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父母妹妹申冤 秦榮倩遭「老虎凳」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伊春市金山屯法輪功學員秦月明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被佳木斯監獄折磨致死。秦月明的妻子王秀青攜兩個女兒歷經艱難,層層上訪,為夫申冤,卻是「狀告無門」。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王秀青和小女兒秦海龍再次遭綁架,分別被劫持到前進勞教所非法勞教。只剩下孤獨的大女兒秦榮倩,每天奔走於法院、勞教所、看守所、公安局之間,為父母妹妹申冤。

近日,秦榮倩為母親、妹妹被非法勞教申請行政覆議,幾次遭到前進勞教所惡警的無理惡意對待,惡警們不許王秀青和秦海龍在覆議書上簽字,不許秦榮倩見媽媽和小妹,甚至將秦榮倩綁架到哈爾濱市公安局,用「老虎凳」非法審訊折磨八小時。

酷刑演示:鐵椅子
酷刑演示:鐵椅子

(類似上圖的鐵椅子,「老虎凳」上端有兩個鐵環,用來鎖扣雙手腕,使肩、上身都動不了,上端還有個專門扣嘴的罩,不讓人出聲。下端也有兩個鐵環,用來扣兩腳腕,使下身動不了;下端可升降,把腿往上抬,上下鐵環都可以往兩邊抻)

前進勞教所阻止律師伸張正義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秦榮倩在北京正義律師的陪同下來到前進勞教所,依法要求與小妹秦海龍見面,但前進勞教所所長王亞羅和副所長葉雲極力阻止律師會見當事人。當看到北京律師勇於為法輪功學員維權、伸張正義時,王亞羅表現的極不理智,竟以律師這樣做是在「反黨、反政府」等恐嚇律師,根本不提法律,更不按法律辦事。他們強迫律師出示證件,並偷偷的記下了律師的個人信息。

當律師和秦榮倩離開後,他們立即越級直接與北京市司法局相互勾結,陷害北京律師。所長王亞羅往北京打電話說:「我代表周永康、代表黨中央、政法委要你們一定嚴辦律師,把律師打壓下去,不能讓律師參與這個案子。」 王亞羅還催促北京市司法局律管處人員刁難律師,阻止律師介入,給律師造成很大的壓力。

另外,在每月的接見日,哈爾濱市前進勞教所接見室的管教(尤其一個叫楊國紅的女警察表現非常囂張),只要一看到誰像法輪功修煉者,就再三逼問煉不煉法輪功,煉就不讓在接見室停留,否則就打「110」報警。等到接見時,還讓家屬逐一誹謗法輪功和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否則不讓接見。

秦榮倩遭哈市公安局「老虎凳」審訊

十二月三十一日黃曆臘月初七,是秦榮倩和媽媽王秀青的生日(母女倆同一天過生日),考慮到媽媽和小妹的勞教覆議期限是六十天,秦榮倩就準備好了覆議書面材料並買了些日用品準備送去。剛到勞教所就碰到了上次不許秦榮倩再來的女警察楊國紅,秦榮倩把帶來的東西請楊國紅轉交,又說想給媽媽和妹妹申請覆議,希望能讓媽媽和妹妹簽字。當時楊國紅說她說了不算,得找勞教委員會的人同意才行,隨後她轉身去了所長辦公室彙報,併合謀給哈爾濱市公安局打電話迫害秦榮倩。

秦榮倩到三樓找所長王亞羅(勞教委員會的成員),和王亞羅說明來意,王說不同意覆議,所以不會讓她們簽字。王秀青和秦海龍的非法勞教通知單上明確寫著六十天內可以覆議,秦榮倩問他為甚麼不同意。王亞羅威脅說:「你知不知道你媽媽和妹妹為甚麼被勞教,就是因為你爸爸的案子,你要是再堅持你也得進監獄。」秦榮倩告訴他:「爸爸被監獄害死了,我是媽媽和妹妹唯一的親人,不管怎樣我都要努力爭取。」當時王亞羅沒吱聲。過了一會,秦榮倩問:「那為甚麼每月接見日不讓我見媽媽和妹妹?」王亞羅說:「你們家的事我都一清二楚,你也是煉(法輪)功的,所以不讓見。」秦榮倩又提覆議的事,王亞羅堅決不讓簽字,說法輪功就不能覆議。

