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從零開始學起 常年編製真相資料

——做好當地真相 堅持實修的體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當我看到《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徵稿》的通知後,我心裏激動萬分,我想:這次我一定要投稿。前幾次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徵稿,由於我自己沒有足夠的重視,再加上每次徵稿時,我都在幫其他同修組稿、修改,沒能參加前幾次的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

隨著修煉中逐步修去更多的人心和執著,我越來越重視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後來我參加了一次交流會徵稿。由於自己長期在資料點工作,為了安全考慮,很多工作都是默默的和同修配合著,並沒有向廣大的同修說過我是做甚麼甚麼工作的。所以在寫稿過程中,很多證實法的工作我無法在文中提及,以至於稿件寫來寫去,變成了一個證實大法好、淨化身心的文章。當然,我的稿件最終沒有被選中發表。雖然有一點遺憾,但是我為了安全,感覺就沒有其它辦法了。這是我當時的境界體現。

但我一直想參加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但苦於不知道怎樣寫。後來,大法給了我智慧和勇氣。所以我這次看到通知後馬上開始寫稿,修改了幾次後投稿明慧,將自己的實修過程用這種形式向廣大同修交流,向偉大的師尊彙報。

一直堅修大法師父為我療傷

從我得法開始,直到現在,我一直被偉大的宇宙大法熔煉著。我知道,作為一個生命來說,能得到大法是多麼幸運,是多麼的幸福,也是一個生命存在的根本目地和意義。

在邪惡的迫害中,為了證實大法,我失去了很多常人的利益。但是,我從來沒有後悔過。我悟到,一個修煉者從理性上認識到大法的神聖,對大法的正信所表現出來的堅定,是常人無法理解的。

在邪惡的迫害中,我也害怕過,但從沒有對大法、對師父懷疑過。當我被邪惡之徒迫害時,我心中堅信:修大法沒錯,大法是最正的,師父也是最正的。我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在慈祥的看著我,在為我承受。我被迫害受傷後,傷口一直在流水,我堅持學法煉功,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沒有採用任何常人的治療手段。一天夢中,我看到慈悲的師尊來到我床前,用手輕輕的撫摸我的傷口處,為我療傷(寫到這,我淚水漣漣,弟子的每一步修煉,都離不開師尊的慈悲看護。弟子惟有精進,才對的起苦度我們的師尊)。夢醒後,我的傷口迅速恢復,不久後就癒合了。

從「伸手要」到「自己做」

迫害開始後,同修們製作了大量的真相資料。我當時幫同修運送了很多大法真相資料和經文。那時候,很多資料都是大資料點製作的,品種繁多、數量眾多。但是,我後來發現,資料中出現的問題越來越多,比如複印不清晰、錯頁、錯字等現象越來越嚴重。對經文的印製質量也很差,字幾乎看不清。當時,同修需要很多的資料,而資料點又因為種種原因,資料越做越差。但同修需要的資料還在不斷的增加。看到同修們費勁的看資料和經文,我心裏真不是滋味。怎麼辦呢?我想:如果我能做資料的話,我會把資料做的很好。

就這麼一念,慈悲的師父就安排懂技術的同修幫我買機子,教我操作,教我上網。而且神奇的是,每當我需要諮詢技術同修時,技術同修就來了。但我們之間沒有留任何聯繫方式,技術同修每次來之前,都沒有和我聯繫,都是直接來。每次我看到技術同修,我第一句話就是:「是師父安排你來幫我了。」

後來,如我所願,經我製作的大法真相資料和經文源源不斷的送到同修手裏。因製作用心,字體清晰,裁紙、裝訂都很精美。看到同修們再也不用為「看字」費勁,我心裏很欣慰。

機子出故障先找自己

有一天,機子突然不工作了。我嘗試了種種常人的辦法都不行,程序重裝了,電腦重啟了,仍然不起作用。我心想:機子啊,你怎麼這時候出問題啊,我還要做資料啊。正在我懊惱之時,一同修提醒我說:「這是干擾,我們發正念吧。」我坐下來,仔細的查找干擾的原因,後來發現我有一顆強烈的幹事心,不管做甚麼事情心裏都不靜。

