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黑暗的日子裏依舊給別人帶來光明

——記被佳木斯監獄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秦月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四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和中共相互利用開始公開迫害法輪功,這一天無疑成為所有法輪功學員、他們的家人及親朋好友,乃至整個中華民族災難的開始。無數好人被抓、被打、被非法勞教、被誣判,甚至被迫害致死,中共統治下的看守所、勞教所和監獄已經成為集中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

毫無罪錯且一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視為頭號敵人,被以莫須有的罪名非法關押。可是,即使在自身被殘酷迫害的黑暗日子裏,這群恪守真善忍原則的好人依舊講著真相,給周圍的人帶來光明和希望。

被佳木斯監獄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秦月明就是其中的一例:

秦月明,男,黑龍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區個體工商戶,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被佳木斯監獄暴力灌食折磨致死,終年僅四十七歲。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八日,秦月明作為當地法輪功學員的代表,和平理性地向區政府反映心聲、陳述事實真相,卻被金山屯區公安分局以擾亂社會治安、煽動鬧事等莫須有罪名非法勞教三年,關押在伊春勞教所。回家後,僅僅七個月左右,即二零零二年四月,又被非法判十年重刑,非法關押到佳木斯監獄。法輪功在中華大地蒙冤的十多年來,秦月明幾乎都是在冤獄中度過的。

秦月明的妻子攜兩個未成家的女兒苦苦奔波於從佳木斯到哈爾濱的檢察院、法院、監獄管理局等各級主管部門,均是狀告無門。更讓人無法相信的是,中共操控下的黑龍江省政法委、六一零還把秦月明的妻子王秀青和小女兒秦海龍抓起來非法勞教了。只剩下秦月明的大女兒秦榮倩孤身一人為父母和小妹申冤,一個弱小的女孩,為爸爸的生命討說法有多難,法院的支吾、謊言、推脫,使她多走了多少彎路,多花了多少路費。

二零一二年三月三十日上午九點,小倩倩來到省高法,總算見到了主審法官王濱紅,小倩倩說:為見你一次實在不容易,我都來了一百多趟了,也見不到你,我對你沒有怨,也沒有恨,我就想讓你回答我這個問題。但王濱紅的回答是:按照《國家賠償法》第十三條、三十四條、二十七條規定,秦月明案不符合規定,不予賠償。

一、女兒最敬佩的好爸爸

秦月明的長女秦榮倩曾於二零一一年四月三日投書明慧網《父親被迫害致死女兒呼籲還公道於人間》寫道:

這些年我們很擔心爸爸在監獄裏的處境,從那裏出來的人口中得知,爸爸在獄中經常挨打,曾遭到了非人的「上繩」、「坐老虎凳」等酷刑折磨,致使他的腿骨、肋骨等多處骨折,不能行走。但爸爸從不放棄信仰,令周圍的犯人很佩服,無論遭受多麼殘酷的折磨,依然能夠平和、慈善的對待毒打他的人,並勸他們不要再打人,那樣做對他們自己不好。牢獄裏的生活非常艱苦、環境惡劣,但爸爸考慮到家境窘迫的狀況,告訴我們不要給他存錢,他說監獄每個月會有六元錢,就夠用了。就是這樣,爸爸還在二零零八年四川汶川大地震中捐了四十元錢,即使在受難中,爸爸心裏想的都是別人。他對監獄裏的犯人講法輪功遭迫害的真相,他說是法輪功教他變的這麼好,爸爸是最讓我敬佩的好爸爸。

在記憶裏,爸爸是最能吃苦的。小時候爸爸媽媽做收購廢品的生意,因爸爸按照『真善忍』行事,勤勞吃苦、誠實守信,生意越來越紅火。在家裏無論媽媽怎麼發脾氣,爸爸都會樂呵呵的忍讓過去,再給媽媽講道理,壞脾氣的媽媽每次都會被爸爸說的心服口服。媽媽震驚於爸爸修煉法輪功後脫胎換骨的變化,也走入修煉者的行列,而且變得非常孝順爺爺和奶奶。那時我們一家其樂融融,沐浴在法輪佛法的浩蕩佛恩中真的好幸福啊!

我的媽媽王秀青,曾慘遭五次被綁架、三次被非法勞教,在二零零九年九月終於離開勞教所和我們姐妹倆團聚了。我們娘仨繼續在哈爾濱打工,把所有的夢想都寄託在爸爸身上,因為還有一年爸爸就回來了。我們想努力多掙點錢,等爸爸回來做點生意,還想像著等爸爸出獄那天一同去接他,我們期盼這一天快十年了。

然而一個晴天霹靂打碎了我們的夢想!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我們接到了佳木斯監獄的電話,說爸爸已死亡。我們娘仨愣愣的坐在那裏無法相信這個事實,不知怎樣買的車票、怎樣上的火車。趕到佳木斯監獄看到冰櫃裏爸爸滿身傷痕、嘴唇青紫、鼻子流血,面目表情痛苦異常,媽媽三天不吃不喝,以淚洗面。當時在場的警察也傻了,這種情況怎麼能像監獄說的「心臟病死亡」呢?

