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手機勸三退 速度快面積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我是和幾個同修一起打語音電話的,之後再對聽的時間長的世人用電話勸退。第一次打三退電話時,心情非常的緊張,剛一撥號心就跳到了嗓子眼。接聽電話的是一個上海人。我緊張得用顫抖的聲音問對方:「朋友您好,請問您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對方說:「聽過,前兩天是一個專業播音員講的。」我說:「那您是黨員嗎?」「不是,但入過團和少先隊。」「那我用福康這個化名,幫您退出來好嗎?」他很高興的回答說:「可以,謝謝。」
──本文作者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今年四十九歲,是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了。我想就這次「第八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把我這幾年主要用手機講真相救人的體會,向師尊做一彙報,與同修們交流。

形成整體,把真相傳向大陸各個角落

剛開始,在技術同修的幫助下,我們用發短信的形式救人。後來,邪黨封鎖短信嚴重,我們就改成了打語音電話,而且分成了不同的小組。每組負責不同的區域,主要向偏遠的地區撥打,收到的效果都非常好。有的一聽就是一個多小時,有的發來短信希望再給播放一次,還有的世人回信說「你們太了不起了」。同修們看到世人的覺醒更是信心倍增,自己都省吃儉用的儘量省出一些錢,多買幾張卡。我們有對夫妻同修,生活上非常簡樸,冬天的時候,每天就只吃家裏腌的酸白菜;還有一位老年同修,今年將近八十歲了,每月兩千多元的退休金,都會拿出大部份供給同修打真相電話,而自己卻經常去集市買些布頭來做衣服。然而去集市的同時也不忘救人,每次趕集都能救二十多人。年輕同修有打語音電話的,有直接用電話勸三退的,同修們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形成了一個堅不可摧的整體,讓很多世人得救。

學開車,利用更便利的條件救度眾生

我是和幾個同修一起打語音電話的,之後再對聽的時間長的世人用電話勸退。起初打語音,使用的是一輛簡單的農用車,但是到後來勸三退,這就顯得不太方便了,因為車裏說話的聲音外面都能聽到。隨著參與這個項目的同修增加,聽語音時間長的世人越來越多,看著那些電話號碼堆積在一起,我就著急,就想這要有輛汽車多好啊,可以不受地點、場合和聲音大小的限制,那得能多救多少人呢。之後就和丈夫提起想要學車,而丈夫卻說:「我和兒子都有車,你學車有甚麼用呢?而且年齡也大了,現在路上車又那麼多,多不安全哪。」我聽後有些失落,但是我轉念又一想:我學車是為了多救人,師父一定會幫我的。

師父看到了我有這個願望,有一天,一個同修來我家,說他認識一個駕校的人,學車三個月就能畢業,我說那你就給我報上吧。同修問:「那姐夫能同意嗎?」我回答說:「沒事,一切是師父說了算。」隨後,又有三位跟我年齡相仿的同修也都想學,丈夫知道後,也只是說:「有伴,願意學就去學吧。」真是像師父說的,「這些事情是由師父安排的,師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自己只是有這種願望,這樣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轉法輪》)

就這樣,我們四位大齡同修就開始學上了駕駛。在學開車的過程中,我深深的體會到,師尊時刻都在我們身邊呵護著我們。即使我們是正趕上考試非常嚴格的一批,在師尊的加持下,我們也都順利通過每一次考試。駕照下來後,在同修的大力支持下,我馬上就買了一部新車。每天和另一個同修出去救人,風雨無阻,每月都能有四、五百人明白了真相。另一些同修看到我們的這種做法很好,也都相繼學車、買車,為當地的救人項目起到了很好的促進作用。

手機勸三退,方便、快捷

第一次打三退電話時,心情非常的緊張,剛一撥號心就跳到了嗓子眼。接聽電話的是一個上海人。我緊張得用顫抖的聲音問對方:「朋友您好,請問您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對方說:「聽過,前兩天是一個專業播音員講的。」我說:「那您是黨員嗎?」「不是,但入過團和少先隊。」「那我用福康這個化名,幫您退出來好嗎?」他很高興的回答說:「可以,謝謝。」就在這一瞬間,我感覺身體輕鬆了許多,很多不好的物質都消失了。我知道這是師父鼓勵弟子,為弟子消除了許多敗物。緊接著,又很順利的勸退了第二個人,就好像眾生都正在等待著我們去救度一樣。這使我深深的體會到師父所說的:「其實師父要怎麼做,決不是那麼一想就完了,我要做許許多多的鋪墊,你們看不到的,那些神也都在做。甚麼都鋪墊好了,就差你去做,就邁不出去那步了。」(《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之後,我信心大增,心想:我一定要利用好手機去救度更多的眾生。

