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親屬、全樓的人都感動了

——一舉一念證實法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我們一棟樓的人好多都處熟了,處的像親人一樣了,有了年曆和神韻光盤就一一送到他們家。有一戶平時講真相不愛聽,孩子鬧病時我去探望,也沒帶東西,就告訴她讓孩子念大法好,她很感動,當即給全家全「三退」了。那孩子見面就非常親近的喊「奶奶」。在外孫學跆拳道的道館,我幫經理掃雪,收拾鞋架子,幫老年人找座,每次散場我都把板凳搬進屋子。外孫學我樣子也搬,後來孩子家長們都學我。有的說:「這個老太太真好,又年輕、身體又好、心態還好」,「她可不是一般人,他們煉法輪功的人都好。」
──本文作者

師尊好!
同修好!

我有幸得大法,成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與師父同在,與正法同在,是我最大的榮幸和自豪!雖說修煉十幾年來搖搖晃晃,跟頭把式的,還能跟師父走在回家的路上,是偉大的恩師、偉大的法,容弟子跌倒再爬起,每走一步都浸透著師父的慈悲!藉此法會,弟子謝謝恩師!因為過去跌的跟頭較多,從此弟子就抱定了一個信念:緊緊抓住師父的手,聽師父話,堅定穩步走好師父給鋪好的回歸路。下面交流自己在平凡中沐浴浩蕩師恩的點滴體會。

一、小小花朵師培育,橙黃紫綠放光彩

我的修煉和證實法的路是師父給鋪好了的,有時自己悟不到,達不到大法對這一層次的要求,而不敢走。師父早就提出大陸資料點遍地開花,我家零五年初就買了電腦,自己有一定文化,可是因為當時有怕心,用人的觀念看問題:心裏對電腦有一種畏難,好像是年輕人的領地;電腦是變異人類的東西;身邊有資料點就行了,我不用學了。後來通過學法,和同修切磋,也悟到了這些都是人心,我們大法弟子有條件的都應該上明慧網。可是能不能學會?

這時小外孫要看動畫,逼著我學會開機、找動畫和唐詩等。聽同修說,一個初中小孩就能把自由門軟件安上,我下決心也要上大法弟子自己的明慧網,就問女婿女兒、問外甥、問已經上網的同修,因為我還不懂電腦,問也問不明白,人家告訴我也聽不懂,那時技術同修很少,不便聯繫,還是求師父吧。我就求師父幫我,用一個真相光盤插進電腦,手不知點哪裏,弄了三個多小時,滿頭大汗,最後打開一電腦硬盤,已經裝滿了小鴿子,大概有十幾個,到底哪個可以用啊?懵了。其實都可以用,自己不知道。我就求師父說,「師父,如果沒用的就讓我刪掉,有用的就留下來,」可是怎麼刪都不知道,手不知怎麼就按了右鍵,真是刪到最後只剩一個了,對話框出現:此文件不能刪,回收站滿(大概)。打開自由門找到明慧網,師父慈悲的坐著,靜觀世間,我心中既高興又平靜,好像回到了既熟悉又陌生的家。

從此連續幾天,天天看到明慧網文章和師父,可幾天後,打不開了,一打聽,同修說軟件早就升級幾次了,還能打開就已經是奇蹟了。後來技術同修指導怎麼自動升級和下載軟件,也學了一些有關電腦知識。這時我怕丈夫不理解,沒敢打印資料,只是每天上自己「三退」的名單,從而學打字,進而打一些較短文章,後來打同修「三退」名單。稍熟練一點,就打法會文章,寫真相信,雖然慢些,但有師父加持,也能很快打出來。後來從安全考慮,我又買了一台二手筆記本電腦,安裝了我們專用系統。

