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大法七天病全消 修煉路幸得師呵護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執筆者按:這篇修煉體會是我替同修代筆的。同修說:我是來姑娘家串門的,我在大法中受益情況不寫出來,總感到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今天好了,有人代我執筆了,同修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我一邊記著,一邊打量著同修,同修說今年五十八歲了,這哪像呀,臉上光光的、白白的,膚色白裏透紅,最起碼也得年輕十歲。一個十幾年前病的死去活來,並受不了病痛的折磨,想了卻殘生的人,現在身體如此之好,一個近六十歲的婦女,自身經營二十畝土地,還要照顧一位殘疾的丈夫,身體如此之好,說明了甚麼?豈不印證法輪大法是超常的,是高德大法。

因受同修重託,當晚形成初稿,第二天整理修改後發往明慧,向師父彙報,與同修共享。

一、喜得大法,七天病全消

我於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婆婆得法比較早,我們不在一起住,婆婆在城裏,我住在農村。有一天我去看婆婆,老人家看我多病的身體,讓我煉法輪功,並給我介紹說法輪功是佛家修煉上乘功法,祛病健身效果特別明顯,臨走時送我一本《轉法輪》寶書讓我帶回家,當時在路上也納悶,大冬天,我手裏拿著這本書手不但不冷反而熱乎乎的。

當時我悟性差,回家後便把這本寶書放在櫃裏,也沒學,至一九九八年,當時因病已喪失了勞動能力,長期臥床不起,我家小姑子當時也得法了,並說本村有煉功點,硬把我接到她家,讓我去煉功點學法。

一進屋,不禁大吃一驚,我看到滿屋子都有五顏六色的圓圈在轉,還看到一些生命體在學員身前身後在走動,整個屋內紅光照著一片紅,後來才知道那圓圈原來是法輪,看到並顯現在我眼前的可能是師父的法身。當時聽同修讀法身體感到從未有的舒服,輕鬆、愉悅,真有相見相聞太晚的感覺。

當天在小姑子家看師父的講法錄像,並教我動作,晚上到煉功點學法,七天時間內,我的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飛,比如在年輕時因坐月子(生孩子)得的類風濕,心絞痛、膀胱炎、後來又添加了腰椎間盤突出,咽喉炎、偏頭疼等症狀,近二十年間,看了中醫看西醫吃偏方沒辦法,家裏還供了狐、黃、白、柳,不但病沒治好,反而更加嚴重,想到了自殺,早日結束人間的這種痛苦,做夢也沒想到得法僅七天,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把我這個在死亡線上掙扎的人拽回來,變成了一個無病一身輕的健康人。

感謝師父、感謝大法。望著寶書、望著師尊的法像,時常淚流滿面,在師父法像前跪拜立下了終生的誓言;師父啊是您給了弟子的新生,不管在修煉路上遇到甚麼艱難險阻,緊跟師父一修到底,圓滿隨師回家園。

二、信師信法闖過病業關

1、十天闖過腦血栓病業關

在零八年過大年的前幾天,嘴裏吃甚麼都苦,實際這種想法就不對頭了。修煉的人,不是講隨其自然嗎?這不是求了嗎?舊勢力看到了這顆心,就抓住迫害的把柄,大年初二那天,突然全身乏力,身子總向一邊歪,照一下鏡子,嘴歪眼斜,這是腦血栓的症狀,晚上睡覺時,做了一個夢,開始眼前出現一團亂糟糟的麻線,也理不出個頭緒,然後往前走了一段路,在地裏拔了一棵蔥,遇到叔伯哥給我一串鑰匙,問叔伯哥,哪串是開房門的?叔伯哥答道:你自己找。醒後,自己悟到:鑰匙?鎖?自己找?這不是師父借叔伯哥的口明顯的在點化我嗎?有問題要向自己內心找,路段?蔥?這段修煉的路有難,要自己衝過去。當時悟到了師父點化我的意思,熱淚奪眶而出,心裏想著師父啊,我明白了,弟子一定不辜負您的希望,下邊的路弟子一定走好,我有使命啊,哪能這樣倒下去。

初三晚上,我背著真相資料,踏著沒腳脖的雪,踉踉蹌蹌發資料去救人了,丈夫在屋裏大聲衝我吼著,你得的是甚麼病,摔倒還能起來嗎?你不要命啦?丈夫幫不了我,因他雙膝骨頭壞死,不能正常行走,我去鄰近的村,一戶戶的發真相資料,只想到救人,沒想到自己的身體會怎樣,發完資料往回走的時候,突然發現,腿比來時有勁了,走路不那麼歪斜了啦,在以後時間裏,在做好三件事之餘,我心裏千遍萬遍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一天晚上在夢中看到,被子、牆上、房間飄浮的都是這九字吉言。正月十二,歷時十天,腦血栓症狀全消失了。一切恢復正常。

