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不再認為入錯行

——立足工作救眾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二日】現在,我不再認為自己是入錯行了,不再認為這個工作不適合我了。有合適的工作能轉行則轉行,沒有我就繼續幹我現在這一行,一切順其自然。不管是幹哪一行,都熱情熱心,都講真相勸三退救眾生!
──本文作者

「男怕入錯行」。當初,我認為自己入錯行了!

我是做社區便利店的。我們這兒行業協會不作為,形同虛設,業內沒有個規範,便利店、副食門市想怎麼開就怎麼開,三步一個五步一個,競爭激烈,利潤微薄。經營戶大多是家庭式的,以店為家,起床開門,睡覺關門,儘量增加營業時間來增加營業額。為避免丟失顧客,維護客戶人群,各經營戶開關門時間基本都一樣:夏季一般早晨六點開門,晚上十一點關門;冬季早晨七點開門,晚上十點關門,中途不關門休息。

店小,店裏沒有雇員工,經理、出納、會計、保管、裝卸、售貨、收款都是我一個人。妻子上行政班,孩子上學,上下午時間就我一個守著門店。中午十二點和下午六點全球大法弟子集體發正念時間,正好是顧客購物高峰,說我要發正念,把顧客攆出去,關了門,做好十五分鐘,再開門做生意,以我目前的心性還做不到。只好另找時間補發誤了的發正念。貨得自己理,顧客購物之後貨架上出現的空缺得自己進庫房補足;擦除貨架和商品上的灰塵,保持便利店的乾淨整潔;組織貨源,檢點庫存。點點滴滴,事必躬親。晚上十一點收攤關門之後,累的飯都吃不進去。經常性的站立和走動,一天下來腳有些腫,腳板火烘烘的。關門歇息之後,最大的願望就是熱水燙燙腳,消除疲勞,恢復體力。歇一歇,吃過飯,問問孩子的學習情況,趕緊抓緊時間洗漱,就是晚上十二點發正念了!

學法只能是揀購物顧客相對少的時間,店裏沒有顧客,相對清淨的時候學一會兒法,那也很難完全靜下心來,總免不了有零零星星的顧客,學《轉法輪》一講裏的一節,書得幾次拿起放下。再一個就是晚上回家吃過飯洗漱後,十二點發正念前和妻子孩子共同學十五分鐘或半小時的法。

平時顧客少時,我一個人能維持門店的正常運營。因是副食門市,上午下班和下午下班,也就是午飯和晚飯前是兩個購物高峰,一個人操持門店是很緊張的。因此妻子上午和下午一下班,就是往門店跑,和我共同應付一天裏有規律的兩個購物高峰。只有在星期六和星期日兩個休息天,妻子在購物顧客相對少的時間替我守著門店,我才有一點時間出去發些小冊子和光盤等真相資料,還得是妻子把一家人一個禮拜的衣物洗出來,關照我爸我媽,到娘家看看我岳父岳母後,才能給我擠出一些時間來。

「改改行吧!重找一個工作,能有較好的時間做三件事的。我們都是修煉人,不是要賺多少的錢,發多大的財,我們能吃得飽穿得暖,過個普通百姓的日子就行,只要能多學法多講真相多救人。」我不只一次的,經常的和妻子說,妻子非常贊同。

我和妻子時常關注著這件事情,希望能找到一個我們期望的、適合的職業。很長時間過去了,我還幹著老本行,所有試圖改行的努力看上去都是徒勞的。

「在這個行業中,有你需要提高的因素在裏邊,」妻子說:「你老想著改行,不安心你的工作,表面上你是想自己能支配的時間多一些,多學法多講真相多救人,看上去挺對的。可你應該好好的向內找,大法弟子遇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在這個行業中,你該修的修好了,事情就會有所改變。」

師父在經文中講:「作為修煉的人,沒有榜樣,每個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因為每個人的基礎不同、各種執著心的大小不同、生命的特點不同、在常人中的工作不同、家庭環境不同等等因素,決定了每個人修煉的路不同,去執著心的狀態不同,過關的大小不同,所以在表現上是很難找到別人給鋪好的路,更不可能搭上便車。如果真有鋪好的路與順風車的話,那也絕不是修煉了。」(《精進要旨》〈路〉)

在大法真相資料中經常報導有的大法弟子一心一意撲在三件事上,這種大法弟子常使我羨慕不已。我也注意到,便利店這一工作接觸的人和事,是我先前念書和在單位上班時後勤辦公室所接觸不到的,看來我自己有自己的路要走!

