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月明家屬索賠案為何遲遲不開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九日】關於黑龍江省佳木斯監獄迫害死秦月明一案,秦月明家屬歷盡辛酸討說法,所到之處推諉、恫嚇,官官相護。二零一一年九月一日,秦月明家屬向黑龍江省高級法院賠償委員會遞交了《刑事國家賠償申請書》。九月九日,黑龍江省高法告知家屬,已經立案。黑龍江省高級法院賠償委員會將在法定的三個月內對此案進行審理。總算初見端倪。但時至今日,四個多月過去了,這樁全世界都關注的案件為甚麼還沒有開庭?

省高級法院立案以來發生了許多事情,諸如:

當時秦月明家屬就被告之很快開庭,當時講是下週一,可是當聽說家屬請了律師馬上變卦,以種種沒準備好為由拖下來,乃至和國安勾結給所請律師施壓;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三日以「非法集會」為名將原告秦月明妻子王秀清和小女兒抓起來勞教。

對這樁案子,佳木斯監獄很頭疼,為平息此事煞費苦心,知情人講,小紅包沒少送,而主管,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一方面力挺佳木斯監獄,另一方面對佳木斯監獄恨的咬牙,省監獄管理局的一位班子成員在酒桌上大罵,並講「佳木斯監獄管理最差勁」。罵歸罵,正像省監獄管理局一處長對秦月明女兒說的那樣:我們是一夥的,你告誰?

遲遲不開庭的這段時間有一個最「雷人」的消息:2011年度,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所屬二十九個基層單位評比佳木斯監獄第一,年內關押死了三個人還能評第一,聽起來是新聞,實際是醜聞。

為甚麼?問題很清楚,佳木斯監獄和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是一夥的,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和司法部是一夥的,說到根上去,是和中共邪黨一夥的,告佳木斯監獄等於告中共邪黨。

這個案子很清楚,是很簡單的一道算數題,列一個時間表,開一刀就真相大白。

一個時間表:

2010年底,佳木斯監獄常務副獄長李好軍在省監獄管理局受到批評,原因是對法輪功的所謂轉化率居全省之尾;
2011年2月16日佳木斯監獄召開法輪功教育轉化攻堅與鞏固會議;
2011年2月21日佳木斯監獄大舉措,將不放棄信仰的所謂「頑固」的法輪功修煉者調入集訓隊;
2011年2月26日秦月明在集訓隊被折磨死亡;
2011年3月5日於雲剛被折磨死亡;
2011年3月8日劉傳江被折磨死亡。

看一看這前因後果的脈絡多麼清楚,佳木斯監獄在省監管局的皮鞭下,像一匹脫了韁的野馬,發了瘋的橫衝直撞,無所顧忌的踐踏法律、踐踏良知、視生命為草芥。

開一刀做屍檢,看肺裏有甚麼,秦月明被迫害死後,佳木斯監獄忙前忙後處理屍體(屍體仍在佳木斯監獄醫院)沒有用,肺裏的東西除不掉(據現場犯人講,灌食將管插到肺裏了),這個屍檢不是醫生也能斷定。

那麼省高法當初何以立案?錯估計了形勢,原以為走個過場,暗箱操作,來平息秦家屬的不斷上訪,好讓秦家屬死心,現在看,它低估了秦家娘三,她們不拒恐嚇,不吃邪黨胡蘿蔔加大棒那一套,媽媽妹妹被抓走,大女兒秦榮倩繼續控告,正像哈市公安局一個警察說的:小姑娘有本事給爸爸媽媽打官司。

更讓中共害怕的是佳木斯監獄暴力轉化,迫害死秦月明、於雲剛、劉傳江三名法輪功學員的事已曝光全世界,引起世界媒體關注,對於邪黨來說,一方面要裝門面,維持臉面,另一方面又要滅掉這讓邪黨睡不著覺的秦月明案,目前這樁大白於天下案件,暗箱不能操作,法醫鑑定心裏沒底,一旦開庭,對邪黨來說,豈不是自捅自己一刀,這是遲遲不能開庭的原因。

不開庭,又拿不出說法,所以就是像《九評共產黨》所揭露的那樣,它就耍流氓。你請律師,它不讓,說你律師反黨;你告我,我抓你,沒了原告誰來告;你上訪,我不受理,你揭露我監獄,我讓它全省評第一,年終每個警察三千元。

現在邪黨已奄奄一息,馬上就要垮了,無論邪黨耍甚麼花招,佳木斯監獄都逃脫不了正義的審判,和它連體的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直至中共邪黨惡首都逃脫不了滅亡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