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地震遇難學生家長請願(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

  • 都江堰市新建小學數百學生遇難 家人震怒(圖)

  • 四川地震遇難學生家長請願(圖)

  • 保護學校建築倒塌現場──給在中國四川汶川大地震中失去子女的爸爸、媽媽的一個建議

  • 都江堰市新建小學數百學生遇難 家人震怒(圖)

    都江堰市新建小學在今次地震中倒塌,造成數百學生遇難。5月21日,近300名家長向市教育局示威,要求儘快查明校舍塌毀是否與偷工減料有關。


    都江堰,地震中一所倒塌的學校

    據日本《讀賣新聞》報導,該批新建小學學生家長,是通過手機短訊聯繫,發起今次示威請願。他們昨晨9時許在市中心一處廣場聚集,遇難學生的家長陸續出現,眾人情緒激動,不斷向在場採訪的記者及路人哭訴心中的悲憤,並質疑有官員受賄,校舍興建時被偷工減料,才導致在地震中不堪一擊塌毀。

    他們隨後一同前往市教育局在當地一所小學內臨時架設的帳篷辦公室,遞交要求查明學校房屋倒塌是否涉及豆腐渣工程的聯名信。教育局一名副局長在接信期間,被憤怒的家長包圍,並追問:「(地震)已過了近10天,為何還未(對校園倒塌)有任何交代?」有人怒不可遏,在混亂中把教育局的帳篷推翻。

    其間有市委幹部出來,勸阻該批示威家長,並說:「請相信共產黨!」隨即不斷遭人咒罵:「幹部為何不更早出來!」其後,當局調動約300名公安到場,先把在場的外國傳媒記者驅趕,再試圖平息事件,暫未知是否有參加示威的家長被拘捕。

    此外,此次地震中都江堰市的聚源中學整座教學大樓倒下,發生師生被活埋的悲劇,近日有遇難學生的家長每天到學校,要求追討「豆腐渣工程」責任,表示要為死去的子女討回公道。

    學生枉死 綿竹家長控訴:「不怨天只尤人」

    災場變成了靈堂,書包當作鮮花,橫聯是:「沉痛悼念枉死的孩子們」,祭文是:「天災不可違 人為最可恨」。

    四川綿竹縣富新鎮一間小學上週一發生大地震時,整幢三層高的教學大樓完全倒塌,壓死壓傷300多名學生,然而大樓周圍其它樓房屹立不倒。慘死學生的父母指責鎮政府19年前興建校舍時偷工減料,令孩子們無辜枉死。百多名家長昨日懷著悲痛的心情,捧著子女的遺照到災場公祭,他們「不怨天只尤人」。

    十二歲的小五學生馮俊威不幸被塌下的校舍砸死,他在東莞打工的媽媽,趕回家得聞噩耗傷心不已,她說害死兒子的不是地震,而是有問題的教學樓:「你看周圍的建築物都沒有塌,但這幢大樓卻粉身碎骨!」

    馮媽說家長們連日來向官員要求徹查,但到5月21日仍未有人前來了解:「鎮領導來過,但沒有調查;如果瓦礫被移走,我的娃娃(兒子)恐怕要含冤!」另一名死者家長張登健,仍無法接受十二歲女兒張小雙的去世,因為小雙是其唯一的希望,他坦言對未來一片空白:「未來如何都好,都要先為孩子討回公道。」

    富新第二小學全樓有12個課室,學生近500人。一些僥倖逃出的學生敘述當時情況:發生地震時,整幢教學大樓猛烈搖晃,老師和學生爭相逃命,由於大樓只有一條樓梯通往空地,結果大樓倒下之後,309名死傷者全是學生,當中182人受傷,127名學生遭壓在瓦礫下慘死。救援人員經過兩日一夜才將所有學生屍體挖出,他們大部份死在樓梯間。

    華爾街日報:所有家長都跪下來


    網站截圖

    四川大震發生一週後,《華爾街日報》記者駕車離開成都,向北駛往五福鎮。這位記者記錄到,沿路岔道旁時而出現花圈和白紙黑字的標語,上面寫著「孩子們不是死於自然災害」、「天災不可違,人為最可恨,給冤死的孩子一個公道」。


