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痛中得法獲健康 迫害中正念驅邪惡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日】

尊敬的偉大慈悲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能成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感到非常榮幸。近十五年的修煉路在恩師的慈悲呵護下走過來。人類的語言無法準確表達師尊與大法的神聖與偉大。

法輪大法改變了我家的命運

我是一九九七年元月開始修煉大法的。修煉大法前,我身患多種疾病,如貧血、胃炎、腸炎、腎炎、乳腺炎、心臟病、附件囊腫等等,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大把大把的吃藥,中藥、西藥、中成藥,百藥吃盡無效。全身又黃又腫,手握不成拳頭,全身疼痛,生不如死。

得法後我認真學法、煉功修心性,一個月後乳腺炎、心臟病消失,其它病也逐漸減輕。不到半年時間,各種病幾乎都不治自癒,皮膚變得白裏透紅,那真是無病一身輕啊!認識的人看到我都說我越來越年輕了。法輪大法救了我的命,我能不信師信法嗎?!我只能更精進。

丈夫看我不但病好了,脾氣也變好了,每當他下班回家,我都會送上水果或一杯茶;星期天他外出遊玩回來,我端上飯菜和氣的問:今天玩的愉快吧?開始他很驚訝,後來他總是笑,說:法輪功這麼好呀!不但能祛病健身,還能改變人的精神面貌和性格。他從此變了,下班就回家,不再在外吃、喝、嫖、賭了,每天晚上還和我一起學法煉功。一個瀕臨崩潰的家變得祥和而溫馨,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和我家的命運,我從內心裏萬分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迫害中正念正行,解體邪惡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一夥對法輪功開始進行殘酷鎮壓,我百思不得其解。心想,這樣教人向善祛病健身有奇效的好功法,有甚麼理由要迫害他?一定是他們不了解真實情況。按照憲法規定公民有上訪權,我就去了北京信訪局,可我到信訪局發現這裏已變成了警察局。根本就不准人說法輪功的事,誰說法輪功,就推上警車拉走了。我知道沒有地方講理,以後再說吧!我就回家了。

回到家,「六一零」說我「擾亂了社會治安」,把我送到公安局。公安局以「擾亂社會治安」為由,於九九年十二月三十日硬把我關進看守所非法拘留一個月。出來時,公安局以所謂「押金」為名勒索三千元;「六一零」勒索三千。單位還扣發我十二月份工資和年終獎金,從此不讓我上班了!

二零零一年過完年,「六一零」指使其下屬對所有煉過法輪功的人進行排查,逼寫不煉法輪功的所謂「保證書」,拒寫的學員被綁架送進洗腦班強行「轉化」。我被「六一零」從家中綁架到洗腦班,一關就是五個多月。後來又被轉到市政法幹校洗腦一個月。剛回家四天,「六一零」主任又通知我去市裏參加第二期洗腦班再洗腦。為了躲避這種無休止的迫害,我被迫流離失所。

離家後我和另一大法學員同租一個院。在講真相時,這位學員被惡警綁架,承受不住酷刑折磨,帶領惡警到住處, 惡警把我綁架,關進又潮又黑的小屋。他們兩天不讓我吃飯。第三天下午五點鐘左右,惡警把我帶到公安局四樓辦公室,用「穿心棍」把我吊起來,四個惡警暴力審問:往臉上澆水,用掌或拳打我的臉、頭,整個臉被打的黑紫。快休克時,就把我放下來,緩過氣來,再吊起來打,反覆非法審我五個多鐘頭。我不配合邪惡,用正念反制惡人。我心想:請師父加持弟子,邪惡不配迫害我,誰打我讓他自己承受。那個惡警正用掌打我的臉,他說:啊,我的手怎麼這麼疼啊!馬上去洗手。我知道,師父在幫我。 最後看「審」不出甚麼東西來,就把我架上車,送到看守所。

被關進看守所時,由於酷刑,我的兩隻胳膊疼痛的不能動,無法用力,我起不來床,惡管教用鞋底抽我的頭,嘴裏還喊著:誰打你了!抽了二十多下,最後累的她喘不過氣來,才住手。我看她被中共操控的完全失去人性和人格,覺得她挺可憐的,對她無怨無恨。從此她再沒對我大聲說過話。

