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解心結 真相救眾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

一、大法解心結

得到大法是我最大的幸福,同化大法唯此為大。可是由於自己學法不深,走了舊勢力的路,多次遭惡警綁架洗腦迫害,身心遭受嚴重創傷,當我被迫害疲憊不堪的回到家中後,那個「怕」的黑色物質仍禁錮著我,一有風吹草動,便不由自主的顫抖,無法控制。這使我難於精進。由於狀態不對勁,正念不足,邪惡還是干擾不斷,為能有一個良好的修煉環境,無奈之中,我投親靠友,去了外地。

兒子結婚時,我正遭受迫害,無法參加婚禮,因此親家母對我極為不滿,見面總是惡言惡語的,我講啥都不願聽。媳婦懷孕生子時,我又一次被惡警綁架,孩子們一生中最大的兩件事,我都因遭受迫害而被迫錯過,親家母對此更加懷恨在心,見面總是處處挑釁,弄的兒子與媳婦家庭也不睦,老是吵吵鬧鬧的。

那年我去兒子家探望,剛踏進家門,迎面而來的是親家母的大聲呵斥,把媳婦和寶寶都吵醒了,我想兒媳醒了得先打個招呼,她攔住說:「別進去!你吃官司剛出來一身晦氣,不能到寶寶房裏去!」我說:「我們煉法輪功,是鍛煉身體,修真、善、忍做個好人,我從沒做過任何壞事。」她高聲說:「你不做壞事,政府會叫你去吃官司?」「那是信仰自由,我們沒有錯,是壞人在迫害我們。」當時我心中很平靜,修煉人不與常人一般見識,全家人難得相聚一堂,何必因為口角之爭不睦呢?晚上是寶寶的生日宴會,我主動向親家賀喜,親家母的氣暫時消了。

當我被迫害剛到家時,親家他們不准我一起帶寶寶,媳婦特意找我單獨談話,直言說我不能住到她家去,她要和她爸媽同住。我說:「放心,我不會住你家的,只要你倆好好過日子就行。」兒子從小就是個很孝順的孩子,長大了總盼望父母能享受到他的福份,我不想讓兒子為難,所以從不與他講媳婦家的事。為了避免不必要的矛盾,我不常去兒子家,兒子卻以為我不喜歡他和寶寶,才不願去他家住的,其實真是挺冤的。

零八年某月,兒子很想念我,下班後特意開車接我去他家,晚飯時,媳婦不斷埋怨兒子事先沒與她打聲招呼,現在晚飯不夠吃。我難得來兒子家一趟,媳婦這麼說,兒子已經覺的很難堪了,媳婦還是不停嘮叨。這可把兒子氣壞了,他丈母娘還不停的煽風點火,結果三個人大吵起來。我從沒看到過兒子這樣的憤怒,氣的把飯碗也摔了,一氣之下提出離婚,理了些東西拉起我就走。這時媳婦也知道了問題的嚴重性,害怕的拉住了我說:「媽媽!你現在不能走!你要走了麻煩大了!」

家中積聚已久的矛盾,在我面前突然來了個大爆發。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對著我來的,修煉人碰到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並非是她們有甚麼不好,都是我修煉中要過的關,業力要轉化,是我修煉中要提高的好機會,我對她們一點不惱,我能處理好這一切。

我去媳婦房間與她單獨交流:「你是不是反對我們修煉?」她說:「媽媽,你們要修煉我不反對也不支持,只要你們認為好,退休在家鍛煉鍛煉身體也沒啥不好的,信仰自由,這個我懂。」「你能這樣說我也放心了,我不會同意你們離婚的,有事好好商量,不要意氣用事。」她說:「我今天說話也沒錯呀?他怎麼會發那麼大火?」我說:「你沒錯,都是我的錯,我不該晚上突然來打擾你們,讓你們受累了,對不起!暫時讓他跟我一起回家,消消氣再說,放心沒事的。」矛盾緩解下來後,最終在較和緩的氣氛中兒子陪我回家。

路上兒子跟我說了心裏話:「媽媽!我內心總覺的不安,我現在有房有車,錢也夠用,可他們享受了還對你們不好,我對不起父母,很內疚。」我說:「兒子,不要這樣說,你能想到我們父母,我已很高興,我是修煉人,不會計較的,只要媳婦對你好,只要你們過的好,我們就放心了,好好過日子,別為我們操心。」作為一個修煉人,要處處為別人著想,更何況是自己的親人?人世間的一切榮華富貴都是過眼煙雲,得到大法才是最大的幸福。

