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破層層阻隔 走出自己證實法的路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九日】我是一名國家大型企業的職員,1995年有幸得遇大法。當邪惡鋪天蓋地掀起對大法的迫害之時,我堅定的走上了衛護大法的路。在舊勢力製造的巨大魔難中,我遭受了三年多的殘酷迫害,被邪惡迫害的幾乎失去生活自理的能力。面對險惡的環境、面對當地眾生因惡黨的矇騙而對大法及大法弟子充滿敵意和仇視,我的心很痛,也很沉重。在這種情況下我怎麼辦?我該怎麼做?!我跪伏在師父的法像前一次次的痛哭,為自己最終未能守住堅定的正念而羞愧、為重重一跤耽誤了眾生的被救度而淚雨滂沱。漸漸的我的心平靜了下來,一念升騰:我不能被舊勢力擊垮,我要擔負起我的責任。

(一)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

首先,我靜下心來用大量的時間學法,發正念清除一切邪惡,然後逐個找同修交流,力圖改變一盤散沙的狀態。審視本地的險惡情勢,找出了存在於自身和整體上的漏洞,同時,也把這幾年我所遭受的迫害整理成文。

剛回來那段時間,邪黨書記頻繁找我,要我每月寫一份思想彙報給他,態度極其囂張,許多職工也用敵視的眼光看著我們,邪黨連坐迫害手段使他們在經濟利益上受到了一些損失。在這邪惡勢力急劇翻滾的情勢下,我悟到,只有揭露當地邪惡,撕下惡人偽善的面具,才能讓職工了解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改善當地證實法的環境,從而減少迫害。這是當前必須要做的一件大事。我找到個別同修交流此事,準備系統搜集材料,在當地進行曝光。這期間,師父評語《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發表,師父說:「揭露惡警壞人,在社會上公布其人的惡行,此做法對於那些沒有理性的惡人起到了極大的震懾作用,同時也是在對當地講清真相中引起民眾對邪惡迫害最直接的揭露與認識,同時也是救度被謊言毒害、欺騙的民眾的一種好辦法。希望大陸全體大法弟子與新學員都來做好此事。」這使我更加體悟到,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是師父賜予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法寶,是刺向邪惡陣營的一把利器,是正法進程中很重要的一步,刻不容緩。

可是,如果沒有較翔實的資料,只是粗略的搜集,達不到震撼眾生,震懾本地邪惡的效果。幾年來陸續發生在本地的迫害案例中,所涉及的數據、時間、地點、迫害雙方當事人、遭惡報的詳細情況等等,都是很重要的數據,是揭露當地邪惡、救度眾生、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所必不可少的,而很多信息我所掌握的不全面也不準確。我們這裏大法弟子很少,早期精進的同修幾乎都被綁架、非法勞教,陸續回來後也因被邪惡嚴密監控而形成不同程度的自我封閉,在家的學員大多顯現不精進、怕心很重的狀態。因我所掌握的材料很不完整,要掌握較全面的信息,只有向這些在家的同修了解。為使他們少點顧慮,也從安全角度著想,我沒有把我的意圖告訴更多的人,只是向這些學員了解當地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事例。但當他們意識到我是要曝光邪惡時,因怕受牽連,當即收口,再不肯說。或者,就跟我打哈哈,東拉西扯,還有的學員甚至怕與我往來。三番五次,我的心受到很大的衝擊,我有些不能理解,這些學員平時都是表白自己做的如何好,怎麼遇到實事兒就怕成這樣呢?。面對同修的冷漠和怕心,面對進展緩慢的搜集工作,面對邪惡對大法弟子繼續不斷的騷擾、迫害,我能感受到另外空間邪惡的場對我及本地的壓迫,感受到舊勢力對此事竭盡全力的阻撓,更感受到要開創當地證實法的環境、要做成一件事是如此的艱難。辭別同修回來的路上、夜深人靜之時,委屈的淚水一次次的滑過我的臉頰。

