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修出慈悲心 救人有智慧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今年五十九歲,是個農民,於一九九八年秋天喜得大法,修煉十三年了。我剛開始修煉,三種慢性疾病就好了,從此身體壯,精神旺。更使我激動的是,師父引導我走上了修煉的路,我越修勁頭越大,越修越覺得美妙,所以我把大法看得像生命一樣珍貴。

二零零九年網上法會我的投稿聽同修說在明慧網發表了,以前也有兩篇文章被《明慧週刊》刊登過,都是講救人的事,我心裏就老想著救人的事。那再寫該怎麼寫呢?今天早晨煉完功我又琢磨起寫稿子的事來,認為寫徵稿是向師父彙報,和同修們交流,寫的過程也是心性提高的過程,所以一定要寫。想到這兒我左眼角突然看到了法輪的旋轉,知道師父在鼓勵我。下面我就從三個方面談談我的修煉體會。

一、多介紹新學員得法,人多救人力量大

舊勢力為了阻止人得救,把人的道德敗壞到很可怕的程度。在我們家鄉,當官的無比貪婪,老百姓賣假貨、花假幣、做青菜生意少斤短兩,進廠打工偷、拿成性。

一九九九年春天市裏來人洪法,來學的人全是中老年人,也幾乎都是為了治病而來的。當共產邪黨瘋狂迫害時,他們嚇的都不敢煉了。我和愛人多次去功友家鼓勵,後來又給他們送去了真相光碟,只有兩個人敢接,但至今也不敢走出來講真相。多年來我騎著自行車在三、四個鄉鎮裏轉悠著講真相,卻很少聽到大法弟子的消息。聽別人說南京城裏學大法的人佔十分之一,我心裏多羨慕啊。大法弟子多才能多救人,所以我不怕辛苦盡力多向人洪揚大法。共產邪黨迫害法輪功的十二年裏,我向一百多人洪法,他們都讀過《轉法輪》或看過師父在廣州講法的光碟,有二十多人走入了大法,其中十多人敢講真相。他們分布在我家的四方,三、五里、十里八里的都有,我經常給他們送真相資料和光碟,和他們交流修煉的心得體會,發現問題就給予輔導。這來回的路上就成了我講真相救人的好地方。由於新學員多了,我們講真相的聲勢大了,救的人越來越多了

幾年前我們集上來了個推銷豬飼料的年輕人,他聽了我講真相後,第二天就找到我家來學功,我並幫他辦理了「三退」。他是武漢人,大學剛畢業在他姨夫的公司裏實習。我告訴他湖北省學大法的人多,今後要想辦法和當地的大法弟子聯繫上。臨走時我送他一本《轉法輪》。半月後他帶著一個同事來我家,一進門他就高喊「師父」,我連忙制止他,說:「我只是個輔導員,天下只有一個師父,他就是全世界人都敬仰的李洪志師父。」我又給他的同事講真相並做了「三退」,他們走時說要去河北石家莊,我告訴他一定要多學法和煉功才能救親人。

上海世博會期間,省農委派一位「農民致富帶頭人」來我們家鄉考察一項種植技術,他轉車時問路正遇到我也在等車。我知道他身份後就告訴他隨我走就能找到這個「種植專家」──他是我表侄。接著我就向他講真相,他說:「我在北京聽別人說過,煉了法輪功甚麼活也不用幹了,要甚麼有甚麼。」我說:「那是『xx邪教』的宣傳,他們還講將來城裏的樓房全是他們的,官位全是他們的,這是真正的邪教。」我告訴他,我們法輪功學員是為了修煉得道,不和社會爭甚麼權呀財的。他和我乘車到了我家,我給他泡上茶水,放《明慧十方:走出政治,走入修煉》光碟看,他看得特別認真。我和妻子忙著做飯招待他,吃午飯時我給他斟上好酒,播放《藏字石》給他看,勸他用化名退出了邪黨。他說:「現在國家太腐敗了,官官想錢。省裏派我來考察種植就是為了上項目,好向中央要錢。俗話說上梁不正下梁歪,現在社會的風氣都是當官的帶壞的,我看破紅塵了,也修煉法輪功吧。」我送他一本《轉法輪》和《大圓滿法》光碟及《神韻》光碟,並告訴他說:「我表侄的種植技術特別好,又是村支部書記,他帶領全村人種植致富,得到了很多獎狀。現在因腿病不當幹部了,也走上了修煉大法之路,你倆見面好好談談。」我又親自把他送到表侄家。就這樣,又一個有緣人得法了。