今年年初,一資料點同修被綁架,邪惡也要綁架她丈夫。我跟同修的丈夫(也是同修)切磋向內找,切磋中男同修很接受。過一段時間,我還想再「幫一幫」他,這期間聽說他們以前不好好學法,跌了跟頭還不悟,幹事心強,完全沒想到找自己。這時有一同修跟我說:某某同修被邪惡迫害,摔的不能走路,許多同修都去幫著找「心」,一撥接一撥的,找的同修靜不下心學法,其實同修自己已經找到了。我一聽這不是點化我來了嗎?師父慈悲啊!我該找自己了。被綁架的同修太忙,因為大家都在等靠要,沒有盡自己的責任。男同修懂技術,誰有事幾乎隨叫隨到,沒有任何怨言,他們沒時間靜下心學法煉功,很勞累。如果我們都能做,都不等不靠,他們會沒時間學法嗎?他們還會幹事心那麼強嗎?(當然他們也有執著心)師父不是早就要求資料點遍地開花嗎?自己為甚麼就不邁這一步?還在等靠、求安逸、怕危險,這不是自我保護的私心嗎?

想起前些年有一篇明慧網文章,說有一個地方,同修聽說邪惡要查誰家有資料點,全村同修都買了電腦,解體了邪惡的迫害。我讓同修給買了打印機,開始做資料,分擔了資料點同修的一點壓力。我小組同修都願寄真相信,我就寫真相信,打印明慧網上的真相信。除供小組用資料外,自己每週做了資料自己發,小冊子、週報、地方真相,真相貼。資料點在制止迫害、震懾邪惡中發揮著較大作用,我也修去了怕心、等靠心、安逸心。家人也隨之歸正了。

修煉剛開始,我丈夫極力反對,我被邪惡抓到看守所、勞教所,他也受了不少罪,理解不了,總是干擾不斷。近幾年我知道修自己了,我在法中歸正,他也被改變了,當我把打印機拿到家時,他沒反對,不嫌花錢,還很高興,好像還很自豪,騰出櫥子讓我放東西。我做資料時,他做飯、擦地、洗衣,接孩子。一次我打資料,他帶外孫出去,把我鎖在屋裏,回來他告訴孩子「別砸門,我們自己開門,姥姥就知道是家人來了」。有時我去發資料、張貼真相,他也幫我一起去。電腦和打印機也明真相,像兩個聽話的孩子,和我配合的很好。

走過來一切是那樣的自然、平靜,是師父一步步領著我才走過來的。只是這朵小花開的太遲了,太小了。我悟到花兒再小也點綴著、豐富著整體,只要在法中就會放出異彩,橙黃紫綠無論甚麼顏色,只有互相配合的好才使整體放出更加璀璨的光芒。

二、不負使命助師行,兌現誓約救眾生

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是我的史前大願,這一段時間是師父留給大法弟子救人、修出無私無我的最高境界、成就大覺者果位的。師父說眾生都是為法來的,很多人在歷史上都很了不起,很多的王和主都轉生到中國來了,救了一個人就等於救了一個宇宙,無量眾生。舊勢力竭盡全力的毀人,我們是爭分奪秒的救人搶人。我們的修煉,我們的圓滿都在三件事中。

幾年來,我一直不斷的寫真相信、發真相、面對面講真相,又參加了手機講真相。我體會,只要弟子有救人的心,師父就把救人的機會和有緣人送到面前。我有一同事夫婦,他們已經搬到另一個城市,我一直在想他們。一天,學法的路上又想起他們,如果有機會見到他們,一定把真相講給他們。就在第二天,就在同時同地,一抬頭同事夫婦就像變戲法似的出現了,他們說串完親戚就想來轉轉,沒目標的走走。我知道這是師父的安排,互相問了好,就直接講了真相,他們很痛快就「三退」了。還有很多我想救的,也是不期而遇,都得救了。

我老家較遠,由於家人都搬到城裏,每逢過節才回一次,而且只是短暫停留,總想回家去講真相,救救那裏的鄉親。今年我乾爹去世,因為他沒有親生女兒,按鄉里風俗,我就得做女兒應做的事。我乾娘像命令似的必須等我乾爹嚥氣前讓我趕到,這樣我就得住下。這不是師父的安排嗎?我帶上幾十個護身符、一袋真相扇子就去了。女兒不用陪靈,我就藉機講真相,一天一夜我遇到了老同學、新老村幹部、我的老師、兒時伙伴、老鄰居、親戚,有機會就講真相。

