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的悲憤:父親冤情未雪 母親妹妹受摧殘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躺在冰棺中的爸爸至今冤情未雪,被劫持到勞教所的媽媽和妹妹身心還在備受摧殘,老家年邁的爺爺奶奶、姥姥姥爺需要安撫贍養……」這是二十三歲的女子秦榮倩發出的悲憤心聲。

一年前,秦榮倩修煉法輪功的父親秦月明被佳木斯監獄折磨致死,身體尚有體溫,就被獄方強行以「心臟病」宣布死亡。父親死後不到九個月,母親和妹妹又被綁架、非法勞教。以下是秦榮倩告訴人們,她一家人因修煉法輪功、做好人而遭受邪黨的殘酷迫害

我叫秦榮倩,今年二十三歲。十年來,企盼著冤獄中的爸爸能早日回來,一家四口過上安穩平靜的生活,就是我和妹妹曾經的最大心願。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突然接到爸爸秦月明在佳木斯監獄被「猝死」的消息,我們的心和那份苦苦期待了九年之久的希望,在頃刻之間被徹底的粉碎了。

看著冰棺中滿身是傷、嘴唇青紫、口鼻流血,面目表情痛苦異常,頸部後右側的大片紅腫,當時身體尚有體溫的爸爸,這竟也被監獄說成「心臟病死亡」?隨後不到半月的時間裏,監獄裏又傳出劉傳江、於雲剛相繼「正常死亡」的消息。

為了揭開爸爸的死亡真相,在他含冤離世後五個多月的時間裏,我們母女三人一直不停的奔波於佳木斯監獄、合江地區檢察院、佳木斯市檢察院、人大、政法委、信訪辦和黑龍江省高檢、高法、司法廳、監獄管理局、人大、政法委和信訪等各部門,希望佳木斯監獄能儘快澄清爸爸秦月明的真實死因,監獄不作回應。二零一一年八月五日,佳木斯監獄給出「秦月明係正常死亡,不予賠償」的決定。當我們要求獄方出示法律依據時,接待人員坦言無法說出實情。我們母女不僅受到各級司法部門官官相護,互相推諉,不接待、不調查、不作為的刁難,還遭電話監聽、利誘恫嚇、住處監視、行程跟蹤和拍照錄像等威逼脅迫。但從中漸漸揭示出來的爸爸冤案真相,卻也得到了越來越多善良人的同情和支持,加之正義律師的介入和幫助,使我們頂著各種壓力一路堅持著走了下來。

二零一一年九月八日,黑龍江省高級法院賠償委員會接受了我們遞交的《刑事賠償申請書》後予以立案。可立案後省高院卻不讓閱卷、不開庭審理、不作解剖屍檢,承辦法官王濱紅拒不出面,我們上百次的往返去省高法交涉詢問,卻沒有任何結果。

然而,為了阻止案件的正常審理和公正解決,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哈爾濱市公安局勾結雙城市公安局又綁架了媽媽王秀青和妹妹秦海龍,並非法勞教一年半,她們現仍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市前進勞教所。黑龍江省政法委六一零辦公室的人曾直接進駐到前進勞教所,對媽媽和妹妹隔離關押、強制洗腦,脅迫她們對爸爸的冤案提出撤訴,被媽媽和妹妹拒絕了。經歷了煉獄般的身心摧殘,妹妹常常哭泣著從睡夢中驚醒,一直未來月經,血壓偏低。

二零一一年的最後一天,是我和媽媽的生日。一大早我就趕往前進勞教所,本想帶給媽媽一份女兒的生日祝福,以此來鼓勵身陷囹圄逆境中的媽媽和妹妹。不僅沒有見到媽媽和妹妹,所長王亞羅竟勾結警察將我綁架到哈爾濱市動力區公安分局,在「老虎凳」上被銬了近八個小時,才放我回家。從「老虎凳」上下來時,經血已浸透了我的棉褲、染紅了棉襪……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三日,我再次來到前進勞教所,要求會見媽媽和妹妹,讓她們分別在《勞教行政覆議申請書》上簽字,王亞羅企圖再一次將我綁架,未能得逞。我的租住處也曾受到騷擾,有自稱「郵局」的人打來電話,稱朋友寄給我的郵包中藏有毒品,要對我報案……所有精心的謀劃與安排竟都是為了讓我放棄對父親死因真相的調查追究。

在已超過三個月法定時限二十一天之後,即二零一二年三月三十日,承辦法官王濱紅主動聯繫到我,代表黑龍江省高級法院作出口頭決定:「按照《國家賠償法》第十三條、三十四條、二十七條規定,秦月明案不符合規定,不予賠償。」王濱紅還誘導我儘快去找監獄管理局的相關人員,以便與佳木斯監獄「私了」,被我拒絕了。接著省高院的承辦法官王濱紅、窗口接待法官又開始了慣用的推諉搪塞,至今仍在執法犯法。

自一九九九年法輪功遭受迫害至今已近十三年的時間裏,爸爸與我們共同生活在一起的時間僅有短短的六個月,其餘的日日夜夜幾乎都是在勞教所和監獄中度過的。為了迫使爸爸放棄信仰,警察和犯人對爸爸施用了常人無法承受的「上繩」、「澆冷水」和「毒打」等酷刑折磨,這些都未能摧垮大法修煉者堅忍不屈的金剛意志和處處為別人著想的高貴品質。在監獄每月僅給六元「生活費」的情況下,汶川大地震時,爸爸還是無私的捐出了四十元。媽媽也曾多次被綁架到洗腦班和勞教所非法關押。十三歲那年,被金山屯警察在拘留通知單上故意寫成十八歲的我,在看守所被刑訊逼供、非法關押了四十多天,回家後只好帶著年幼的妹妹開始了四處飄盪的打工生活。我們不僅要支撐起這個破碎不堪、一貧如洗的家,還要奔波於異鄉哈爾濱和佳木斯,去看望冤獄中的父母,那種痛苦和艱辛是同齡人無法想像和承受的。看著別人家的孩子環繞在父母膝前,我和妹妹更加期盼著父母能早日回到身邊,也在不斷計算著爸爸歸來的日子還有多遠……

躺在佳木斯監獄冰棺中的爸爸至今冤情未雪,被劫持到哈爾濱市前進勞教所的媽媽和妹妹身心還在備受摧殘,山東老家年邁的爺爺奶奶、姥姥姥爺需要安撫贍養……面對無辜迫害中的種種壓力、苦難和艱辛,真心期盼大家伸出溫暖的援手,呵護和堅守住人性中共有的關愛、正義和良知。我深信,大家的每一份關注、理解、鼓勵和支持,對爸爸的冤案早日昭雪,母親和妹妹儘早恢復自由之身,都是一種正面的召喚和敦促;每個人的義舉也在為未來選擇和奠定著生命的永生與希望。「真、善、忍」──普世的價值將引領著我們堅定走過漫漫的長夜,迎來第一道黎明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