家鄉的親朋好友們對爸爸慘死在獄中都很震驚,知道這一消息後都為之落淚、惋惜和憤恨。因為爸爸自從修煉法輪功後嚴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處處為別人著想,曾經感動了很多人。

二、犯人們親切的稱他秦哥

即使在受難的日子裏,秦月明依舊平和慈悲的對待周圍的人和事,深受獄中所有的犯人(包括牢頭)的尊敬,大家總是親切的叫他秦哥。一位曾和秦月明同陷冤獄的法輪功學員在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投書明慧網《憶同修秦月明》寫道:

二零零二年,我被非法關押在金山屯區看守所期間,當時我們經常被調換牢房。一次,我又被調換新的牢房,剛進屋裏心還沒定下來(因當時迫害很嚴重,我的壓力非常大),就有人主動招呼,當時我沒認出來,仔細一看原來是秦月明。

秦月明中等身材,平易近人,說話和藹可親,一說話就一笑。那時的我曾在邪黨的高壓迫害下被迫說出過其他煉功人,可秦月明一點也不怨我,循循善誘的開導我。他當時會背很多李洪志老師的講法,於是他背一句,我學一句。秦月明當時的狀態很好,那樣的平靜、祥和。可實際情況是,當時他的妻子被邪黨非法勞教,他的大女兒倩倩虛歲才十五歲,竟然也被邪黨警察康凱等非法拘留三十天,可是法律的條文分明寫著最高拘留只能十五天,而且還是未成年人啊!

當時看守所還很邪惡,秦月明就找所長談,找管教談,漸漸的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狀態越來越好,環境也在好轉。慢慢我的狀態好起來了,這時秦月明才告訴我,剛剛見面時我的臉色發青,眼露兇光。秦月明曾在伊春當過法輪功義務輔導員,很有熱情關心別人。

我們在一起二十天後又分開了,可就是這短短的二十天,我樹立起了從新做好的勇氣,懂得了怎樣與同修交流,怎樣引導同修,特別是怎樣真正的提高,為以後的修煉打下了一個良好的基礎。

二零零二年二月五日,當地看守所將包括秦月明在內的七位法輪功學員非法劫持到香蘭監獄。在上車時,秦月明告訴大家,甚麼都不要想,就是要正氣十足的。結果車一起動,就頂在大門的石頭上,拖漏了油箱。在路上,車過了湯原縣城後,左側後車輪又掉了,可是車皮沒有翻,而是平穩地停在了路邊,也許是上蒼也在為我們鳴冤吧!

當時已是嚴冬季節,秦月明還沒有棉襖,裏面只是一件薄薄的絨衣,被送到香蘭監獄後又被嚴格管理,訓練隊列,是刑事犯在管我們。犯人被分成等級,管理我們的獄警被稱為隊長,管理我們的犯人被稱為組長。

每天早五點起床,洗臉後即被迫頭朝牆坐在走廊兩側過道上,管理人員都堪稱超級打手。幾經輾轉,我和秦月明又到一起了,可是我們不被允許坐在一起,我只能在吃飯站隊的時候緊跑幾步,跟在他的身後挨著他站隊,他就教我一兩句經文,我記得《走向圓滿》這篇經文就是在那跟他背會的。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四日,我們又被劫持到佳木斯監獄非法關押,我與秦月明又分開了,不在一個大院,看不到他。在二零零三年十月底,監獄收縮後整個監獄並到一個大院裏,有時只能打個招呼,那時監獄為了搞所謂的『文明監獄』,搞甚麼監獄長約談,秦月明就主動的找監獄長約談。後來聽同修談起這件事的時候說,當時監獄長被秦月明說的無言以對,效果很好,後來秦月明又在被關押的大隊絕食要求無罪釋放。

二零零四年三月底,佳木斯監獄與蓮江口監獄合併,統稱為佳木斯監獄。原來我們被非法關押的大院(即一個監獄)變成了佳木斯監獄的一個大隊,我和秦月明還在這個大院內,只是不在一個大隊了,見面也不容易。從這時起,我們大家又都遭到了殘酷的迫害,監獄又搞起了所謂的「轉化」要達達百分之八十五,每「轉化」一個,獎勵警察六千元,真是瘋狂極了。一直到年末,一個曾與秦月明被關押在一個中隊的犯人孫某,調到了非法關押我的中隊。秦月明與這個人相處的很好,他剛到我也很熱心的幫助他,他就與我談起了秦月明被迫害的一些情況。

