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黑暗的日子裏依舊給別人帶來光明(中)

——被佳木斯監獄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秦月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四月三十日】

二、魔難中 矢志不移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國的上空陰霾聚集,謊言與仇恨通過各級政府與媒體灌輸給各個階層的人;一時間紅色恐怖籠罩著祖國大江南北、城市鄉村。和所有的法輪功學員一樣,秦月明其樂融融的一家人開始了他們生離死別的人生磨礪。十月中旬,伊春法輪功學員汪志謙被公安誘騙說是要把被搶走的私人物品還給他,結果邪惡的警察非法拘禁了汪志謙。十八日,秦月明等法輪功學員向其所在的金山屯區政府陳述事實真相,要求無條件放人。不法官員們不但不放人,還將秦月明、路成林非法關進看守所。

這場迫害,有多少世人被深深的迷惑著,以為法輪功真的是像電視、廣播中宣傳的那樣恐怖那樣不可理喻;在不斷升級的迫害中同修們被動承受著。秦月明看在眼裏痛在心上:不能這樣下去,得讓警察理解我們,讓他們了解法輪功。秦月明衝破種種阻力,找看守所所長談話,講述著修煉故事和法輪功真相。仇恨和冷漠在漸漸的淡化著,同修們的狀態也逐漸好起來,環境趨向寬鬆。

被非法關押在金山屯區看守所時,煉功人經常被調換監室。有一天,秦月明看到進來一位熟悉的同修,可那同修低著頭,陰沉著臉。他就主動和他打招呼,那同修辨認了半天才看出是秦月明,他臉上一下多雲轉晴了。秦月明看同修的狀態很不好,就循循善誘的開導他:「咱倆學學法,交流交流。」看守所沒有書可看,學法只能是靠背。那位同修回憶說:「當時我背的法太少了,而他當時會背的法相當多。他背一句,我學一句。這樣,每天我都學背幾篇經文,然後在交流中提高。秦月明的狀態很好,很平靜祥和。在他的影響下我的狀態慢慢的好了起來。這時我才真正的體會到『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那同修向他坦誠了當時的心態:那次被綁架連累了同修,很內疚,就更恨迫害我的警察,當時已經不在修煉狀態了。而秦月明很善於引導同修,他的作風、方法、態度,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十月二十日,秦月明被警察以「擾亂社會治安、煽動鬧事」等莫須有的罪名非法勞教三年。

在伊春勞教所,惡警逼迫法輪功修煉者做超負荷的奴工生產,每天打雪糕棒,兩萬多根任務量,工序挺多,兩萬根的原料需要一根根的挑選、分料,然後打成好幾個等級的板。那些社會渣子看著煉功人幹活,做好了,做夠了數量那些被利用的看守就去刁難,合格了得給掰碎了重新做,再掰碎。反反復復的迫害你。

惡警對秦月明用煙頭灼燙;更惡劣的是勞教所的警察還把蒼蠅放在水盆裏頭,讓秦喝蒼蠅。

秦月明被非法勞教後,妻子到北京證實法。她來到天安門廣場打開了寫有「法輪大法好」的橫幅被廣場的武警暴打、綁架和非法關押。流離失所很長時間,後來再次遭綁架被劫持回伊春。

她的兩個女兒大的十二歲,小的十歲,姐妹倆與姥姥相依為命,姥姥身體不好又沒生活來源,吃的菜常常是鄰居接濟的。聽說女兒回來了就領著小姐妹倆去要人,老人家跪在公安局長面前苦苦哀求:「放了孩子的媽媽吧,我們這老的小的怎麼過呀。」失去理智的公安局長哪還有一絲的同情,非法勞教王秀青二年,強行送黑龍江省女子勞教所(前戒毒中心),因出現病態被拒收。兩個孩子與姥姥艱難度日,過早的嘗受到生活的艱辛與心靈的苦痛。

