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一名北京中學理科教師的體會

——一思一念中向內找 修去各種人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我是北京的一名中學理科教師,一九九七年有幸得法。回想當初入門時,自己是抱著符合自己的科學觀念、厭惡政治和治病的想法走入大法的,沒能在法上認識法。開始時,覺的修煉圓滿離我太遙遠了,我能身體好、做一個好人就行了,所以在讀《轉法輪》時遇到講消業和心性問題時就仔細的多看幾遍。
──本文作者

師父告訴我們「可以說明慧網是大法弟子辦的網站中,是一個關鍵的網站。從初期建立開始就確立了把他作為大法弟子修煉與交流的窗口,和及時報導大法弟子被迫害等情況,所以就更加使明慧網的作用舉足輕重,」(《在明慧網十週年法會上講法》)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就要維護好自己的網站。看到第八屆大陸法會徵稿的通知,我考慮了很久,我想不管自己修的如何,都應該借此機會談一點自己的修煉體會,向師尊彙報,求得同修的幫助。

一、從感性認識逐步上升到理性認識

我今年五十九歲了,是一名中學理科教師,一九九七年有幸得法,但是,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還是處於修煉的感性階段。回想當初入門時,自己是抱著符合自己的科學觀念、厭惡政治和治病的想法走入大法的。沒能在法上認識法。開始時,覺的修煉圓滿離我太遙遠了,我能身體好,做一個好人就行了。所以在讀《轉法輪》時遇到講消業和心性問題時就仔細的多看幾遍。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面對邪惡的瘋狂迫害,我也只是用人心去想問題,擔心、煩躁、憤怒。沒能站在法的認識上面對這場迫害。後來我靜下心來認真學法,特別是二零零四年以後我參加了一個學法小組,七年來我們反覆的系統的學習了師父的全部講法。我還背、抄《轉法輪》。在學法中我逐漸的明白了法理,每學一遍都有新的領悟。在學法中我學會了向內找,知道遇到問題向內找是修煉的機制。對於這場邪惡的迫害我明白了「這不是簡簡單單的對一個常人社會民眾團體的迫害,不只是簡簡單單的對一個修煉者群體的迫害,這是宇宙中正與邪的較量,這也是在正法過程中所觸及到的那些個為私、為我、變異生命與正法本身進行的較量。」(《各地講法七》〈美國首都法會講法〉)對於修煉,我明白了,指導我們修煉的是宇宙的最高法理「真、善、忍」,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久遠久遠以前就向師父立下了誓約,今天來到這一世得法,就是要修去後天形成的所有人的觀念、助師正法,跟師父回家。正像師父教導我們的,「那麼個人的修煉就只是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的必備基礎了,助師與救度眾生、證實法才是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的真正目地,才能兌現史前的誓約。」(《曼哈頓講法》)現在,我在盡全力投入到證實法中。

二、在一思一念中逐漸去掉各種人心

在修煉的過程中我逐漸的明白了,學法要入心,還得實修才能不斷提高,我是在黨文化的環境中生活了幾十年,形成了許多變異的觀念。修煉圓滿就是要去掉這些觀念洗淨自己。下面通過幾件事談談我是怎樣向內找修自己的。

1、去掉上明慧網時的怕心

我二零零四年開始通過自由門登錄明慧網。剛開始上網時內心有一種忐忑不安的感覺,總怕網警搜尋到,匆匆上網下載了每日明慧立即斷網。由於有怕心,出現一點問題都懷疑被網警發現了,有的時候上網緊張的直出汗,有的時候越急越上不去。隨著不斷的學法,不知不覺的怕心不見了,怕心一少,上網出現干擾的問題也少了。在這個問題上我靜下心來找自己,發現在自己的潛意識中有「破網違法」的觀念,從小的時候起就被邪黨的甚麼聽境外電台都是違法,是反革命等論調嚇唬的形成了一種自律的觀念。仔細想一想,從人的理上講,上網是公民的權利,上甚麼網是言論自由的範疇。從法理上講,我們修煉法輪大法更是堂堂正正的,明慧網是我們唯一能夠聽到師父教誨的途徑。上明慧網是修煉的需要,是證實法的需要,是救度眾生的需要,是使自己不斷跟上正法進程的需要,任何邪惡都無權干涉,更不可能阻礙的了,我就要堂堂正正的上網。現在每天上明慧網已成了我證實法中必不可少的一項,有時下載大文件(如神韻)連續十多個小時,都沒有一點怕心(當然我也注意符合常人的安全措施)。我真正的體悟到正念正行是我們做好一切的保證。

