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在明慧環境中成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二零零七年在師尊的安排下我有幸登陸了明慧網,那一刻我永遠難以忘懷,湛藍色的畫面,「法輪大法明慧網」幾個大字,師尊山中靜觀世人的照片,那種莊嚴神聖令我激動不已。至今記憶猶新。一篇篇的理性交流,一篇篇正念正行的神跡,一篇篇充滿信師信法正悟的文章,讓我看到自己的差距,看到自己的不足,啟發著我的正念,幫助我正悟。從那時起不知怎麼,我忽然好像一下子就精神起來了。
──本文作者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說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是正法修煉階段,對於我來講,真正精進的走入正法修煉並持之以恆穩健的走到今天,是在我能登陸明慧網以後。

二零零四年在邪惡的迫害中我流離到外地,從此與同修失去了聯繫。沒有了修煉環境,再加上由於對法認識不足而對邪惡迫害的恐懼,漸漸放鬆了自己的修煉。因為學法少,修煉狀態總是時好時壞。

二零零七年在師尊的安排下我有幸登陸了明慧網,那一刻我永遠難以忘懷,湛藍色的畫面,「法輪大法明慧網」幾個大字,師尊山中靜觀世人的照片,那種莊嚴神聖令我激動不已。至今記憶猶新。一篇篇的理性交流,一篇篇正念正行的神跡,一篇篇充滿信師信法正悟的文章,讓我看到自己的差距,看到自己的不足,啟發著我的正念,幫助我正悟。

從那時起不知怎麼,我忽然好像一下子就精神起來了。以前堅持不太好的晨煉,那時一聽到晨煉的音樂和師尊的口令,覺得渾身的細胞都在歡呼雀躍。也就是從那時起,晨煉就一直也沒有間斷過。那時每天只想快點把該做的事做完,然後就開始如飢似渴的學法。過了一段時間後,就又開始背法了,那時的提高非常快,我彷彿又回到了九八年的背法時期。

學法跟上來了,心性也提高上來了,境界也昇華上來了,也開始著急講真相了。我直後悔頭兩年浪費了那麼多的寶貴時間。師父在多次講法中都強調學法的重要性,我自己也深深的體悟到學好法對修好自己、救人是多麼重要。慢慢的我開始往明慧網投稿,當第一次看到明慧網刊登了我寫的心得交流時,我激動的眼淚都掉下來了。在長時間沒有一個修煉環境,與同修聯繫又極少的情況下,彷彿一隻飄零已久的孤雁找到了家,那一刻我覺的自己與全世界大法弟子緊緊連在一起。

後來我又看到有很多同修用手機講真相的交流文章,我就試著照《手機短信群發實用技術手冊》學習用手機講真相,當然看著簡單,做起來著實不太容易,周圍又沒有人可問,過程中也有過洩氣,有過沮喪,但更多的時候是鼓勵自己:心在法中,心為救人,還有師尊的加持,沒有做不成的事。功夫不負有心人,終於,我可以用法網群發軟件發短信了。我知道這是師尊的鼓勵,讓我有信心再去學習別的項目。接著我又陸續學了排版、打印、裝系統、寫揭露迫害文章、製作真相傳單等。而這一切,教我的全部來自明慧網上的教程。那時我常常一弄就是一個晚上睡不了覺,但白天照樣精力充沛,煉功不耽誤,背法不懈怠。渾身好像有使不完的勁。

(一)手機講真相點滴

記的剛開始用手機發短信時,遇到的障礙很多,要麼封卡,要麼就有回短信罵的,記得第一次有人回短信罵時,弄得我臉紅心堵,心裏七上八下的,再加上封卡,兩天都沒有出去做,都有做不下去這個項目的心了。我想起師尊講的:「對常人的態度誤解不要計較,只為救人、救眾生,我想那個效果就能改變一切。」(《曼哈頓講法》)佛為度人都能在常人中要飯,我這點小事心裏就過不去了,計較來計較去,那能救了人嗎?其實還是把自己看得太重了。我不斷學法,不斷純淨自己,看看自己編輯的短信時是不是真的完全為別人好,救人的心純不純正,有沒有做事心,短信中有沒有嚇唬人或幸災樂禍的成份。我逐漸擺正心態,不只是為救人,還有修煉提高的因素在裏面。不追求數量,注重短信編輯的質量,發出短信的反饋,一年來,罵人的沒有了,而善意回短信的很多,如:「謝謝指點」,「可以做朋友」,「法輪大法是你明智的選擇」等等。當然為了進一步講清真相根據不同的情況我都回了不同的彩信或語音。我也從剛開始每月只能用一兩張卡到現在的幾十張卡。一個多月前的一天,我又增加了兩部手機,誰知,干擾馬上就來了,馬上就有兩個罵人的短信同時發過來,其中一人還說找刑警隊抓我,此時的我,一心只為救人,不會為任何難聽的話而帶動,我一邊發著正念一邊善意的回了一條短信:「不能偏信要兼聽,辨別真假是非明。自古良心是桿秤,善惡輕重要分清。勸君猛醒看真相,別信謊言被煽情。天滅中共近咫尺,願你三退獲新生。」一個沒有回信,另一個連回兩條「我已報警」的短信。關機嗎?我非常冷靜,不,不能關機,我要讓他看到大法弟子的風範,我回了一條短信,「千萬不要做助紂為虐的事,那樣對你非常不好,生命是可貴的,善惡有報可是天理啊!」為了讓他無誤的收到,我還測試了一下,半天沒有回應。我繼續在移動中用手機講真相,又過了二十多分鐘,電話又響了。我一看號碼,還是那個人的,這回只響一聲我剛要接就掛了。他可能想看一下我有沒有被嚇住吧,我不相信那種完全為他好、沒有一點私心的善他會無動於衷。我想在另外空間這可能就是一場正邪大戰,邪惡看我又增加手機,妄圖干擾阻撓,最後以失敗告終。

