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對圓滿的執著 堂堂正正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從零三年至今,我在周邊許多鄉村、集鎮講真相,進進出出無數次。一年四季,無論颳風下雨,還是冰天雪地,只要不是特別壞的天氣,我沒有停止過講真相。四個派出所和本市公安局都曾拘留過我,但每次都在師父的呵護下正念闖出。當地很多警察、村民都認識我,有的成了老熟人和朋友。每次外出講真相,他們看到我來了,老遠就和我打招呼,有的要學法煉功,我就給他們提供大法書和教功錄像。有的學法後受了益,要感謝我,我說:「不要感謝我,要感謝就感謝我們的師父」。

我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今年七十二歲了。得法前,我患有心臟病,風濕骨病,被疾病折磨的痛苦難忍,秋天就得穿上大棉襖,怕風、怕冷水,甚麼莊稼活都不能幹,整天覺的活的很累、活的沒有意思。自從學了法輪功以後,我所有的病都好了,不但身體健康了,還懂得了很多做人的道理,覺的活的有意義了,遇到任何事都能想開了,活的悠遊自在也很樂觀。家中裏裏外外的農活都能幹了,農忙季節除幹完自家地裏的農活,還能給左鄰右舍幫忙,村裏人都誇我:煉法輪功煉的真好!

一、堂堂正正講真相救人

我只上了幾年學,文化不高,平時不善言談,為了克服講真相的困難,我先從本村講起。在實踐中,不斷提升講真相的能力。我的前夫在鄰村,以前因為我不生育,他先提出和我離的婚,我不記前怨,給他講真相。開始他不信不聽,還和我耍性子,我無怨無恨,繼續給他講真相,兩次後他同意退出惡黨。

我講真相,不管遇上甚麼人,甚麼身份,只要能答上話,就是有緣人,我就給他講。二零零三年,我講真相被惡人舉報,派出所派人抄了家,甚麼也沒抄走,最後,他們想搶走《轉法輪》,我立即從他們手中要回來,轉身藏到屋裏,他們又進屋裏去找也沒找到,我一邊發正念求師父保護,趕走這些邪惡之徒;一邊厲聲告訴他們:「大法書比我的生命都重要,要書不給,要命也不行!」在師父的佑護下,正念威懾了邪惡,他們五個警察定在那裏足足有一分鐘,然後灰溜溜的走了。

我是個農民,在農村講真相,和農民有很多共同的語言,講「三退保命」和誠念「法輪大法好」得福報的故事,大多數農村人都相信,每次講真相都有幾人或十幾人願意三退,也有不信的甚至反對的。

二零零四年,我在城東講完真相往家趕,剛出村不多遠,有兩個男青年騎摩托車追上來,攔住不讓我走,還報了警。當警車把我拉到派出所裏,我就善意的給他們講真相,講信仰無罪,講善惡有報。一位民警悄悄告訴我說:「別怕,他們不會怎麼著你。」大約一個時辰,我村的村官把我接回了家。

二零零六年,我在城郊農貿市場講真相,被一個不明真相的人惡意舉報,派出所離農貿市場很近,他把我送進派出所後,出乎意外的是:從所長到警員對我很客氣,他們讓我填表,我說我不填,也沒再強迫我,讓我演煉法輪功功法給他們看。我很高興的演煉了一遍法輪功的五套功法,十幾個人圍著看,有的還用手機拍照,我煉完動作就給他們講真相,都靜靜的聽著,沒有一點干擾,好像都在聽我洪法。天色近黑了,我發正念,「師父,這不是我待的地方,我得回家學法,不許他們攔我。」發完正念我就往外走,沒有一個人阻攔,我順利的回到家。

二零零八年,我在農村集市講真相,遇上了便衣警察,他們跟我要《九評》,我說:「我身上沒帶,回家給你拿,你等著」。一個便衣警察用手指著另一個說:「你看他穿的甚麼衣服」,當時,我看了看他們,沒有發現甚麼異常,我就急著回家去拿。等我從家返回集市時,他們立刻把我綁架到警車上,我才知道上當了。當時,師父借那個人的口點化我,保護我,我卻不悟。上車後,感覺到了自己悟性太差。在警車上我一路發正念,到了公安局,局長問我:你是某某吧?我說:「是」。局長轉身走了,叫來幾個警察詢問我,一個警察問我:「《九評》是哪裏來的?」,我不回答。另一個警察用拳猛擊我的頭,我就大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索性在聯椅上打坐。那個惡警又連續幾拳,把我從聯椅上打落在地,落到地上時,我仍然保持著打坐的姿勢不變,面帶祥和,眼睛微閉。

