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同修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

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好!

現將我們地區尋找同修的經歷向師父、向同修們彙報一下。

一、由來

我們地區地處中國大陸中原地帶,有十五個縣區,一千多萬人口。一九九四年法輪大法洪傳中原,我地區約有七萬人得法修煉,這麼多人身體健康、道德昇華、人心向善,也帶動了整個地區社會風氣明顯好轉。但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風雲突變,中共殘酷迫害修煉「真、善、忍」為核心理念的法輪大法弟子。十三年來大法弟子遵照師父教誨,魔難中講真相,揭邪惡,證實大法,救度世人,為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堅忍不拔,風風雨雨中走到了今天。然而,由於邪惡瘋狂迫害,中國大陸正常的修煉環境被破壞,以前公開學法、煉功、交流切磋的環境被破壞,各縣區大法弟子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信」和「悟」,走著自己的修煉道路。許多縣、許多鄉的大法弟子處於封閉狀態,很少與外界聯繫,有的地方連師父的經文和《明慧週刊》都經過周折才能得到;有的地方迫害嚴重,至今邪惡的恐怖陰影在心中比較重,怕心揮之不去;有的地方對法的理解、大法弟子的修煉狀態、各自開創的修煉環境、證實法,救度眾生等方面的認識差異也比較大。

今年四月初八和五月十三日我區幾個熱心的年輕大法弟子組織了幾個小組,分別到兩個縣的幾個鄉或村,與當地大法弟子開小型修煉心得交流會,給師父過生日,效果非常好。同修們非常高興,都認為:十三年了,今天是第一次開法會,我們多麼盼望恢復七二零以前的修煉環境啊!集體交流切磋是師父留下的修煉形式,我們應該連起來,儘快形成整體。參與組織的同修很受鼓舞。

接下來閏四月初八,又組織了一次較大的修煉心得交流會,預定三十人參加,結果去了六十多人。大法弟子發言熱烈,暢談自己的修煉體會與修煉經歷,下午結束時同修們言猶未盡。十三年了,同修們猶如久別重逢,像回到七二零前大法洪傳的喜氣洋洋的日子裏,祥和、喜悅的氣氛,令許多同修感動、留戀。

交流會上有幾個地方的同修邀請參與組織的同修到他們那裏開小型交流法會,以促進整體的形成與提高,同修答應了他們的請求。

當然安全也是很重要的問題,這幾次小型交流法會,組織的同修親自多次實地考察,幾個地點比較篩選後才確定下來。時間是臨時通知的,地點是保密的,只在指定地點有人接待。入會場時手機關機、卸電池,出會場要求分散走等措施。更重要的是路途中發正念除惡,法會前發正念清場,必要時會中還要發正念。

二、成效

我區幾位年輕的弟子受同修們的鼓勵和大力支持,更重要的是師父《二十年講法》已發表,我們學了師父的講法,內心都非常震撼,意識到正法已到了最後階段,已經很緊迫了,師父說:「這個恐怖的環境沒了,舊勢力製造的迫害修煉人的這個環境、錘煉大法弟子的環境越來越失去了,不足以考驗大法弟子、不足以構成壓力中救度眾生的時候,這件事情就結束了。」[1]就是在這樣背景下,在師父強大法力加持、呵護下,幾位年輕的弟子踏上了「找」同修的征程。

歷時約一百天左右,幾位年輕的弟子踏遍了整個地區十五個縣區市,總行程超過一萬里,參與「找」同修的大法弟子有數十人,參與這一項目的大法弟子有百人之多,通過「找」同修、組織的小型交流法會約四十場(二十多人的規模較多),參加人數約一千三百人次。過程中推廣、安裝新唐人大鍋約三百五十個,加上以前安裝的,總數在四百個以上,語音電話、彩信電話由原來的十多個發展到現在的七十多個,MP3和MP5已經達到完全普及,送大法書(三十九本)十套,《轉法輪》三十多本。交流重點圍繞大法弟子信師信法、堅定大法,明確大法弟子修煉基點是證實法與救度眾生,以及如何改變人的觀念。強調建立學法點,恢復集體學法、集體交流的環境,促進整體提高、整體昇華。還強調找回同修到學法點上來,給他們一個好的修煉環境。各縣區市建立了多種聯繫機制,大法資源共享。