當時,我也遭到殘酷迫害,所以對他講述的秦月明的情況真的是聽不下去了,甚至永遠都不願再回憶。現在能想起的是他說,警察將秦月明兩個胳膊綁在一個桿上毆打,又騎在他的身上,壓著打他。一個在秦月明身邊當包夾的犯人王世友,有一次在飯堂見到我就說:我認識你們煉法輪功的,我最佩服就是老秦(指秦月明)了,那才叫行哪!後來法輪功學員包永勝也說起警察將秦月明的衣服扒下來,只留線衣線褲,強迫他坐在過道的水泥地上,然後澆一盆涼水,一坐就是一宿(註﹕東北地區為防寒,一般在公共場所設兩層門,這個過道是兩層門中間非常小的一個空間)。

《九評共產黨》一書出來以後,我們也意識到了要勸三退救人。當時聽同修談起秦月明勸退的數量很多,環境稍有好轉,也能在碰到他的時候打個招呼。

在我的非法刑期要結束時,警察將我轉移到監獄總部所謂的「出監隊」。離開大院的那一刻,秦月明在二樓喊我的名字,回頭面對還被非法關押的同修,我心如刀絞。我高聲喊著:秦哥多保重,保重!沒想到再看到秦月明的時候竟是他的遺容。

後來聽說,在二零零八年奧運期間,佳木斯監獄再次對法輪功學員集中迫害,得知他們被封閉的很嚴,不准出屋。當時迫害秦月明的四監區一分監區中隊長是滕樹良,此人很惡毒,我在被非法關押期間,他也曾對我及其他修煉人進行過迫害,無法想像秦月明是怎麼度過那段時間的。

雖然與秦月明在一起相處的時間並不長,而且都是在非法關押期間。但總感覺是那麼的親近,那麼的投緣,那麼的讓人難忘。當我看到他的遺體,撫摸著他的臉頰時,他還是那麼親切,那麼慈祥。他就在我的心裏,永遠在我的身邊。

三、鄉親們公認的大好人

秦月明的一位老鄉曾於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六日投書明慧網《憶被中共迫害致死的秦月明》寫道:

當法輪功學員秦月明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噩耗傳到家鄉,鄉親們都震驚與悲憤的說:中共太腐敗,貪官污吏不抓,專門打擊迫害善良的好人。

(一)秦月明為鄉親們修路

秦月明生前是鄉親們公認的大好人。一九九七年春天,秦月明在金山屯區立新街買了一戶住宅房,在通往他家有一段路,坑坑窪窪高低不平。天下小雨時,道路非常泥濘,過往的行人穿的鞋都沾滿了大泥巴;天下大雨時路面上積滿了雨水,騎自行車的人經常倒在水裏,行人們只好繞道而行。

處處為別人著想的秦月明看在眼裏、急在心裏,他就利用早晚休息時間取土修路。夏天天長,天剛剛亮人們還在睡夢中,秦月明獨自一人推著三輪車去數里外的山坡上取黃土摻沙子墊道。每往返一次他都是滿臉汗水,衣服都被汗水浸濕。晚飯後他又推著三輪車上山了。就是這樣他起早貪黑,經過數十天的辛勤勞動,長達一百多米、寬四米左右的道路被他用勤勞的雙手墊平。鄉親們走在這條道路中,都說是法輪功給修的路。

秦月明用辛勤的勞動,真誠善良的心感動了鄰里鄉親們,人們稱讚道:修煉法輪功的人真好。當時秦月明義務教功,鄉親們看見他人品好,善良憨厚又樸實,有數十人在他家學煉法輪功。

(二)鄉親為秦月明家護院

在秦月明夫婦長期身陷冤獄,兩個幼女四處流浪的日子裏,家中無人。有的鄉親們就自動的為他家照顧院子,當時秦家院內堆滿了物品,經常有小孩跳進院內偷東西。鄰居們看到後把小孩攆走,把東西放回去。

夏天院外長了野草與青蒿,鄉親們就給除掉。冬天下雪,鄉親們就把雪給清理乾淨。秦月明家後院住著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人,老人家經常去秦家院外看看,秦家的木杖子上的板皮掉了,他就用釘子釘上。每當茶餘飯後鄉親們在一起閒談,提起秦月明時,人們都為他憤憤不平。

秦月明雖然被中共迫害致死離開了人間,但他用汗水修的路還在,他的鄰里鄉親走在這條道路上會永遠記著他,永遠記得秦月明所恪守的真、善、忍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