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新聞工作者深思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記者的職業道德究竟是甚麼?在救災中我們也要拍拍垃圾嗎?值得我們新聞工作者深思。

我到四川某地參加了抗震救災。

5月14日晚10點,發現2個倖存者。一名40歲左右的中年婦女,一名高齡男性老人。

這時CCTV來到現場直播,是奧運火炬傳遞在珠峰營地的女主持人。

營救員決定先行營救中年婦女,醫生為其輸液,餵水。

有個營救員擋住了攝像機位,CCTV女主持對營救員說:「你讓讓好不好,我們先拍。」

大家都說救人要緊。CCTV女主持:「只要5分鐘就好。」

遇難者上方有一塊板,隨時有可能垮塌。

營救員說:「我們把這個搬開。」

CCTV女主持:「不用,就保持那樣別動。」

CCTV女主持繼續播報。

那位老人一直痛苦呻吟。大家勸老人不要發出聲音,保留體力。

CCTV女主持又犯賤:「在我們的下方還掩埋著一位老大爺,一直發出呻吟,我們現在試試把話筒放下去看能不能聽見老人的聲音。」

CCTV女主持喊:「大爺,能聽見嗎?大爺?說說話。」

大爺又發出了呻吟聲。

(為了追求效果,逼人說話。)還能說甚麼呢,可能電視畫面很感人,但是實際上是建立在可能害別人丟掉生命之上的。

最後,女性得救,但是下半身殘廢了,可能就是因為被壓的太久。

大爺在營救員快挖到他的時候死掉了,可能就是因為少了一些體力。

還能說甚麼呢?

CCTV就這樣自私。



5月17日,俄羅斯救援隊救出第一名倖存者時,一名隊員對著鏡頭怒吼。為甚麼?因為攝像機的強光燈正對著倖存者的眼睛!俄羅斯隊員然後把門關上,記者又衝了進去。

CCTV記者許波在直播時竟然進入手術室採訪,消耗掉一件無菌手術衣不說,還無知的強行採訪即將要進行手術的已消毒完畢的醫生,將其手術衣污染,醫生怒不可遏,喊道:「你把我搞髒了!」許波不立即退出,還是繼續問醫生已躺在手術台上麻醉好的病人的傷情如何,耽誤醫生重新消毒的時間,以及病人的手術時間。

飛機上,記者還要和被壓125小時的蔣雨航對話,真是讓人昏死。被埋了幾十上百小時,傷員已經很虛弱了,無良的記者們還要追著左問右問,難道是想耗盡傷員們最後一絲能量?

要鏡頭畫面效果,不顧人性道德的記者們,請離倖存者遠點!

請不要再問倖存者的感受如何這樣加深心靈痛苦的問題了!!!



一位女民警在地震中失去了自己的父母和女兒。

男記者冷漠的問她在地震中是否失去了親人?怎麼能在痛失親人的情況下,還在拼命工作?最後喪心病狂的問:「你在救助這些災民的時候,看到老人和小孩,會不會想到自己的父母和女兒?」

女民警悲傷的話都講不出,很快昏倒。



四川台女記者

她採訪一個男孩,他哥哥壓在廢墟裏的,問男孩,哥哥還會回來嗎?男孩答「會回來」,她還追問:「說實話」。



四川電視台記者

在水泥板下埋了72小時後的陳堅身體已經嚴重虛弱,記者卻不停的和他說話。為了配合直播還居然撥通直播間的電話連線讓他說話。

記者的煽情使陳堅的情緒一直處於非常激動的狀態,當救出他時體力已經消耗殆盡,最後離我們而去……。



四川台記者

問一個被壓著的男子:「你是哪點遭壓到了呢?」

被壓男子:「全身都遭壓到了。」只露出個頭。

記者:「那麼你現在還能呼吸不呢?」

男子:「還能微弱呼吸,你快點喊人來救我嘛。」



成都台記者

一個都江堰聚源中學的家長收到保險公司3萬死亡賠款,一記者去問別人收到賠款心情如何,高興不?另外一個老太平房倒塌,收到保險公司500元賠款,那個記者又去問別人這筆錢作用大不大。



四川衛視

人家都說了只有一個媽媽了,不知道情況。

她(記者)還一直問為甚麼往回走?去幹甚麼?知不知道有危險?是不是擔心媽媽?媽媽多大年紀?人家都哭得說不出話來了。



四川電視台SCTV-4記者

為了搶新聞,簡直是不擇手段了:打攪傷員的救治,打攪搶險的進行,哪他們都要插上一槓子,又幫不上忙,還老坐直升機,佔用有限的空間。



有個記者問挖掘者:「你現在挖出一個人來了。是甚麼感受?」

結果那個人悲慟地說:「還是不要講了因為,因為……」(已經遇難)

記者到處問「你是甚麼感受?」是不是太無聊了?

能救出活的當然是高興狂喜,救出來卻沒能活的肯定是難受得要死!!



一家重慶的4口人自發開著車子趕到災區送些吃的。

記者就在那裏問啊問的,最後一個問題竟然問:「你覺得他們需要這些吃的嗎?」

重慶市民給白痴問題給問愣住了,隔了幾秒鐘才說:「需要!」



重慶電視台女主持

問兩個小姐妹感受,人家就說希望能見到爸爸媽媽,那女人居然問:「如果你爸爸媽媽已經不在了你怎麼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