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救人 內心充滿陽光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多次想提筆寫出這十幾年的修煉歷程,總感到一種無形的東西在阻礙著自己,老是覺得不好,沒有其他同修精進。向內找去人心,沒去掉「私」。不想付出,只想索取。再加上舊勢力的阻礙,一提筆就「睏」寫不下去。

回憶著十幾年的修煉歷程,每個大法弟子的修煉經歷都是一部輝煌的歷史。這是師父對我們的鼓勵,也是師父的慈悲和佛恩浩蕩,沒有師父誰能挺過這十幾年的浩劫,更說不上救人,這是歷史上從沒有的,這全是師父的偉大、慈悲、佛恩浩蕩。我們每走一步都是與師父的艱辛付出分不開的。在修煉的這條路上,有的走得比較穩健,有的走得非常艱辛,也有的走得跟斗把式的,也就是說修煉的路各有不同,所以在修煉的道路上沒有參照的。只有遵照這部大法去修,多學法,做好三件事,才能走好這條路。

我在修煉前,因女兒生病,八方醫治無效,使我在精神的壓力下吃不好、睡不好,導致我得了胃潰瘍,中藥西藥都吃總不見效。每天還拖著病體帶著女兒到處求醫看病。女兒的病沒好,我的病情卻越來越重,就在走投無路時,我們單位有個同修送我一本《轉法輪》寶書,我如飢似渴的一氣讀完,越讀心裏越亮堂,知道了以前不知道的理,也知道了人得病是業力造成的,知道了以前從沒有人告訴的做人的準則,知道了是非好壞得區分,使我從夢中醒來,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我的心一下就像從黑暗中見到了陽光一樣,一下驅散了我心裏的灰暗。我煉功的第二天我的胃病現象就消失了,我簡直驚喜交集。從此我堅定的走上修煉之路。每天學法、抄法、背法,簡直放不下這部寶書。

因為有了這堅實的基礎,使我走過了艱難的歲月。我堅信師父的至尊、偉大。堅信大法,這是任何力量也改變不了的。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在中共喉舌的誹謗、每天電視、廣播、報紙、千篇一律的播放著邪黨謊言,我根本就不理睬這些邪說。我告訴親朋好友,這些全是假的栽贓的。那時每天高音喇叭都在播放謊言,好像天都要塌了樣。我每天照常煉功、學法。我還告訴同修:「哪怕進監獄我也要煉功。」當時沒有想到這句話是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所以我曾兩次進監獄。

我的先生是個高知分子,忙他的事業,家裏的家務全是我一人承擔,幸好女兒生病時我已退休,所以我成天圍著這個家庭轉。修煉後,我早晚到煉功點煉功、學法。丈夫認為我不管這個家了,非常反感。有次我煉功回家,他開門就罵我一通:「你煉功就不管這個家了,女兒生病也不管了。」他火冒三丈。我想到了師父講的「忍」,沒有反擊他。過後我輕聲細語告訴他,我每天照管不誤,家裏哪件事不是我在做,我只是早晚去煉功,沒有耽誤啥事嗎?

一天晚上他睡到半夜把我叫醒,紅不說、白不說,怒氣沖沖告訴我:「你要煉功你就去煉你的功,我們就離婚。」我睡得很香,一下聽到他說出這種莫名其妙的話,心裏也沒好氣,但還是忍下了,只回了他一句:「你要離婚明天再說,現在半夜你說沒用,我還得睡覺。」第二天我照樣去煉功,沒把這事放在心上。但從此以後,他再也沒有說離婚的事了。我想這是師父幫我消了個大業。

修煉前看到女兒生病的痛苦,我真想用我的命去換她的命,成天在痛苦中生活。修煉後明白了很多以前不懂的道理,放下這個情。後來女兒的病也好了,別人問我女兒的病怎麼好的,我非常自信的告訴別人:「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二零零二年八月,師父的經文《快講》發表後,我就堅持每天都出去講真相,我悟到,修煉人沒有節假日,無論是夏天的烈日、還是冬天的寒風,我一點也沒有苦的感覺。反而覺得一旦出去講真相,烈日不熱,寒風不覺冷。

我居住在大城市,但每天走不同的地方遇到不同的人,真有點同修說的「雲遊」的感覺,但是我內心深處認為,我們比雲遊強過百倍,因為雲遊是要飯吃,苦得多,而且我們是在救人,有師父和護法神保護,每天還可以回家,所以心裏總是挺坦然的。我每天出去救人前,總要對師父的法像雙手合十:師父,我出去了,請師父加持弟子和安排有緣人得救。每次出門時都穿戴整齊、大方、面帶微笑,給別人的感覺是善良、值得信賴的人。