三、「找」同修、聯繫同修

聯繫各縣區市同修,找到他們是最難的一步

有許多縣的同修和大市大法弟子已經十多年沒有聯繫,沒有往來了。七二零以前相互認識的同修,只能提供七二零前的一些情況,現在也說不清了,怎麼辦呢?那就等吧。弟子有這個願望,一切都是師父安排、師父在做,師父會安排的。

一天,交流過的C鄉的一個同修小王找來說:「我認識A縣李同修,他夫妻二人都修,我去找他們說明情況,然後讓他們聯繫認識的同修,把咱們的想法傳過去,等信息反饋過來,咱們就去。」過幾天,信息過來了,同意讓去,約定了見面的時間、地點。那天早上五點半,幾個年輕弟子乘坐同修自己的汽車,向二百多里外的A縣出發了。越過A縣三十多里路,找到了李同修二人,又由他們帶路,輾轉找到某老同修家。他家是剛搬過去的新房,自來水不通,住在五樓。外面烈日當空、炙熱烤人,室內揮汗如雨,又沒有水。老同修找來附近的兩三個同修,和我們見面、打招呼後又都分頭出去尋找、聯繫同修去了。十二點多老同修送來一些午飯,就又出去尋找同修去了。午後一點多,我們又被帶到另一同修家等待。同修們仍然分頭騎車滿縣城尋找、聯繫同修。到兩點半,同修們都回來了,共找來二十一位學員。一個同修說:「縣城約有三十多個修煉人,有的太遠,有的不在家,能找來二十多人就很不錯了。」中午有的同修為找人,飯都沒吃。儘管大家又熱、又渴、又餓、又累,心情都非常喜悅,為迫害十三年來第一次交流而高興,我們都溶在了一起,成為一個整體。

在B地交流的時候,有一個同修激動地說:「我是D縣某鄉的,今天來走親戚,恰好就碰到你們,真是師父安排啊!我們鄉十多個大法弟子,與外界聯繫很少,非常盼望你們能到我們那裏交流、切磋。」我們答應了她的要求。

在B地交流的時候,談到一些縣到目前還沒有聯繫,請大家共同參與,找到那裏的同修。當時一位同修自告奮勇說;「我們夫妻都修煉,我們和X縣一位同修是親戚,我們明天就去那裏聯繫、尋找同修,組織好了你們去。」我們說:行!

在大市區各小片的交流過程中,遇到一些同修認識差異的障礙。有的覺的學法煉功、發正念、救人就行了,沒有必要這樣流動組織交流切磋了;有的覺的救人多少才是實實在在的,這樣做耽誤大家時間,影響救人;有的覺的這樣做樹大招風,容易出現危險;有的認為你們在顯示自己,證實自我;有的認為不安全,不參加……當然,同修們的考慮和擔心是有道理的,參與組織的同修需要在這些方面把握分寸和尺度,不脫離主線,不追求形式。這對於協調同修來講一直是考驗。

四、圓容整體

外出參與交流的弟子,還兼有安裝新唐人大鍋的任務,每次去五、六人,輪著出去。這些弟子大多是單身,沒有牽掛,學法多,實修好,心性又高;有家有口的,也是沒有阻攔,說走就走,都能一心溶在法中。這些弟子心往一處想,擰成一股勁,圓容整體,圓容的非常好。只要有約定,從不誤時。過程中,一路發正念,交流中,不發言的同修默默發正念,加強正念之場。有問題,大家提醒都向內找。

家裏同修,許多也在圓容這件事。需要師父法像,同修們打印、過塑、製作像框,做的非常精美,非常用心,已做了上百套。需要教語音電話,把各地學手機的同修集中在市區同修家裏,由技術同修買好手機,裝好軟件、手機卡等,然後手把手教會,新學的同修出門即會熟練使用語音手機,已培訓六十多人。需要大法書,做書的同修不辭辛苦做出一本本師父的大法書。需要衛星接收器(大鍋),有同修從市場批發回來,輸數字,成套分捆,做好準備工作。