我一般是短信語音彩信同時進行,但主要以發短信為主,因為當地同修做語音和彩信的人較多,發短信又能彌補彩信和語音的不足,當然彩信和語音我也結合著做。短信多數是正見詩苑修改後的詩歌形式。我編輯了多條短信存放在多媒體卡裏,有針對百姓的,有針對普通警察的,有針對死不悔改的邪惡的,還有針對走錯路的同修的,還有用來回短信的。而編輯短信的過程也是修煉的過程,每條短信我都是字斟句酌,儘量減少字數,把真相講清,還得把法輪大法好和三退說明白,還得考慮哪個字是被過濾的,儘量減少間隔符號以防世人看不懂,看看裏面有沒有嚇唬人的成份,有沒有仇恨的成份等等,帶著善心,帶著慈悲,帶著能量,踏過千山萬水,飛到世人的眼前。剛開始難度很大,對學法稍微放鬆或短信的要求稍微降低就會遇到障礙,發的再順利的短信在發送前我也必須測試一下,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浪費。很多好的短信都發了一年多到現在還在發,有時偶爾屏蔽,稍作修改照樣發。看到邪惡封卡的伎倆我暗笑,甚麼能擋住大法弟子救人的心呢,「我們是用心在做,他們是用錢在做,這一點他們永遠也比不了。」(《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前一段時間,邪惡迴光返照,本地六一零不斷綁架大法弟子到洗腦班迫害,我編輯了一個針對揭露本地六一零頭目同時向本地民眾講真相的語音稿投往明慧網,請明慧網同修幫忙製作當地真相語音,在明慧網上發布後,我趕快下載並開始打這個電話,我發現,本地語音電話接聽係數大大提高,有的公檢法人員很多都是從頭聽到尾還不願撂下。普通民眾接聽率百分之九十以上。打電話時,我感覺到自己就是一個威嚴、神聖的救人的使者,發著強大的正念,發出純善的能量。聽著眾生不願放下的電話,看著一個個善意的回信,我的眼淚又止不住了,唉,眾生等著聽真相啊,如果我們不精進,不抓緊救人,何顏面對師尊,何顏面對對我們寄予無限希望的眾生啊。

(二)在學技術中提高自己

因為能上明慧網,一切事情好像就順理成章,我沒有特意想要開花的願望,當時只是覺的有了打印機,自己打印信件或真相幣更方便一些,只是這樣一個想法,同修知道後,馬上就給我送來一台打印機。一個個救人的項目就是這樣被逼出來的。剛開始裝系統這事我覺的與我無緣,實在太難了,但電腦出現一點問題就得找技術同修幫忙,總這樣佔用人家時間我心裏也過意不去,我就有了要學裝系統的想法,這樣方便自己不說,如果可能的話,還可以幫幫別人,也可以為技術同修節省點時間,多學學法。就這樣,我上天地行下載一個裝系統教程,打印成小冊子,同修又送給我一個系統盤,照著教程用電腦反覆的練,有看不懂的名詞術語在練習的過程中反覆琢磨逐漸就能明白是甚麼意思了。練了一段時間後,大框基本熟練,又請技術同修教教我裝完系統後的設置及安全問題,一天就搞定了。