我不配合惡警,不照像、不填表,只發正念、背法、煉功、給同監室的人講真相、給管教講真相。通過我講真相,大部份管教都知道了大法好。晚上全監室二十五人在院裏煉功,管教、武警只在上邊看。在看守所,我的全身腫了兩個多月,後來突然消腫,瘦得皮包骨。看守所怕我死在裏面,讓惡警通知單位把我接回家。其實都是假相,是慈悲的師父用這種形式消去我的罪業,讓我回家。

二零零三年七月九號下午,兒子大學畢業,帶女朋友來家。第二天吃過早飯,我對兒子說:「你倆去買菜,我去看房子。」我準備開個衛生紙批發店,要找個門市部。正準備走,「六一零」主任帶七、八個人闖進家中,讓我去市裏參加洗腦班。我好言對他們說:「我兒子和女朋友昨天才回來,讓我照顧他們幾天再說。」他請示他的惡黨書記,對方說不行,今天一定得去。最後硬把我從家中抬上汽車,劫持到市政法幹校。

兩個月零十天,他們沒能「轉化」我。「六一零」主任氣急敗壞的指使負責「轉化」我的手下跑到公安局,他們串通起來,最後被中共「六一零」操控的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劫持到女子監獄迫害。

在監獄,我被安排到醫院強制「轉化」。一間屋裏放了四張床,我睡中間,三個已被「轉化」的學員分別睡在兩邊,由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副隊長李某負責對我的「轉化」。他們指使這些已被「轉化」的學員監視我,不讓煉功,每天讀造謠、誣陷師父和大法的邪惡文章,再讓寫所謂「認識」,不符合他們要求時,不讓睡覺。他們換班睡覺,我坐著閉眼也不行,往我的眼裏抹風油精。

由於監獄規定,如能使我「轉化」,就給她們減刑,所以這些邪悟的做起「轉化」來特別賣力,經常圍攻、打罵我。她們一班「轉化」不了,再換一班,五十多天,換了四班人馬。後來看「轉化」不了,就把我分到刑事犯監區,逼我到做衣服車間做奴工。

我給與我接觸的犯人講真相,大部份都能認同大法。有一年輕女子很瘦,有一天晚上在大廳看電視,她跟我說:我看你總是那麼祥和,不爭不鬥的,挺好,我也想學法輪功。我說那好哇!你是否有甚麼病?她說沒有,就是心裏不平衡,看甚麼都不順眼,總愛和別人吵架。我說:法輪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個道德高尚的人,自然也就不會和別人爭鬥。我就把《洪吟》裏的〈做人〉、〈威德〉、〈真修〉等寫在紙上,每天給她兩篇,讓她背誦。一個月後她胖了。其他犯人問她:你這段時間怎麼不吵架了?也吃胖了?她笑了,笑的很開心。

因為我堅持晚上煉功被關進小號。在小號裏,每頓只給半個饅頭,有時有點鹹菜條,犯人改善生活時,沒有我們這些關小號的份,只給我們一塊涼饃,連口水也沒有;嚴冬臘月每天讓坐在水泥墩上,一坐就是三個鐘頭不讓動。

第一次我被關在小號一個月回到二監區。那裏組織了一個所謂「轉化」班子,由兩名刑事犯和兩名已「轉化」了的學員作幫教,由專管迫害法輪功隊的隊長和二監區的教導員親自帶領。她們分兩班,白天一班,晚上一班,日夜折磨我,不讓我睡覺。她們有兩人輪流給我念攻擊大法的造假文章,然後讓我寫「認識」,不寫讓靠牆站著或罰坐小凳不讓動,我要動,她倆就按住我。

一次,一個刑事犯對著我的臉打了十幾掌;有時晚上她們讓從車間幹活回來的犯人頭頭們來參與迫害,打罵已是家常便飯。快一個月了,毫無結果,她們急了,從迫害法輪功的大隊調來七、八個已「轉化」的人,加強對我的迫害。到後半夜了,他們看我死活就是不寫「轉化」書,她們一齊上,把筆硬塞到我手裏,握住我的手寫。我用盡全身的力氣把筆搗在桌子上,筆尖都按斷了。她們把我推倒在地拳打腳踢,我不為所動。她們還從鄭州請來專搞法輪功「轉化」的對我進行「轉化」,他欺騙我說:將來國家要把法輪功人員分為「法輪功」或「職業法輪功」,把「職業法輪功」送到大沙漠。我坦然的對他說:其實,人最窮不過要飯,除死無大災。正如師父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所講:「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她們看硬的不行,又來軟的。監區長把我叫到辦公室對我說:你學《八段錦》吧,你學會教我,全監區的人都跟你學。我給她講真相,講修煉要專一,我只煉法輪功。就這樣邪惡的陰謀又破產了。

