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的幸福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

得 法

我是二零零三年才得法的大法弟子,一直都是閉著修的,但我對大法卻從未懷疑過,我雖然沒有像許多同修那樣,一得到法就有一種激動的感覺,像找回了自己生生世世等待的東西,那個殼就像是一下子被破開了的感覺。我得法就像是一種細水長流的感覺,就感覺到本來就應該是這樣的,就好像是法一直就在我心裏從未離開過那樣,就是應該這樣存在的這種感覺。我知道師尊已經在久遠的年代就為我種下了得大法的種子,大法在我心底早已深深的紮了根,無論經過多少世的輪迴轉生,無論經過多少的風風雨雨都一定不會忘記。

早在一九九四年的時候,我那時是上初中二年級,有一天下午,正和朋友在球場上打羽毛球,一抬頭看見一個浴盆大小的光環在我頭頂,離我的距離很近,當時只覺的奇怪,但又有種熟悉的感覺,這光環大概持續了一個多小時就消失了,旁邊的人都沒有看到。從那以後,我的很多照片都能拍到光圈或一串串的法輪,可惜那時自己並不知道是法輪,還以為是照片拍的不好,所以也沒有珍惜這些照片。得法以後看到明慧刊登類似的照片才知道那是法輪,一下子就明白了當時法就已經在給我顯現了。

真正開始拜讀《轉法輪》是在九五年,當時是同修介紹我媽媽學大法,媽媽認為書很好,也希望我看,就讓我拜讀,但那時我並沒有看多少,只是看了開頭的兩、三頁,就把書放下了,但雖然只看了兩、三頁,但我卻經常介紹同學、朋友看《轉法輪》,並且當時還買了一些書送給別人。就這樣一直到九八年,母親得了法,我也用了差不多一年時間看完了一遍《轉法輪》,而對於其他大法經文,我卻很感興趣,篇篇不落的都看,有的甚至看很多遍,對大法說的關於宇宙空間的東西特別感興趣,而且大法說的東西我從不懷疑,就好像是應該那樣存在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九九年迫害發生後,我雖沒得法,但也幫助母親做一些真相資料。一直到了零三年,我又再一次看了一遍《北美巡迴講法》,師尊說:「因為那龐大的天體在你以下,幾乎就像你的身體一樣,因為你就那麼龐大。那裏面有無數的眾生,數不盡的宇宙穹體。你們的修煉,決定著那些龐大的生命群的好與壞、留與不留啊!」就是師尊說的這段法使我久久不能平靜,時刻在我腦海裏顯現,當時我就一個念頭:如果我不修煉,不能夠返回去,那我世界裏的眾生不是因我而不能得度嗎?那怎麼辦?我要修煉,為了他們能得度,我要修好自己。當時就是這一念使我跨進了大法修煉的大門,從此以後我走上了這條回歸之路。

師 恩

在我身上的每一件事,我的每一次提高,都體現著恩師對我的呵護與佛恩浩蕩,要寫的事情很多,在此只挑一件很有代表性的寫出來。

在二零零五年的時候,我與丈夫訂婚的第二天就被惡人綁架,後流離失所,到最後又被綁架到看守所迫害,從看守所出來不久,就與丈夫完婚了。丈夫是一個很支持大法的人,其實這就已經是師尊對我的一種恩賜了,我感謝師尊給我的安排。幾年以來邪惡沒放鬆過對我的迫害,因此丈夫也受了很多苦,但他並沒有因此而離棄我,而是從中給我提供幫助,並且還堅持與我結婚。我也慶幸他為自己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

結婚前,母親叫我自己去挑嫁妝,在看守所的時候,我曾經夢到結婚時,手上所帶的玉戒指,於是我就決定到玉器店看看。來到一家玉器店,我給老闆形容了一下戒指的款式,問他有沒有,老闆一口就說「有」,然後跑到樓上拿了下來。當我看到這款戒指時,一眼就認出了與我夢中的戒指是一樣的,只可惜當時夢到的是一對。後來我到店裏,把老闆娘和員工給勸退了,並成為了朋友。她告訴我,那款戒指是她丈夫一直珍藏的,他自己都捨不得戴,當時也不知道為甚麼會賣給我。

