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黑暗的日子裏依舊給別人帶來光明(下)

——被佳木斯監獄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秦月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五月二日】接上文:《在最黑暗的日子裏依舊給別人帶來光明(中)》

三、煉獄之夜

十三年來,以「真善忍」為信仰準則的法輪功修煉者,在遭受慘無人道的迫害下沒有放棄對宇宙真理的信仰和實踐,他們的肉體和精神所承受的摧殘之暴虐甚於希特勒的奧斯維辛集中營和斯大林的古拉格群島。雖然有超過三千五百一十八名修煉者遭酷刑折磨致死,數十萬人仍身陷囹圄,無數家庭被迫害致妻離子散,然而億萬名法輪功修煉者卻一直秉持著和平與理性,只是告訴人們事實真相,讓人們能夠明白善惡,選擇善良。在這場殘酷的迫害中,一方是手無寸鐵的善良百姓,一方是揮舞大棒的獨裁暴政,正邪的對比中黑白是何等的分明。

二零一一年,黑龍江省「610」不斷的下達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指標,為了達到所謂的「轉化率」,監獄方面再次使用種種暴虐手段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獄警們在犯罪的路上一滑再滑,不惜泯滅人性良知,麻木的幹著助紂為虐的勾當。

二月份,佳木斯監獄召開大會,主管監獄長揚言對法輪功學員所謂的轉化率要達到百分之八十五,為此成立了「嚴管隊」。被分批分期綁架進去的法輪功學員,每天逼迫寫「四書」,停止僅有親屬會見、打電話、購買生活用品等權利。修煉的人對邪惡慣用了的手法早已不屑一顧,無動於衷。它們開始瘋狂了:「不轉化,就火化」,人間地獄裏污濁的空間震盪著那些人渣的嚎叫,充份揭示了惡魔對掌握了宇宙真理的生命已無計可施。

二月二十一日,佳木斯監獄從各個監區抽出九名法輪功學員,集中在集訓隊兩層樓內,每人單獨關押欲暴力轉化。嚴管隊規定不讓修煉人帶行李和生活用品,每天早上四點半起床,不准出屋,一直站到晚上九點半,才准上床。對於在監獄這樣一個無時無刻不在從精神到肉體摧殘生命的邪惡黑窩,修煉人反迫害的一個初始的自決方式就是絕食,第五天邪惡之徒開始了野蠻的暴力行動。

二十五日下午二點多,秦月明第一個被抬進衛生間, 惡警們明知他是不會配合的,就用了四個犯人拽著胳膊拽著腿抬到醫院的,(而於雲剛、商錫平、付裕、王蘭生等每人都是由兩個犯人架出集訓隊到醫院的), 秦月明意識到這次迫害的嚴重性,他平靜的向在場的十幾個警察喊出了發自內心世界的最強音:「法輪大法好!」 接著付裕在走廊的另一頭上喊:「法輪大法好!」跟進的王蘭生喊著:「真善忍好!野蠻灌食!」喊聲此起彼伏,音波震盪著樓宇、震懾著失去人性的惡警,在場的警察一反常態的無人阻止,都靜靜的聽著。獄警隊長於義楓驚愣了片刻之後開始咆哮著:「甚麼野蠻灌食,我們是救你們,你們不吃飯──!」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撕裂的喊叫聲撞擊著迫害者,衛生間裏,五個犯人分工有序的動作著:四個犯人分別按住秦月明的四肢,一個犯人把秦的頭向後搬,按在椅子的後靠背上,秦月明被死死的按住,一點活動餘地都沒有。另兩個「犯護」( 犯人護士)按照指令在實施著野蠻的行徑(或許是早就培訓好了的)。

一個犯護用大號止血鉗夾住秦月明的舌頭,然後把夾住的舌頭拉出嘴外,再往秦的嘴裏插一根橡膠管子;另一個犯護把著漏斗,把稀釋後的奶粉加約半袋鹽(食鹽還未化開)灌進去。一會就聽到秦月明發出沉悶的啊──啊──的慘叫聲。秦月明對站在跟前的獄醫趙偉急促的說:是不是「插--我--肺--裏---了」趙說: 「怎麼可能呢。」等秦月明被拖出衛生間的時候,滿嘴是血,表情極其痛苦,喘氣很費勁。啊──啊──不停的令人心碎的慘叫著,那些人把秦月明抬進走廊盡頭的第一個獨立的監舍。