    水泥塊用手一搓就粉碎真是豆腐渣 家長血書控訴

    記者走進五福鎮第二小學的大門,有些家長看見來了外國人便聚集過來,一會兒百來人分開站在道路兩旁,哭泣聲愈來愈大。

    「我朝一位戴安全帽的男子走去,他脖子上掛著女兒的學生證。起初我以為他滿臉是淚的對我說,他的女兒‘快三歲了’,這也讓我想到了自己的小女兒。可當我意識到他說的是‘快十三歲了’的時候,這名男子已跪倒在地,抓住我的胳膊,放聲痛哭。」

    「突然,所有家長都跟著他一起跪下來,操場上只剩我一人是站著的。」此時,這位《華爾街日報》記者說,「我無言以對,只得不斷轉身安慰他們,請他們起身,告訴他們我也很難過。」

    很快,又來了好多家長,他們一手抓著我的胳膊,另一隻手把孩子的照片握在胸前。他們告訴我各自的情況,指責學校存在的問題,他們還擔心政府可能隱瞞了某些事情。

    五福鎮受災不算嚴重,很多建築物在強震中未倒塌,但第二小學的白色磚樓,卻被夷為平地。遇難學生的家長在學校為孩子守夜,以此表達心中的悲慟。


    四川地震遇難學生家長請願(圖)

    四川地震中的最為令人心碎的死難者是葬身於學校建築中的孩子們。教學設施建築質量的低劣,釀成了無數悲劇,有關腐敗嚴重造成學校建築質量低劣的說法不脛而走。如今數以百計的悲傷父母們在聚源聚集在一起,散發請願書,要求為他們死去的孩子設立年度紀念日,懲罰學校倒塌事故責任官員和建築商,並獲得賠償。


    地震死難學童父母請願懲罰「豆腐渣工程」責任人


    悲傷的遇難學生父母手捧孩子的照片


    地震中遇難的福興小學四•二班徐紫玲


    傷心的母親


    家長們覺得奪取孩子生命的不是自然災害,而是豆腐渣工程

    在通往四川綿竹五福鎮福興小學(音)的路上,遇難孩子的家屬放置了很多花圈。他們打出橫幅,上寫「孩子們不是讓地震害死的,而是死於危房。」這所學校中至少有127名學生因教學樓倒塌致死。

    在這次地震中被破壞的學校可謂不計其數,北川縣北川中學一棟七層高的主教學樓塌陷,21個教室裏師生約1000人,除個別逃生外,大部份被掩埋在廢墟下。都江堰市向峨鄉中學一棟主教學樓倒塌,近400師生被埋。

    東汽中學數百名學生深埋廢墟之下,一座四層建築垮塌而下只余三四米高的廢墟。官河流經學校的支流,河面漂滿孩子的書包、課本,還有獎狀。直至5月14日,對東汽中學的救援,沒有找到一個鮮活的孩子。

    青川縣木漁中學一棟三層學生宿舍在地震中完全倒塌,當時有400多名學生正在午休,近300人被埋。

    由於學校成為這次重災領域之一,不少網友發文,指地震導致不少校舍倒塌,但處於同樣地理條件的政府辦公樓就比較耐震,因此質疑學校是豆腐渣工程。

    長期關注教育問題的維權人士劉飛躍認為,官員的貪腐也是造成不合格校舍的主因。他說:在建校工程中,貪瀆的現象亦較嚴重,開發商通過賄賂相關的學校,或官員,就可以偷工減料謀利。

    國際媒體亦關注有關的問題,英國《衛報》一篇以「這不是天災,而是人禍」為標題的報導指出,都江堰居民面對新建小學在地震中倒塌的幾座房屋,從悲痛轉向憤怒,指責學校建設中偷工減料和劣質工程的行徑。


    保護學校建築倒塌現場──給在中國四川汶川大地震中失去子女的爸爸、媽媽的一個建議

    美國加利福尼亞Miyamoto International的工程師指出,四川汶川大地震中都江堰市兩所學校的建築倒塌的原因是建築質量問題,鋼筋太細,鋼筋太少。同時指出結構、建築形式和質量檢查,所有一切都出錯。為給死難的學生老師討回一個公道,建議保護學校建築倒塌現場,請國際專家做出中立、公正評估。

    有記者問:四川汶川大地震和唐山大地震的最大區別在哪裏?

