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勇猛精進 助師正法(4)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二日】我天目看到有個同修長期被銬,我發正念另外空間她的手銬就開了,這樣三次。那個同修人心很重,總埋怨別人,我就讓夾控人員帶我去她那裏,夾控說不行,我說只講兩句話。我到她那裏說:今天晚上你的手銬就會開,但你要心裏想「真、善、忍」,不要想別的了,你一直念「真、善、忍」。後來她過了心性關,就沒有銬了。邪惡就是讓你過這個關,一直迫害到你認識到為止,執著心去了,才行。
──本文作者

(接前文《明慧法會| 勇猛精進 助師正法(3)》

闖出勞教所

馬三家勞教所的亂法鬼來這破壞法,我叫同修不要去聽。警察很氣,叫了人看住我。後來我被轉到二大隊,是所謂「法輪功學員專管隊」,裏面甚麼人都有,有亂悟的。我不管那麼多,也不勞動,叫同修一起學法。來自潮州的學員很能幹,背法,一邊勞動。那些堅定的弟子打坐,警察就把他們往那些水泥地上拖,拖的屁股血淋淋的。有個大法弟子知道我被拖過,我告訴她不要說,因為人跟人不一樣。

我在勞教所曾看到一個人不能動,在那裏趴著,好辛苦,我就出來一個很不好的念頭:怎麼這樣子,假如我不能動就怎麼怎麼辦。後來有一天,不知道怎麼,我真的突然就不能動了,下身沒有知覺,渾身很痛,又沒有尿,出現很危險的症狀,叫我去打吊針,半夜扯我去。我心裏說:師父,這個吊針我不要,請師父幫我從另外空間拿掉。師父真的一下就拿掉了,沒有打進去。我在那裏背法,看到女警察打瞌睡,好辛苦。我就想:我怎麼修煉修的這樣?還要人看著我。

我很難過,說師父我要走,我就看到11這個數字,但我不知道師父是否真讓我走,就向師父說:真的能走就按下我的頭,真的有人按了我的頭,我怕是假師父,我又說:是不是李洪志師父?不是李洪志師父就不要按我的頭。師父又按了我的頭,我就一下蹦站起來了,站在警察面前。她就嚇一跳,說你怎麼站起來?覺的很奇怪。我說師父讓我站起來,你看那裏不是有個11,不是讓我走嗎?她說現在怎麼辦?我說我們回去睡覺。

很多人及有些同修以為我是裝的,警察說我不是裝的,因為針扎在我腳上沒有感覺。我睡不著覺,第二天很早就起來,起床號還沒有響就站在外面,看到天空很漂亮,有很多法輪、很多龍,我叫大家不要睡覺了,快來看,有些大法弟子也看到了。警察也來看,但她看不見。

勞教到了一年,我不想吃苦了,我不想再在那裏呆了,當時定了我兩年。我說師父我要出去,師父告訴我能出去。誰都沒有想到我出去,那些人說,「你表現最不好(指不放棄信仰、不配合惡人),幾個夾控看著你,你哪能出去?」但公布提前釋放名單中就有我,我提前一年出了勞教所。

成道

在勞教所,有個開天目的同修看到我的床好漂亮,金光閃閃,其他人的床都有很多蛇和其它不好的東西。她要到我床上睡,我就讓她睡,我在那裏打坐。師父把我調到了另外空間,那裏全部都是仙樂、花,很多東西,還有我修的很多東西。我看到自己是道的形像。天上很漂亮,我沒有心思看,就看師父的表情,師父對我沒笑過,師父對我落淚,我也落淚,我看師父沒有表情,師父說:某某大法弟子,你現在已經修了很多卍字符了,你數一數,也可以了吧?我嚇得哪敢數。師父說,你多好了,你修的多苦啊,多少眾生都為你感動,不修了吧?我說:師父,我不喜歡這個手這個腳,我早就不喜歡這個手這個腳,這個還是人體,我要修到無形。師父說好吧,咚,又把我打下來了,我又回到勞教所裏面了。

我時時都滿含笑意,對人都是笑的,警察和我也很講的來。出勞教所後,我找警察要回了身份證,也是笑著跟他們說。他們說,你是鐵路的,都認識,不用身份證,去哪裏都行,你沒有身份證也一樣能住的。

從修

這時打坐,我的身體硬梆梆的,單盤的腿都是腳翹的很高,我硬是把另一隻腿搬上去雙盤,腿斷了。後來接上之後,我打坐非常的痛,實在忍不住了,看到師父在我後面為我承受,我只承受一些,大部份是師父幫我承受。師父打坐時汗水都是大滴大滴往下流,但師父還微笑。我看到師父為我承受這樣多,都這樣坦然,我就繼續忍下去,連續打坐三個多小時,在另外空間看,我的腳被火燒過,像碳一樣。