便利店面向社會,門打開了,甚麼人都來。高的低的;富的窮的;美的醜的;乾淨的髒的;有修養的,素質差的。形形色色,甚麼人都有。你是個開門店的,作為顧客登了你的門了,甚麼樣的人都得接待,甚麼樣的人都得應付。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門店不大,有世間百態。明明是好煙,煙草公司來的煙,正宗行貨,先不給你付錢,打開煙盒,抽出一支,點上火,抽上幾口,煙從嘴裏吐出來,慢慢的用鼻子吸進去,再從嘴裏細細的一股煙,對著手裏的煙頭吹出來,吹掉煙頭上的煙灰,當著別的購物顧客的面,說:味不對啊,不好抽!

早期這種情況常有,這包煙他不要,不給付錢。開門店的常因這種事引起爭端的很多,那時候我常忍著憤怒,默默的把煙拿回來,不和這種人言語,不和他要錢,也不問他這包煙該怎麼處理,這時候這種人往往看我不言語不爭辯,也不再說話。嘴上叼著抽著的煙轉身走出門店。

冷靜下來,向內找,我有一顆不容別人懷疑的心。我們修煉「真善忍」,實踐「真善忍」,嚴把質量關,門店裏每件商品都從正當渠道來。一片真心,一店真貨,這沒含糊。這種人也不一定是有意的,中國大陸的環境很複雜,產假貨的多,賣假貨的多,抽慣假的了,遇上真的反倒覺的味不對了。當時對法理的理解僅限於我是修煉人,不和你計較,說心性的容量能把為難你的人也講真相救了,還真沒做到。

再有就是用大錢買小貨的。拿一百元買一塊錢、一塊五毛錢、二塊錢的東西。那個時候,我一見這種情況一股無名之火油然而生。一瓶純淨水一塊錢,拿一百元來付款結帳。更有甚者,進了店,拿起一瓶水,擰開蓋,仰起脖子一飲而盡,之後掏出一張百元大鈔讓你找,先斬後奏。我告訴他,飲料白送給你,你白喝得了,你把你的一百元拿好,我不要你錢。此話一出,這種顧客便軟了。他會無奈的告訴你,他主要是想找零,一般的地方不給找零,銀行也不給找零錢,麻煩你給我找開零錢吧!想到自己是個修煉人,要與人為善,便強忍著給找零錢。一次一個顧客用一百元買了一塊五毛錢的東西,我憋著一股氣,強忍著給找了零,當著顧客的面沒發作,顧客走後越想越生氣,對著遠去的顧客發出很不好的念頭,後來心性提高上來之後,想起這件事,還覺得自己修的差勁。

我們這兒,不知別的地方怎樣,說零售門店零錢多,不全對。是多,但只是五元、十元的多,五角、一元的特別缺,銀行名義上有找零業務,實際上很難從銀行獲得這種幫助,零售門店零錢多,從零售門店兌換零錢成了人們的一個共識。 一天中應付的老顧客不買東西兌換零錢就不少。陌生人、新顧客用購買小額商品以期把百元錢找兌開,也成了許多人的選擇。商品零售中收回的五角、一元,遠遠彌補不了找零找出去的。做生意沒有零錢找零寸步難行。而從釘鞋的,賣菜的,賣豆腐等處收集來的五角、一元,皺巴、撕口、破損,說不好聽的,就像一堆垃圾一樣,很難直接用,得一張一張的撐展、粘好、壓平,才能備用。其中費時費力、細緻曲折非一般人所能知。一元的面值,一天大約得動用儲備三十張,最多時一天用一百五十張。但不管怎樣,就是再比這難,也不能成為阻礙向內找、向內修的藉口。

我媽說我缺乏應有的善心,慈悲心還修的不夠。人都有為難的時候,家有千萬,還有個措手不及。她認為:你應該謝謝他們!這是師父給你往大加容量。用這種人,來把你的心的容量往大撐一撐。是你的情緒遮住了你的理智,你沒能好好做到忍,也沒給他講真相救度他!