有的弟子把自己積攢的錢拿出來,在經濟上支持。有的同修說:「你們開法會,我們去不了,我們就在家發正念,保證交流的正常進行。」有的同修開出自己的汽車,有的同修為偏遠地區買三輪車,以方便安裝新唐人衛星接收器(大鍋)。懂電腦技術的同修默默無聞,解決了大量的技術問題。

有幾次外出安裝新唐人大鍋的弟子,晚上十一點多才回來,家裏的同修得知還沒吃晚飯,主動做出可口的飯菜,等待同修歸來。同修之心很感人。各地的同修非常熱情,都是一見如故,盛情款待,大家都有回到家裏的感覺,雖然不執著,卻看到了同修們對師父、對大法和對大法弟子的熱切之心。

還有許許多多,不能盡述,只能概括說一下。

五、不言苦

這段時間正值酷暑盛夏,大家都沒有苦的感覺,反覺的有溶入法中的喜悅,能為證實法、救度眾生做一點自己應該做的,感到榮幸、自豪。

司機同修從早到晚駕車十幾個小時,行程幾百里路,車裏同修可以休息一下,他卻不能,知道自己的責任重大。當同修問他:「累嗎?」他說:「心在法中,心繫眾生,再苦也不苦,再累也不累,開車時間再長,仍然精神十足。」

有一個安裝新唐人大鍋的同修,為給二百五十里外的A縣一鄉村的常人安裝新唐人,騎摩托車帶著另一同修,早上四點出發,七點到目地地。可邪惡干擾,早不停電,晚不停電,這時停電了,一等就是一天,直到晚上七點多才來電,安裝完畢,往回走時已經八點多了,到家已經十一點多了。試想,若不是心繫眾生、為證實法,能做到嗎?

有一星期,外出的弟子幾乎都是天天早上三點起床,學法煉功,六點就要出發,晚上十~十一點才到家,躺到床上已超過十二點了。弟子們不言苦,因為心在法上。

有一次七個同修去A縣安裝十個新唐人大鍋,安裝戶很分散。有一個在鄉下,離A縣三十多里。全部安裝完了,大家挺高興,覺的今天很順利。回來路上,又到一鄉下安裝,丘陵地帶的鄉間小路,非常難走。到了那裏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伸手不見五指,弟子們不顧一天的疲勞、飢餓、乾渴、暑天的悶熱,照著手燈安裝,可那是個大楊樹林子,一點也找不到信號,只好把鍋留下,擇日再來了。從楊樹林子出來九點多了,離家還有二百五十里呀!同修們默不做聲,怨氣、苦心冒出來了,有同修立即提醒:今天大家心性很高,還算順利,最後來個挫折,看咱們心態如何?來個考試,這就是修煉啊!大家立即振作起來向內找,又恢復其樂溶溶的氣氛。

事蹟很多,僅舉幾個片斷。

六、推廣新唐人和語音電話

尋找同修、交流切磋之後,各地都有許多同修要求安裝新唐人衛星接收器(大鍋)、要求學打真相手機。安裝新唐人大鍋的弟子最為忙。有個同修是協調人,他既要協調聯繫、尋找各地同修,還組織參加交流切磋,又要協調技術同修安裝新唐人大鍋。

開始時會安裝技術的弟子很少,只有幾個人,過程中同修們邊幹邊教邊學,現在有十多人能熟練安裝新唐人了。安裝新唐人衛星接收器(大鍋)的同修非常辛苦,有時為安一個跑二百多里。F、E縣地處偏遠,又是山區,邪黨在那裏控制很嚴,從高樓上往下看,沒有安裝大小鍋的。邪黨揚言發現一個罰款五千到一萬,那裏大法弟子很少,心裏恐怖陰影比較重,環境也比較差,眾生受邪黨毒害很深。交流後,這兩個縣各安一個新唐人。同修不辭辛苦,驅車幾百里去安裝這全縣第一鍋(新唐人衛星接收器)。同修心中只有一念:證實法、救度眾生心甘情願。