2、從發放真相資料崴腳修去人的觀念

我多年來參與了用各種方法講真相,救度有緣人。其中有一項是定期與同修配合發放真相資料,在我們的心裏沒有敏感日的概念,到目前已經有七年多的時間了。發資料時我們交替著一人發正念,一人發資料,把製作精美的真相光盤、真相資料貼掛在各家住戶的門扶手上面。我深深感到這個救度眾生講真相的過程也是實修自己的過程。記的初期,有一次我們兩人一起去發資料,同修在樓下發正念,我從樓上往下一戶一戶的貼掛真相資料,走到一戶門口剛一貼,裏面的狗突然叫了一聲,還有開門的聲音,我下意識的加快了下樓的步子,心裏還咚咚跳個不停,一下腳踩空了兩節台階,全身壓在了我的右腳上,左腳還踢了一層住戶的門。出了樓門一看右腳腫了,我們換了一個樓,堅持發完資料。

回到家裏我想,師父告訴我們遇到任何問題都要向內找。那麼我腳崴了一定是我有要修去的東西。回想自己每次發資料的心態,發完資料後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這種感覺不是來自於自己的怕心嗎?這怕心又來源於在內心處有一種發資料違法、怕被邪惡綁架的恐懼,除此以外我發現在我的內心還有一種完成任務的意識,再往深處想,思想裏還有一種我是一個知識份子、教師,發資料多有失身份啊,還想過如果被邪惡抓去,學生要是知道了多丟面子啊。不找不知道,一找我大吃一驚,發資料是救人的一種方式,做這件事應該是神聖的,內心應該是純淨的,可我卻帶著那麼多人的觀念,能不被舊勢力鑽空子嗎。後來每次出去之前我都先發正念,清除思想中不好的觀念和不好的念頭,觀念轉變了,心態就平穩了,就能夠坦然面對各種狀況了。比如有的時候剛一進樓門正好有人出來,我就會坦然的打一聲招呼,讓人感覺到我就是這裏的住戶,遇到的如果是老人,我會主動的去攙扶將她送到樓下再上去。遇到異常我們就加大發正念的力度,巧妙的避開,幾年來我們跑了北京很多居民區。現在我們做的已經得心應手,輕鬆坦然了。

3、在證實法中修去執著自我的觀念

沒修煉時,在常人中我性格暴躁、點火就著,工作中是一個有能力、有主見的女強人,能說能幹,事無巨細都是我說了算,從表情上都帶著一種居高臨下的強勢。修煉以後,不斷的學法我的脾氣逐漸的變好了,居高臨下的氣勢也減了許多。記的第一次參加集體學法,我的強勢表情差點把一位同修嚇走。這件事在我的思想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告誡自己要時刻記住,修好自己,不要急於發表自己的看法,要容。可是事情卻不是自己想的那麼簡單,觀念形成了可以說是深入骨髓了,不是一個注意就行的。

隨著與同修在一起學法時間長了,和大家也都熟了,我有了很大的變化,久而久之大家也就把我當成了她們中的一員了,我也生出了對同修的情,以往形成的觀念又開始往出返了,而我自己還不察覺。一次學法,一位同修安排了一件事情的做法,我聽後感覺與自己的想法不同,就急忙表示了反面的意見,大家在討論,我也沒改變自己的看法,於是僵持住了。突然另一個同修對著我說:「你總是堅持自己的意見,你的說話語氣讓人很受不了。」話頭一起,其他同修也開始給我提意見,並且說「我們對你都有同感」。看到大家都這樣,我覺的很委屈不再說話了。大家看我不說話了就繼續學法。