當時獄醫和其他十幾個集訓隊的警察,大隊長於義楓們都在衛生間門口。它們對秦月明的慘狀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沒有人為他想辦法減輕一點痛苦,沒有人搶救這個處在瀕死狀態的生命。

秦月明仍然不停的發出痛苦而淒慘的喊聲,晚上六點多有人找來獄醫趙偉,故作驚訝的問:「怎麼(插管)插到肺裏了?」說完他沒事一樣的走了。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六日,秦月明,鐵骨錚錚的軀體靜靜的倒下了,在邪魔操控人作惡的瘋狂中結束了最後的煉獄之夜。

清晨的佳木斯市區還在靜謐之中,而位於江北的監獄似一座冷酷的冰山,無情的吞噬了一個有血有肉的鮮活生命。那是他蒙受冤獄的第九個年頭,冤獄刑期將滿的前一年。沒有人公布他離開這個世界的具體時間,兩點?三點?四點?中共惡魔的魔爪擋住了所有人的視線,把監獄醫院裏發生的戕害生命的事實真相與外界切離著……

四、漸醒的良知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晚,秦月明妻子接到了佳木斯監獄的電話,「秦月明已死亡」。這個晴天霹靂無情的擊碎了祈盼秦回家的夢想,她們無法相信這個事實,當她們趕到佳木斯監獄看到已經放到冰櫃裏的秦月明滿身是傷、嘴唇青紫、口鼻流血,面目表情痛苦異常,他的右側脖子後側呈大片紅腫,身體被觸摸到的部位仍然是正常人的體溫,這就是監獄說的「心臟病死亡」?連在場的警察也無法相信。

二月二十七日、三月三日、三月十一日家屬多次強烈要求看監獄的全程錄像想證實「心臟病死亡」之說和搶救過程,卻被一次次的謊言和欺騙所阻止。

此前已有好心人在中國大陸微薄上發了關於秦月明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和帶傷的圖片,幾個小時的時間,就是兩三千的瀏覽量;帖子發了十一天共有一萬四千八百多個博客光顧。好多博客貼了這樣的文字:求真相!求真相!!求真相!!!有的博客在私信裏寫到:這個黨媽媽太壞了,要不把這個黨媽媽消滅了,它就要把我們的媽媽消滅了!

一個很淳樸博客寫著:我倒是沒有甚麼能耐,看到這種不平的現象難道我還不能喊一嗓子嗎?!接下來的是他的一句「國罵。」

「倩倩妹妹…我不知道該怎麼勸你能開朗點,因為現在本就是一個開朗不起來的時候…所以乾脆不勸了…只說八個字:因果循環,報應不爽。」

「…好好活著…看著他們的結果…」

「無法無天的動物我已把這事傳上天,你們瘋狂不了多久啦。」

倩倩看到這麼多的朋友替爸爸鳴不平,心裏那份酸楚感一下子化成無聲的珠淚默默的流淌,她能感受到愛的力量在回報於她,天地間同胞的良知給予這個苦難中女孩一次次的安慰和鼓勵。

三月二十六日以後的一段時間裏,秦月明的十名家屬向佳木斯合江檢察院、佳木斯市人民檢察院、佳木斯監獄、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等部門遞交了控告書、投訴信、和《刑事國家賠償申請書》、《刑事賠償覆議申請書》等法律文書。

佳木斯監獄的暴力「轉化」惡行在秦命案發生後,並沒有一點的收斂,終在11天裏害死三條人命。這一舉世震驚的慘案讓世人進一步看清了中共的殘暴。他們一方面口頭告訴家屬秦月明「正常死亡」,而另一方面又用「上吊自殺」來欺騙不明真相的內部人員,並繼續煽動他們對法輪功學員的仇恨,一個謊言由更多的謊言包裹著。