不少地方交流後,很多弟子要求安裝新唐人大鍋,協調同修根據很分散的特點,有時調來各地技術同修,集體突擊安裝。早上出發,很晚回來。

有兩個縣的安鍋技術同修騎著三輪車,爬山越嶺,在當地推廣新唐人衛星接收器,效果很好,大法弟子們大部份都安裝了。短短幾個月,這兩個縣一個安裝近六十個,一個安裝四十多個。現在許多縣都有大法弟子會安裝技術,能夠獨立操作了。

常人中也有不少安裝新唐人衛星接收器(大鍋)的,有土地局局長、副鄉長、警察、環保局局長。有當官的,有一般百姓,誰看誰說好,誰看誰離不了。到目前為止,全區安裝新唐人大鍋已增到四百多個。

語音電話發展也很快,原來只有幾個懂技術的同修,能打語音電話的不多,現在已有七十多人學會了打語音電話。因為學的人多,技術同修少,我們採用指定時間、地點,集中培訓的辦法。培訓後,同修出門就能熟練使用語音手機。

七、交流的內容

這段時間,主要是聯繫同修尋找同修、恢復整體,提高對修煉中幾個基本問題的認識,明白大法弟子修煉的基點,知道改變人的觀念、人的理是最重要的,強調抓緊建立學法點、集體學法,使大家儘快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同時推廣新唐人和語音電話。

師父在《二十年講法》和《二零一二年美國首都國際法會講法》中,明確告訴我們「正法走到了最後」,「從現在的形勢看大家也都知道,邪惡維持不了多久」,「現在收縮到監獄、洗腦班,也沒那麼大力量了,就連它北京那塊地方它也難保了。」進入二零一二年,特別是雙手沾滿鮮血、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謀利的王立軍出逃美領館,引發薄熙來倒台、周永康、血債派的徹底失勢,邪黨內鬥中拼的你死我活,經濟危機、通貨膨脹,民眾抗暴風起雲湧,天災人禍接連不斷,風雨飄搖中,邪黨隨時都會垮台。

就本地區而言,形勢非常好,同修們已經形成整體,學法點已經普及,各縣區之間、各縣區與大市之間建立起了聯繫機制。走出來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大法弟子越來越多,邪靈爛鬼被滅的越少了,惡警壞人惡不起來了。

有的縣環境正的很好,例如S縣,幾年前各鄉村學法點已經很多,大法弟子基本上都到學法點學法、煉功。新年時,大法弟子們都貼大法真相對聯,家家都在堂屋神罈上擺師父的法像,堂堂正正地敬香。有一個村的同修講:「我們學法煉功點堅持十年了,今年只有麥忙空了一個晚上,其他沒空過。晚上集體學法,早上三點五十集體煉功」。S縣大法弟子們講真相、勸三退也很容易了。一個派出所所長說:「我們這裏基本沒人管法輪功了」。實踐證明:只要信師信法走正路,站正基點,堅持師父留下的修煉形式,環境就能開創好,修煉人整體狀態會更好。

大法弟子的修煉基點,那就是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在這個問題上,有許多學法差的、怕心重的、重視個人修煉的、依賴心強的、法理不清晰的、認識不到位的,經過交流切磋,大家進一步明確了,站穩站正基點是至關重要的。

如何從根本上徹底改變常人的觀念,有不少同修認識比較模糊。通過具體事例、各種觀念的具體表現,同修們都清晰明白了,老、病、死、佔便宜、名、利、情、黨文化中許多固有的認識等等都是人的觀念、人的理,這些骨子裏的理都必須變過來,才能走向功成圓滿。

還有修煉要專一的問題,堂堂正正的問題,大法弟子如何當好主角,如何學法、講真相、實修等等,經過交流大家有了很清晰的認識。理明瞭、基點正了,大家修煉的信心、正念更足了。

八、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找同修、聯繫同修,這麼多次交流切磋,如果沒有師父安排、看護,能做得了嗎?做不了。這麼多同修參與、圓容,又進行的這麼順利,不是師父安排,根本就做不了。