回到家裏,想著學法時發生的一切,我吃不下飯,也睡不著覺,過去從來沒有人這樣說過我,我甚至不想去學法了,又知道這樣想不對,我就打坐,坐在那心裏也不平靜,眼淚一串一串的往下流,嘴裏念叨著「師父,我是好心呀……」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似乎聽見師父在對著我說「向內找,一切向內找。」我心開始平靜下來學法。師父教導我們說「其實人類社會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人有難、有痛苦是在為人還業,從而有幸福的未來。那麼修煉的人就要按照正理修煉。吃苦受難是除去業力、消除罪過、淨化人體、提高思想境界、昇華層次的大好機會,是大好事,這是正法理。但是在實際修煉中,痛苦來時、矛盾衝擊心肺時,特別是一旦衝擊了人的那頑固的觀念時,還是很難過關,甚至明明知道是在考驗也放不下執著。」(《越最後越精進》)師父還說:「弟子們啊!師父心急而無用啊!你們為甚麼就放不下那顆常人之心哪?就不願再向前一步哪?我們的學員,包括我們的工作人員,哪怕是為了大法的工作,你們都相互妒忌,你能為此而成佛嗎?我要鬆散管理就是因為你放不下那常人,從而在工作中心裏不平衡。大法是全宇宙的,不是哪一個小小的人的,工作誰做都是洪揚大法,有甚麼你做、我做的,你們這種心不去難道還要帶上天國和佛爭強嗎?誰也包攬不了大法,去掉那顆不平衡的心理吧!當你心裏為甚麼事過不去的時候那不是執著心造成的嗎?我們的學員不要自己覺的不在其中啊!」(《精進要旨》〈再去執著〉)讀著師父的法,我覺的句句都是在對著我說。回想自己在和大家一起證實法以來,時不時的在想這事應該這麼做,那事應該那麼做,嘴上說「容」,實際總是用自己的觀念去判斷,在「為別人想」的帽子下執著自己的觀念。這就是我長期以來形成的執著自我的頑固觀念。做常人的工作自己包攬的多一些可能是好事,但修煉的人遵循的是法理。

我與同修都是師父的弟子,來自不同的環境,不同的社會階層,遇到的事情不同,承擔的宇宙天體的責任不同,各自走的路也不同。我們每個弟子只能在證實法中,在法理的指導下,互相配合、互相圓容,只要是為證實法,為救世人,沒有甚麼誰的辦法好誰的辦法不好,也沒有誰該做這事誰不該做這事。而我卻用長期形成的觀念和思維習慣處理證實法中的事情。說輕點是傷害了同修,說重點就會影響證實法。仔細分析,這裏不光有證實自我的心,還有爭鬥心,顯示心、愛面子心,不想聽人說的心等等各種人心。帶著這些人心怎麼能證實好法呢?人心不去就更談不上圓滿了。在常人中我很有能力,但形成的觀念養成的習慣也多,正像師父說的「人的思維、想法,腦子中形成的各種觀念,都是你長期在社會中接觸各種事情過程中形成的,年歲越大積累的越多。」(《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師父還講「你們從現在開始也是這樣,不管你對和不對,這個問題對一個修煉人來講根本就不重要。不要爭來爭去的,不要強調誰對誰錯的。有的人總是強調自己對,你對了、你沒錯,又怎麼樣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嗎?用人心強調對錯,這本身就是錯的,因為你是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要求別人。在神來看一個修煉人在世間,你的對和錯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執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煉中你怎麼樣去掉人心的執著才重要。」(《曼哈頓講法》)

看著師父的講法對照著自己,真的是非常慚愧,我堅持己見傷害了同修,我決定去向大家道歉(第二天我就去道了歉),並且告知自己,要時刻記住:擺放好自己的位置,我是一個普通修煉者,不是常人中的領導,不能帶著常人心做大法的事,我們是證實法而不是證實自己。我的業力和形成各種觀念的物質師父在給我消,但形成的思維習慣,養成的毛病我要自己改掉。我對著師父的法像再一次流出了眼淚,這一次是感恩師父慈悲救度的淚水。

證實法的路還沒有走完,我知道自己還有許多人心、觀念有待去掉。我會努力修好自己,從證實法中的一思一念中找自己,修去它們。踏踏實實做好自己該做的每一件事,牢記師父的教誨。我一定要好好學法修心,使自己從人的觀念,經驗和各種污染中拔出來,洗淨自己,跟師父回家。合十!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