這時被非法勞教的秦月明也回到了家中,兩年的苦難分離一家人終於團聚了。

在中國,法輪功修煉者完全失去了公民所有權利的時候,數千萬人被逼到天安門廣場和街頭向世人講真相維權,全國各地學員很快找到了利用傳單,小冊子、光盤和條幅等合法的方式向世人展示大法的美好和中共打壓的冤情。

二零零二年四月,秦剛剛回家八個月。金山屯區政府中共人員,出於對法輪功真相的恐懼,指使惡警再次到家中綁架了秦月明夫婦。女兒倩倩死死的抓住爸爸的衣襟不讓警察帶走。一個叫康凱、羅雨田的警察狠命的把倩倩拽倒,連踢帶打,用腳使勁跺她的手,踩她的臉,致使小倩倩頭暈目眩、臉部青腫。小海龍被惡魔的瘋狂舉動嚇的直哭,警察找到了他家收廢品賺來的近千元錢要拿走:「那是我家的錢,你們不能拿」。她奮起阻止警察拿她家的錢和東西,警察齊友用公文夾狠狠的抽了小海龍兩個耳光,當時就把孩子打懵了。惡警康凱、齊友用繩子將秦榮倩捆上,和爸爸媽媽一起被劫持到拘留所。

小海龍第一次面對人去屋空的家,那種孤寂、無助、精神幾近崩潰;幼小的心靈裏充滿了對眼前一幕幕場景的無限恐懼,她真的不知道她活在一個甚麼樣的社會裏?這裏天天都有著對好人不停的圍追堵截、蹲監坐獄的恐怖。這痛苦在一個尚未涉世的孩子心靈裏投下了揮之不去的陰影。

秦月明被秘密關押,沒人知道在甚麼地方。金山屯公安分局局長崔玉忠、副局長董德林、張慶弟和「610辦公室」主任孟憲華親自指揮對秦的酷刑折磨,因為他們知道秦月明是法輪功輔導站站長,邪惡之徒對他用了特殊的迫害手段:辱罵、毆打、坐老虎凳,上繩(還有不為人知的酷刑);施刑的惡人透露著他們對煉功人酷刑的最高級別:上一繩只能二十分鐘,否則胳膊就廢了;給犯人上繩,頂多五繩。而秦月明被上了十一繩或十二繩。上繩時繩子勒進肌肉裏很深的部位,這些數量過後,秦月明的兩肩到腋下留下了兩道約二釐米寬的深深的疤痕。

酷刑演示:上繩
酷刑演示:上繩

堪稱超級打手的警察無數次的刑訊逼供,致使秦的腿骨、肋骨多處骨折,無法行走,終致癱瘓。秦當時大概在西林看守所,秘密迫害致癱瘓後人被抬著出去的又轉到大風看守所繼續折磨,邪惡之徒沒有得到它們的所需,秦被非法判刑十年,不知道秦是怎麼度過的那段鮮為人知的殘酷歲月。

和丈夫一起被綁架的王秀青當時被打倒在地,惡警們拽著她的頭髮使勁往瓷磚地上磕,王秀青當時被磕昏迷過去了。第二天,沒有任何法律程序,又將王秀青從拘留所送去黑龍江省女子勞教所,非法執行上回未果的勞教期。

與此同時十四歲的倩倩也遭到了惡警們的刑訊逼供,他們逼她說出父親真相傳單的來源,不說就逼她站了一天一宿,不許吃飯,並用掌猛抽她的臉,打的她頭腫大發暈,身心備受摧殘。因小倩倩未成年,惡警們竟把她的年齡改至十八歲,逼她在拘留單上簽字,送拘留所非法關押一個月。

倩倩回家後第二天就去上學了,兩個孩子早已被學校列為重點「幫教對像」, 別的孩子都不練了,姐妹倆與大法不離不棄,在爸爸媽媽都不在身邊的時候,學校沒讓兩個孩子安寧過,幾乎天天談話,放學了也不讓走,甚麼簽名啊,看畫展啊孩子就是不去。