她們又把我調到九監區做珠繡。我晚上煉功,被值班發現,又被關進小號,這次我在小號被關了八十二天,因為堅持煉功,惡徒就給我戴背銬。晚上睡覺,把一隻手銬在床頭上。更邪惡的是,他們對著窗戶播放攻擊大法的造假錄音。每星期惡警去小號逼我寫「認錯書」,不寫不讓出小號。後來,我反迫害進行絕食,到八天,他們又把我轉到三監區。二零零六年六月刑滿,我被單位「六一零」接回,派兩名家屬暗中監視我。

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認真學法煉功勇猛精進。

建立家庭資料點

後來,我發現救人的資料很少,除師父的經文、《明慧週刊》能滿足同修們外,真相資料、光盤很少,《九評共產黨》、大法書靠從外地供給一些,這種狀況不能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我就想自己做資料,並把建立個人資料點當作是自己的神聖使命。

師父說:「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眾生也就成了你們救度的對像。大法弟子不要辜負了正法中賦予你們的偉大責任,更不要使這部份眾生失望,你們已經是他們能否走入未來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都要行動起來,全面開始講清真相。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當我學到師父這段法時,深感責任重大,救度眾生時間緊迫。我就找同修切磋,達成共識後,決定先買一個一拖五的刻錄機和一台彩色打印機刻錄光盤,也打印小冊子。

我就去找懂機器的同修,同修很熱情,很快就給買回來了。我就大量刻錄《神韻》、《九評》、《風雨天地行》、《我們告訴未來》等光盤。同修需要甚麼就做甚麼,滿足同修們救度眾生的需要。打出來的光盤封面既美觀又大方,有的常人說:這是從外國進口來的吧?

又和同修一起做《九評共產黨》。有同修提出能否做大法經書?現在很需要。同修需要就做。又去找懂技術的同修切磋,從明慧網下載做經書的方法、所需工具和材料。不久《轉法輪》、《洪吟》、所有大法經書都做出來了,滿足了同修們的需要。

隨著正法洪勢的推進,邪惡越來越少了,環境寬鬆了。加上同修們自覺的大量的學法,每天堅持至少學一講《轉法輪》,然後學其他經書,心性提高很快。原來沒走出來的同修,也走出來救度眾生了。每天需要大量資料。有的同修也想開一朵花,這是大好事。我就去找購耗材的同修,同修總是樂呵呵的接受,說一聲:好的!不超過兩天把所需要的東西都買了回來。若有電腦裝系統或電腦出了故障就去找技術同修,他也是毫不遲疑的馬上行動,問題很快就解決,然後我再教同修上網、打印、刻錄等。六、七十歲的老頭、老太太拿起了鼠標,做出了精美的真相小冊子、光盤、真相幣、《九評》和大法經書。不是親眼所見真的是難以相信!

幾年來我們地區全體大法弟子自覺的發揮著各自的特長,互相配合,互相關心,互相幫助,形成了一個有機的圓容不破的整體,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默默的做著三件事。目前我們擁有多個能獨立運作的資料點,滿足了同修們救度眾生的需要,每天有大量「三退」名單發出。這都是師尊的精心安排和慈悲呵護的結果。

從我走進大法修煉那天起,師父時時都在我身邊看護著、點化著我,我是有深刻體會的。這裏我只是寫了我得法至今的修煉過程,還有很多事沒寫出來,也還有很多事無法寫出來的。師父的洪大慈悲,佛恩浩蕩,對師父的感恩也無法用語言表白。當自己做的不好時,有時師父會點化,能靜下心來用法衡量,會發現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為了更多的救人,今後一定要學好法,抓緊時間修好自己,圓滿隨師還。

初次寫稿,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向師父合十

向同修們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