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修善才有救人的能量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六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得法後堅持精進學法,堅定的信師信法,也主動幫助人買大法書和教人煉功動作。當時,哪怕教會一、兩個人煉功心中也其樂融融。在這十幾年的修煉當中,覺得過的充實、精神也好,但也有樂也有苦。

一、樂甚麼?

樂的是通過修煉一身病全好了,修煉前有關節炎,走路腿痛,後背長一刺猴,洗澡疼痛流血(有一天毛巾被上有一點點血,一摸刺猴沒有了,連點疤也沒有),老年性白內障,需常年上眼藥,通過修心煉功,這些病全好了。

煉功修心,也知道處處為他人著想,知道怎樣做人了。老伴看到了我這些變化,變的無病一身輕,也很支持我煉功,為了讓我按時參加集體學法煉功,他主動的早早把飯做好,這也促使我倍加精進實修了,把時間都用在大法修煉上來。並時時處處向內找,在法中提高心性,平時只要到我家串門的人就不放棄對他(她)們的洪法、講真相、勸三退。

二、苦甚麼?

苦的是在遇到矛盾時,心性關過不去,心裏覺的很苦的不會向內找,老向外看,還覺得委曲,心中痛苦,還憤憤不平。老覺的修心向善做好人沒錯,可怎麼總是遇到些不公平的人和事呢?

自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不少人受中共謊言矇騙敵視法輪功。老伴也受壓力和矇騙,也常不自覺的找茬,我覺的很委曲,忍亦是表面上的忍,心裏不服氣,後來通過學師父的各地講法和與同修切磋明白了,我是修煉人呀,爭誰對誰錯那是常人觀念,就是爭出個誰對誰錯又有啥用呢?修煉人得修善,只有善才有能量,才能救得了人。

有一次我做飯,老伴提出要怎麼做,我沒有按他的要求做,他就生氣不吃飯了。若在過去我早和他吵起來了,這次明白要向內找,只有內心向善才有能量,才能救得了人。於是我面帶笑容的說:對不起,下次做飯按你的要求做,請吃飯吧。他立刻氣消,起來吃飯了。從此以後再講真相他也聽進去了。一個修煉人,就是要放下自我,去掉人心,修好自己,實實在在的救度眾生,這才是根本。

三、信師信法才是最安全的

起初發真相資料時有怕心,上下樓時,心跳加快腿發抖,有時看到有的樓層亮著燈,就不敢上了,立刻下樓,再到別的樓上去發。

有一次,發完資料向外走時,突然跑出一個人來,好像是要追我,當時夜裏三點鐘,這時我心裏有些發慌,心裏喊師父救我,那人卻向相反方向跑去,我向西跑他向東跑。我加速步伐跑回家,立即插門關燈,隔陽台窗戶向外看,那人可能清醒了,又調頭往西跑,正好鄰樓道裏開著燈,他跑到那樓道去了,沒上我們樓道裏來,半夜三更的他也不能叫人家的門呀,討了個沒趣回去了。我知道這是師父保護了弟子。

隨著時間的推移,再加上多學法,怕心就越來越小了,再進樓裏發真相就不那麼害怕了,不管哪層亮著燈,我照樣上到頂上去發,心裏有了正念,心想:如有人看見就給他講真相,心裏還背著師父的《洪吟二》〈怕啥〉。在夜間發資料遇見過好幾次人,有人拿著手電照在我臉上盯一會,也沒說甚麼就走了;有的人就問誰?我心平氣和的回答說我,也是拿手電照我一小會兒就走了。也正像師父說的「一個不動能制萬動」(《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第一次寫,難免有不當之處,請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