記得第一次幫同修裝系統,她說別的同修給她裝了幾次都不太好用,還用一種疑惑的眼光問我,到底能不能行,我不敢大包大攬,只說試試吧,但心裏沒底,也有很大壓力,其實當時沒有想到這個壓力就是自己的阻力,就是自己的執著所在。她把鑰匙給我,她上班走了,留下我一個人,我一邊打開電腦,一邊請師尊加持,我忽然感覺周圍有一股強大的能量包圍著,那種感覺無以言表,我感覺到了,師父就在我身邊……,我鼻子發酸,任憑眼淚流淌著……整個過程很順利,裝完後,為了測試能否上去網,我給她打電話,問她上網密碼,她沒聽明白,語氣中還帶有責怪,意思是怎麼不早點說呢,再早一點就方便回家一趟了。我表面沒說甚麼,但心裏很委屈,想著自己還有那麼多事沒有做,為了趕時間,多走了不少的路,午飯也沒吃,卻鬧個埋怨。當時雖然裝完了系統但壓力並沒有減輕,因為當時還不能確定能不能連上網,好不好用。加上她這一埋怨,我委屈的眼淚都要掉下來了。後來她明白了我的意思,就打電話告訴我密碼,我一試,網也連上了,瀏覽器也出來了,但就是不出動態網。我急了,趕緊出去找技術同修,技術同修來了,一點小鴿子,稍稍等一小會就出現了動態網。其實根本就不是上不去網,而是我的壓力太大,太緊張,沒有多等一會就以為上不去網了,就是這個壓力障礙著自己。擔心裝不好同修埋怨,那裝好了同修不就誇獎了嗎?說白了就是希望別人誇獎,這不就是面子心,求名的心嗎?表面上是幫助同修,但在這個過程中發現並修去這些不好的心,這不就是一種偏得嗎?過後那個同修跟我說,系統裝完後又快又好用。我沒有沾沾自喜,也不敢有貪天之功,只覺的那一切是師尊的加持,是自己的責任。

現在電腦出現一般簡單的問題,我自己也可以試著處理了,我也不再有畏難心理,不再把它看的高深莫測,甚麼問題都敢去研究一下。實在解決不了,就上天地行網站問。比如有一次打印機的墨水盒不被識別,提示錯誤,不讓打印,那時打印機才拿來兩三天,我對打印機部件的名稱都不會叫,我就上天地行問了一下,同修仔細耐心的告訴我可能出現的原因和解決的辦法,我按照同修告訴的辦法檢測出原因後,竟然把它弄好了,我自己都覺的是不可思議的事情。還有一次,電腦打開出現一大堆英文,然後就不動了,重啟幾次都不行。我仔細看英文,不認識的就查查手機的英漢詞典,原來是說鍵盤連接錯誤。我仔細一看,原來是鍵盤連接主機的線掉下來了。把線插上,一切恢復正常。當然這些事情說起來簡單,做起來也不那麼容易。過程中的干擾困惑自不必說。但心在法中,心為救人,要承擔責任,要完成使命,師父在幫,護法神在護法,只是過程中有修煉提高的因素在裏邊。

其實,我從小就比較笨,平時反應又慢,人家說一句旁敲側擊的話,可能等人家走了才能反應過來他說話的意思;上學時儘管很用功學習,但在學業上還是沒有甚麼造就。記的剛買回電腦那天,售貨員把電腦送到家,裝完系統走人了,我想要關機,按哪個鈕也關不上,把我急的。沒辦法,打電話問了一個親屬,他在電話裏告訴我用鼠標點這點那的,總算把電腦關上了。我明白了,噢,不用用手按,鼠標一點就甚麼都解決了。就是這樣的一個我,從連鼠標都不會用到今天通過明慧學會了這些救人的本事。可能很多同修都有親身體會,自己學的東西記得牢、紮實,而別人教完,當時明白了,一會就忘。其實明慧網上的教程簡單易懂,就看用不用心。當我們想到自己的責任,想到要圓容師尊所要,想到殷殷期盼的眾生,還有甚麼能擋住我們呢?

我接觸同修不多,但也能聽到讚揚聲,都認為我能自己學會這些項目,很不簡單,其實這些全部是明慧網和天地行上的教程,而且教程簡單易懂,只要我們用心就可以了,要說不簡單應該是那些用心製作明慧技術教程的同修的辛苦付出,最主要是還有師尊的操勞。那天學法,學到師尊在《精進要旨》〈修者忌〉中講:「執著於名,乃有為邪法,如名於世間則必口善心魔,惑眾亂法。」我心頭一震,是啊,這個名體現在方方面面,比如在與同修的配合上,是執著自己的意見還是默默的圓容補充;在交流中,好像是無意其實是有意顯示自己,表面謙虛,其實心裏也很受用;還有從小到大養成的自卑心理,執著於自我,不也是源於名嗎?我剖析自己,表面看是證實自己,其實又何嘗不是執著於名啊,題目是修者忌,那就是絕對不能執著於名,是修煉人的大忌啊。修煉,何等嚴肅啊,明慧網上有篇文章叫《萌動私念 招來瓦片襲擊》,說的是私心在內心剛一萌發,就會被其它生命盯上。師尊在法中講過:「不同層次上的生命發現你要甚麼、執著了甚麼的時候,正好符合了它,它就起作用,甚至主導你。」(《大法弟子必須學法》)我們是大法弟子,怎能讓自己絲毫不好的念頭苟且存活呢?如果沒有師父和大法,一個小小的我又能做的了甚麼呢?