秦的家人五個多月一直奔波於佳木斯市和黑龍江省的公檢法各部門,希望佳木斯監獄說出事實真相,說出秦月明真實的死亡原因,監獄沒有作出回應。八月五日,佳木斯監獄作出了不予賠償的決定。家屬要求獄方出示法律依據,接待人坦言無法說出實情。秦的死因無人告知,草菅人命卻初露端倪。

歷經近十三年的迫害,秦月明、於雲剛、劉傳江等三千多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他們寧願捨棄生命也不改變信仰的堅忍和高貴品格,與中共的殘暴與卑劣本質形成鮮明的對比,並將中共的「思想轉化」夢想和種種謊言徹底擊碎!

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整,王秀青和兩個女兒的心越來越平穩,她們由對害死親人的警察的恨轉變為善待;使控告追懲迫害者和大面積講清真相並行。

王秀青和秦家的長輩人聘請了一名當地律師,那個律師想讓家屬亮出個底牌:你們說出一個錢數來,我好去交涉,要是可行的話那就這麼定了,你們說不行,那你們就純屬難為我了。那律師問:給(賠償)二十萬同不同意?其他家人說:我們諮詢過,說最高能賠償七十萬。那律師問:如果賠償七十萬你們能不能不追究了?王秀青說: 律師說二十萬,你再加一百萬我都不幹。讓我用錢換遺體?我不會幹的。那位律師說:你這不是難為我呢嗎?秦的叔叔等多個家人幾次阻止不讓王說話,怕影響案子的正常推進,賠償個差不多的數就行了,秦月明的長輩們怎麼能看透一個修煉人的境界所在呢。那位律師聽著這不斷攀高的數額自動放棄了案件的代理。

後來在聘請北京律師的時候,王秀青跟律師說了前期聘請的事,律師一聽心裏沒底了,他說:這個案子絕對是個無辜的冤案,但是……

其他家屬又詳細介紹情況,眾說紛紜中,那位思維敏捷的北京律師聽後看著秦月明的妻子:你是秦的家屬,那我就問你。你追責,追責到甚麼程度?甚麼範圍?索賠索賠到甚麼程度?索賠到甚麼額度?

失去親人的王秀青有和第一位律師交涉的過程,已經把自己的心態調整到了最佳位置,她知道自己面對所有接觸她的有緣人。首先是講真相,然後是做案子。討還冤死獄中親人那份沉重的公道,警醒世人這沒有錯。對北京律師的一個個提問,王沉穩平和的回答著。

她對律師說:「秦月明是個修煉人,如今他的去向我已經不擔心了,因為他有師父管著。我也是修煉人,對於這個冤案,我們索賠索賠到甚麼程度,追責到甚麼範圍已經不重要了。就是說我們做這件事的目的主要是為了救人,只要過程中能把人救了,能減輕那些在佳木斯監獄同修的壓力,能儘早的結束這場迫害就足夠了。」

聽到這些話,在場的同修都哭了。律師也很動情,做了這麼多起案子,大概還是第一次聽到一個無辜冤死的家屬說出這番讓人心碎、讓人沉思的話語。

那位律師沉默了半天,然後一字一句的坦誠著他的心言:大法弟子就是中華的脊梁!就是中華民族的希望!

沉默了良久,律師又問:那你剛才不是跟當地律師說一百二十萬你都不同意,那現在你怎麼又對這個結果無所謂了呢?王秀青說:當時我是想救那個律師(不讓他間接的參與迫害),我修煉的不好,不太會講真相。我當時就想,如果他說七十萬,七十萬他要能解決的話,那這個律師就等於跟監獄一夥的了,就是等於是他幫助監獄擺平了這起冤案,把這個迫害的真相掩蓋了。那麼這個生命就毀了。我沒講好,那我就想了一個人的辦法,我就把錢數說高一點,給他嚇住了,他就不介入了,他不介入也比他介入幫助他們掩蓋迫害真相好啊。