回想起有一次和同修一起發正念,發完正念後,同修嚴肅的給我指出:「你的手倒了,你知道嗎?」我慚愧極了,因為發正念時,我的腦子翻騰的厲害,一會兒想,A同修的文章待會兒還要再修改下;一會兒想,B同修的文章可以發走了;一會兒又想,C同修被迫害的消息應加到哪篇文章中去……後來發正念結束了,鬧鐘響了,才使我驚醒:我剛才開小差了。我向同修承認了自己的錯誤與執著。

我認識到,表面上我在考慮證實法的事情,其實是由於自己的執著影響了發正念除惡的效果。我想,作為資料點的大法弟子也要實修自己,不能執著於做事,做事不是修呀。我意識到了自己的不足,馬上改。我盤腿坐好,腰挺直,確保手掌不變形,集中精力,心中默念正法口訣,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一切干擾、迫害大法的一切因素。」當時感覺到強大的能量場,整個身體處在一片能量中,全身發熱。發完正念後,同修告訴我,他看到一股青煙從機子後面冒出。我想,那是邪惡的因素被銷毀後的表現。我再次打開機子的電源,機子又愉快的工作起來了,一切正常了。

製作當地真相為民眾搭起了解真相的橋梁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五日,明慧網上發表了師父對《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一文的評語。在學習了師父評語,又看了《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原文後,我十分愧疚,心想;為甚麼我就想不到這一點呢?我認識到自己修煉的差距。我想,我要按照師父說的做,製作當地真相資料,為當地民眾了解大法真相,搭起一道橋梁。

當時,當地沒有系統的揭露迫害的資料,只有零星的不連貫的一些資料,出了幾期就沒出了。我想,我要做,就要把這件事做好。

1、師父教我做真相資料

說是說,但怎麼做呢?那時,我連基本的OFFICE功能都不熟悉,OFFICE包括哪些部份我都不清楚。但是我憑著堅信師父的這一念,我想一切困難都會克服的。

為了做好資料,我還去買了介紹排版、打字的書。可是由於基礎太差,書基本看不懂。怎麼辦?我想到,只有把電腦打開,自學了。

我打開電腦,新建了一個文檔,這點點、那點點,把我能看到的工具欄上的字都點開,看看裏面是啥。一個人自言自語的學起了WORD,「喔,這個功能還可以這樣用」,「喔,這兒還有這個功能」……。看了兩天,自學了兩天,這時我想,我應該開始做了。

開始的時候真的很難,我想把真相的標題放在那兒,而它就牢牢的守在另一邊,挪也挪不動。我想把一張圖放在那兒,可是那張圖就像在跟我捉迷藏似的,整個版面到處跑。我坐在電腦前,急的滿身大汗。我心裏向師父求助:「師父,我想做當地真相資料,但是我不會,怎麼辦啊。」我感歎以前自己錯誤的把電腦當成外星人文化,電腦知識沒學好。

我休息了一會後,再次回到電腦前。我想,我要慢慢學,不能著急。於是,我冷靜下來,再打開文檔,一一的把工具欄上的字都點開,慢慢琢磨。這些功能我都沒有用過。但很神奇的是,當我點開一個功能,我好像就知道怎麼用了。我試了一下,真的是這樣用!我想,一定是師父在幫助我,在教我用呢。當我需要用甚麼工具時,因我還不太熟,一下就不知道該點擊哪個地方了。這時,手不經意的將鼠標滑到一個地方,並調出了一個工具。我一看,正是我要用的工具。我想,慈悲偉大的師尊一直在幫我呢,謝謝偉大的師尊!

當第一份當地真相資料做好後,我真的不相信那是我──一個完全不懂電腦的人做出來的。我十分感激師父的慈悲指點。在師父的加持下,我一直堅持做了幾年的當地真相資料。和明慧建立單線聯繫後,我就將當地真相發往明慧,請明慧同修幫助發表。值得一提的是,明慧同修每次收到稿件後都認真的修改,不但要修改文章,使其更通暢、準確,還要綜合考慮所有文章內容上的搭配,發現我選材內容有所偏頗時,明慧同修就不辭辛勞的幫我將其中的一篇文章替換成另一個內容,還根據新加的內容配上插圖,使整個資料涉及面更廣,更吸引人。

我每次都要將明慧同修修改後的版本下載下來,當成教材看,和我上傳的版本比較,學習明慧是改了哪些地方,琢磨明慧為甚麼要這樣改。有時在編輯某處想表達一個意思,可改來改去,感覺老是沒有表達的很透徹。因為時間有限,只有打包發給明慧。明慧同修修改後,我一比較,發現明慧同修真的把那處修改的很貼切。初期,明慧同修還在信箱裏教我排版的技巧。在此,我真誠的向明慧同修致敬,感謝明慧同修幾年來對我的幫助和鼓勵。一路走來,當地真相能在本地更大範圍的傳遞、製作、散發,和明慧同修的辛苦付出真的是離不開啊!