我一人也確實講不過來。晚上天很熱,吃過晚飯,來很多人看樂團吹唱的,我就抱著扇子說:鄉親們都挺熱吧?我是這村人,給你們拿寶貝來了。有的認出我,說:某某某你發吧,咱村沒事。大家爭著要,我舉著扇子告訴大家:這寫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經常念著保平安,不要聽信前幾年中共謊言,大法現在洪傳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了。發完後一對一講「三退」。第二天有幾個人拿著扇子在街上扇,有的追著我要。我給現任村長講真相,由於時間短沒講透,他沒答應退黨,但答應不參與迫害大法弟子。他母親聽完真相當時就念大法好,還表示告訴他姪子、現任村支書不參與迫害大法弟子。這一次有四十四人「三退」。

手機講真相我做了二年多,發信息,打真相電話,發彩信,這個項目溶入我的日常生活中,出門就打,特別是現在有了智能全自動撥打手機,更方便了。深切體會到眾生在覺醒,有的聽完還讓打過去,有的在電話裏就喊「大法好」。有的發短信來詢問,有全聽完的或願意聽的,我立即發短信勸「三退」。一個北京人,聽完真相後,發短信說:「謝謝你,祝你們成功,祝你們隊伍不斷壯大」。

手機講真相救人效果很好,有很多人都是聽到過真相電話後願意「三退」。我深深體會到師父的加持,也出現過一些奇蹟。有時由於聽的多,時間長了忘了摳電池,就自動停機,師父保護弟子安全。一次我看到明慧網有關於「修煉法輪功合法」的真相語音,就下載到手機卡上,結果試打時語音有個別字中斷,聽不清,我認為這個內容正是向民眾普及的,就求師父加持,讓它變好。這樣想了就一邊發正念拿上手機出去了,打了幾十個,都非常清楚。有時自己懈怠,師父就讓同修點化、鼓勵我精進。過年那兩天,我的卡用完了,辦了一張下月的,中間只好休息,年三十同修長途真相電話打到我手機上,我找到自己的差距,有歇年的思想,立即就辦了新卡,打真相電話一天不間斷。

師父講:「所以發正念這事大家一定要重視起來,不管你自己覺的有能力和沒能力,你都應該去做。」「每個學員都必須真正的清醒的認識自己的責任」(《各地講法二》〈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我認識到發正念是大法弟子的責任,是助師正法的必須做的,我每天堅持四個整點發,晚上對本地發,坐車、或到市場、商場發正念,二年來每週有半天到勞教所或看守所、洗腦班近距離發正念,還有全區每週半天發正念。

特別是近距離解體看守所、洗腦班,這一年多每週一次不間斷,無論嚴寒酷暑,風霜雨雪。在此過程中,把基點放在整體配合、解體邪惡、救度眾生上,而不僅僅是營救同修。自己心性不斷昇華,帶動了沒參加過近距離發正念的同修成熟起來,也確實抑制了邪惡的迫害,體現了整體的作用。在此過程中修去了怕心,修出了慈悲,我看到參與迫害的人都很可憐,就和一位同修在多名同修正念加持下,去「六一零」找洗腦班校長、六一零副主任勸善。我和他是熟人,他感到很吃驚,說,你們敢到這來找我?同時威脅我們,我們發正念,笑著不動心。當他知道大法弟子確實是為他好時,收斂了邪氣,臉上也露出笑容。

三、懷大志、拘小節,一舉一念證實法

大法弟子的言行反映著修煉狀態,做得好就是證實大法,我們所做的都將給後人留下來。我按師父要求的多學法,每天參加小組學法,晚上自學,並用法歸正自己。堅持煉功,改變本體,天天保持好的精神狀態,把大法的美好展示給世人,一舉一念證實法。