一次學校考試,卷上問法輪功是不是×教,倩倩的答卷上清清楚楚寫著:不是。老師把倩倩叫到辦公室問話:別人都不這樣寫,你為甚麼這樣寫?倩倩說:「這個卷子你可以給我分,也可以不給分,也可以給我零分。我這樣寫是因為我就是這麼認識的。倩倩班級的老師和校長找她談話不讓她煉功。倩倩小手比劃著說:那時我有肝病,煉法輪功煉好了,法輪功就是好。學校對這個小「頑固」無奈,只好如實彙報上級。

公安局副局長張慶弟去說服孩子,她還是那句話:法輪功好,我的肝病煉好了。他反覆問孩子。孩子也反覆這樣說:祛病健身病好了,大法好。

沒多久兩個孩子被迫失學流落街頭到處打工糊口,這個時候她們無時無刻不在想念著爸爸媽媽,可她們哪裏知道此時的爸爸正在獄中遭受著非人的折磨……一次惡警指使犯人用一把椅子壓在秦月明的身上,椅子上面趴著人,一個一個的往上壓,有七八個人壓在秦月明的身上,就是往死裏整。秦月明看著眼前的一切,心裏很是替那些指使者參與者痛心,秦月明不會被動承受的,誰參與這場迫害將來不都是得自己承擔嗎,制止犯罪沒有錯。秦月明一使勁往上就這麼一拱,壓在他身上的七八個人被拱的四下散去,迫害停止了。那些天,監獄裏瘋傳著一個會武功還會法輪功的秦月明,怎麼掀翻七八個犯人的故事,後來這個消息又隨著香蘭監獄的解體傳到了佳木斯監獄。

二零零三年十月底,為了所謂的政績創「文明監獄」,搞獄長約談活動。秦月明主動去找監獄長,針對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和監獄長澄清事實真相,據透露監獄長被秦月明說的無言以對,效果很好。為了全盤否定這場邪惡的迫害和非法關押,秦月明又在被關押的大隊絕食要求無罪釋放。

荏苒的光陰流轉到二零零四年三月,香蘭監獄解體與蓮江口監獄合併為佳木斯監獄。監獄又搞起了所謂的「轉化」,率數要求達百分之八十五,監獄規定每「轉化」一個煉功人,獎勵包獄警察六千元,沒有人性的獄卒們見錢眼開。和風細雨早就搞不贏了;暴力轉化也不好使,他們就利用同監室的犯人,許諾誰協助警察轉化法輪功,就給加分減刑。想早一天回家只能聽警察的話──迫害法輪功,這是獄卒利於囚徒們參與迫害的一個慣用了的手法。
秦月明遭到獄卒和犯人的無數次暴毆,每次毆打都會花樣翻新,把秦月明兩個胳膊綁在一個桿子上毆打、然後再騎到他的身上暴打、再把秦的衣服扒下,只留線衣線褲,強迫他擠坐在兩層監門窄小的空地上,然後往那個水泥地上澆涼水,再讓秦坐在地上,一坐就是一宿。秦所在的那個中隊只有他一個煉功人,獄卒們的虐待更是肆無忌憚。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後來有一個在秦月明身邊當包夾的人透露:我認識你們煉法輪功的,「我最佩服老秦了,那才叫行哪!」 一個犯人轉監看到一個煉功人被打的很重,就湊過去說:我老秦大哥遭老罪了,你這點傷算甚麼呀。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五日,佳木斯監獄四監區一中隊的惡警劉偉及指導員賈啟明,指使犯人對拒絕「轉化」的秦月明,連續五天五夜不讓睡覺,扒光他的衣服,往身上澆涼水折磨。

秦月明對大法的敬重之心是盡人皆知的。但是幫助傳遞大法的資料犯人一般不敢做,怕遭受迫害。可是秦月明讓做,他們不但不怕而且還告訴同修說:這是老秦讓我送來的,覺得為秦做事很是自豪。秦很願意替大家保管一些必備的物品。一次惡警發現秦月明處有《九評》手抄本,惡徒們如臨大敵,把秦月明吊掛在走廊的監門上折磨不算,還拳腳相加,秦月明不停的高呼「法輪大法好」。那次被吊了很長時間才給放下。