2、當地真相資料是連接當地民眾與大法真相的橋梁

我很重視當地真相資料,因為這是當地民眾了解真相的直接途徑。我從明慧上取材,編輯後製作成真相資料在當地民眾中散發,極大的震懾了當地的邪惡。當地真相資料,就像是一座橋梁,將明慧網和當地民眾連在了一起,為當地民眾打開了一扇了解真相的窗口。

3、在編輯過程中實修

*放下求完美的心

在實際的編輯過程中,為了將文章修改的更好,反覆的看同一篇迫害文章,要重複看很多遍,改後再重複看很多遍。為了營救同修製作的專刊資料,需要及時的更新。更新資料的過程就是內容重組的過程,要及時的反應當前的迫害重點。更新資料時,經常是一篇文章看十幾遍。

為了最大限度的避免錯字、病句,編輯好後,我會請同修檢查一遍。我也向明慧同修學習排版,想排的更美觀,更吸引人。但不知不覺中,一顆執著心慢慢冒了出來。

有一次,為了資料排版的更美觀,我花掉了大量時間來調整版面。因為這事耽誤了另一件重要事情的配合。和我配合的同修不客氣的指出:「××稿件我早就拷給你了,到現在你還沒有改出來。下一步的真相資料怎麼做的出來?你怎麼那麼磨蹭!」我只好給他解釋,是因為另一件事耽誤了,我想把那件事做的更好。同修對我說:「你應該放下求完美的心。」我趕緊查找自己,發現我真的是在求完美,一篇急需發送的文章,交給我改,可能要改很久。我對自己的排版一直都不滿意,一直嚮往著能排出更精美的資料。但是,我卻沒有注意整體配合的問題,揭露邪惡的文章錯過了及時發送,對邪惡的震懾將大大減弱。我也認識到,我是大法弟子,選材都是明慧文章,不會有大問題。而為了枝節問題,僅僅為了調整版面,而影響了真相的資料製作、散發,確實是我做的不對。

我向同修承認了自己的不足,並在以後的編輯過程中吸取教訓,在迫害文章的編輯、發送、更新過程中,在不影響質量的前提下,提高編輯速度,盡可能迅速的將我得到的迫害消息及更新信息發往明慧,同時,修改同修的文章也提速了。

*當好明慧通訊員

「儘快的編輯、回覆」說起來簡單,可是實際做起來,需要毅力。很多時候,白天剛剛更新完一篇較長的揭露黑窩迫害的文章,晚上又陸續得到甲同修被迫害的消息、乙同修要求修改的文章、丙同修對明慧資料的更新要求等等,即很多很多的真相編輯工作要在同一時間內完成。也就是說,在極短的時間內,起碼要編輯三篇以至更多的文章,發往明慧後,還要持續跟蹤報導同修被迫害信息。與此同時,還要顧及當地真相資料的選材與製作。有的時候我覺的很累,每當這時,我就想起我作為大法弟子的責任,背誦師父的講法鼓勵自己。我經常背誦《洪吟二》中的:「大法徒 重任擔在肩 救度眾生講真相 清除毒害法無邊 神路不算遠」(《洪吟二》<大法徒>)

我知道,我的累算甚麼?相比起來,我才負責了一個城市部份迫害消息的編輯,無法與明慧同修浩瀚的工作量相比。我看到明慧同修交流時,有一位同修說,本來想把一篇文章編輯完再休息,但由於太疲憊,頭一仰就睡著了。我看後十分感動,我感到明慧同修在那麼忙的情況下,還細心的修改我們這些大陸編輯們發過去的文章、傳單、小冊子。我還有甚麼說的呢?我只能做好,做的更好。在「累」的情況下,需要我衝破人的觀念,不斷的增強正念,持續不斷的、及時的向明慧提供儘量準確的本地消息。

