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卍字符的牽引得大法 堅定修煉路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起源

回想起我們一家三口得法因緣極為殊勝,感謝師父慈悲的安排。在二零零六年以前,我個人信仰傳統宗教已有二十二年,也從來都沒有聽說過法輪功。在零六年元宵節,兒子與當時的女友(現在兒媳同修)到台北的平溪放天燈,他們在天燈上寫下祝福眾生早日得道的吉祥話,同時畫上了一個大大的卍字符。回來後為了確定卍字符是否有畫錯,於是上網找到了一個鏈接,點上去一看是《轉法輪》,就這樣我們一家人因卍字符的牽引得法了。而且我原本對學電腦不感興趣,卻在得法前主動要買筆記本電腦,所以一得法,就開始在電腦上恭讀《轉法輪》,原來這都是師父苦心的安排。

當我讀到第三講,師父說:「我們講修煉要專一,你不管怎麼去修,都不能夠摻雜進去其它的東西亂修。有的居士,他又修佛教中的東西,又修我們法輪大法的東西。我告訴你,最後你啥也得不著,誰也不會給你的。因為我們都是佛家的,可這裏有個心性問題,同時又有專一的問題。你只有一個身體,你的身體產生哪一門的功?怎麼給你演化?你要去哪裏?你按哪一法門修你就是去哪裏。你按照淨土修,那你就是去了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你按照藥師佛的修,那麼你就去了琉璃世界,在宗教中就是這樣講的,叫作不二法門。」

這一段法當時給我印象很深刻,過去跑了很多法門,從來沒有人告訴過我這麼珍貴的法理,就像從迷糊中驚醒過來!更感受到《轉法輪》真是一本指導修煉的天書,而修煉最根本就是要信師信法,才能修成。於是當晚就快速整理過去別的法門書籍,包裝妥當後連夜分批載往適當的地方,我要完完全全聽師父的話,真正走上人成神的修煉之路!

分享到香港講真相的心得

得法未滿一年,兒子同修就決定到香港講真相而且打算至少要住一年,我沒多考慮就說好!當時講真相對我來說沒甚麼概念,只在出發前夕在明慧網讀到師父剛發表的《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師父在講法中說:「那麼也就是說,大法弟子今天所做的這一切,不管你是參與了甚麼項目,還是你自己走上街頭去講真相、發資料,還是坐在領館前揭露邪惡,你都是在修煉自己、證實法,同時在救世人。」

我就告訴自己去香港就是修煉自己,現在我深深感受到,去香港講真相一趟來回十五天,累積幾趟下來真的讓我在那裏打下了很紮實的修煉基礎!包括同修們很慈悲善意教我功法的準確動作、大家精進學法的場、尤其在學習雙盤的過程剛開始那種錐心刺骨的痛,一開始學習盤腿五分鐘慢慢的漸進到雙盤一小時。對於發正念的認識也有相當程度的提升,每天睜眼閉眼都是三件事。在景點講真相更是每個環節都馬虎不得!去了幾次在法上認識上來,心中就會覺得一群一群的大陸遊客都是可貴的生命在等待被救度,更感受到大法弟子使命的偉大,真的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

在香港期間發生一件讓我刻骨銘心過心性關的事,也就是過母子親情關。兒子剛到香港講真相第六個月,我當時是第二次從台灣過去,當晚兒子還親自來接機,想不到半夜身體忽然遭受病魔干擾,當時他的耳朵以及半邊的臉龐都腫脹完全變了一個人,頭髮大量的掉、食物不能入口只能勉強喝一點點流質的東西、很嚴重的盜汗以致全身無力。和他同寢室的同修一早都會告訴我:「他整晚都不能睡!」我照樣去火車站派報,做該做的事,我悟到自己來香港是要講真相、救眾生的,親情是要捨的。身為人母當你看到自己的兒子變成這個模樣,根本就是判若兩人,如果沒在法上認識那麼肯定就過不了關,我當時只有一個念就是一切由師父安排!向內找去掉自己對親情的執著,將救眾生擺在第一位!同時也堅定的告訴關心此事的所有同修說:‘等我回台灣後他就會好了’!後來我十五天後回台灣,他也慢慢好起來,整個人突然就像脫胎換骨似的有很大突破!回憶起這段修煉過程我由衷感謝師父的苦心安排,理解到只有信師信法、放下人心,沒有過不了的關。

關於神韻晚會賣票的心得體悟

神韻晚會在台灣巡演五個年頭了,我得法第一年是自己買了前段座位去觀賞,想不到二零零八年就被安排去票務中心接電話賣票!神韻晚會是慈悲的師父為了救眾生而費了這麼大的心力用藝術形式來救人,也讓我們有機會在常人中雲遊,用心的與師父要度的眾生結緣,每每想到師父要救這麼多的眾生我心頭就哽咽,有幸成為大法弟子怎麼可以置身事外?每張票都牽著師父要救度的生命!只看我們怎麼去結這些個善緣,我個人的體會就是賣神韻晚會的票並不難,只要念很正、很強、有一顆要助師正法堅定的心,那麼師父就會安排善緣讓你來結。