2、好壞出自人的一念

零九年冬,用東北醃菜用的石頭壓酸菜缸,因石頭過大,用力過猛,就聽腰部喀登一下,心想壞了,腰折了,此念一出,疼的汗順著臉就滴下來了,腰一動也不敢動。但轉念一想,這一念錯了,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有師父、有護法神保護,不會出問題的,我救人的使命還沒完成呢,不能倒下,正念一出,立時感覺有一種力量把腰部在扶正一下,試著走了幾步,不那麼疼了,進屋後,照樣學法,煉功、發正念。第二天起床,一切恢復正常,好像甚麼事在我身上都沒發生一樣。真是像師父講的那樣,「好壞出自一念」(《轉法輪》)。

三、助師正法路上,師父時時在看護著弟子

在我居住的村子,就我一人有幸得法,我得法不到一年,江流氓集團對大法、對大法弟子滅絕人性的迫害、打壓,頓時使我失去了修煉的環境,但我沒徬徨,沒觀望、沒嚇倒,我堅信師父是最正的,大法是正的,我自己的親身受益印證了這一切,我這個行將就木,完全喪失了勞動能力的人,得法一個禮拜就使我變成一個身心健康無病一身輕的人,而且我們修煉人從做好人做起,按照宇宙最高標準真、善、忍修煉怎麼能是邪的呢?那邪黨的假、惡、鬥就是正的嗎?哪有這樣的理?這不是強盜邏輯是甚麼呢?

1、學法第一位的

我是農村婦女,因丈夫雙膝骨頭壞死,家裏家外幾乎我一個人操勞,我家有九畝稻田,十一畝大田,從種到收都是我一個人勞作,即便這樣,我也沒忘記學法,在農活最忙的時候,我也擠時間學法,翻開《轉法輪》寶書,心裏踏實,特別勞做一天的身體疲苦一下全無,因我是開著修的,打開《轉法輪》寶書,每個字在我眼前都是活的,都是金光閃閃的,很快就能靜心學法,在農活特別忙時,我心裏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或者《洪吟》,多累的活都感覺很輕鬆,一點不覺累,同村的人都說,你幹活快,走路也快。我知道我正常走路大小伙子也攆不上我。有一次我去發真相資料,要過一條四米寬的小河,好像一抬腿就飄過去了,從自身也證實了大法的超常。

2、汽車也攆不上我

一天晚上我和同修去發真相,出村時發現四、五個小伙子在路上嘮閒嗑,怎麼辦?大半夜了兩個婦女往外走,會引起他們的懷疑,我和同修躲在一個粗電線桿後,發出一念,路邊上的年輕人,你們趕快回家,不要擋住我們的去路。不一會他們便散開回家了,我們剛走不遠,迎面走過來一個大約五十歲左右的男人,張口就問;你們是幹甚麼的?我回答;走路的。同修認識這個人,說這人聽了邪黨的宣傳,經常撕毀真相資料,同修讓我快走,便岔開道往家走,剛走不遠,後邊有汽車聲,我加快腳步心想汽車也攆不上我,真的我到家剛把門關上,汽車就停在我家門前,一會按原道返回去了,事後我想,可能這男人回去後發現家門口有資料,便開車出來了。同修證實,這男人家確實有車,而且也會開車,可憐這男人,他萬萬沒想到,汽車再快,也沒有大法學員的神足快呀。

3、心在救人 警車轉來轉去找不到我們

還有一天晚上,我和同修在某村發真相資料,我們從一胡同出來,一輛轎車在我們身邊停下,借燈光發現是一警車,我們手裏都拿著真相資料,這突如其來的一幕,我們沒有驚慌,當時我發一念,我們就是救人來的,其中包括警察,我們從警察車旁走過,他們沒有反映,好像沒看見一樣,我們倆又去另一胡同,神奇的是那天狗也不叫了,等我們走到村子頭時,發現警車在那轉呢,有時警察還下來轉轉,後來車開走了,我們做完資料順利的回家了。

4、摩托車也撞不倒我

又一次我取資料,橫穿公路回家的時候,被一輛突如其來的摩托車撞上了,但沒把我撞倒,摩托車往前開,我也被車推著往前走,大約推出十多米遠,等我反應過來,一把抓住摩托的車把,大喝一聲「停」,車立即喀停住了。司機這才明白過來說,我撞人了怎麼不知道使閘呢?邊說邊跳下車問,大娘怎樣?小伙子,大娘沒事,告訴你吧,大娘是煉法輪功的,他說是、是、法輪功好,法輪功神奇。又說;大娘看看腿撞壞沒有?我說沒事你走吧,小伙子向我深深的鞠了一躬,騎車走了。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