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途中證實法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好!

我是黑龍江大法弟子。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至今已有十年了,在師父的呵護下,從不悟、漸悟到對師對法的堅信,一步步的走了過來。

一、聽師父的話,信師信法正念正行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惡流氓集團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我先後兩次去北京上訪證實大法,被當地惡警綁架在勞教所關押一年多,受盡種種酷刑、精神迫害與超期關押,於二零零一年十月無條件釋放。

回家後沒有多學法,覺的我是堅定的大法弟子,甚麼也不怕,沒有安全意識,急於做事。一次去外地取資料被惡人綁架,送到那裏的看守所。我牢記師父的話:「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於是,我不報號、不穿號服、不做操。一天,警察找我談話,說我是外地的,表現不好,總想找我的麻煩。

一日,長疥的同修被一哄而上的犯人們按著強行上藥,同修被廝打哭了。我說你們不能這樣對待她,上不上藥由她自己說了算。犯人說她會傳染別人,我說不會的。犯人就說那你挨她睡,我說行,她們就住手了。打那以後,我倆用一個被子,睡在一起。這時,相繼又有同修不報號,犯人就對我下手,說因為我影響她們也不報號。她們將我從床上踢到地上,一齊動手打我,並逼著法輪功學員盤腿打坐,腿拿下來就打。她們承受不住,又都報號了,我靜靜的雙盤了三個多小時未動,她們還時常用拖鞋打我的腳,我就發正念。我知道是師父加持並替我承受了痛苦,我的腿一點不痛。

她們看硬的不行就來軟的,跑到我跟前:媽呀,求你了,行不?我深知這是魔在干擾,我坦然不動發正念,解體操控她們的黑手爛鬼,同時對她們笑著說:我是修宇宙大法的,做好人被非法關押就錯了,為甚麼要配合你?我自己說了算,你們別再被利用了。她們一看怎麼都不行也就不管了。

我天天發正念,背法,時常給她們講真相,教她們背《洪吟》。一日,那個打人最狠的犯人頭兒問我恨不恨她,我說不恨。她說我這回算服了你了,大法弟子真了不起。我說不是我了不起,是我的師父偉大。並對她說:你以後也要按真、善、忍去做,要善待他人。

後來我們又被轉到另一看守所,去看守所之前,我們身體檢查都不合格拒收而被送回原來的看守所。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呵護我們,讓我們早日出去救度眾生。這時我每天堅持多學法、多發正念、堅持煉功,整體配合、修正自己、正念正行。二十天後看守所通知家人:半夜也得把人接回家。就這樣連夜我被家人接回了家。家人說,我以為你們被搜走兩絲袋子資料一定得判了,真沒想到你能回來。

二、學好法,把握好自己的一思一念

師父講:「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二零零二年四月,我們地區綁架法輪功學員,只要說煉就抓,不煉就放。當時我沒有在法上把握好自己的一思一念,擔心被迫害。結果晚間九點多七、八個惡警來我家敲門,我發正念不給開,他們就找來鎖王把風孔拽開,連喊帶叫一個多小時後,他們破門而入,瘋狂抄家。我發正念讓他們甚麼也找不到,在師父的看護下,他們一無所獲。

他們讓我走,我不走,他們強行將我抬上車。我高聲喊:警察抓好人了,信仰無罪,法輪大法好!我被綁架到派出所,問我都與誰來往,別人都說了等等。我說誰愛說誰說,我不能出賣同修、不能出賣佛。他們氣急敗壞的給我上掛,我發正念「誰也動不了我」當時我信師信法的一念是發自本性的,金剛不動的,心裏想:快給我打開。這時外邊有人說:關她兩年了也沒用,算了打開吧,她頑固到底了。

