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盤否定平穩走到今天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我是得法十多年的老學員,在師尊的呵護下平穩的走到今天,沒有受過嚴重迫害,也有小關小難但都闖過來了。自從九九年「七﹒二零」之後,不論是怎樣的修煉環境,我從來沒有想過我被抓被迫害,不管甚麼節日、敏感日,在我這甚麼都不存在,我平時總是想「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有一次晚上往電線桿上貼貼,被人發現,他打電話叫警察來抓我,我當時沒有絲毫的怕,這人的電話怎麼打,就是沒人接,最後說老太太你回家吧。我回到家又拿了一些標語出去貼了一陣子。

其實,我沒有念過書,自得法後才拿書本真正讀書,對師尊的講法理解的也很慢。可是我平時心中很少有雜念,只想我是大法徒助師正法,時刻不忘救度眾生,我一般上街買東西都要帶上洪法資料,或當面給或放在櫃台上,只要有機會就講真相,一切都是順其自然,對方甚麼態度我不在乎,反正我在救你。

我們這裏大法徒不多,千千萬萬的眾生等著去救度,感到自己的責任多麼艱鉅而重大。我把大法弟子的親筆信和大法真相資料親自送到「六一零」人員家門口,把一封封的親筆信寄給那些參與迫害的惡警,把配好的信和真相資料送到醫院、學校、商場。每次出去發資料,都是沒有任何的怕心、雜念。雖然有一次大白天到機關發資料,被惡人舉報,不長時間「六一零」來了一幫人,問我中午出去發傳單沒有,我根本不配合他們,並給他們講了大法真相,他們只好開車回去了。

每一次化險為夷都是師尊的保護,加上自己的正念,現在我才知道,從迫害開始那一天,我都是全盤否定舊勢力。所以能平穩的走到今天。

我不會騎車,有時晚上出去發資料要走幾十里路,可我沒覺的累,有一次我發真相資料時忘了發正念,腳踩空了,當時沒覺的疼,回到家後才發現腳受了傷,腫的像個饅頭,但我想沒事,照常幹家務,照常出去洪法。我去講真相,家人也很擔心,他們一問我又出去幹甚麼,我就直截了當的告訴他們去救度世人了,每次他們也不再說甚麼了。我知道那是一句正念的話。

我平時心存一念:我救度世人,誰都不許干擾。平時總保持很強的正念,儘量用大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可是我總感覺離師尊對我們的要求相差太遠,和那些救度眾生多的同修沒法比。可是我還是把我這一點深刻的體會寫出來:自始至終沒有承認過舊勢力,全盤否定它,走師父安排的路。

就寫這些吧,不對的地方,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