律師聽後一下明白了家屬的真正用意,他說:啊,你這麼說也是為了別人好。可以看的出來,律師的神情中露出了一種感佩。那感佩讓人讀懂了他的心:律師的職責絕不僅僅是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他的天職是維護法律的尊嚴和社會的公正。

在一群完全為著別人著想的修煉者的真相面前,律師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他們毅然接下了這起冤案。

訴訟過程不斷的拓寬了王秀青母女的視野,她們是法輪大法的修煉者,深知天天和自己擦肩而過的那些善良的同胞們,有多少人還不知道即將到來的神對壞人的懲罰。大法師父讓我們講真相救眾生,使更多的人不被毀掉。修煉人的慈悲完全可以替代一切因私而暴露出的人心,境界在昇華著。她們的行為超越了自我、超越了痛苦、超越了磨難、甚至超越了死亡,因為在生命的長河中修煉人沒誰在意那瞬間的蹉跎。

九月一日,秦月明家屬向黑龍江省高級法院賠償委員會遞交了《刑事國家賠償申請書》,九月九日,省高法告知家屬,已經立案。該賠償委員會將在法定的三個月內對此案進行審理。

九月二十七日起,家屬一直在與高法賠償委員會溝通,依法要求閱卷。可高法賠償委員會一直在推脫、阻擋。母女三人又行使自己的權利,到省級相關部門上訪:人大、政協、紀檢、高檢。如出一則的來自上層的指令──搪塞、推諉、恐嚇、跟蹤、拍照、錄像等等無所不用其極,對一個修心向善的家庭採用了諸多的手段,為的是阻止家屬用他們制定的法律維權。

過程中最有意義的是一些政府部門工作人員聽了秦月明一家的遭遇後都表現出不同程度的同情,都認為在監獄裏出現這樣人命關天的事情,獄方目前的處理確實是違法的,很多人都建議家屬去找上級主管部門申訴。

人性在甦醒,從不接案子到主動收集事實資料的律師,從躲避不見到被秦女兒文章感動落淚的法官,從參與迫害到改變態度的警察……還有大陸某網站一則「冤死獄中──何日昭雪」的貼子在微博中引起了強烈的反響,在網上飛傳。回帖的人思想層面在延伸: 中共最惡毒的就是敗壞人的思想道德,破壞神傳文化,讓本該善良的人性蒙上了一層良知與道德淪喪的糾結。

王秀青母女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因和同修交流而被綁架、勞教。勞教所裏的工作已經彰顯了一個惡毒的目的:放棄秦月明致死冤案的追責。

三個月過去了,省高法「該賠償委員會將在法定的三個月內對此案進行審理。」已經成為了欺世的謊言。秦榮倩一個人在省城幾大機關往來訴訟,艱難的程度使孩子的心在滴血……微博網友寫道:「持續關注!不要哭,這個時候更要冷靜理智的面對,你不是孤單的,所有有良知的人都會聲援你,都是你的堅強後盾!」人能明白真相已經成了他們最大的需要,良知在復甦。

秦月明和其他千千萬萬個修煉人一樣,能夠走過這恐怖、這慘烈、這艱辛、這苦難,一定是偉大的佛法,宇宙大法造就的生命。

不是結束語

我們期待著真正的結尾,更希望這些就要過去的歷史性的災難留給同胞們嚴峻的思考。

聖經《啟示錄》中提到了包括規模空前的火災、地震、蝗蟲、瘟疫等等。這場災難的最後結果是被稱為「羔羊」的上帝和他的聖徒們戰勝了邪惡怪獸,之後是所有的罪人都會經歷「最後的審判」而受到徹底毀滅性的懲罰。

四百多年前的大預言家諾查丹瑪斯不但預言一九九九年恐怖大王從天而降。他還說,如果後來有一件事情發生,那麼他所預言的世界末日將不存在。美國天才女預言家珍妮•狄克遜補充說:人類無需對諾查丹瑪斯的預言感到恐怖。一九九九年人類不會滅亡,拯救人類的希望在東方,西方只代表事物的終端。

二十年,法輪大法洪傳,人類乾坤復昌明的日子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