王亞羅又支秦榮倩去找副所長葉雲,說她可以給解釋這事,其實他們已經給哈市公安局打電話蓄意迫害秦榮倩,故意拖延時間。秦榮倩把個人情況和來意告訴了葉雲,又給她講了十二年來一家四口人的苦難經歷,爸爸被佳木斯監獄迫害致死的真相,還把爸爸被迫害致死後的照片給葉雲看,葉雲一直沒出聲。秦榮倩提出想給媽媽和妹妹覆議,葉雲推說要和所長商量一下,讓秦榮倩在門口等著。就在這時警察楊國紅打來一個電話問是不是王秀青的女兒,現在走多遠了,她要找秦榮倩。葉雲說秦榮倩此刻就在前進勞教所的三樓,楊國紅讓秦榮倩別走,在那等著,她馬上就到。過了一會,楊國紅帶了二個便衣男子,把秦榮倩和陪同一塊來的一位七十多歲老人綁架到車上,車裏面還坐著兩個便衣男子,這輛不是警車的小麵包車徑直開到了哈爾濱市公安局。

到了市局,秦榮倩和那位老年婦女被隔離非法審訊,警察把秦榮倩放在木頭「老虎凳」裏,再鎖上,當時屋裏很冷。有兩個香坊區的警察一個叫楊德輝,另一個叫徐汝南。他們先把秦榮倩隨身的背包拿走搜查了好幾遍,把四部手機裏的部份電話號碼記下來,這期間還有好幾個人打進電話來,他們接電話也不吱聲。還一直逼問秦榮倩為甚麼去前進勞教所?問秦榮倩和那位老年婦女怎麼認識的,怎麼聯繫的,那位老年婦女叫甚麼名,問秦榮倩煉不煉(法輪功)?最後,看甚麼也問不出來,就和秦榮倩家鄉伊春當地的派出所片警姜連山電話聯繫,問了秦家的一些情況,還告訴那個片警姜連山去秦家一趟,意思是非法抄家,找他們所謂的證據,意圖加劇迫害。片警說秦月明一家都是煉法輪功的,但秦家房子拆遷了,甚麼都沒有了。楊德輝和徐汝南又逼秦榮倩說出現在在哈爾濱的住址。

後來進來一個男的惡狠狠地瞪著秦榮倩,問:「你煉不煉功?」秦榮倩表示不明白為甚麼都問這個問題,這個男子還是逼問同樣的話。秦榮倩轉過頭去不再理他,他很生氣走了。又來了一個警察對秦榮倩說:「你知道不知道剛才那個人是誰?那是我們局長。」 審訊過程中一個沒穿警服的人在後面偷偷給秦榮倩照像。

儘管被無辜的綁在「老虎凳」上,秦榮倩一直在告訴他們事實真相,還把爸爸被迫害致死的照片給他們看,講一家人的遭遇。秦榮倩的大義之舉使一些有良知的警察被感動,有個警察就拿著秦月明的照片出去給別的警察看,還告訴他們說這就是秦月明,說秦榮倩十三歲就被拘留一個月,說伊春當地的警察太狠了,還說秦榮倩和他女兒年齡一樣大。還有的警察也和別人說:「這孩子真幹正事,管他爸管他媽,還給他爸爸打官司……」

整個過程中警察沒有給秦榮倩飯吃也沒給一口水喝,期間一直有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來,警察就喊快找屋(審訊屋)找「老虎凳」,又抓來好幾個法輪功,一個人說,屋裏都是法輪功,都滿了,老虎凳也沒了。又聽一個警察說,早上五點就起來忙活一直到現在,就抓法輪功了。後來才知道,十二月三十一日,哈爾濱約有三十名法輪功學員遭綁架。這次的非法抓捕事件是中共邪黨蓄謀已久的,他們跟蹤、電話監聽、網上監控了很長時間,中共將這次行動命名為「零點行動」,就是在二零一二年的零點之前,惡警對所掌握的法輪功學員進行綁架。惡警在綁架法輪功學員時,有的家屬也被一起抓走,製造恐怖氣氛。

秦榮倩被綁在老虎凳上近八個小時,直到晚上六點警察才讓她走。警察又把兩個被撕得亂七八糟的袋子扔給秦榮倩,原來楊國紅根本沒把秦榮倩帶來的東西給媽媽和妹妹,而是交給了市公安局的警察。衛生紙、衛生巾,香皂都被撕扯壞了,所有的塑料包裝都被拆開了,原來警察還是在找所謂的「證據」,妄圖加劇迫害秦榮倩。警察讓秦榮倩自己收拾一下東西然後離開,秦榮倩去衛生間時發現自己已來月經了,內褲還有線褲都濕透了,血都淌到棉襪上了。秦榮倩走的時候問那個同來的老年人的情況,警察讓秦榮倩先走,秦榮倩在外面一直等那位老年人平安出來才離開。