初發正念

在勞教所裏,我看到師父新講法《導航》〈美國西部法會講法〉的一句話「久違了!」,哭了。二零零一年七月,我一出勞教所,就非常重視發正念了。發正念是師父講的「三件事」之一。

我到深圳,去了我們煉功點的輔導員家裏,她被警察收買了,做了特務。當時我們不知道,很多人覺的她很好,跟她走。她告訴我,在哪裏有掛很大的誹謗法輪功的橫幅,還演出,已經演了多少場。我說那就發正念消掉。她說:你先去,我晚點到。我就到了劇場,看到橫幅上很大的字,下面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我就圍著那裏大喊正法口訣。有人來了,說我很遠就聽到你叫,發正念不是這樣(喊)的。我說我看到消了很多邪惡,我本想找個梯子把橫幅取下來,找不到。我就坐在那裏默默的發正念,看到另外空間那橫幅被銷毀了,誹謗的東西也演不成了。

師父又點化我去公安局發正念,我都是這樣喊──當時沒有領會好如何發正念,就覺得那個發正念的口訣能量很強,聲音一衝出去就死很多邪惡,這幾個字也真是太好,大法的威力真的很大。

第二次非法勞教

那時廣西的情況相當惡劣,沒有大法資料。我們這有大型的資料點,大量製作大法書籍、新經文、真相資料。我們把一箱一箱資料帶到廣西。一次我和兩位同修送大批資料到了廣西,資料發的差不多了,剩的給了當地輔導員,師父點化我與兩個同修分開,我不忍心離開她們,結果三個人都被綁架到了廣西勞教所教育隊。其中一個同修的孩子小,被劫持去了洗腦班,跑出去了。她跑回深圳,打電話告訴我們的家人,我們兩個被非法勞教,家人才知道我們的下落。我被非法勞教三年,從二零零二年一月到二零零五年一月。

勞教所劫持的法輪功學員,分成「轉化」和「不放棄信仰」兩部份,分別關。「不放棄信仰」的也會被關到「轉化」那邊,關一個月,「轉化」了就留下來,不「轉化」還關回原處。我卻一直被關在「轉化」這邊。有些同修就以為我是叛徒。

邪惡讓我寫東西。我第一次寫了「法輪大法好」。又要我寫,我想可能沒堅定,又深入寫。又讓我寫,我想可能還沒有講清真相,又寫清楚。這樣寫了九次。那個警察明白了。

他們想放我走,但不能大明大白的放,那個門總是開的,想讓我偷偷走,但我不想走。廣西那個地方邪惡因素比較多,師父都沒來講法。我遇到那裏同修最早得法的都是九八年,好亂。當時我想不去哪裏了,就在那裏消邪惡。很長時間被關到教育隊。師父讓我去另外空間正法,通常是晚上睡覺的時候,元神離體,消了很多邪惡,做了很多很多事情。差不多出勞教所的時候,我修到了無形的境界,師父把我演化成一朵很大的蓮花。

幫助同修

在勞教所,邪惡常用電視、喇叭迫害大法。我經常發正念,看電視,電視也黑了,開喇叭,喇叭就不響,修也修不好。

我天目看到有個同修長期被銬,我發正念另外空間她的手銬就開了,這樣三次。那個同修人心很重,總埋怨別人,我就讓夾控人員帶我去她那裏,夾控說不行,我說只講兩句話。我到她那裏說:今天晚上你的手銬就會開,但你要心裏想「真、善、忍」,不要想別的了,你一直念「真、善、忍」。後來她過了心性關,就沒有銬了。邪惡就是讓你過這個關,一直迫害到你認識到為止,執著心去了,才行。

有一次在夢中,我在前面走,看到水,就跳下去,後面一個人也跟我跳下去,看到不好東西不管,就遊,後來上岸了。另外一個學員也做了這個夢,她對我說,昨晚我跟你跳,後來就看不到你,你跑的很快。我告訴她我們昨天晚上實實在在過來個好大的關。這個學員跟我很談的來。有一次,這個同修被迫害的很厲害,腳不能動,又吐,要送她去醫院,她就大喊:「誰都不能動我,我要某某大法弟子來看我!」有個人把她的情況告訴了我,我就到她那裏去,想去就去,雖然我也有夾控,我也不管了,三兩步跑到那裏,警察也抓不到我。見到她,我叫她不動、發正念,我也幫她發正念,後來就好了。另一個同修也是這樣,學上面那個同修讓我去看她,我又去看,她也好了。

(未完,待續)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