我想接二連三發生類似的事情,可能是真相沒講到位,為此我專程去與親家道歉。我說:「謝謝你們,你們辛苦了!真的很感謝你們!在我家最困難的時候,是你們在關心我的兒子,我不會忘記你們的,結婚生子我不是不想管,只是被迫害身不由己,懇請你們能原諒……我們修的是真善忍,處處要為別人著想,我身體不好才煉功的,現在身體好了,我不能忘本,一日為師終生為父!人總要有良心!中央老幹部對法輪功做過全面調查,都說『法輪功有百利而無一害』。上訪也沒犯法,是講清真相,希望政府能給個修煉的環境。」

親家心裏不平的說「我們在這裏辛辛苦苦做家務,你倒會享福!都是我們在幫你做,小孩是幫你們帶的!」我說:「帶小孩確實是挺辛苦的,你在這辛苦操勞,是為兒女們好,我們的心願是一樣的,你覺的太辛苦,實在不願意,那我們來做也是可以的。」

我話音剛落,她立刻暴跳如雷,手直戳到我的鼻子上:「你個不要臉的,當初你去吃官司,我們幫你受累,現在回來了就想趕我們走?想來搶我們寶寶?……」那不堪入耳的髒話我都來不及聽清楚。沒想到她會這樣,可憐兒子怎麼會有這樣一個丈母娘?!可轉念一想,馬上意識到不對!我還是用人心來看待問題,她的表現是對著我的心來的,那是我要過的關。我內心十分平靜:「不要誤會!我沒那個意思!不知道我怎麼做你們才能滿意。我已經把兒子等於都送給你們了,你們還不滿足,那是不是你們對我兒子不滿意?不喜歡他?」她回答:「不是的,我們很喜歡他,甚麼都願意為他做,可他不對我們好!」「呵!原來是這樣!那就好!那天你們大吵時,我就聽兒子反覆在講:『你們對我父母不好,就是對我不好!那我也就不對你們好!』兒子孝順是好事,你們怎麼就不能理解他呢?他其實只是想要孝順雙方父母,這是好孩子的行為,他覺的沒有照顧好自己的父母,心裏感覺內疚。」

修煉人的真誠善良感染了她,她的情緒漸漸平靜。我內心真的對她很感激,我明白她是害怕我替代他們現在的位置,我便盡力寬解,使她放心。過後我又叮囑兒子:「千萬不要因為我們而吵鬧,她的父母就是你的父母,帶寶寶很辛苦的,不要意氣用事!你不能負了她們!」

從那以後,之前的不快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的,煙消雲散了。我們一家都和和睦睦的,我更加體會到了,大法能善解一切!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二、講真相救眾生

「大法都是對人好的,我們到哪裏講真相其實都在散布著善的種子,清除那裏不好的因素,都在給那裏的眾生福份,人有明白的一面」[1]。

「每個人都在走自己的路,每個人都在正悟著自己將來在大法中認識的法。中國大陸學員在這種恐怖壓力的魔難中修煉、講真相,那是你在歷史中定的,是自己那時要這麼做的,而且有許多機緣促成還必須得這麼做的。」[2]

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全面救度世人,是我們久遠的使命,我要儘量的去做好。對親朋好友我儘量的去見面,拜訪他們,面對面的講清真相,針對不同的人,採取不同的方法。一般都比較成功,但也有不行的,那我也吸取教訓,以後做好。