被非法監禁的修煉人面對著的就是警察和犯人,在獄中不斷的揭露著中共的邪惡本質,不斷的給身邊的人做著「三退(退黨、退團、退隊)」。雖然很多犯人還不知道外面發生了甚麼,但是他們相信法輪功說的一定是對的。秦月明做「三退」的人數很多。

二零零七年十月四日,金山屯公安局「610」齊友和奮鬥派出所三名惡警非法闖入王秀青家又一次綁架了她,同時搶走了很多私人物品。派出所警察絞盡腦汁捏造材料,逼王秀青承認,王秀青不配合,她們就毆打她並讓其強行按手印,非法勞教王一年零九個月。

爸爸媽媽都在獄中,兩個孩子再次流離在外靠打工維持生活,這次打工她們選擇了哈爾濱,一是大城市掙錢機會多,更主要的是她們想離媽媽遭受迫害的勞教所近一些,能天天呼喚媽媽幾聲,能經常想起媽媽。母親節到了,兩個孩子認真的選了一束康乃馨,來到坐落在哈爾濱先鋒路上的那座臨街的勞教所。

她們說明來意後,那些女警察真是吃驚不小,看著兩個亭亭玉立的女孩說:你們還能看你媽來?你倆還能想起你媽媽來啊。孩子說:我們不僅要把這束康乃馨送給媽媽,還要把她送給和我媽媽有同樣信仰的阿姨。女警被兩個女孩的誠心感動了,破例把那束花送了進去。

佳木斯監獄四監區部份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事件被系統曝光後,惡警開始瘋狂報復,實施「嚴管」高壓迫害。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七日早上九點左右,一中隊指導員郭建民進屋就大叫大罵法輪功學員的名字,秦月明聽到後出來走到郭面前,還沒等秦說話,惡警郭二話沒說,抓起秦月明就打,一邊罵一邊說:我看你就來氣,早想整你。當時就把秦月明的嘴打壞了。當天中午秦月明正坐著調整身體,犯人趙利找茬強行讓秦月明躺著。趙利糾集了好幾個犯人把秦月明按在地上,拳打腳踢,秦月明當時鼻口出血,眼睛青腫滿臉血污。

長期以來,監獄對法輪功修煉人超越法律的黑幫行徑,被進進出出的犯人不斷的認識,相當一部份犯人和煉功人接觸後對大法有了深刻的認知。獄中的秦月明經常因為不放棄信仰被暴徒毆打,但他仍然堅守自己的所信,令周圍的人佩服不已。無論秦月明遭受甚麼折磨,依然能夠平和、慈善的對待毒打他的人,並勸他們不要再打人,這樣做對他們將來不好。

監獄裏的生活非常艱苦、條件惡劣,但秦月明告訴女兒不要給他存錢,監獄每個月給的六元錢夠用了(按規定監獄每月給每人十元錢零用錢,二零零九年和二零一零年被監獄剋扣降到八元、六元,有時不給,過幾個月又給了,只給當月的。)就這樣時給時不給的情況下,秦月明還在汶川大地震中捐了四十元錢。即使在受難中,秦月明想的都是別人。犯人問他為甚麼,他說,這是法輪功使他變得這麼好。

為法輪功學員奔走呼籲的良心律師高智晟在被囚禁的家裏傳出的信中直言感慨:相對於人民無窮無盡的苦難,我做的何止是杯水車薪?二零零三年之前的我從未意識到,人民追求心靈世界的自由竟會惹出一片血腥、哀號和恐怖,我了解到血腥和殘酷程度,超過了人心兇狠的最深限度。高智晟三次上書胡、溫,呼籲立即停止慘無人道的迫害行為,他的舉動引來更多的維權律師勇敢的站出來為法輪功學員申辯冤情,重現了律師的天職。

中共高牆內不斷上演著對人類文明的絞殺和對生命尊嚴的褻瀆,然而任何罪惡都抵擋不了正信的力量。這信念來自於法輪大法、來自於對真理認知後無法被剝奪的堅定。了悟真理後的『正信』,是與生命融為一體的堅不可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