懷著小孩三個月的時候,去做產檢,檢查出來我有很嚴重的貧血,醫生建議我把孩子打掉,否則難保小孩的平安。當時真的把我丈夫與父親給嚇壞了,他們就勸我打掉孩子,剛遇到這個事情,心裏也有點害怕,不知怎麼辦,但母親(同修)就堅定的對我說:「不怕,信師信法,一定母子平安」。看著母親一臉的堅定,我一下子穩住了心,對丈夫說:「我是大法弟子,大法說的很明白了,我不能墮胎,這不是大法弟子所為,我也不用吃藥,更無需接受治療,我跟孩子都會沒事的」。丈夫見動搖不了我,也就只能隨我了。我當時心裏就默默的對師尊說:「師尊,我把我跟孩子的命都交給師尊了,一切聽從師尊安排,但如果是舊勢力的安排與迫害我就全盤否定」。

就這樣,我堅持學法煉功,做好證實法的事情,與往常沒甚麼區別。到了孩子六個月的時候,我再去產檢,檢驗結果出來了,發現貧血程度居然好了一半,這就讓親人更沒話說了,到了九個月去檢查的時候,結果是只差百分之二就正常了,到小孩出生的時候,因為是採用剖腹產,醫生還要驗血,當時我父親就對醫生說:「我女兒有地中海貧血,剖腹產有危險嗎?」醫生看了看檢驗報告說:「你女兒沒有貧血啊,甚麼事都沒有」。這一奇蹟震撼著家裏的每一個人,到現在他們還驚嘆不已。後來就產下了一個很健康的女嬰,重七斤九兩,皮膚異常的漂亮,醫生都為之驚嘆從沒見過皮膚這麼好的嬰孩。我是採用剖腹產的,一般人在麻醉過後傷口都會很痛,但我的傷口卻一點都不痛。在小孩出生後,乳汁卻一直出不來,第三天傍晚,我能坐起來了,就與母親一起煉第五套功法,剛煉完,乳汁就不斷的向外流,一直到小孩一歲多乳汁都還很充足,而且小孩的身體也異常的好,很健康。

當小孩剛出生的時候,我的父親就搶著要給孫女取名字,還找了很多很有名氣的官員給意見,名字是取回來了,但我就是從心底裏覺的不喜歡。因為小孩是為法而來的,小孩在出生的當晚就開始聽師尊講法了,而且她特別喜歡大法的歌曲,尤其是《普度》和《大法小弟子》。而那些官員很多都是迫害過大法的,有的甚至被國外的大法同修起訴的,所以我的心就很不情願。一直到小孩一歲多的時候,有一天我與某同修提起此事,該同修是開天目的,我剛一說,他天目中就看到了,他告訴我:其實大法早就恩賜了一個名字給小孩了。於是我就立刻給小孩改了名字。當天晚上我背法的時候,一想到這個名字就想哭。我知道在另外空間師尊對我與我家人的呵護是無法形容與報答的。

不斷歸正自己,更好的證實大法

得法以來,因為學法不深,走過很多彎路,所以今年年中就下決心背法,效果真的太好了,特別是在修心性方面,法學好了,心性修的很紮實。

在修煉之前,因為受現實社會的影響,所以色慾這方面很不檢點,也做過不少不道德的事情,修煉以後,舊勢力就想藉此而毀掉我,幸虧慈悲的師尊將我救起,洗去污垢,消去那生生世世的罪業,還傳給我大法。

這幾年邪惡每次對我進行迫害之前,都會有過色慾關的狀態出現,主要表現在睡夢中,但一直都過不去,邪惡就像找到了迫害藉口一樣,沒過多久就會被綁架。後來才悟到,除了自己學法不深外,還不懂的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這個狀態一直持續了三年。

隨著學法不斷深入,師尊在法會講法中也經常講到這個問題,自己在思想中就開始重視要修掉這個色慾之心,為此我專門找師尊有關的講法看、背,而且不停的發正念,鏟除色魔、情魔,慢慢的色慾之心不那麼重了,夢中的考驗也能過的去了,表現在我的丈夫在這方面也沒甚麼需要了。