我父親是中共的所謂「老幹部」,受邪黨矇騙、中毒很深,我多次向他洪法,都被他罵出門。我被邪惡非法關押,他說我「應該受受教育」。後來他生病躺床上,我耐心侍候他,不斷給他講真相,用我的親身經歷,把邪黨的殘暴、卑鄙一點點說給他聽,最後他流著淚說:「你們說好我相信,今後小心點,別再被邪惡找藉口迫害!」我教他多念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師父會保護他,他連連點頭,也同意我給他辦了「三退」。有次我們學法,他突然說:「我有沒有資格參加你們一起學法?」那最好了,於是扶他坐到椅子上,我們讀《轉法輪》,他旁聽後不再吵鬧,身體也好多了,吃的進,睡的著。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我有個乾姐姐曾是我初中同學,我向她洪法時,她知道好,我被非法關押迫害時,她時常來我家,帶些農村土特產看望我家人,了解關心我的情況,被邪惡收買的鄰居看到她來,問她煉不煉法輪功?她理直氣壯的說:「我雖然沒煉法輪功,但我知道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我看望我的親戚,你管的著嗎?」後來我去她家講真相,談《九評》,「三退保平安」的道理,他們說:「早看出共產黨不是個好東西,我們這裏正在搞拆遷,現在土地都沒了,被政府廉價賣給了房屋開發商,搞的我們農民都沒法活了,這些政府官員也太黑心了,不顧百姓死活!」全家人都做了「三退」。我叫他們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福報的,若碰到危險,喊我們師父就會得救,他們高興的答應了,連連說:「謝謝李洪志大師!」

芳兒是我丈夫的表親,我去向她姐妹倆講真相,她說:「我知道你們法輪功是修佛修道的,那個610主任我認識,他辦洗腦班想弄你們,現在被削職了,活該!誰叫他要去積極的?那是助紂為虐!他那是遭了報應了!」她倆家人都「三退」,還替已死的妹夫退了黨。

有對夫妻曾是我的老鄰居,當我被迫害後,他們碰到我家人總會問起我的情況,他們說共產黨弄的老百姓總是不得安寧,爽快的退了黨、團、隊。

有個同事朋友,曾是我的主管,為人正直,很相信佛道神,我給她看過法輪功書,她知道法輪功好,在邪惡的環境下幫我保護大法書籍,我與她講真相後,馬上「三退」。我給了她破網軟件,家人的三退,由她自己去做。

有對醫生夫妻,我們關係很好,他們說:「早就看出共產黨不是個好東西,遲早得被解體滅掉!」交流很順利,同意用化名「三退」,還把兒女小名都帶上,我們說那得與女兒、女婿講清楚才行。我怕忘記,所以當時借了筆用小紙條記下了女兒女婿的名字。中午接到電話說他們要過來,讓我下樓碰個面,我想可能有變!?果然她女兒騎摩托車帶了母親在路口連車也不下,向我要回紙條,說以後再說!我知道那是她女兒的主意,父母轉告的不清,她害怕帶來麻煩。這是一次失敗的教訓,後來我就不再當面寫名字了,得照顧到世人的「怕心」。

而一對教師夫妻就很爽快的「三退」了,不但自己退,還一定要將兒女兩家人一起帶上,自己拿了紙和筆全寫好,八個人全用小名退。我說:「那他們也得明白了真相才行,否則退了也沒用的!」他們說:「我們會講給他們聽的,放心,沒問題!」我一想,那家醫生是女兒在家作主的,而這裏是父母說了算的,兒女很聽父母的話,也就同意了,後來碰到他們子女時,確實都同意「三退」。

我給原同事講真相「三退」時,也是根據各自不同的狀態來做。我離開他們已二十多年了,我走訪了十多家,講清真相後,又給了神韻和護身符,全都能接受,有的當時就同意三退,有的給了上網軟件,讓他們自己去退,能上網的我儘量讓他們自己看,既省時又省力,而且他們還會主動傳播,效果更好。

有個同事同意三退後對我說:「我知道你們煉這功是好的,但我沒辦法,你曉得我現在是做甚麼的,我就是這小區的黨支部書記,專門要我看住法輪功,以前我就是負責看張××的,有警察常來問我,我總是回答說她們很好,沒事!」我說:「好呀,你能保護好她們,你也是在為自己積福,法輪功是修佛修道的,我祝賀你積了大福份了。」她開心的笑了,接著又悄悄對我說:「可你千萬不能對人講起,你來過我家,那我可吃不消!」我也笑著說:「放心,這我懂,決不會說的,共產黨就是很邪惡,動不動就扣帽子搞迫害,神佛是只看人心的,所以為了安全,老天爺才安排用小名或化名來三退。」我知道中國老百姓最怕邪黨無故迫害,所以我去哪家,從不與人說起,去時也避開旁人,保證了自己和他人的安全。熟悉我的朋友都知我是個做事踏實、謹慎的人,所以講真相的效果也就比較好。

