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每一個生命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七日】這位大姐對我說:你們學法輪功的人太偉大了,共產邪黨這樣迫害你們,你們還自己拿錢印資料、刻光盤,你們太了不起了。等將來我也學法輪功。當時我真是替這位大姐高興,她是真正得救了。這種事還有很多,就不多寫了,僅舉一例。世人的確等著得救,這更增加了我助師正法救度世人的信心。在此我也謝謝製作真相資料和光盤的同修,你們辛苦了。

師父珍惜每一個生命,所以我牢記師父的教誨,珍惜我們所遇到的有緣人的電話號碼,存到手機上給他們打真相電話,讓他們有個得救的機會,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九八年初得法的大法弟子,搞裝修行業。「七•二零」共產邪黨迫害大法後,我們大法弟子開始反迫害、證實法、救度眾生,進入了正法修煉 。二零零零年八月九日,師父發表經文《理性》,我反覆的學,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你們今天的表現是偉大的,你們這一切善的表現、就是邪惡最害怕的。因為打擊善的一定是邪惡的。目前它們迫害學員與大法,所有採用的行為都是極其邪惡的、見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將它們的邪惡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度世人,除盡邪惡的同時圓滿自己、強大法在世間的體現」。於是我便和妻子(同修)、妹妹(同修)買了信紙、信封、複寫紙,把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資料(因為當時的真相資料很少)複寫下來。

每到晚上我們就開始抄寫,白天有時間的話也抓緊時間抄寫,經常抄到深夜十一、二點鐘。然後一份份裝好,為了讓世人珍惜每一份真相資料,我們都裝到信封裏。抄到一定數量,我們就從本村開始發放。記得有一次,我們到離我們十幾里外的村莊,當時天下著大雪,天一黑,我們就步行出發了,真是深一腳淺一腳的,為了揭露邪惡讓世人明白真相,我們不怕苦,到了那個村莊,我們一戶一戶的發放。發完後回家已是深夜一點多了。我們抄的真相資料有一千多份,後來真相資料、光盤就多起來了,於是我們就停止了手抄。真相資料多了,我們就利用晚上出去發資料,把資料放到世人家裏,路上遇到合適的地方就掛條幅,貼不乾膠,證實大法,救度世人。我們每次都在師父的呵護下安全回到家。

我多次學師父的經文《不是搞政治》,師父的話我謹記在心。於是我又開始向世人發《九評共產黨》,先從親朋好友發,然後遇到有緣人我也發給他們。零五年二月十五日師父發表《向世間轉輪》經文。師父說:「其黨現在不但行了惡,而且罪不可赦,性質不同了,自然也就禍及了中共的黨徒。人不退出,那就是它的一份子、一個粒子、它組成的一部份,也就成了眾神消除的目標。」(《向世間轉輪》)在師父的指引下,我和同修們一樣進入了勸世人三退的行列中。我剛開始給親朋好友勸三退,利用過新年走親戚的機會我把親戚幾乎都辦三退了。遠方親戚我就寄資料給他們,讓他們知道法輪功真相,記住「法輪大法好」,選擇一個美好的美來。

我是搞裝修行業的,我將為其幹活的房東基本上都三退了,也送他們《九評》和真相資料看。我也向有緣人勸三退,我利用買東西的機會給他們勸三退。

《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發表後,我認真學法。我又開始了發神韻晚會光盤給世人,平時我總是帶一些神韻晚會光盤,利用購物、下班時間給他們,他們都會高興的收下。我還利用節假日帶兒子(小同修)上書店看書的機會把神韻晚會光盤發給有緣人,妻子(同修)在家發正念配合。