但是有時一放鬆,色魔就會干擾。有一次我幫親戚去挑裝修房子用的牆紙,看到一款牆紙是那種很露骨的男歡女愛的畫面,當時就好奇,動了一念想要看看,當晚丈夫就向我提出這方面的要求,……使我悟到修煉人的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否則不但會影響自己的修為,還會直接對常人造成干擾。我們是救眾生來的,不能因為我們修的不好而毀了眾生。

有一段時間,自己心裏也很不穩,總懷疑自己的丈夫有沒有背著自己在外面尋開心?這個心越來越重,自己也意識到這個狀態不對,但這個心就是去不掉,那些亂七八糟的思緒就是揮不去,一直持續了一個多月,自己也很痛苦,總想去掉它。

後來才悟到,其實這也體現出自己信師信法的成度。修煉人的一切都有師尊在管,是我的不丟,不是我的也求不來,如果我真的能放下一切常人的執著,同化大法,那一切都是師尊所成,如果我真能做到,那就根本沒有甚麼所謂失去與得到,而是一種真正的解脫。

情是最苦的東西,最苦的東西,我為甚麼要執著它?我按照法的要求做,修掉自己的色慾之心,做到了我就是神,丈夫還只是個常人,人對神能做甚麼?人能背叛神嗎?這個念頭一出,就感覺到很多不好的東西去掉了,我也不再執著夫妻的這個情了,色慾之心去的更多了,現在雖然還會有這方面不好的反映,但表現的已經很弱了,不再像過去那樣,表現的來勢洶洶,現在一意識到這方面的干擾,就發正念消滅它,否定它,效果很好。

我們地區一直都不是很精進,所以感覺上有點拖正法的後腿,特別是今年,正法已經到了最後了,我看到我們地區的狀態還是上不來,而邪惡今年更是瘋狂的綁架同修,我的心就更著急了。而且我們地區連個協調人也沒有,無數次的我向師尊述說我這方面的不安,希望能為我們地區整體提高出一份力。

也許是師尊看到了我這顆單純的心,於是一步一步的推著我在這方面走。以前,使我最頭痛的就是我的壞脾氣,一直改不掉,自從我在做我們本地區協調的這個事情後,最重要的就是要聽取各方面的意見,做好與同修之間的協調配合,脾氣自然就成了很重要的因素,師尊也因此而對我做了很精細的去我壞脾氣的安排。

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協調我們本地區發正念的事情,除了四個整點發正念外,我們還有兩個針對本地區發正念的要求,但幾年下來,很多同修儘管知道了也不堅持做,有的甚至還不知道,我就為這個事情很著急。於是我就寫了個建議,後來也在明慧刊登了,同修看到這個建議後說甚麼的都有,不好聽的話自然就佔了多數。當時無論我聽到甚麼,儘管再難聽,我都忍著,時刻記著師尊的法,師尊說:「那麼我們怎樣做好輔導工作呢?首先要把自己擺在學員之中,不要有在學員之上的心。做工作有不懂的,虛心和大家共同探討。」(《精進要旨》)同修說的話就是針對自己的執著心來的,那真是挖心透骨,可是我卻沒有發脾氣,並且過後還能接受同修的意見,看到自己的不足。如果是以前,那早就吵起架來了,更別說協調了。就感覺到師尊時刻在幫我過心性關。

每一次去執著心的過程都需要很堅強的意志,但過後我都能感受到師尊那份操心與無盡的細緻安排。慢慢的我能過好自己的心性關了,無論大關還是小關,我都不放鬆自己,並且堅持背法,現在我時時刻刻都能意識到要修自己,真正形成了一種向內修的狀態,很自然的遇事就能夠向內找。師尊也兩次在夢中點化我,給我鼓勵。就這樣,以前一直認為很難過的關一下子就過去了,感覺那根本就不算甚麼,因此也得到了很多同修的認同與支持。

我知道我會堅定的在師尊安排的這條路上走下去,直至圓滿。最近我就是感到一種幸福,得法的幸福、修煉的幸福、救度眾生的幸福、回歸的幸福……在我的面前是一條無比美好、無比光明的金光大道,我有幸能成為大法弟子,那萬古永恆的榮耀,在這歷史最關鍵的時刻能兌現自己的誓約,無比幸福,無法形容。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