前些年,我和同修去找一位老戰友局長,我們給他講了好多真相,他只靜聽不吭聲,我們不知他聽懂沒有,等我們要幫他「三退」時,他才告訴我們,他能上網看大紀元網站,原來如此!他說:「我早就能上網了,而且天天看,我甚麼都知道,最近老幹部活動室辦電腦培訓班,還專門來請我去教他們呢!老幹部都爭著學電腦,學上網,有些不太會的回家弄弄就壞了,拿來叫我給重裝,我知道他們要看甚麼,每次我都幫他們裝上自由門軟件,他們都在搶著偷偷的傳看《江澤民其人其事》,現在傳看《九評共產黨》」。我們誇他:「你真的是做了大好事了!」他又說:「有人說你們法輪功怎麼不好,不聽話,是做傻事,我就說:『我最了解他們了,他們要不是好人,那天底下就沒有好人的了!』」我們真為他能這麼明白真相而高興!

我退休後,原公司很快就垮了,同事們全都散夥了。翻開電話簿還能找到幾位。其中有的好友曾經講過真相,我想送她神韻演出光盤,鞏固成果。巧極了,她剛從北京女兒家回來兩天我就打電話去了。她的母親生病,一會兒又要走,我抓緊去看她,講清真相,這次她更明白了,同意「三退」,拿了神韻演出光盤和大法資料。我反覆叮囑咐她:自己家裏人能否得救就全靠她去講了!她也一再承諾會去做。我為她一家能得救而欣慰。

有次我去探望生病的親戚。在我和他談法輪功的事時,他家保姆在一旁聽後老是盯著我問。開始我有點迴避她,以為她居心不良,哪知她也想煉,苦於找不到煉法輪功的人。她說九九年前她就想煉法輪功,可後來迫害發生了,想煉卻找不到人了。她說:「我看出你有點迴避我,但我不能再錯過這機會,我追著你問,是要弄清楚你是否真的是煉法輪功的。」親戚知道後極力反對我教她,主要是怕我再遭到迫害,那保姆急的發誓保證決不出賣我們。我高興的給了她《轉法輪》。她文化基礎差,好多字不識,閱讀能力差,可她極認真,非常努力。我耐心教她,有時間就陪她讀,讀了一個多月,才念完一遍《轉法輪》。我囑咐她堅持每天學法,不識的字可問親戚。後來她消業時不願吃藥,我親戚硬叫她吃,因怕她出事,反對她繼續煉法輪功。她覺的這不利她的修煉,給我留了電話號碼後,就離開了親戚家。

我得法前練其它氣功時也有些朋友,前些年我被邪惡迫害,她們很為我擔心。當得知我回家後,就結伴來探望我,希望我還能加入她們的行列。我說:「法輪功是最好的,我一定會堅修到底的!謝謝你們的好意!」其中有一位我曾給過她《轉法輪》,她看後說:書中的字是金光閃閃的,看到過大法輪在天上轉呀轉的。可她放不下自己的那一套,書也被別人借走了。我想她已種下了修煉的機緣。今年我送另一位朋友神韻演出光盤,她主動問我要了全套大法書籍及資料,她說自己在家中看,很安全的,要我別擔心!我誇她悟性好,為她能有緣得法而高興。我把今年的神韻讓她帶給另位朋友,她們常碰面,但願她也再有緣得法。

得法前我很喜歡跳舞,朋友舞伴也是我講真相的對像,她們都愉快的接受了我送的神韻演出光盤和大法資料等。有個朋友和我很要好,多年不見,看到我十分高興,她很為我抱不平,所以我以為他們已明白真相,哪知說到最後她竟說:「我是不相信法輪功的,我是無神論者,世上哪有神啊?佛啊?」原來她認可的是我,而不是大法!這可不是小事。我就耐心的勸她,囑咐她別拒絕真相:「我是為你們好,才專門跑來找你們,一定要好好看神韻演出光盤,那都是中國的傳統文化,精湛的歌舞表演,早已享譽全球,國內看不到,國外也一票難求,那不是一般的文藝演出,你能看到是你的福份,千萬別錯過!請相信我!」她笑著說:「行!我們一定會看的!謝謝你!」我終於舒了口氣。