有一天,我收到明慧同修的來信──《明慧通訊員工作須知》。「明慧通訊員?」我是「明慧通訊員」?雖然和明慧同修聯繫幾年了,但收到這封郵件,仍然使我吃驚不小。我問自己,明慧同修稱呼我為「明慧通訊員」,我盡到「明慧通訊員」的職責了嗎?我仔細的讀了幾遍對明慧通訊員的要求,更明確了自己肩負的責任重大。雖然從常人的表面認識來看,我文化水平不高,編輯能力不能和明慧同修相比,但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在明慧同修的幫助下,在編輯、排版人力資源嚴重缺乏的時期,我也衝破重重阻礙,編輯了很多文章和真相資料。很多編輯過程中,我能真切的感受到師父的加持,賦予了我超越自身的智慧,當我坐在電腦前編輯時,智慧就源源不斷的湧現。我也一直在不斷的向明慧學習新聞報導的編寫,學習資料的排版。明慧同修在文章中提出真相資料的製作要領及排版要領,我都及時把這類文章打印下來,作為教材使用。看的出來,明慧對真相資料的要求越來越高。我也對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即內容更貼近新聞報導,排版更美觀。

*衝破枯燥整理資料

製作資料的過程也是修煉的過程,選材、編輯、修改、排版等等工作,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做,都是些看起來很枯燥的事。本地很多同修被迫害的資料不齊,需要整理。光是編輯的本身就需要大量的時間,整理資料需要花更多的時間。但為了掌握從明慧得到的第一手資料,我經常是一整天一整天的坐在電腦前,在明慧網頁上一一查找同修被迫害的消息,粘貼在文檔中,再按照同修被迫害的形式整理成表格。實在忙不過來時,我還找了其他同修幫忙整理。在師父的加持和同修的幫助下,本市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第一張統計表格終於做出來了,這為後來的當地真相資料的製作提供了方便。由於同修被迫害的消息是衝破重重阻礙,傳到明慧上的,所以揭露黑窩的資料製作好後,我會請協調同修幫忙找到資料中所涉及的當事同修,協助核實資料細節的真實性,真正的為明慧負責。

*積極參與整體營救

有時我正在著手編輯真相傳單,為了營救同修,協調的同修找到我說,急需製作揭露某黑窩的真相資料。每當這時,我都默默放下手中的事,積極配合整體營救,馬上開始製作同修需要的資料。因為我知道,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只有一念,無條件的配合同修,形成一個整體。只有大法弟子整體配合,發揮的力量才是最大的。

擴大心的容量對同修慈悲寬容

丁同修定製了好幾種真相資料,而且要的很多。於是,我和幾個同修配合,加緊趕做了出來。等丁同修來時,他卻不要了,而且是一張都不要。我當時真的不明白,很生氣,心想:這人怎麼這樣?但我知道我的心態不對了,因為我清晰的記的師父在《和時間的對話》中的一段講法:「神:這些問題已經非常嚴重,他們怎麼樣能把看到的對方如何如何,反過來看自己就好了。」「師:是應該叫他們清醒了,使他們的環境變成一個真正修煉的環境,做一個真正的神。」(《精進要旨》〈和時間的對話〉)

對照大法,我發現了自己的不足,我怎麼能去執著同修的不對呢?我冷靜下來,細細的查找自己的心。我問自己,為甚麼我那麼生氣呢?後來我得出的結果是,我不夠善,我慈悲心不夠,不能寬容同修。深挖下去,為甚麼不夠善呢?因為我覺的他欺騙了我,傷害了我,其實是妒嫉心在起作用。想到這兒,我的心裏豁然開朗,再看同修,也不覺的他煩了。當我放下了人心後,另一同修恰恰需要這些資料,就都拿走了。

在與同修相處時,在遇到矛盾時,我把矛盾都當成是提高心性的好機會。矛盾發生時,我不與同修爭執,不管從表面上看,同修對還是不對,我儘量對他善,最大限度的善待他,同時找自己的執著,往往很快就能找到執著和不足。

在實修中,我非常珍視所有提高心性的機會,嚴格要求自己,一思一念都不敢懈怠。通過學法,我明白了修煉就是修自己,我牢記師父說的:「真正修煉,就得向心去修,向內去修,向內去找,沒有向外去找的。」(《轉法輪》)我還悟到,只有百分之百按照師父說的去修,才是真正的修煉。

看明慧文章增強正念

當我第一次用破網軟件打開明慧網頁,看到明慧主頁上師父的照片:《靜觀世間》時,我眼睛一亮,我目不轉睛的看著《靜觀世間》的照片,心裏在對師父說:「師父,我終於可以自己上明慧網了。」我知道,弟子一路走過來,離不開師父的慈悲點化和看護。