我在幾年講真相中,我也做到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告訴我們的:「現在救人也很難,你得順著他們的執著去解釋,為了救他們別給他們思想中造成任何障礙。」面對面講真相中,我總是帶著慈悲的心和一個祥和的笑臉,所以成功率較高,基本上是百分之九十幾。其實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因為沒有師父我們自身難保,何況救人。

我每天出去三、四小時講真相、救人,學法二、三小時,每天出去所遇到的人有老、中、青、少年,不同的人我用不同的話題,而且主動找話與別人談。有時順利時,我一天能救幾十人,一般都在十人左右。

以前我當常人時,性格內向,不願與別人多談,特別對異性。但是現在我是大法弟子,我要救人,要以慈悲為懷,所以有時真得主動打招呼或找話說。舉一例,一天在一個公園裏看見一個老年幹部樣的人,我在公園裏轉時碰到他三次,我心裏馬上就想到這個人可能師父安排來得救的人。當我這一念出來時,我們不約而同走到一個亭子裏,亭子裏還有其他人坐在那裏,他用手去摸亭子台上是否有灰塵時,我就馬上把報紙遞過去說:「你用這報紙墊上吧」!他坐下後我們就開始聊起來了。後來亭子裏的人都走了,就剩下我倆時,我把話題轉到談法輪功上。他也講到他是某地一個機關處級幹部,現在退休回來了,他說:「現在的貪贓、腐敗遍地都是。」他感到非常氣憤和無奈,他也談到了對法輪功的看法,他說:「我以前看過《轉法輪》,我覺得書挺好的,叫人向善做好人,有甚麼不好。我們單位有個煉法輪功的,關進監獄後單位扣了她的工資,這個人回來後找到單位領導把工資要回了。別人沒做壞事憑甚麼管別人、憑甚麼扣工資。這個國家、這個黨快完了。」我聽了他這番話後,我心裏感到這是一個應該救的好人,所以我告訴他三退時,他馬上答應了,而且他自己已取了個名字叫李仰唐。並說他從小就非常崇敬唐朝。如果沒有師父的佛恩浩蕩,沒有師父的指點和安排,這樣的好人被淘汰多可惜啊!

師父多次講到:「證實法不是常人做的,大法弟子才配做的。」(《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這是我們的責任,是歷史的使命,是師尊的佛恩浩蕩,也是眾生唯一得救的希望。所以每天出門心一定要正,腦子裏都裝著法、裝著救人的願望,一路發出強大的正念,心生慈悲,面帶微笑,對每個人說話都非常和氣,根據不同年齡、不同人的喜好,都講出使人信服的話。有的對方一聊就一個多小時,我心裏著急也得聽別人講完,最後再談到救人的話題,在強大慈悲場的作用下,我所遇到的人一般都被救度了。只有極少數人由於時間關係、或因受惡黨毒害太深不願退出的。也有個別人不願聽的,也有不相信的。但我在心裏都祝願這些人能再遇到大法弟子得救。

在救人過程中,也有人心會表現出來,有時救的人多心裏會有點興奮,每當此時我馬上想到這是師父的大恩大德,能讓迷失在常人中的眾生得救,我在心裏都替眾生謝謝師父;每當有不順利的時候,我也極力向內找,自己哪方面不足沒做好;有時當別人走過去了,非常後悔自己沒有抓緊講真相,心裏埋怨自己做得差勁。我深深體會到救人這是一件多麼偉大的事啊!師父把這麼大的重任交給我們做不好能行嗎?這麼偉大的事帶著常人心、不純的心能救人嗎?及時向內找,歸正過來,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一切干擾我的邪惡因素和一切假我的出現。

在這邪惡的環境中世人大有不明真相的,有明白的人同情大法弟子,但又怕邪黨的淫威,就是自己的親人也有認為我們是雞蛋碰石頭。其實常人不理解我們的內心世界,我們每個大法弟子心中有師父、有大法,師父每時每刻都在看護著每個大法弟子,所以我時時內心都充滿陽光,內心甜蜜,沒有那種常人忍氣吞聲、委曲求全,更沒有那種頹廢之感。我堅信師父說:「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圓滿。」(《問候》)

我們國內、國外的同修齊心合力,解體邪惡,驅散嚴寒的冬天,春天即將到來!

由於層次關係,有很多不足之處,望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