我這個七十歲的老人,不怕年輕人暴打,展現了我們大法弟子的風範,他們受到震撼了,那個打人的惡警悻悻而去。留下來陪我的警察,好心的問我:「暈嗎?」我說:「不暈」。說是不暈,可我的頭上鼓起幾個疙瘩。兩個小時以後,我村的村官把我接回家。到家以後,我求師父說:「明天我還要出去講真相,讓我頭上的疙瘩消下去吧」。第二天頭上的疙瘩真的消下去了,那天我到集上講真相,勸三退。又勸退了六個幸運的人。

去年,我去集鎮上講真相,又被惡人舉報了,當地警察綁架我時,我在集市上大喊:「共產黨迫害法輪功,你們抓好人是犯法!」引來很多群眾圍觀。其中一個警察把三退的名單搶走了,我趕緊搶回來。到了派出所,他們要搜我的身,我不讓搜,我說:「搜身是犯法」。問我護身符是哪裏來的,我說不能告訴他們,我要給他們講真相了,派出所所長害怕了,趕緊攆我走。就在我到推電車的時候,好幾個警察追著討要護身符,我鄭重其事的把護身符送到他們手上!前後連三分鐘都沒有,我就走出了派出所。我騎車又返回到集市上講真相,有趕集的農民見我又回來了,都感到驚奇。問我:「你不是被他們抓走了嗎?」我說:「我師父叫我抓緊救人,救人要緊。」我繼續講真相,又勸退了倆個人。

我幾年來忙於證實法,把公安局罰款的事忘了,今年我想起來了,我想借要錢的機會給警察講真相。這些警察也是真正的受害者。當初,寫罰款単時,他們把我的名字寫錯了,罰款單上的名字與戶口本上的名字不一樣,中間一字音同字不同。為此,公安局財務上拒付罰款,為了這點事,我要到派出所開證明,我在派出所與公安局之間往返好幾趟,最終把罰款要回來了。這次收穫很大,不單是經濟上,主要是讓他們知道了:好人不是好欺負的!我去一趟公安部門就講一次真相,有時還把真相資料送進辦公樓裏。我給他們講:大難當頭三退保命的道理,有的人對我笑,有的人瞅瞅周圍沒人,就對我點點頭表示支持。我每次去公安部門都留意他們的電話號碼本,我把他們的電話號碼記下來,請海外同修打國際長途講真相,能多救一個是一個。

二、跌倒後站起來,放棄對圓滿的執著

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為了維護大法的尊嚴,還師父一個清白,我去本市公安局討說法,我用自身的變化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不但救了我的命,還教給我怎麼做好人,有了大法才有我的今天。你們迫害大法就是迫害好的,迫害好的就可能維護了惡的,那樣會草菅人命。」他們不給我講理,把我強行送到了當地派出所,給我一個人辦學習班,派出所長和市公安局的一個科長,給我對話一整天。我堅持正念,以法為師,揭穿了邪惡的謊言和騙局。最後派出所長長嘆了口氣,說:「法輪功真有不怕死的」,發怒的把我非法拘留了一個月,強行罰款兩千元。從拘留所放回後,我想:我這條命是師父給的,拼了命我也要維護大法。

二零零零年,我隻身去北京上訪,在信訪局又被惡警帶走非法拘留了一個月。回家以後聽說幾個功友被本市公安局抓了,我立馬去公安局要人,又被他們非法拘留了一個月。當時,我心裏焦慮啊,心想怎麼就沒有說理的地方呢?從拘留所出來後,我決定去北京天安門廣場證實法,我帶上法輪功真相資料,第二次去了北京,在天安門廣場被惡警非法抓捕,被帶回當地非法拘留了一個月後,又被綁架到勞教所,對我進行人身迫害一年半。