長期的門店經營中,各種衝擊心肺的事常有,幾乎大大小小天天有。妻子說:師父看你這些執著不好去,為去你的執著,給你安排了這個工作。我覺得妻子說的有道理,在長期的學法修心,長期的魔煉中,慢慢的我能包涵、寬容這些人和事了,也好像這種人和事漸漸少了。當這種人和事再次引起我的關注並回味時,我發現這種人和事其實一點沒少。隨之出現甚麼情況呢,當我能容忍作為一個常人經商做生意難以容忍的,對一些為難的人和事笑臉相迎時,「這家門店服務態度好,貨都是真的,賣的又不貴!」顧客普遍有這樣的反映。老顧客不走,新顧客漸漸的在增加,營業額穩中有升。我、門店、顧客都成了「真善忍」的受益者,最關鍵的是為後來講真相勸三退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因為能走出去的時間少,能出去發真相資料和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的時間有限,我開始從新定位自己講真相的方式方法。我大部份的時間是在便利店,如果能在店裏講真相勸三退,我的時間就能充份利用起來。在店裏講真相勸三退我一直有顧慮,有怕心。外出了,離開自己的工作場所、離開了家,走路、坐車、走到街上、騎自行車去郊區去鄉下講真相,不會留下個人的任何信息。萍水相逢的人,一般說來,沒人會關注你叫甚麼名字,家住哪兒,工作單位。說路上碰到一個人,給我講了法輪功的真相,你再回頭要找這個人,找不著,最起碼你不好找。在店裏講真相則不同,經營場所固定、人固定,所以在店裏講真相我一直相當謹慎。

類似我這種情況,師父在多次講法中都講過:「修煉就是修煉,修煉就是去掉執著、去掉人不好的行為與各種怕心,包括怕這怕那的人心。」「怕心會使人幹錯事,怕心也會使人失掉機緣,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關。」(《走出死關》)

「眾生都等著得救,這一點我可以非常明確的告訴大家,大法弟子們不去救他們,不管他們在世界的哪個角落裏,你們不去救他,他們就沒有希望。」(《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

「大法弟子更是這樣,因為承擔了救度眾生的使命,範圍更大了。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包容了整個世間,每個人有一個範圍。你碰到的、接觸到的都是你這範圍中的因素。你能夠正念足,你就能夠在你的範圍中高大,在你的範圍中把那些不好的東西壓下去。每個大法弟子都能夠做到這一點全世界就都變了,因為你們每個人在這個世界上承包了一個很大的範圍,代表了一方眾生。」(《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我是閉著修的,甚麼也看不見。但從師父的這些講法中能感受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重大。師父告訴我們,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有誓約的,師父把救度眾生的使命賦予我們,重任在肩,卻因後天形成的觀念,怕心、求安逸的心障礙了我,怕這怕那的,有負自己的誓約、有負師父重託、有負眾生對我的期盼。師父用講法來開啟我們的智慧,重塑我們的神聖和偉大,敦促我們去完成自己的使命。同時我隱隱約約的感覺到,別的弟子要救度眾生,還得走出去找人。而我這是眾生到我這兒來,是眾生來找我,眾生找我來聽真相,找我來得救!