當我們找不到、聯繫不上同修,好像沒有辦法時,就有起關鍵作用的大法弟子出來做這件事情。像那個偶然走親戚碰到交流會的同修,看似偶然,實則師父安排,促成他們鄉十多個同修溶入大法整體,與外界取得了聯繫。

比較典型的是A縣,有四個同修都在外地大城市兒子或者女兒家居住,有住北京的,有住鄭州的,有住武漢的,有住南陽的,可那幾天都回到老家A縣,可以說不約而同,都參加了小型交流會,確實是師父巧妙安排。

今年七二零我們地區開法會,有一撥大法弟子分乘四輛汽車,開天目的弟子看到,車外護著厚厚一層黃光,車前上方有觀音菩薩、老子、釋迦牟尼、耶穌;上空,師父坐在蓮花台上,兩邊有天兵天將護著。還看到:法會上,師父法像的手心發出一串串法輪散布滿屋,落在弟子的身上。還看到坐在場中的弟子身體都發金光,接到通知沒來的大法弟子也坐在這裏,但身體不發光。

一個安裝新唐人大鍋的大法弟子,晚上回來的路上,有一段十幾米長泥漿糊路,一尺多深。該大法弟子的摩托車從泥濘中衝過去,車輪上、身上竟沒沾一點點泥,簡直是飛過去的!弟子們從心裏謝謝師父!

九、走正修煉路

師父在《走正路》中說:「你們才是歷史這個時期的主角,當前無論邪惡還是正神,都是為你們存在的。走正你們的路才是最重要的。」百天來尋找同修交流的過程,參與的弟子無論從法理上,還是在去人心、改變人的觀念上,都有很大的提高,尤其多次出去的弟子感觸更深。

大法弟子是這場人間大戲的主角,擔負著助師正法的偉大歷史使命,理所當然主導人世間的一切,圍繞證實大法、救度眾生而動。在X縣同修家交流會開始前,窗戶下面有幾個婦女在高聲喧嘩,嚴重影響法會的進行,同修們齊發正念十分鐘,清除任何干擾法會的邪惡生命與因素,窗下的人馬上離開了,直到結束再沒出現干擾。在z縣交流時發正念清除了更大的嘈雜刺耳的聲音。有幾次和縣裏同修約定某時到達,按實際情況可提前幾十分鐘到達,可是這干擾,那干擾,到達指定地點還是約定的時間。大法弟子想甚麼、說甚麼就會成為事實。

我們到各地同修學法點交流,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和差距。在一個學法點交流,可能是該學法點交換資料的規定時間吧,十來個同修有六、七個帶來不同的資料,擺在桌子上,同修按需要發給各個弟子。一週的三退名單彙集給一個弟子。他們講:學法點同修像一家人,甚麼疑難問題都找同修,在法上認識,在法上解決。整體擰成一股勁,做著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事,家庭和睦,環境開創的很好。

許多地方的同修正念顯神威,除邪滅亂。一個偏遠縣的一位大法弟子,前年漲大水,一排房子一樓全灌水一尺多深,唯獨該弟子家沒進水。另一縣城進出城三岔路口中央,樹立起三層樓高的鋼筋架大牌子,上面是三個邪黨黨魁畫像,該縣同修發正念用雷劈它,結果炸雷劈它個粉碎。早在二零零二年夏天一個雷鳴閃電的大雨天,被非法關押在該縣看守所男牢的大法弟子,齊發正念:雷劈看守所,放出大法弟子!不一會兒,一個霹靂劈了女號牢房,牢房裂縫,惡警壞人嚇壞了,下午把女大法弟子全放了。還有許許多多大法弟子救人顯神跡、眾生盼得救的感人事蹟。

出去參與交流和安裝新唐人的同修都說:「每次出去都學到了同修的長處,看到了自己的短處,不斷歸正自己。」有的說:「每次出去,一天都要流幾次眼淚。這段時間去掉了許多人心和人的觀念,為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再苦再累也心甘情願,高興!」

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們!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二十年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