記的有一次在工地幹活,來了一個向房東推銷產品的大姐。我問大姐:大姐,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她說沒有。我就告訴她:共產邪黨自建政以來,幹了無數壞事,迫害死八千萬中國人,現在又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這個邪黨罪惡滔天,罪大惡極,老天要滅它,這其中就包括加入過它的黨、團、隊成員,如果不退出來,天滅中共之時,就會跟它一起遭殃。我問大姐入過黨團隊嗎?大姐說,入過團隊,不過早退了。我告訴大姐,那個自動退黨、團、隊,上天不承認。她問我怎麼辦?我說我幫你退了吧,只要你同意就行了。大姐說好,並從她的挎包裏拿出一張名片給我說:我就叫這個名,你幫我退了吧。隨後她又說,是不是學生也得退呀?我說凡是加入過它的組織都應退出來。大姐說:那你幫我兒子也退出來吧,他入過團、隊,叫XX。我說:好吧!不過你得讓你兒子知道真相,他得同意才有效。我便給了真相資料。大姐說一定回家和兒子好好看看。大姐又問我:你們做資料的錢是誰出的?我就告訴她是我們法輪功學員平時省吃儉用、也有上班的、做買賣的、從自己的收入中拿出一部份錢,但不影響自己的家庭生活。

這位大姐對我說:你們學法輪功的人太偉大了,共產邪黨這樣迫害你們,你們還自己拿錢印資料、刻光盤,你們太了不起了。等將來我也學法輪功。當時我真是替這位大姐高興,她是真正得救了。這種事還有很多,就不多寫了,僅舉一例。

世人的確等著得救,這更增加了我助師正法救度世人的信心。在此我也謝謝製作真相資料和光盤的同修,你們辛苦了。

在師父肯定了大法弟子把「法輪大法好」和「退黨」寫在人民幣上這個辦法後,同修拿真相幣去換錢,往外花真相幣,後來同修又送來了真相印章,就方便多了。我把一百元以下的錢都蓋上「大法好」、退出黨、團、隊保平安的真相短語。開始花也不是很自然,後來花出去的多了,也就越花越自然了。我有意花大錢換零錢,然後都蓋上真相短語,同修(妻子)向外花,我們現在用的得心應手,花出一張空白錢都覺的可惜。

二零一零年真相資料不多了,那時同修就打語音電話,發手機短信講真相也很普遍了。於是,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學會了打語音電話、發短信救度世人。一開始發真相短信,邪黨過濾的很厲害,我就打語音真相救人,再後來同修幫助教會了防過濾技術,我又開始了發真相短信。我利用上班的路上發短信,我還注意收集所遇到的電話號碼,因為每個電話號碼背後有一個等待救度的生命群。比喻:我們買的日用產品,標籤上都有電話號碼,我都一一記下來,等等。收集到一定數量,我就把號碼存到手機上,是手機號碼的就發真相短信,是座機的就打語音真相電話。這樣收集的號碼一般百分之百沒有空號,雖然費點時間我覺的也值,因為我們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來的。

記的有一次我在路上拾到一張信息報上面有很多很多的電話號碼,就拿回家放在摩托車上曬著(因為是早上被露水濕透了),我兒子頑皮不知道我是特意曬的,就把報紙撕的一條一條的,我看了很痛心,就說了他幾句。妻子(同修)說:撕碎了再另找一些就行了。我說:也許是這些人唯一的一次機會。我想起了《大法弟子必須學法》,從師父講法中我悟到,師父珍惜每一個生命,所以我牢記師父的教誨,珍惜我們所遇到的有緣人的電話號碼。我把兒子撕碎的報紙一條一條的拾起來,把上面的電話號碼一個一個的抄下來,然後存到手機上給他們打真相電話。讓他們有個得救的機會,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在打語音電話的過程中有罵人的、有要「舉報」的、有說髒話的,我不為其所動,因為世人都是被邪黨毒害的,他們完全在迷中,在謊言中,所以就需要我們大法弟子堅持不懈的講真相,才能把世人從謊言中救出來。我不氣餒,有師父的呵護,我知道自己在幹甚麼,我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當然,也有在電話的另一頭聽完真相喊大法好的,那是明白真相後世人的覺醒。我為之高興,同時也是對我的鼓勵。

在修煉的過程中也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也錯過了很多有緣人,和精進的同修比差距還很大。在修煉過程中,還有很多人心沒去淨,利益心、爭鬥心、不能被人說的人心、色慾心也不時的翻出來,在煉功上不能保證五套功法都煉。

在今後的正法修煉中,我要好好學法,向內修自己,去掉這些不好的人心,多學法,在法中歸正自己,在學好法修好自己的基礎上多救人,兌現自己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誓約,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也讓師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勞。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感謝慈悲偉大師父的呵護!
謝謝同修的無私幫助!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