王亞羅等妄圖再次綁架秦榮倩

眼看著龍年新年將至,秦榮倩幾次去前進勞教所都沒有見到媽媽和小妹,更沒有她們的任何消息,心裏很是惦念。於是,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三日,秦榮倩再次去勞教所給媽媽和小妹送上一次(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沒有送到的日用品,更想讓媽媽和小妹在《勞教行政覆議申請書》上簽字。

秦榮倩剛一到勞教所的接見室,看見好多家屬都在外面等候登記,沒有登記的都不讓進去,她在外面等了好久也沒見有人出來,就過去敲門(被非法關押在這裏的法輪功學員有四十多人,分兩個隊。勞教所酷刑折磨「轉化」法輪功學員。據悉,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日,又有一部份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這裏)。一個警察開了個小門縫問幹甚麼,秦榮倩說要給媽媽和小妹存錢。警察一看是秦榮倩,表現出很驚訝的樣子,她們以為秦榮倩一定被拘留了,就叫秦榮倩進了接見室。但是警察們統一了口徑,都不讓秦榮倩接見。

無奈秦榮倩只好給媽媽和小妹存了點錢,警察對秦榮倩說日用品不允許送了。秦榮倩很吃驚的說:「我剛剛看到,你們不允許送日用品的通知是從昨天開始的,可是我上個月三十一號就送來了,本應該送給我媽媽和妹妹的,但警察楊國紅惡意構陷我。我在市公安局坐了近八個小時的老虎凳,晚上六點多才讓我回去。楊國紅當時還騙我,說日用品已經送給我媽媽了,沒想到這些東西和我一起被帶到了警察局。」警察們很心虛,就進屋商量,過了好大一會兒,才出來說允許把東西留下。

秦榮倩又和這些警察們詳細講述了自己上次被楊國紅等人綁架到哈市公安局遭受「老虎凳」近八小時審訊折磨的過程。警察們表面惡狠狠的樣子,但掩飾不了她們內心的恐慌,她們不敢承認報警(構陷)的事。整個過程楊國紅一直在旁邊偷偷的關注著,但不敢和秦榮倩對視,也沒有說一句話。

隨後,秦榮倩又去了三樓所長王亞羅的辦公室。王一見到秦榮倩,露出一臉陰險的笑容:「又幹甚麼來了?」秦榮倩很誠懇的說:「上次我拿《勞教行政覆議申請書》讓媽媽和小妹簽字,還沒有聽到你們的答覆,就被你們報警(構陷了),然後被警察非法劫持走了。」秦榮倩又給他講述了一遍當時的過程,他不懷好意的陰笑著說:「是嗎,是我報的警嗎?」秦榮倩說:「就是你們,綁架我的警察都說是你們做的。」他聽後也沒有否認。秦榮倩表示自己來給媽媽和妹妹送點日用品和申請勞教行政覆議也沒有錯啊,很不理解他們為甚麼報警(構陷)?王亞羅無恥地狡辯說:「你沒錯,是因為上次和你一起來的那個老太太,她是煉(法輪)功的,不是你甚麼姨。就是她在背後給你出主意,所以你以後也不要再和他們(法輪功學員)聯繫了……」

秦榮倩又和他談勞教行政覆議書簽字的事,他說不同意,更不允許王秀青和秦海龍簽字。還說如果非要堅持就得秦榮倩自己去勞教覆議的部門走法律程序,沒有王秀青和秦海龍的簽字也管用。秦榮倩堅持讓媽媽和妹妹簽字,還問王亞羅為甚麼不讓接見?王說:「不適合接見。」秦榮倩問:「甚麼人才適合?」王說:「就因為你也是煉功的,所以就不讓見。」秦榮倩臨走時對他說:「如果我去勞教覆議的部門,他們還是要媽媽和妹妹的簽字的話,我還得來找你。」他惱怒地說:「這是我最後一次接見你,你以後也不可能再有機會進我辦公室了。」

傳統的新年是萬家團圓的幸福時刻,秦榮倩卻孤身一人奔波在寒風中,為爸爸昭雪,為媽媽和妹妹伸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