剛進勞教所,惡警對我強行搜身,把我身上帶的袖珍本《轉法輪》搶走,我以死相拼也沒能保住。隨後,他們讓我寫「三書」,我拒絕寫「三書」。他們想轉化我,我堅持著不放棄信仰,和不被轉化的功友一起集體絕食抗議。勞教所裏的惡警們,看到我們一起絕食,氣急敗壞的對我們動用酷刑,用捆綁、電棍電、不讓睡覺等方式迫害我們。當時,我被折磨的死去活來,想用死表達我對大法的堅信。身邊的功友及時的提醒我,我們是證實法怎麼能死呢?我明白過來了,我們要好好的活著,好好的助師正法,隨師回家園。

邪惡之徒把我關進了小號,進行單獨的強度迫害。在黑黑的單間裏,我稀裏糊塗中在保證書上簽了字,接著幾個特務打著學員的旗號來找我,說:「你們已經圓滿了,不用學了,不用修煉了,可以把書繳出來了」。我輕信了他們的謊言,繳了書,造了大業,給大法抹了黑,給自己的修煉留了污點。至今想起那段往事我就流淚。

二零零二年我從黑窩回家時,身體被邪惡迫害的很虛弱,病業也反上來,渾身浮腫、行動困難、疼痛難忍。這時候,同修們對我伸出了援助之手,熱心的幫助我的生活,引導我多學法,對照大法向內找,鼓勵我跌倒了就爬起來,鼓足勇氣往前走,快速走出「老是後悔、老是難過」的陰影,以親身經歷講真相多救人,將功補過。

二零零三年我身體康復,是師父又給了我一次生命,我那種感恩的心無以言表。師父在《去掉最後的執著》中說:「每當我看到你們遭受魔難時,師父比你們還難過;每當你們沒走好哪一步時,我都會很痛心。其實邪惡所幹的一切,都是在你們還沒放下的執著與怕心中下手,你們是走向佛、道、神的未來覺者,是不求世間得失的,那應該甚麼都放的下。此時你們如果沒有執著圓滿的心,邪惡就無法再鑽最後一個空子。」看著師父的經文我淚流滿面,覺得師父甚麼都知道,師父在說我有執著圓滿的心,讓我修去這個執著。我暗下決心:一定去掉這個執著,做一個合格的真修大法弟子。

我的老伴是個復員軍人,邪黨的支部書記,脾氣暴躁,思想很頑固。他前妻很年輕就病故了,我嫁過來後,他也沒有多大的改變。他反對我學煉法輪功,遇到同修來我家,他就罵同修。我被綁架到勞教所期間,他還罵我,罵大法,為此他遭了報應摔斷了腿,造成了終身殘廢,生活不能自理,出門靠坐輪椅,生活起居全靠我照應,由此我家庭生活的負擔重了,家裏的甚麼活都是我一個人幹。不過再苦再累也不能耽誤我救人,我把做好三件事放到第一位。吃罷早飯,我用輪椅把老伴推到街上,他和鄰居聊天說話。然後,我騎車下鄉趕集講真相,散發真相資料,中午十一點趕回家做飯,下午做家務,一早一晚學法煉功。

這幾年,「六一零」的邪惡分子,經常的來我家騷擾,說是「回訪」,實際是想找麻煩。有一天中午,我外出講真相回來,進家就遇上了他們,他們早已蹲在我家裏,看我回來就翻找我的車筐,甚麼也沒翻到。我正告他們:「法輪大法是好的,真善忍是好的,善待法輪功就是善待你們自己!」他們講他們的邪說,不讓我說法輪功好,臨走拿去了我桌子上的明慧台曆,被我追上要了回來。

這幾天,我連續通讀了第八屆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文章,受到的啟發很大,和同修相比還有較大差距。我決心在今後的日子裏,精進實修,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我不會寫文章,是我口述請同修幫我寫的,在此謝謝同修。我想正法已到最後的最後了,應該向師父交一份答卷,以後機會就越來越少了,這是本篇文章的初衷。不正的地方,請同修指正,合十。

最後弟子向師父叩首!祝師父新年愉快!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