就此退縮嗎?被困難嚇倒嗎?不,決對不!師父教誨弟子「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轉法輪》)我不止一次對舊勢力說:我是大法師父的弟子,走我師父安排的路,做我該做的事,你沒有資格阻撓,你也不配!我每天十幾次發正念,在單位沒事幹就連續兩、三個小時發正念清除邪惡。與此同時,我向每一個關心我的同事、親友、職工及敵視我的人講述發生在我身上的真相。在單位裏、在街上,在居住區,還有原本不熟識卻關心詢問我的人,用符合常人的這層理一遍遍的揭露邪黨加諸於我的迫害,告訴人們法輪大法是正法。其他同修也不懈的向各級領導講述自身遭受的迫害,揭露邪惡的真實面目。不知有多少次受邪黨矇騙的好心人勸我:別見到誰都說,共產黨整人可甚麼手段都使的出來,胳膊擰不過大腿!叫你寫就寫一個給他,先把工作要回來再說。我為世人的不清醒而難過,為世人身在水中卻不知險而著急。我清楚的告訴人們:它只要敢做,我就敢說!它做盡喪盡天良的事,惡貫滿盈,應是它怕我,不是我怕它!

肩負起歷史賦予的責任,做好三件事,這是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之路,我就是要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就這樣,「怕」,一次次消退,一層層的被清除。面對同修的戒備心、怕心,我無怨無執,認準了一條路,就是要堅忍的走下去。我仍然一次次,一個個的去搜集、核實,吃了閉門羹下次再去,一點點的彙集。在長達數月的搜集之後,終於完成了初稿,由同修寄往明慧並發表,又經與外地上網點同修斟酌、整理,配上告同胞書、大法在世界各地洪傳的真相等,設計出了精美的揭露當地邪惡的真相小冊子。

當揭露當地邪惡的小冊子在我地遍及城鄉大面積的散發之後,對當地民眾的震撼是前所未有的,對行惡者的震懾也是空前的,惡人懵了。那些行惡者的親戚、朋友、同事都震驚了,這是真的嗎?!有的領導也問:這是真的嗎?當得到證實後,那些行惡者偽善的面具被徹底撕開,狼狽不堪,無地自容。許多敵視我們的職工轉而同情我們,發生在自己身邊的慘烈事實啟開了他們矇蔽已久的心。陰霾消除,人性在一點點的復甦,邪惡氣燄被徹底的打了下去,惡性事件也越來越少,近兩年再沒發生,那些從事邪惡工作的官員私語,不管法輪功了,願煉就煉去吧。

與此同時,我也從不放鬆去找迫害我的當事人,當面揭露他們對我和本單位同修所犯下的罪惡,正告他們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要他們棄惡從善,給自己留一條後路,時時提醒他們不要給惡黨當陪葬品。以至後來惡人見到我就嚇的躲起來。就這樣,我們的環境一下就改變了,惡人蔫了,上了惡人榜的怕的不行,當地證實法的環境開創出來了。

原先害怕揭露邪惡的學員興奮的奔走相告:小冊子的威力太大了,惡黨官員丟死人了。以此為契機,我找到同修進一步交流怎麼樣帶動更多的同修走出來證實法。針對當地大法弟子少的特點,不求轟轟烈烈,只要堅持不懈。走出自己的路,發揮各自特長,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不善言辭的多發資料;能言善道的面對面講;比較有熱心的多找同修交流幫助其儘快走出來。遭受迫害嚴重的以親身經歷側重揭露迫害;從新走出來的學員更多的將修煉大法的美好展示給世人,同修們以一當十的熱情投入到證實法、救度眾生的洪流之中。

堅冰消融了,敵視的目光不見了,人們開始接受真相。那些曾經很邪惡的迫害過我的官員,有些產生了悔悟之心開始救贖自己。

(二)與同修共同精進

我所熟識的和能接觸到的基本上都是些老年同修,大多沒有文化知識,在法理的認識與提高上就感覺差異很大,怎麼樣使她們從法理上儘快提高上來,是當務之急,也是一件艱難的事。在與本片同修的接觸中我了解到,因為不識字,《明慧週刊》極少看,一部份嫌字小、過密也很少看。學法也不精進。外地送來資料就做做,沒有就忙於常人中的事,感覺很散漫。怎麼辦呢?用甚麼辦法幫助她們提高呢?我去找那些法理悟的好的同修,以期共同協調好當地整體。但他們因遭受嚴酷的迫害後顧慮很多,形成一個個封閉的小圈子(當然在特定環境下也未必不可取),對那些法理不清晰、對大法還處於感性認識階段的學員也沒有熱情。我的心既沉重,又感壓抑。細想來,這些老年同修風風雨雨中走過了這些年,如果沒有「正法必成」的信念是堅持不下來的,我能埋怨他們不精進嗎?師父把這一方眾生交給了我們,就有我的一份責任在,而我因放不下的執著遭受邪惡殘酷的迫害,耽誤了救眾生的責任,幾年來一直是這些同修在扛著這個本應由更多大法弟子分擔的重擔,我愧對他們啊,應加倍彌補才是。再則,把我安排在這樣一個環境中肯定有其原因,也是給了我這麼大的責任,有我修煉的因素在裏邊。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要跟上正法的進程,就不能只管自己。「帶動身邊每一個同修,從法理上儘快提高上來,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完成我們歷史上的洪誓大願,是大法弟子的責任所在」。