在家做好家務,帶好孩子,不懶惰,關心他人,和家人說話儘量保持平和,情緒樂觀,用正理教育孩子,用修煉人的行為影響家中常人。養成良好習慣,從不玩牌,不看電視,做事俐落不拖拉,能做到的事自己多做,儘量不讓女兒女婿操心,從不埋怨別人做的少或做不好。在外邊,從不看賭博,不集群閒聊。過去自己有愛說話和開玩笑的習慣,雖不是低俗的,玩笑言語也不在法上。時時不忘大法弟子的身份,少說閒話,站在法上看問題,講話認真,鄭重,語氣親切、善良、平和,為他人著想。我也很注意自身形像,出門走親訪友、上街穿的得體,乾淨,端莊,頭髮乾淨有型,見人面帶微笑,展現大法弟子風貌。不便講真相的時候就發正念,把「大法好」打入他們思想中。這樣走到哪裏,都受到尊重,被年輕人視為長者,老年人視為朋友。有很多人表示願意和我在一起,有的人聽我說話舒服。我的一位老鄉稱我「有素質,令人佩服」。

我按師父要求的大法弟子處處做好人,在處理親戚關係上,保持善良、大度、忍讓,對自己和丈夫的親屬一視同仁,多關心,多走動,從不想過去誰對我如何。如我丈夫弟媳,在分家時,誤會婆婆暗地向著我們,把分給我的家具拿去用了,房子也長期佔著。我不但不生氣,還可憐弟媳長期有病,經濟上不寬裕,經常去探望。今年弟媳住院,我送一千元錢給她,需吃藥三年,我每月給送去三百~五百元。弟媳對誰都說,老嫂輩母,我嫂子就是媽。我讓她學大法,給她書和mp3,她娘家媽說:「別人也勸我學,我沒上心裏去,就衝你這麼好,那本書我學,我給霞念書。」(弟媳叫霞,不能自理,老媽來照顧她。)

我婆婆是公公的後老伴,我對婆婆好,婆婆的親人都知道。夏天,我給婆婆買了衣服送去,從未見過面的老姨婆從遠處來了,老姨第一次見到我,就叫出我的名字,她說:「你二姨(我管後婆婆叫二姨)早就告訴我們說你忒好,我知道你煉法輪功,我剛才看你給她買的那一櫃子好衣服,你二姨在你們家我放心。」我藉此向老姨講真相,我公公也幫我說:「我兒媳婦都是為咱們好,聽她的吧。」這樣全家三口都「三退」了。

小區裏都是剛搬來幾年的新鄰居,我熱情與他們打招呼,誰有事盡力幫忙。我樓上樓下的樓道經常擦;下雨了把外面的自行車給搬進樓道或苫好;我樓口地下室的燈壞了,自己買來燈座找物業修好,默默交著公用燈電費。有人問為甚麼這樣做,我就說:「我師父叫我做好人。」

四樓大叔是個老村支書,剛搬來時我勸他「三退」他不聽。在他有病時,我經常問候,幫他拿東西,幫他搬自行車,提醒他家注意安全,他逢人就說我好,我給他《九評共產黨》、給甚麼真相資料都要了,答應「三退」。他有時也掃一掃樓道。對面屋媳婦娘家媽說:「我看全小區樓道就你們的乾淨,誰擦的?你們樓道的人真好!」她女兒說:「我們這兒好人多,我嬸兒擦的,她信法輪功,是最好的人。」

我們一棟樓的人好多都處熟了,有婚喪大事、生孩子等,我主動參加,結識更多人好講真相。有病的主動多問候,有時幫他們接送孩子,拿鑰匙,處的像親人一樣了,有了年曆和神韻光盤就一一送到他們家。有一戶平時講真相不愛聽,孩子鬧病時我去探望,也沒帶東西,就告訴她讓孩子念大法好,她很感動,當即給全家全「三退」了。那孩子見面就非常親近的喊「奶奶」。

在外孫學跆拳道的道館,我幫經理掃雪,收拾鞋架子,幫老年人找座,每次散場我都把板凳搬進屋子。外孫學我樣子也搬,後來孩子家長們都學我。有的說:「這個老太太真好,又年輕、身體又好、心態還好。」「她可不是一般人,他們煉法輪功的人都好。」

以上是我修煉的一點體會,有不在法上的請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