(三)珍惜時間

可能每個同修都有一個共同的感觸,就是時間不夠用的問題。我自己感覺,如果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能用來做這三件事那就太好了。但事實畢竟不是這樣,除去吃飯睡覺時間就所剩無幾,再加上有常人中的一些大大小小的事需要處理,時間就更緊張了。有一段時間,因為有一個小本生意剛剛開始做,事比較多,每天正常該做的事被打亂。我急得恨自己不能有分身術。一天晚上做夢,夢中我一邊幫同修記三退名單一邊急的直哭,一直到把我哭醒。我急啊,如果不能救人不能學法不能在大法中修煉,我覺得生命沒有任何意義。

師尊講:「你做的那個事情如果沒在法上,如果沒有法的力量,你自己沒修好,你就做不好那件事情。也許那件事情你做了,可是它就是不起作用,就是救不了人,因為對解體邪惡因素你也起不了作用。」「做了一大堆事,回過頭來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卻不是用正念,沒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裏頭。那換句話講,在神的眼裏看,那就是糊弄事,不是威德,也不是修煉,雖然做了。」(《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其實哪個項目要做好都要花費很多的時間,因為需要用心去琢磨。那越是這樣越要學好法。因為我的小本生意只是晚上做,白天時間相對自由,當然還是不夠用。儘管這樣,我也不會因為忙而放鬆自己的學法修心,也不會因為忙把救人的事做的稀裏糊塗,要做就一定做好。

我非常清楚,我是與正法連在一起的,只有學好法修好自己做事才有法的力量,也才能事半功倍,否則做出來的就不是神聖的。怎樣在這樣一個有限的時間裏,擺正擺好這些關係,對我來講非常重要。因為時間實在是太有限太有限,我不敢浪費每一分每一秒,做家務或吃飯時,就聽明慧廣播的《明慧週刊》等一些交流彙編的語音節目。白天出去做真相回來餓了就隨便抓點東西一邊吃一邊上網或看週刊之類的。信件、真相幣挎包裏是必帶的,走到哪裏方便就郵寄幾封,購物必須用真相幣。如果有小塊時間,那就安排打印、編輯短信、搜集號碼或看教程等,儘量勻出大片時間來學法,因為只有用大片時間學法,才能使學法不受干擾,也才能保證學法入心,學法過程中遇有整點就發正念,這樣既清理了邪惡也保證了學法質量。

時間在飛快的流逝,每天都像在與時間賽跑,我生怕時間會偷偷溜走,看著時間上網,看著時間學法,看著時間做所有該做的事……假如我能選擇,我選擇讓時間留步,讓我有更多的時間背法,更多的時間救度所有該得救的眾生!

修煉前,我也是一個追求時尚愛打扮的人,如今正法救人緊迫,我又怎能浪費時間和大法資源追求時尚呢?我無暇享受常人生活,只願體會救人的快樂。師父講:「常人有常人所追求的,我們不追求;常人有的,我們也不稀罕;而我們有的,常人想要也要不到。」(《轉法輪》)

(四)結語

回想這幾年登錄明慧網的修煉歷程,感觸頗深。我感覺明慧網就是一個大的修煉場,自己在這個場中熔煉著。回首一路與明慧網相伴的日子,回首在明慧中提高昇華一直到今天的成熟,感謝師尊的良苦用心。感謝明慧網同修的默默付出。明慧網同修為了讓同修減少迫害,為了讓民眾明白真相,付出的太多太多……,相比較之下,明慧網同修付出那麼多艱辛創辦的平台,而且又有師尊的看護,我們大陸同修有甚麼理由不去維護、不去圓容呢?不去留下這歷史的見證呢?這不也是圓容師尊所要嗎?這是一份殊榮,是一份偏得,是眾神都羨慕的啊。

遙想師尊淚花飛。師父在講法中經常講大法弟子了不起,我就總在想我自己,我是不是像師父講的那樣,能不能配的上大法弟子這神聖的稱號,是不是真的了不起。師尊講了:「我想看到大家從新找回你們的熱情、找回你們修煉人最好的狀態。」(《甚麼是大法弟子》)那就讓我們用修煉人持之以恆的最好的修煉狀態,承載歷史的重任,完成好歷史的使命,請師父聽咱們的好消息!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