那時,我地的真相資料都是靠外地傳送,《明慧週刊》一月只送個一至二期,集體學法與法理上的交流幾乎沒有。這個狀態要改變,自己應承擔的責任不要讓外地同修來承擔,我決定建立家庭資料點。參照明慧文章同修提供的信息,我購置了一台配備刻錄機的電腦自學起來。在學技術的過程中,真是困難重重,邪惡也千方百計的阻撓。過去學的一點DOS系統也全忘記了,打開電腦就懵。又因為安全考慮,沒有閒人知道我買了電腦,也就無法求教於常人,只能買來計算機教程自學。每天在電腦前一坐就是十多個小時,一直熬到深夜。長時間的盯著屏幕,常常累的頭疼欲裂、眼睛乾澀脹痛。而經常一個誤操作,就會消耗我很多的時間去查找、恢復。每天就這樣敲呀、點呀,一點點的積累著知識,期間不知難過的掉了多少次淚。但是無論多難,我就一個念頭:我一定要學會我要的,儘快分擔大資料點的重擔。我正告舊勢力:我在做我份內的事,在走我自己的路,你管不著,你也不配阻撓。

終於在不太長的時間內學會了上網下載、編輯文檔,我就接手了本片所需部份資料的製作。針對本片同修不願讀《明慧週刊》的情況我想出解決的辦法,每天閱讀全部的明慧文章,從中摘選出法理清晰,或對本地有針對性的文章,加大字號、行距,編輯成冊。對老年同修讀不懂、生字太多的地方,我就領著她們一起學,我讀,她們對照著看。理解不了的地方我就談我的認識,從法理上交流;遇到不識的字、詞,就教給她們讀音、詞義。當老年同修(文盲)終於能較順暢的閱讀明慧文章時,越來越願意讀明慧文章,法理上也很快有了提高。當有了一定的閱讀能力之後,我又恢復下載《明慧週刊》,遇有週刊沒刊載的有針對性的文章,再另行編冊。這期間我又與她們把所有的大法書籍通讀了一遍。《轉法輪》書中有許多字她們不認識,很多地方也讀不懂,通過集體學法,明白了法理,又能夠流暢的朗讀大法書,學法的熱情上來了。後來,同修們按照師父的教誨,自動組織了多個學法小組。

當然,在這過程中,一直都有心性上的考驗,當有些事情達不到預期效果時內心焦慮,急躁心也因此暴露無遺,這是之後才悟到的,這個心也真是給魔的很苦。急躁心也使我在學技術的過程中消耗了更多的精力,使我欲速不達。而且在每次要突破一項技術難關或做一件重要的事時,邪惡也是竭盡全力的阻擋,身體上的迫害尤其強烈。但不管舊勢力怎麼樣阻擋,我一概不承認,就認準這條路一直的走下去。在資料點的運行中,從不去想會很危險會被重點迫害,只想「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邪惡你是被淘汰的對像,你不敢迫害」。當然安全一直放在首位,儘量低調,不張揚。對於老年同修喜歡閒扯、不修口,安全意識淡薄,我就利用各種方式提醒她們,必要時也會潑一盆冷水讓她們清醒清醒,不要歡喜過了頭。

當學會了基本知識之後,發現需要學的東西太多太多,就這樣一直的學了下去,直至掌握了家庭資料點所必需的電腦技術,現在這個資料點已成為遍地花朵中的一朵,而這朵花也正發揮著她應有的作用。現在每當需要突破哪一項技術的時候,那一項的神秘感就會消失,就像幕布拉開了,裏面的東西一下就呈現在眼前。一切都是有序的,包括境界的提升。家人很驚訝我會在不太長的時間內學會這麼多的東西,我深知是因為我有這個願望,師父就開啟了我的智慧,一切是師父給予的、大法給予的。

感念師恩浩蕩,今生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定當勇猛精進。師父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師父要的就是我們的正念。正念堅定,就能衝破舊勢力的層層阻撓、就能走出自己證實法的路來、就能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圓滿隨師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