我的親戚很喜歡神韻演出,她說:「我知道法輪功是好的,可是我現在不敢煉,我現在修佛教也一樣,我們經常聚會,我拿給她們一起看!」後來她電話告訴我:「啊!她們說都是天上的神仙,好多的佛呀,道呀,神仙都下凡來啦,激動的不得了,她們都在搶著看,你給我的那些不知傳到哪去了,我想再看都找不著人要了。你下次來時能不能再給我些?」我說:「行啊!你那也是在做好事啊!」「前不久我們去了趟香港,拿到了好多資料,現在我才如夢初醒,世上真有佛下世度人來了!我回家後大哭了一場,丈夫原來不信,現在也相信了,現在我很盼望你能來我家,也給我的朋友們講講!」我說:「好呀,等後面有機會我一定來!你在家先看看我給你的手抄本,多看看就更明白了。」隨著正法的推進,我想會有許多人有緣得法的,特別是那些信佛的人。

我的老同學現都退休在家,以前只有少數幾位給講過真相。我曾送過老局長《轉法輪》等大法書,今年我送他翻牆軟件、部份真相資料、幾年來的神韻藝術團的演出和大合唱光盤等,他對震驚國內外的「王立軍事件」很感興趣,千方百計想找尋真相,說只能看到一點點,現在有了「小鴿子」,真是大開眼界,忙不迭的在辦公室內看起來。他退休後被單位聘用,人脈很廣,同學間互有往來,能對傳播真相起到一定作用,是個有福之人。

我有個老同學是中學的副校長,現退休留用,我電話約他與我見面,他很快的來了。那是我第一次與他講真相。他在同學中很有威信,他說也知道國內外都有高學歷、高職位、高科技人才修煉法輪功,我被迫害了還堅修法輪功,他能理解。他明白真相得救後,就能帶動其他同學明白真相,他是優秀的活媒體。

有對同學夫妻住我家不遠,但我總沒機會與他們講清真相。那天傍晚回家路過那幢高樓,發現屋內有燈光,我就轉去看他們。開門的是男同學,他說想不到是我,他說:他們平時一直住父母家伺候老人,今天想要上網看看新聞剛到家,妻子到廣場上跳舞去了。我說:「沒事,與你講一樣!都是老同學嘛!」他認真的聽我講了真相,講到「三退」,他說:「你講的這些我還第一次聽到,讓我再想想,考慮考慮!」他稱讚我精神狀態那麼好,能說會道的,我說:「你看我,得法修煉十七年了,從沒打針吃過藥,雖然吃了那麼多的苦,六十多歲的人了,身體健康,心情愉快,那都是法輪功師父給的,現實是最好的說明!」我身邊只剩兩盤神韻光盤了,都給了他,另一盤請他轉送妻姐。他妻姐是我同修,可我不認識她家,他說那妻姐是最喜歡的了,我一定帶給她!正要離開時,女同學回家了,拉住我又回去坐下,我簡單的又重複了些真相內容,他倆熱情的送我走,要我有機會再來。

班主任老師人很正派,後升任校長,在反右鬥爭中曾被迫害過,深知中共的邪惡,他們說那麼多高級知識份子不怕迫害堅持修煉,法輪功肯定有不一般的奧秘。我被迫害後,老師很牽掛我,後來邀我去他家。我講述了那裏的邪惡,我為甚麼要堅修法輪功,大法洪傳全球的大好形勢,「聖經啟示錄」、諾查丹瑪斯的預言「諸世紀」、貴州的「藏字石」等,「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的道理,夫妻倆聽後十分震驚,明白真相後,立即「三退」,說早就不參加邪黨一切活動了,一再囑咐我要小心,中共太邪惡了。

我隨父母離鄉已四十多年,夢中多次回到故鄉,那是師父催我回去救有緣人。我準備了一百多套神韻光盤和其他大法資料,回到家鄉。當年的青年都成了老頭老太,那些婦女和年輕人都成了陌生人,依稀還記得年輕時的模樣、認識的那些老頭們,大都聚在一起賭牌,婦女在家看電視做家務,農田裏基本看不到有人在耕種,我歎惜社會道德的迅猛下滑。

