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到位了 師父就幫我們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二日】多年的修煉讓我真切感受到只要信師信法,師尊就在我們身邊。以下是我的修煉點滴體會。

大門為我而開

記得剛得法不久,大約九七年冬季的一天早晨,我出去參加集體晨煉,天還沒亮我就下樓了。走到院子大門口時,門上的鎖還沒開,我不加思索的走到門衛窗前叫警衛開門,出去了。

第二天下樓同第一天一樣,我又要叫門時,突然想起師父的話,我們不論做甚麼事首先為對方著想,我停住了腳步,心想回去嗎?又不甘心。這時我突然發現大門底下有一尺高的距離。我能從底下爬出去,這樣我順利的爬了兩天,到第四天,門在那個時間就開著了。後來回想,那是師父在呵護我,在鼓勵我。只要你心中有法,相信師父,一切都是師父會為我們做的。

在師父呵護下平安回家

記得有一天傍晚,我們三女一男同修一同出去發真相資料,男同修開車,我們進村子時,天還沒全黑呢。在我們發資料同時,有人看真相資料,我與一位同修大姐走一個方向,另一位同修大姐自己走一個方向,司機走一個方向。我們快發完時,發現一些村民正在村子路口上議論,當我們走近時,聽到有人說:「就是她。」我和大姐不慌不忙的說:「我們是去前村串門的。」這時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說:「不是她倆。」就這樣我們在師尊的呵護下,平安回家。

信師信法 正念出奇蹟

二零零七年春,正好剛下一場大雪,入冬以來從未下過這麼大的雪,天也格外的冷,一天我從外邊學法回來,我們單元的防盜門被凍住了,怎麼也打不開。當時,我想可能天冷把鎖凍壞了,就按了鄰居的門鈴幫我開門,等到晚上,我先生回來也沒開開門,也同樣按門鈴,我從上邊給開的門,當天晚上我出去參加個小型法會,臨走時我告訴先生說,晚上聽著點給我開門。先生說「行」,我就走了。

當晚,正巧聽到一個老年同修交流她兩次開不開門時求師父,兩次出奇蹟的事。法會結束後,我回家按了三次門鈴,可先生睡著了就是沒聽見。這時我才想起來老年同修的交流,這樣我虔誠請求師父幫我把門打開,然後我用鑰匙輕輕一擰,門就打開了!奇蹟真的出現了,我心中萬分感謝師父。

救人的心到位了,師父就幫我們

自從九九年「七•二零」開始後,我就從事接真相資料的事,當地解決不了就去外地聯繫,後來不斷學法,從法理上提高之後,師父告訴我們要走自己的路,不等不靠、不依賴。要遍地開花,這樣即安全、又為大資料點的同修減輕了負擔。

我同我家的孩子(也是同修)一起做真相資料。開始不會上網,我就用手寫,孩子打字,然後打出來再出去發,這期間不斷的摸索經驗。當時我剛從勞教所出來,沒有接觸其他同修,沒有更多的經驗,後來到異地向我姐姐學了一點經驗,拿回一些資料做底稿,複印幾張發幾張,當這些事做熟了,我就換一台打印機,聯接電腦,開始製作各種各樣的真相資料出去救度眾生。

當我手拉手的帶著老年同修發資料時,我心裏非常坦蕩,沒有害怕的感覺,我站在那發正念,她去發資料,我看著她發,回來時我問同修覺得怎麼樣,害怕嗎?她說沒害怕。

因為我們的心,救人的心到位了,師父就幫我們做,其實這一切哪,都是師父在做。師父不看我們做事的結果,只看過程,就是看我們在這件事情中所起的作用,和我們的一思一念是否在法上,是否把自己當作真正修煉的人,真正的修煉。如果我們時時站在法上,才真的能看到柳暗花明又一村。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