在二零一零年《再精進》講法中 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來講,正念來自法,修的不是你人的主意怎麼好、你人的辦法怎麼高明,修的是你在對待問題時是否用正念。」 今年發生一件我賣票四年來從沒有遇到過的非常神奇的事!其實在這個過程中我深深理解都是師尊在鼓勵我,也就是師父只看我們的心!只要在法上師父都有最好的安排。

今年台中的神韻晚會三月二十四日是首場演出,就在三月十八日晚上十點多在票務中心,當時高價位的票還有為數甚多,當時我面對著電腦座位圖發出很強的一念:怎麼可以讓高價位的票還懸在那裏這麼多!怎麼可以讓高價位的票還懸在那裏這麼多!連續說了兩遍。到了當晚十一點左右,一位女士看到電視媒體廣告吸引她好奇的來電詢問有關神韻晚會的種種話題,我以一貫的親和又不失風趣的與她對答,其實我賣票的那一念就是希望眾生能得度能得救,最後她開心的訂購不同場次三千二百元的票合計十張,第二天適逢週末,票務中心只有三人各司其職,我負責接客服專線,神奇的事發生了,一整天不管是同修們在外頭賣票來電要訂的票或是有緣人來電詢問而後成交的訂票,真的很不可思議的就是連續性的一律都是以高價位成交!到了下午共賣了一百二十六張,使得負責整理票券的同修直呼:「太神奇了!今天真是太神奇了!」

個人深刻的認識到,凡事用法理衡量,用正念看問題,去掉人心、觀念,完全按師父的要求做,大法的威力就能展現出來。而且賣高價位的票,不只是讓購票的觀眾有個好座位,也是為了給眾生更大力度支持神韻、擺放自己的好機會!

同時,個人很注重售後服務,對於訂了票的世人,我們更要萬分珍惜,主動關心,演出前一、兩天,一定去電提醒他們別忘了按時到場欣賞,相對的,觀眾朋友在欣賞了世界第一秀後一定會給我們滿意的回饋。今年印象深刻的一個例子要與大家分享,我在與初次來電的觀眾朋友在電話交談中知道她用心良苦,她住在外縣市為了娘家媽媽身患糖尿病必須買輪椅區的票,三月二十七日一早我就去電關心她回來台中了嗎?她說昨晚就回來了,那麼我也就放心了,想不到當晚台中市下大雨也是台中場最後一場演出,臨開演前一小時她心急的來電語氣透著無奈告訴我她媽媽賴在床上勸了一小時就是不下床。而且呻吟著︰我的腳很痛,外面又下大雨天氣很冷我不要去看晚會了!問我怎麼辦?當下我的念頭是這位有病的媽媽是她業力在阻擋著她,不讓她進場看神韻,要給她信心要讓她老人家闖過關。於是我當時很肯定的告訴她:「你一定要輕聲細語的、不能有怨氣、要好言善意的鼓勵她、用很軟很軟的口吻再勸媽媽她老人家下床,我相信你們姐妹一定可以把她帶進場的!」當時我倆在電話中說得都哽咽了,我想到的是眾生要進這個場是多麼不容易!我也為她發正念清除干擾眾生觀賞神韻晚會的一切邪惡因素!結果第二天一早就接到她的來電,開心的描述說昨夜她用心去勸媽媽,她們是最後一分鐘進場,很感謝服務人員幫忙推輪椅,而且還告訴我:她媽媽整場都笑瞇瞇的,明年我一定找你訂票!

我理解我們所有的同修都有責任來賣票,如果每個人都走出來的話,眾生都會被感動的。其實相當深刻體悟在賣票的過程中就是讓我們修心性,其中還要做多方面的協調工作,而協調也就是在修自己!當你面對委屈、刺激人心的言語時,就要無條件向內找,一方面要諒解對方。在賣票的當下正念要足要有清晰的思維, 師父給了大家這麼大的修煉環境,讓大家在賣票中提高心性,我們賣票是配合正法所需而做,常人是做不來的。我認識到票務就是服務,絕對不能怕麻煩,個人理解怕麻煩不也是執著心嗎,同修們在各地區用心的賣票,在晚會開演前節骨眼上難免會遇到要換票的請托,有些客戶因為客觀條件必須要換場次,那麼同修們就來票務中心做更換票券的服務,我個人都很樂意來處理這方面的問題,只要用善念善心協助處理自然就會有需要的人再圓滿那些個座位,每張票都要很珍惜,因為眾生在等待被救度。師父在《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中說:「其實說助神韻也是在助你了,因為你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在修自己,而且神韻救的人也有你一份,這肯定的,這威德都在裏邊。」

我們是宇宙最幸福的生命,我們每人的修煉就是讓我們修去各種人心、執著心的過程,我個人理解到每個人都在不同層次因此對法理有不同成度的理解,敬請同修們把握萬古機緣溶於法中竭盡自己所能做的,二零一二年神韻晚會即將在全世界巡迴演出,我們一定要齊心念正、用心的規劃來賣票助師救人。

以上是個人在現階段的認識,敬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