接著就把大掛的銬子打開了。我被送到看守所,心想,這裏不是我呆的地方,我得出去證實法。一警察說判三年,一週就送走。我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全不承認,就走師父安排的路,必須出去正法救人。我想到師父的講法:「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你正念很足,舊勢力是沒有辦法的。」(《在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我每天堅持發正念、學法、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三個月後我又匯入正法洪流中。

三、修出真正的善

二零零二年十月,丈夫被舊勢力以病業方式奪去生命。丈夫遭受病業迫害期間,我對他關心不夠,總是指責、埋怨他,對他一次次的住院失去了信心,覺的他不爭氣,而不是與其共同學法,從法上認識,破除舊勢力安排。而且丈夫的離世造成他親朋好友的不理解,他家人把失去親人的痛苦全發洩到我身上。從火葬場回來他們七、八個人就氣勢洶洶的來到我家,大聲吼罵著要到醫院查查,他是咋死的,言外之意是我把他害死的,且威脅我要對我「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我想到我是修真、善、忍的,一定要守住心性,我失去丈夫很痛苦,他們也是一樣。而且我也意識到舊勢力利用我丈夫的死,讓他家人怨恨大法、怨恨我,目地是想淘汰他們的險惡用心。

師父講「所以,一個修煉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淺說善》)我忍受著失去親人痛苦的同時,忍受著他們的辱罵,一言不發。轉眼大年到來,我不記恨他們,主動去看望他們全家。他姐有心臟病、糖尿病,我常看望她,給她買愛吃的,她很感動,並為她弟弟去世時對我的無理深感愧疚;他親屬家的孩子我都給壓歲錢;一孩子考上大學我送去一千元;他外甥家的小孩子也常接到我家住幾日,給他做愛吃的。他們全家都從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都認可我,就這樣他們全家人都佩戴護身符、默念「法輪大法好」且全部退出惡黨組織。

四、去掉怕心、歸正自己

本地派出所的警察一直把我當作所謂的重點,監控我。二零零二年派出所讓鄰居、居委會和單位加重對我的迫害,經常來電話來人騷擾我。我當時生出了怕心,白天出去講真相甚麼的都行,就是怕回家,到家馬上把門反鎖上。與學員交流後學師父《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看到我們證實法有障礙時,不要繞開走,要面對它去講清真相、去救度生命。這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我們在救度生命。」我把法背下來對照自己,我悟到「怕」就是私,和師父要求的「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相差太遠。怕再被迫害、怕失去個人利益。我必須面對,歸正自己,我的生命是為法而來,我的使命是救度眾生,誰來我都救他。

一天,居委會主任到我家來說:嫂子,好好過日子,別再有甚麼事了。我笑呵呵的說:我煉功做好人能有啥事?她說:國家不讓煉就別煉了。我說:香港、澳門、台灣不都是咱們國家嗎?人家隨便煉,全世界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都煉,有甚麼不好?因為我師父要我們做更好的人,我修煉法輪功後嚴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對社會對家庭對單位都有利而無害。我單位的廁所無人打掃,我用自己的錢買清洗劑把廁所衛生搞好;職工小額儲蓄代辦費,我從不要分文;拿家的賬本又拿回單位。她由衷的說:你真好!這樓的衛生始終都是你掃,我也知道這樓的人從一樓到八樓都說你好,給你錢你也不要,衛生費還照交,聽說你家庭也很和睦。我說這都是我師父讓我們這樣做的,處處為別人著想。以後你也要對家人對別人好,按真、善、忍去做。她說我以後改掉愛生氣的毛病,謝謝你!你就在家煉吧。

一天單位來電話說要來看我,我說來吧。書記、主任等人拎著水果來到我家,問我有甚麼困難。我要求正常開工資,並補發三年欠發的工資。他們答應給開工資,如果寫「保證不煉」我們現在就同意補發所欠工資。我說這麼好的宇宙大法怎麼能不煉呢?並向他們講大法使人道德回升、人心向善。我修煉前患腎炎、心臟病等症,如今我身心健康,為單位節省了醫藥費,用樂觀的心情服務於社會,這多好啊,你們不讓我煉對嗎?他們說:你人好我們都知道,那你就在家煉吧。