有熟悉的人紛紛趕來與我相見,也有當年還是小孩的中年人,他們或坐或站與我交談。我與鄉親們洪法講真相。他們早聽聞了我家因修煉法輪功而受到的迫害,有人說多次托人打聽,可總得不到我的確切消息,很為我擔心著急,我對他們的關懷深表謝意。他們問了「天安門自焚」的真相,問我為甚麼還要煉法輪功?我都詳細解答,好多人也都明白,說某某也都在家煉呢,煉煉肯定是好的。我將精美的神韻光盤與大法資料分送與每家每戶,那是我給他們最珍貴的禮物。老媽媽拿到後珍惜的緊緊抱在懷裏,她是我唯一見到的當年長輩;那位退休的小學老師,說多少年了我現在還能想到他們,太感謝了!她的家人中好多都是邪黨黨員,她本人同意「三退」,我又多給了她幾套神韻光盤,讓她轉交她的親兄弟、親姐妹,她高興的直親我的頭。

三、發光盤去怕心

我在做三件事的過程中不斷的放下自我,修去怕心。想起第一次跟同修發真相資料時的情景,現在都覺汗顏:那天傍晚,同修發光盤,我放風並幫助發正念,怕心讓我站的老遠,她在暗處放,我在路口觀察,但不見她出來,我慌了,就走到遠處樹陰下,但又不放心她,就從新回到剛才她發放的地方,不見人影,結果兩人兜著圈子互相找,浪費了好多時間。

遭邪惡多次迫害後,「怕心」纏繞住我,我明白這是黑色物質,不是我自己,每次發正念時都重視鏟除它才漸漸好些。同修能理解我,幫助我在法上提高,教我多學法,多發正念,又多次帶領我一起出去發資料、送光盤。那時我們都是悄悄的背對背的做,有時白天去,有時晚上去,但發現晚上不如白天。剛發放時精神特緊張,一般先要上到最高處,在下樓時發放,幾幢樓下來熱的要命,心咚咚咚的直跳,不是累而是緊張。

有晚我倆想多發點,帶了一百多神韻光盤,乘車去遠一點的地方,走了好幾個小區,有的樓道裏黑不溜秋的,有的門上光光的沒處放,多數樓道門是封閉的,還得找開著門的,晚上還遇有巡邏的,太晚了反而不安全,結果只發了幾十盤,太累了,只得打出租車回家。

開始同修幫我們刻錄神韻光盤,後來我自己刻錄自己發放,從倆人一起走,到一個人出去發,經過了多少次磨煉,那「怕心」漸漸離我遠去。通過不斷學法,天天煉功,按時發正念,平時自己刻自己花用真相幣,在做好三件事中不斷去修好自己。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今年發放神韻光盤的要求高了,刻錄要精美,包裝要精緻,而且鼓勵面對面發放,面對面講真相,難度就大些了。我請同修幫忙,他們及時給我送來了百多份精美的神韻光盤,為我救眾生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在此對同修表示深深的謝意!

後來有親友電話告訴我說有人要舉報我之類,叫我警惕點,小心再被邪惡迫害。我說讓親朋好友看看唱歌跳舞的文藝節目,是中國傳統文化,那有甚麼?親戚說:「你就是不聽話,自己找麻煩,唉!我現在先看看情況再說吧,你自己當心!」當時電話一個接一個,講的很嚴重。我有點緊張,當晚緊急轉移了一些資料,又電話通知了其他同修,以防萬一。我心情平靜下來後,想:「我是做宇宙中最好的事,我多時的心願也了了,我很開心,我不怕!我能救了那麼多的人我也值了!我有師父做主,師父說了算,邪惡說的不算!」

同修要我多發正念、破除邪惡干擾。過了幾天早上打坐時,看到有人剝了兩個「枇杷」給我吃,我悟到是師父點我「別怕,要安心」。那天傍晚5點40分我集中意念發正念時,見一男子拿了重疊在一起的圓燒餅給我,大約有七、八個之多,我悟到是師父又在點我、安慰我是好事,不會有事的。所以我讓同修放心,我覺的我狀態很好,後來果然沒事。

今生能成為師尊的弟子真是三生有幸!我真是太幸福了,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十七年來,我始終沐浴在師父的洪恩下,由於自己學法不深,一路走來跌跌撞撞的,但在師尊的一路呵護下,我衝破一切艱難險阻,緊隨師尊堅修大法,一步一個腳印的向前邁進,那是條返本歸真的光明大道,我一定要跟師父回家!

與其他同修相比我還差的很遠,一點心得,與同修共勉,如有不對,懇請同修指正!謝謝!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二年美國首都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