了學法點。大家共同配合,以賣東西等多種形式走出來,向農村大量的講真相。同修遇到了問題就拿出來切磋交流,效果很好。每三五天後,我們就集體配合,面對面的講和發。

由於大家在法上提高很快,做證實大法的事很積極,資料供不應求,我們就用手寫,口講。後來我就有了想自己動手做資料的願望,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也許有這一念,師尊就安排,當時環境緊,同修沒地方做資料,就搬進我家,不知不覺中我學會了打印技術,解決了許多同修資料的來源。

為了救度更多的眾生,我們就和其他同修聯繫,共同建立了很多的學法小組,鼓勵大家共同做證實大法的事,在做證實法的過程中,我都把自己當作煉功人,時時刻刻用法對照,找出不足,並及時修正,同時我常用師尊的《實修》經文:「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遇到了干擾都能在法上交流,如有大法弟子遭迫害,我們都積極參與發正念,解體邪惡,因此本地環境得到了一定的改善。

剛剛走入協調時,當時環境比較緊張,邪惡很瘋狂。有位做協調的同修,遭到了惡警綁架。為了徹底否定邪惡的干擾迫害,我便和家人立即騎摩托車去通知同修前來開交流會,發正念,騎到半路車胎破了,下車後我想:向內找,保持純淨心態去通知同修發正念,營救同修這是在法上,應該不會有問題,那為甚麼出現車胎破了呢?這不明顯點化有漏嗎?靜下心來向內找,發現自己和被抓的同修有情,同修被抓了,我非常著急,再仔細向內深挖,發現自己還有一顆隱藏很深的怕心,幫助營救同修是想到自己也是本地協調人,如不制止迫害,總有一天會迫害我,多麼自私不好的怕心啊!我立即修去怕心和人情,歸正心態。後又悟到不是為了救人而去救人,應把證實法、救度眾生擺在第一位。

基點純正後,這個交流會很順利的召開了,同修基本都來了,通過交流切磋,大家整體在法上認識到,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就是對大法、對大法弟子整體的迫害,無論同修有甚麼執著與漏洞,也絕不接受舊勢力的一切安排,邪惡之所以敢於在本地作惡,證明了本地在另外空間有很重的邪惡因素,是不是大家對本地的發正念不夠重視。師尊曾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中講:「你清除你自己思想中的,那是在你自己身體範圍之內起作用的,同時你要清除外在的,那與你所在的空間是有直接關係的,你不去清除它們,那麼它可不只是迫害你、抑制你,它還要迫害其他的學員、其他大法弟子。大家知道,中國大陸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夠嚴重的,所以每個學員都必須真正的清醒的認識自己的責任,真正的能夠在發正念的時候,靜下心來,真正的起到正念的作用,所以這是極其關鍵的事情,極其重要的事情。」大家整體在法上認識到正念的作用和重要,並意識到本地區正念一定要真正的重視起來,人人必須儘量做到。

同時大家還認識到,是不是我們整體執著於協調人。才造成了同修的魔難。師父在《走向圓滿》中講:「你們執著大法符合人的科學,那它們就控制邪惡的人造謠說大法是迷信;你們執著大法能治病,它們就控制邪惡的人造謠說大法不叫人吃藥,死了一千四百人」。於是我們整體向內找,是不是我們自己太依賴協調人,認為協調人事做得好,很多正法事都由協調人去承擔,從而使協調人忙,沒有時間學法,讓邪惡鑽了空子,找到了迫害協調人的理由。於是大家共同認識到,人人要把自己擺在大法中,不能等,不能靠,人人為做證實大法的事主動去參與、去配合、去協調,整體共同昇華上來。每個人都走出證實法的路來,認識到這些以後,大家高密度持續發正念到十一點,正念顯神威,第二天一大早,大法弟子闖出洗腦班。

還有一位大法弟子遭到迫害後,我們集體開始營救同修,有的同修將迫害事實上網,有的同修寫揭露本地邪惡的文章,有的給遭迫害同修的親友以關心探望去講真相,有的給公檢法、政法委打電話,利用各種方式講清迫害真相。再配合集體整點發正念。該同修由於邪惡高壓迫害,儘管一時承認自家有電腦、打印機,但還是在整體全盤否定迫害的正念加持下,闖出洗腦班。

在協調中我最大的體會就是,無論出現甚麼樣的迫害,只要我們整體同修能夠站在法上,人人向內找,找出不足,用法歸正自己,大家整體共同提高上來,保持純正為證實法的基點,並協調配合一致,同時發出強大的正念,大法就能展現神威,邪惡迫害計劃就能立即解體。同時便利用舊勢力安排的這件壞事,把它變成好事,在解體迫害的同時,揭露邪惡。從而起到了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作用。因此本地修煉環境開創得比較好。

在十幾年的正法修煉中,以及協調配合整體的過程中,我個人曾經遇到幾次大的魔難,都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下,一次又一次正念解體了邪惡,邪惡的迫害計劃一次都沒有成功過。是大法的博大法理把我從一個弱不禁風的女人,變成一個具有強大正念的胸懷博大、慈悲眾生的大法弟子,這是大法造就的一個新的生命,這是偉大師尊的慈悲,如果沒有大法,我就不可能活到今天,如果沒有師尊對我這個小小生命的慈悲,和法身的保護,我就沒有修煉的機緣。再次感謝師尊慈悲的救度。

同修們在正法的最後時刻,希望大家都要珍惜萬古不遇的修煉的機緣,放下人心,配合整體,共同開創好各項救度眾生的項目,更好的廣救眾生,圓滿隨師還。

由於修煉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