這幾年資料少,我就伸手要,沒有,我就自己寫、貼,邊做邊講,由於顧慮安全,便很少與學員往來,沒有整體意識。當做資料的同修遭受迫害時,只是為私的保全自己的安危,不敢往前邁進一步。自認為我三件事也做了就是跟上正法進程了。二零零五年幫同修建了資料點,也未想到主動參與,而是等、靠、要。直到資料點被破壞了,我才意識到自己的責任。我決心修掉一切私,先從自我做起,再帶動沒有走出來的學員。就這樣,我組織學員集體學法、集體到當地邪惡黑窩發正念、營救非法關押的同修,自己做資料,去掉間隔,整體提高、形成堅不可摧的粒子團。

一次在我刻碟過程中,光碟的標籤突然被刻錄機吸進去了,機器頓時停止了運轉,我無論怎麼也弄不出來那個小紙條。我意識到這是舊勢力的干擾,阻礙我救度眾生。我求師父加持並盤腿發正念:鏟除一切破壞法的邪惡,讓小標籤出來。二十分鐘後,我驚喜的看到小標籤出來了,大法無所不能的威力使我悲喜交集的淚流滿面。

近日邪惡系統以十七大、奧運為名開始對學員所謂的走訪。一天,警察來敲門,我不給他們開門。我雖發著正念,心卻怕的慌,連續三天他們不斷的來騷擾我,我終於發出強大的正念:「我是正法弟子,誰也動不了我!」惡人頓時退了。知道是自己的怕心被邪惡鑽了空子,今後要從法上根本破除邪惡,在法中歸正自己,真正從人中走出來。

五、勸三退,不放棄一個有緣人

師父說「救度眾生貫穿在你們現在生活的每一件事中,如果大家都能夠認識到、認清其重要性,我想,那可能會救度更多的眾生。」(《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剛開始勸三退時,我主動和鄰居說話,向鄰居講真相。因為他們都認可我的為人,所以連信佛的信教的也都退了;後來又到菜市場去講;出門時走路、坐車我都發正念,解體自身及周圍空間場障礙講真相、勸三退的黑手爛鬼與共產邪靈。心懷慈悲、面帶祥和的接近每一位有緣人。洗澡時,我主動為人搓背。收廢品的、問路的、修自行車的,我都勸其三退。一次給六個民工講真相時,一女人喊道:誰在說法輪功,我就是抓法輪功的。我立即發正念讓她定那兒、別動,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安全的回到了家。

我家裝修房子時,小事不與工人計較,他們覺的我和別的房主境界不一樣,兩個瓦工在我家幹活時,其中一人不退,我不放棄他,就天天為他發正念,十天幹完活時,我提出三退的事,他說「給我退了吧,這好事我得謝謝你,以後我請你。」刷牆時料不夠了,買了四桶料,一桶八十斤。我就從一樓拎到七樓,他們看到先是一驚:是你拎上來的?我說是啊。他們說真行。我說不是我行,而是我煉了法輪功,身體好,渾身是勁。他們說:我說來你家時,看你好善良。我就開始給他們講「自焚」是栽贓陷害法輪功,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大法好,並給他們每人一個護身符,他們都三退了。第二次刷牆時,有個人就是不退,說剛才等車時牡丹江來的我都沒退,你說我能退嗎?我說你能。我不斷的為他發正念。當他講到國家腐敗等不正風氣時,我就講文革、六四及非法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等等暴行。再提三退時,他欣然接受,並說這黨算完了。

在長期講真相救度世人的過程中,我悟到:順其自然、不求數量,效果會好。我也深深的體悟到:師父在借助我們講真相救人的這一特殊修煉形式,讓我們在這個過程中修出慈悲心、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從而成為真正的合格的大法中的粒子。

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