去年我被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所裏我給一百多人講了真相,包括九名警察。我帶回了二十三個人的「三退」名單,在明白了真相的基礎上,三個人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成為新學員。他們和我相處了幾個月,都體驗到了大法的神奇,他們表示回家後就找法輪功學員學功。其中的一個河南人是中專畢業,因搞傳銷進了勞教所,他聽我講很高的法理都感到美妙願聽,和我學了五套功法的口訣和幾首《洪吟》中的詩。我看他根基特別好,答應他出來後來我家學法煉功。後來他出了勞教所就給我打電話。我把他接到家裏放幾個真相光碟給他看,接著他認真的學了《轉法輪》並和我一起煉功。他很聰明,學功時一看就會,前四套功法動作特別優美。煉第五套功法時,他第一次單盤腿四十四分鐘,以後再煉都是雙盤腿四十五分鐘了。我和妻子特別為他高興,招待了他四天。臨走時給他下載了《濟南講法》和煉功音樂,妻子又把兒子的好衣服送他一套,並勸他回家好好學法煉功,多救親戚朋友,他聽了連連點頭。

二、講真相救度眾生

十三年的修煉使我從一個業力滿身、自私心重的人修出了時刻想著救人的慈悲心,這是我以前做夢都不會想到的,是大法給了我新的生命。我在救人中沒有分別心,不管老人、青年、孩子、瞎子、呆子,我遇到的都會救。我習過武,當過兵,打過工,所以遇到各方面的人我都能很自然的搭上話,對他親熱的講真相,再根據他們的接受能力靈活的去講。我家四周村莊的人都知道,我學大法後成了個熱心腸,有事愛請我幫忙。如寫新婚對聯,辦喜事、喪事記帳等。有時我還主動的去幫助別人,多創造講真相的機會。在路上我遇到步行的熟人不管是青年、中年、老人,我都下自行車熱情的打招呼,給會抽煙的人發根好煙,我事事用真心待人,所以講真相效果好。

二零零八年夏天,我去外鄉鎮的表姐家赴喜宴,剛到她家的院子一會兒就講退了兩人。開宴時,表姐夫請我到招待媒人那間屋裏坐,我一看滿席位坐的都是穿著講究的人。我剛坐下,身旁坐的中年人很禮貌的給我遞根煙,我小聲(試探)對他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不抽煙」。他聽了一驚,小聲的叮囑我:「這裏坐的多數是村幹部,那上位陪媒的人是鎮幹部。」我笑笑。這時一位青年村幹部給我斟酒,我禮貌地站起來笑著說:「謝謝,我是煉法輪功的不喝酒。」全席人的眼睛一下子都盯住了我,我笑著說:「看我可像個殺人的、跳樓的?」接著我給他們講「天安門自焚」的真相,又講了大法洪傳了一百多個國家。斟酒的那個村幹部眼珠一轉,指著我說:「你宣傳法輪功也不害怕,一定是沒坐過牢。」我笑著回答:「坐四次!」全桌人停住了喝酒仔細地端詳著我。我又給他們講江澤民鎮壓了學潮又迫害法輪功,他打擊好人是要遭天懲的!那位青年村幹部說不過我,在領導面前像是很失面子,他又一次站起身來,指著我冷笑著說「那麼你的兒女就別想上大學了。」我說:「你又猜錯了!咱們的祖先是信神的,我們煉法輪功的也是信神的,有神保祐著,我的兒女都是大學本科畢業,現在都有一個理想的工作呢!」他們立即小聲議論起來,也許是為我高興,他們都有了笑容。我只顧講真相,很少夾一次菜,雖然沒有吃飽,但我讓全席的人都明白了真相。事後有個幹部對我表姐夫說:「你那位親戚真膽大,敢公開講法輪功。」我表姐夫開玩笑地說:「他有上層關係,聯合國裏有人!」