後來,為了和明慧同修建立單線聯繫,我按照資料點手冊的介紹,在明慧網上學著建立站內信箱。在建立信箱時,我發現大陸大法弟子明慧信箱的後綴都是zhengnian(「正念」),我非常震撼。我對自己說,我要用正念證實法,正念要強。

才上明慧網就收穫頗多,後來看明慧新聞,正念逐漸的越來越強。我認識到看明慧文章可以增加正念,也將明慧文章盡可能的拷貝給其他的同修。有一個老年同修,開始他只是想看明慧新聞,因為很難見一面,我就給他拷貝了幾年的明慧新聞。過了一段時間,這位老年同修主動提出要上明慧網,要自己下資料。可見,明慧文章對增強大法弟子的正念起著不可估量的作用。

堅持學法受益良多

雖然每天都有很多事等我去完成,但我始終牢記師父的講法:「實修者不執於求而自得,一切功,一切法盡在書中,通讀大法自會得之。學者自變,反覆通讀已在道中。師必有法身悄然而護,持之以恆,他日必成正果。」(《精進要旨》〈拜師〉)我每天把學法擺在最重要的位置上,再急的事情也放在學法後去做,從不佔用學法時間。

師父的新講法發表後,我起碼要連續學習五、六遍以上,直到對新經文有印象。《轉法輪》連續學習一段時間後,集中時間學習師父的其他講法。但是不管學甚麼,學法都是排在任何事情的首位。

正是因為我充份重視了學法,做證實法的事始終用大法來衡量,不被周圍不正的因素影響,持續穩健的走在證實法的路上。

比如,有同修拿來某光盤或某資料說,「內容很好,我要多少張。」在製作別的同修拿來的光盤或資料前,我們(真相小組)都要先檢查一遍內容,如果內容符合大法、可以在明慧上查到它的出處、質量好的,我們就製作,儘量滿足同修的要求。但如果光盤或資料內容不符合大法,或不是從明慧下載的,或質量差,我們一張也不會製作。

有時,因同修拿來的資料內容不符合大法,我明確的告訴同修:「這個資料我們是不會做的。」然後,給他解釋為甚麼不做的原因。有的同修聽到了,不吭聲,把資料收起來走了,而有的同修就不滿意了:「你們為甚麼不做?!他們(指他認識的部份同修)都說好!我也覺的好!你們不做,我拿到其它地方做!」說完,不容我再解釋,站起身氣呼呼的走了。我冷靜的看著同修離去的背影,心想:作為資料點大法弟子,我們不是複印機,把關好資料的來源是極其重要的,我們肯定要對拿來的資料進行鑑別。因為我們製作的資料將直接面向廣大世人,內容不符合大法會不會誤導世人、以至於將世人千萬年等待的機緣都毀掉呢?所以我認為,堅持大法原則是必須的,也是對同修、對世人負責。我們不會為同修間的人情迷惑,去做不符合大法的、不是明慧發表的資料。

總之,不管我看到甚麼、聽到甚麼,我都用大法來衡量。我知道:只有嚴格按照大法的要求做,才算的上是「大法弟子」。幾年來,資料點能走的正,重視學法是關鍵所在。

真相小組是一個整體

我和真相小組的其他同修之間沒有間隔,我們一直是一個整體,幾年來一起證實法。我們之間有時也有些小矛盾,但我們知道證實法是第一位的,矛盾從沒有影響我們整體配合。矛盾發生時,矛盾雙方都在找自己。所以,很快,矛盾就煙消雲散了。

真相小組的每個成員都用法來對照自己的言行,在證實大法的工作中默契的配合,也是資料點能走正的關鍵原因之一。

結語

得法十幾年,我憑著對大法的正信,跟隨師尊走到今天。走過的路,種種神奇事例,如果細寫,真的可以寫成一本書。但由於時間有限,我只能將其中一部份證實法的故事整理出來與同修分享,向偉大的師尊彙報。

寫文章的過程就是修煉提高的過程,也是被淨化的過程。我通過寫這篇交流稿,感到全身又被慈悲的師尊淨化了,我對很多問題的認識也更加明朗,我更加珍惜這萬古不遇的修煉機緣。

弟子在此向偉大慈悲的師尊致敬!在此,我也向明慧同修致敬!也謝謝和我配合的真相小組的其他同修們,感謝你們給我的幫助和鼓勵!文中若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