在用電話勸三退的過程中,也要面對各種各樣的世人。有一次,我給一個人打電話,我說:「朋友您好,請問您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他說:「沒有。」「那我告訴您一件如今發生在咱中國的關乎每個人生命的大事。現在,無論是高層還是平民百姓都在『退黨、退團、退隊保平安』。」他說:「你為甚麼要告訴我這些?」我說:「我是為了您好,希望您能在天滅中共的大災難中保平安吶!」然而,他卻戲弄的說:「那你為甚麼對我這麼好啊!?」我想到,大法是慈悲的,但威嚴同在,所以,我很嚴肅的對他說:「這位先生,請您尊重些。我給您打個比方說吧。假如您現在正在一座橋上開著車,而橋的前面是斷裂的,開到那兒就會車毀人亡,可是您卻不知道。那您是希望我告訴您好,還是不告訴您好呢?」他趕緊說:「那當然是希望告訴好啊!」我說:「這位先生,您現在就正走在這樣的橋面上,只有您退出黨、團、隊,認同法輪大法好,才能在即將到來的天滅中共的大災難中保平安。」他的態度緩和了下來,說:「那我能問你幾個問題嗎?」我說:「可以。你有甚麼不明白的,儘管問好了。」他就說了,師父為甚麼去國外,自焚是怎麼回事,為甚麼要反對共產黨,為甚麼三退才能保平安等等許多有關基本真相的問題,我都一一作了解答。

聽後,他像突然醒悟了一樣,說:「噢,原來是這樣啊!我能體會到您說的都是真的。我為我剛才的不禮貌表示抱歉,也非常謝謝您。那您就幫我退出來吧,我是黨員。就用我的真名某某吧。還有,我父母是黨員,妻子是團員,您能給他們也退一下嗎?」我說:「可以,希望您的二位老人健康長壽,您的愛人越來越美麗。但是您必須要告訴他們,得他們自己同意才有效。」他說:「我會的,我一定告訴他們。」之後又一再致謝。就這樣,一個電話使這個生命轉變了觀念,獲得了新生,使一個家庭看到了希望。我也真的體會到,只要我們用純淨的心態,踏踏實實去做,師父就會幫我們。一切都是師父在做,能救人的是大法。

還有一次,接電話的是一個老大爺。我剛說了沒幾句,他就說:「你別和我說這些,我早就聽說過,我不相信這些。」聽他這樣說,我並沒有動心,還是很祥和的繼續說:「老先生,那您相信善惡有報嗎?」他說:「這個我信。」「那您說,壞人做壞事有報應,是誰在給它記著這筆帳呢?是不是像咱老百姓所說的,老天給記著呢?不然壞人怎麼遭的報呢?」「也許是吧。」「那共產黨這麼多年做的壞事,像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大躍進、六四,現在又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迫害死咱中國同胞八千多萬。您說,它能不遭報嗎?老天能饒了它嗎?如果您入過黨、團、隊,那您不就是它的一份子嗎?您不就會跟著遭殃了嗎?我可以幫您起個化名。只要從心裏退出來,脫離這個邪惡組織,您就是和它劃清了界限。等到天滅中共到來的時候,您就會保平安了。」他明白了我說的話,便回答說:「那退就退了吧。我只戴過紅領巾。」我說:「那就用永康這個名字吧,希望您永遠健康、平安。再有,我告訴您一句話,您一定要記住啊。今後,無論任何天災來臨的時候,您心裏一定要默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樣您就會保平安的。」還沒等我說完,老大爺就急切的說:「你等一下,我記下來。」說完,就真的一個字一個字的念著、記著。記完,嘴裏還在一遍遍重複著,又不斷的問:「我記的對嗎?」看到老大爺如此大的轉變,看到一個個生命的得救,我真切的感受到師父的洪大慈悲。這真是佛恩浩蕩啊!

看到眾生的覺醒,我想,現在中國大陸,還有多少這樣的眾生在渴望著我們去救度,我們怎樣才能在有限的時間內去救度這些可貴的生命?師尊告訴我們:「天體的變化、人類的發展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人類社會的動向那是歷史的安排,是天象帶動下而出現的」(《精進要旨》〈驚醒〉)。我想,現在手機這麼普及,也一定不是偶然的,它是救度偏遠地區世人的好方式。

雖然我用手機勸三退剛剛兩年,但我真正體會到,這種救度世人的方式真的是太好了。有的同修說不會講,其實關鍵並不在於會不會講,而是在於我們的內心。只要我們的心到位,我們講出的話是帶有能量的,那就會解體阻礙世人明白真相的一切邪惡,世人就會得救。

珍惜師父給我們的這稍縱即逝的機緣,多救人。我一定會在修好自己的同時,盡我最大的努力,利用好師尊恩賜給我們的救人的法器,去救度更多的眾生。讓師尊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勞。

由於層次所限,不妥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最後向慈悲偉大的師尊雙手合十!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