今年七月二日上午,我剛做好午飯,妻子從集市回來對我說:「公路上有五個民工在給水泥路縫澆瀝青,現在正在咱家門前熬瀝青呢,快去講吧!」我家就在公路邊上住,我拿包煙急忙出了門。看見五位民工都在公路上站著,熱得直流汗。我笑著說:你們辛苦了,是哪鎮的?「許集的。」我給他們每人發根煙,說:「許集還有我同一連隊當兵的兩個戰友呢!」我一提戰友的姓名他們都說認識。我問他們許集煉法輪功的多不多?他們說:「十多年前有,現在沒聽說了。」我就對他們講真相,見他們聽得很認真,就請他們進家吃午飯。他們講剛吃過餅乾,我就請他們進屋喝開水。進院裏我就叫妻子去旁邊買西瓜,他們攔著不讓去,我說:「這幾年這兒兩次修公路,我們經常給民工燒開水,去年有個老人在這兒看工地,我愛人給他送過兩次雞蛋湯。咱們今天相遇是緣份,你們進我家就是客人,咱燒開水來不及,買兩個西瓜是應該的。」他們很感動,我忙著開影碟機,妻子忙著洗瓜切瓜,民工們扇著電扇,吃著西瓜看著《大法洪傳世界》的碟片個個精神振奮。看到《藏字石》碟片人人驚訝。我給他們講預言勸「三退」,除一位老人是文盲外,其他四人都樂意退出了邪黨組織,並表示回家讓家人也退。我又告訴了他們家人退出的方法。我給他們分別準備了《神韻》、《預言與人生》、《風雨天地行》、《平凡與不平凡》等真相光碟,用塑料袋包好每人一份,讓他們看後再換著看。當時有文化的三個人要請大法書帶回家學煉。我說:「你們在公路上近兩天還不能回家,身上帶套碟片還可以,帶大法書不方便。你們誰真心想學,以後獨自來我家,我保證給你們大法書和教功的碟片。」

上月裏,鄰村辦喪事請我去記帳。我為了多救人去的早回的晚。這一次講了二十多人,「三退」了三人,發出了十套光碟,還有一人要修煉。我覺得農村的喜宴和喪宴都是我們講真相的好場地,這麼多年我講了很多場,收效都很好。

三、在救人中不斷地提高心性

前年四、五月間,我早起騎自行車去四十里外的一位同修家,我趕了八、九里路天還沒亮,忽然發現前邊有人跑步,我追上後下自行車與他打招呼,接著就向他講起真相。沒料到他一聽立即反對法輪功,並給我嘮叨起霉臭的那一套:「共產黨領導人民鬧革命,推翻了三座大山……」我估計他是個退休的老幹部,就打斷他的話說:「這個俺上小學都會背,可中國人信仰的共產黨卻是德國人馬克思傳的,現在俄國人都不要了,可咱中國人還迷著它呢!有的幹部竟迷到了傻的程度,說死了去馬克思哪兒報到,為啥不到炎帝、黃帝那兒報到,偏去國外找馬克思?」我越說越激動,「可馬克思能認你這洋人小子嗎?」這老者抽身跑了。我騎上自行車蹬了二里路才想到剛才竟溜嘴罵了人。我一邊蹬車子一邊反省自己,覺的自己犯了大錯。因為講真相是為了救人,自己講不通的別的大法弟子還可以再講,可今天我把這老者推了一把,今後其不更難救了?這都是自己的爭鬥心、好勝心惹的禍。多年來學法修煉,牢房磨煉,我認為自己的爭鬥心、好勝心磨沒了,沒想到一遇激動的事又犯毛病。我不能原諒自己,狠狠的朝自己臉上甩了一巴掌,讓自己銘記心上。

有個新學員六十多歲,她剛得法那兩年裏講真相救人很積極,有時帶上禮物去親戚家講真相,一趟講不通就去兩趟、三趟。可近兩年她就是走不出病業關,不是這條腿疼就是那條腿疼,腳脖子經常腫著。近來她連功也不煉了,說一煉功腿疼得更厲害了。我早就發現她遇事不向內找,給她指出來時說輕了她說別的功友也這樣,說重了她就不高興,和我爭論。前幾天我去給她送師父的新經文,鼓勵她做好三件事提高心性,早日衝過病業關。她一提腿疼就心煩,講了一些怨言。為了緩和氣氛,我提醒她注意另一個新學員做事不理智,她竟脫口而出「別俗了(囉嗦)!」我一聽比挨了一巴掌還難受,心裏委屈極了,她原來開過刀是個藥罐子。得法後身體健壯了,幾年沒吃過藥,騎著電瓶車笑瞇瞇的多精神。可是為了她得法我去她家少說也有二十趟,付出多少心血呀,她對一位應該感激不盡的人竟如此對待,多叫人傷心。回家後我認真學法向內找,發現自己有同她一樣的問題──愛聽讚揚話,聽不得批評話。再往深處挖覺得自己有一顆高高在上的心,認為自己在天安門打過橫幅,又經過看守所、洗腦班、勞教所的魔煉,自己過的橋比新學員走的路都多,所以時時以輔導員自居,只想說別人而不願被別人說。找到執著心後,我決心今後注意克服,頓時感到一身輕。

今後我要更加認真的學法,克服以前學法思想容易溜號的壞習慣,努力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世人,以謝師恩。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