我的便利店服務半徑約一千米,有一定數量的固定客戶。若真有一天,真相顯了,我還沒把他們給講真相勸退了,他們面臨淘汰時責問我:我們常在你身邊為甚麼不救我!?那時候讓我們如何面對他們。

我開始在門店裏發真相小冊子,發《九評共產黨》,講真相,勸三退。今年初夏的一個晚上,十點多了,我收拾準備關門,一個操外地口音的小伙子來買電池,要兩節。我利用他看電池、拿錢包掏錢、給他找零的時間發正念清除小伙子背後的邪惡生命與因素,讓他能接受真相辦三退。就在他拿好電池和找的零錢轉身準備走的時候,我和藹讚賞的對他說:你和我的一位同學特別像,看上去特別瀟洒和自信!「是嗎!」小伙子友好的回答。「我那同學叫建宏,你叫甚麼名字?」「我叫某某,」他回答。勸三退他接受並同意,沒看出來他還是黨員。給他講大法真相他也接受,臨走時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記住「真善忍好」!他高興的說記住了,並謝謝我。短短的三分多鐘一個生命得救了,因為時間短,他走的急,當時是否給他真相小冊子,不記得了,他是我目前勸退成功中唯一的當面對我表示感謝的人。

法學得好、正念足時,一天可勸退四、五個,目前一天勸退最多是九人。法學得不好、有顧慮時,只能勸退二、三個。差勁的,一天一個沒有。

一些顧客陸續被勸退、一些居民陸續被勸退、一些流動顧客陸續被勸退。

商業同行中,我勸退了我們這兒部份品牌商品經銷商。如:青島啤酒的經銷商、雪花啤酒的經銷商、燕京啤酒的經銷商;五糧醇的經銷商、勁牌勁酒的經銷商、汾酒的經銷商、女兒紅的經銷商;可口可樂的經銷商、康師傅飲料的經銷商、娃哈哈飲料的經銷商、健力寶飲料的經銷商;統一飲料的經銷商;雙匯食品經銷商、旺旺食品經銷商、達利園食品經銷商、香飄飄奶茶的經銷商、華龍方便麵經銷商、豐華文具經銷商。各種商品經銷商的送貨員、上一級商品經銷商駐我們這兒的業務員很多也勸退了。商業界裏,人們為生計奔波,整天忙於生意,在我講真相過程中發現,很少有人接觸過真相。

二零一一年神韻光盤出來後,我在門店裏發神韻光盤,面對面的。大部份是老顧客,發出的光盤能回訪的約佔三分之二,當他們再次到我這兒來的時候,就能問他們光盤看了沒有,看的時候看完了沒有,感覺如何,讓他們把光盤再推薦給親朋好友。發到六十多張時,怕心翻出來了,原因是一份揭露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資料中談到,一個弟子在發真相光盤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被關押迫害非法判刑。之後的幾天裏,我停止了門店裏所有的講真相勸三退的活動。但很快就感覺到,大法真相資料目前還難以普及,就是接收到真相資料,真能認認真真看完,主動尋找渠道要辦三退的不多,甚至很少。要使世人明真相,辦三退,還得面對面。唯一的區別是,接觸過真相資料的人,勸起來要容易的多;初聞真相要勸三退,則稍費勁!

靜下心來學法,發現自己還是法學的少,心中裝的法不多。正念不足時,常人心往出翻,阻礙了自己講真相救眾生,很快我又恢復了在門店裏講真相勸三退。隨著多學法和面對面講的多,勸退成功的也多。目前我的學法還是跟不上,學法時間不好往出安排,不好往出擠。我常常羨慕那些能一心一意做三件事的同修,一天學《轉法輪》學一講兩講的。每當我在困難的時候,我常想起師父的一段講法來勉勵自己:「我知道大家很辛苦,你們要工作,要學習,有家庭生活,有社會活動,同時呢還要照管家,幹好工作,還要學好法煉好功,還要去講清真相。難!無論從時間上和經濟條件上都是比較難。難,體現出威德;難,這才是樹立威德的好機會。了不起!因為你們是修煉的人,雖然難,也要做的更好。」(《導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現在,我不再認為自己是入錯行了,不再認為這個工作不適合我了。有合適的工作能轉行則轉行,沒有我就繼續幹我現在這一行,一切順其自然。不管是幹哪一行,都熱情熱心,都講真相勸三退救眾生!我知道我做的還遠遠不夠,但我會努力的!合十!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