    我以為,兩者最大的區別在於地震的社會後果。唐山大地震留下了一大批失去父母的孤兒,而四川汶川大地震留下了一大批失去子女的父母,失去孫子、孫女、外孫、外孫女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

    唐山大地震中,唐山市委、市政府的家屬宿舍和其他居民的住房一樣全部被摧毀,唐山市委、市政府的領導班子幾乎全部在地震中遇難。四川汶川大地震中,大量中小學的建築被摧毀,許多學生失去生命。這是為甚麼?這是失去子女的父母最想尋求的回答。

    下面的一段文字,是來自2008年5月19日德國一份名為《魯爾新聞》的報紙,關於中國四川汶川大地震的一篇報導「所有一切都出錯」,其中的一些內容筆者在中文網站上沒有找到,現將這部份內容翻譯成中文。

    報導介紹了美國加利福尼亞的一個名為Miyamoto International的公司派遣一支地震工程師隊伍趕赴中國四川地震地區,收集數據,調查地震危害和總結教訓。MiyamotoInternational的公司是一家以抗震設計和房屋結構加固的專業公司。都江堰市的一座名為新建小學的建築,震後成為了幾米厚的建築廢墟。在上星期一的地震中,這個學校300名學生失去了生命。

    公司的首席執行官Kit Miyamoto在對這所學校的廢墟作現場觀察分析之後,說:「這300名學生本不必死去。」中國人把這些建築稱為豆腐渣工程。這所學校的建築就是豆腐渣工程。人們一眼就注意到,周圍的建築還都立在那裏,幾乎沒有受到甚麼損壞。但是這座擁有11間教室的建築卻被地震摧毀得成為細屑、粉末。Kit Miyamoto指著細屑、粉末中一根突出的折斷的水泥柱子的內部說:「這些小東西十分重要。」「請看這些連接(筆者註﹕指鋼筋)必須兩倍粗。」鋼筋應該更加密一些,只有這樣,鋼筋混凝土才有一定的彎曲性能。「否則的話,鋼筋混凝土就斷了。」

    中國的建築規範沒有甚麼問題。自從二十世紀七十年代以來,中國就對水泥混凝土建築做了規定。但是實際上這些規範在建造中沒有得到實施。Kit Miyamoto說:「結構、建築形式和質量檢查,所有一切都出錯。」許多中國人把學校倒塌的責任歸之於腐敗的官員和黑心的建築公司,他們正是在這些公眾建築的質量上,少投入了許多資金。四川省政府的一位名叫郭衛東(譯音)的官員承認,許多老建築是沒有按照建築規範建造的。但是新建小學的樓房是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才建造的。

    另外,Kit Miyamoto對於都江堰市聚源中學的評價是:「我們目睹了曾擁有1000名學生的聚源中學如今變成了一堆廢墟。700名學生死亡,還有20名學生至今下落不明。該垮塌的教學樓由無延性現澆混凝土梁柱以及預制的混凝土樓板建成。這所學校建於1996年,校舍相對較新。但事實上混凝土構件的無延性設計以及無筋砌體才是真正的兇手。」

    Miyamoto International的公司副總裁 Tom Chan的意見是:」由於該地區在施工中廣泛使用無配筋砌體和約束混凝土,因此破壞程度嚴重並廣泛蔓延。更嚴重的是,由於此地人口密集,且建築物沿河而建,因此泥石流成為一個顯著問題。這也是遠在220英里之外的重慶亦遭受損害的原因」。

    在德國,曾經發生了滑冰館頂的塌落,造成了人員傷亡。國家檢察官向滑冰館的建築師、靜力設計師、建設局的審批官員、建造商、建築監管工程師和驗收的官員提出刑事起訴,這個案子正在法院審理之中。法院委託中立的評估專家,對於館頂塌落的原因做調查和分析。法院將依據專家的評估報告做出最後的判決。在中立的評估專家到現場察看和取樣之前,事故的現場不得進行清理。受害者的家屬也向民事法院向滑冰館的所有者(這裏是地方政府)提出起訴,要求給予經濟賠償。他們也請了評估專家做事故原因的分析。

    父母要求為子女討回一個公道,就要保護學校建築倒塌現場,最好請國際專家做出中立、公正評估。中國政府也應該向外國政府提出請求,要求他們派這方面的專家對四川汶川大地震中學校建築倒塌的原因做出評估。只有這樣,才能給死者一個公道,給社會一個教訓,防止今後類似的事情再次發生。

    (原載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