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中共隱瞞震情(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五月十二日在四川發生的大地震已經給人民和生命財產帶來了重大的損失。許多人一開始就認識到這不僅是天災,更是人禍,那些死去的孩子們都是官員腐敗的直接後果,暴露出了這些年來教育系統存在的嚴重問題。

五月十三日下午,在地震後的國務院新聞辦發布會上,在《成都商報》記者提問時,CCTV(中央電視台)直播突然中斷。在這之前,新加坡《聯合早報》記者提問:「請問張宏衛先生(中國地震局新聞發言人),我們接到四川地震局職工7人的投訴,他們的親人說在幾天前就察覺到地震的跡象,但局裏說為了保證奧運前的安定局面,禁止透露這個信息。請問張宏衛先生,這麼大級別的地震,是否事先可以得到預警?您對此投訴有甚麼反映?謝謝。」

事先政府部門有沒有得到預警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現在越來越多的跡象和證據表明,政府部門震前得到了地震專家們的充份預警,並且軍方對於震區中的核設施在震前作了預防,但中共卻對民眾隱瞞了震情。

一、多國專家在2007年7月就發出地震警告

美國《國家地理》雜誌2008年5月16日發表文章指出(網絡連接,http://news.nationalgeographic.com/news/2008/05/080516-earthquake-predicted.html),早在10個月之前,於2007年7月,一項由歐洲、美國、中國科學家做出的科學報告就已經警告中國地區將面臨一次大型地震。


美國《國家地理》雜誌2008年5月16日報導,2007年7月(10個月之前)《構造》雜誌發表論文,預測四川地震。(網站截圖)

在2007年7月中期國際著名地質構造學專業刊物《構造(Tectonics)》的一篇文章中,中國、歐洲和美國的科學家們寫道:「斷層的長度已經足以引發一次強烈的撼動地面的地震,它的潛力將成為爆發區域性地震的來源。」他們的結論是,地殼撞擊的能量在北川聚積,並將以地震的形式釋放出來。(下圖是2007年7月中期《構造》雜誌發表這篇文章的摘要連接截圖(部份),其網絡連接為:http://www.agu.org/pubs/crossref/2007/2006TC001987.shtml)


2007年7月中期《構造》雜誌發表這篇文章的摘要連接截圖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該文的六位作者中,第三、第四作者都是來自中國成都的研究人員:第三位作者李勇教授是成都理工大學油氣藏地質國家重點實驗室的博士後導師,第四位作者周榮軍是四川省地震局工程師,同時還是四川省地震學會第六屆理事會成員。

海外分析人士指出,這篇重要論文發出嚴重警報的地區有中國核設施(四川省)和衛星航天(甘肅省)的基地,由好幾個國家(包括中國)的研究人員合作做出來的地震嚴重警報必然引起政府和軍方有關部門的高度重視。

二、新華社5月20日發的一條消息透露真情

現在在網上出現了更多關於中共隱瞞這次大地震的消息,其中一條由新華社5月20日發的一條消息說,甘肅省省委書記、 省人大主任陸浩說甘肅地質局對汶川地震做過預測報告,這可以說是中共事先對震情知而不報的直接證據。這條消息很快被新華社刪除了(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但幸運的是,在網友們的努力下,找到了在百度上的快照(下面是百度快照截圖)。


新華社5月20日發出一條消息說,甘肅地質局對汶川地震做過預測報告。(百度快照截圖)

從這條新華社發的消息上至少可以看到以下兩點:

(一)甘肅省地震局「具有很強的地震科技能力和地震預報能力」,「在四川汶川8.0級地震的震前、震後做了大量的工作,在震前就對這次地震的趨勢做過預測」,即甘肅省地震局在震前做了預測。而這次震中的四川省地震局能夠震前沒有做過預報嗎?況且四川省的兩位地震研究方面的科學家(成都理工大學油氣藏地質國家重點實驗室的李勇教授和四川省地震局的周榮軍工程師)還是《構造》那篇重要論文的部份作者。因此可以確定,四川省地震局震前也應該有相當準確的震情預報。上面提及的新加坡《聯合早報》記者在國務院新聞發布會上的提問,也從側面反映出四川省地震局震前有了預報。

(二)甘肅省地震局「在震前就對這次地震的趨勢做過預測,並向省委、省政府做過報告」,也就是說甘肅省地震局並不敢隱瞞,而是報告給甘肅省省委、省政府,即甘肅省省委、省政府在震前就已經得到了地震專家們的準確的震情預報。由於中國規定發布地震預警預報只能由中央作出,而且還是跨省的事,甘肅省省委、省政府當然做不了主,於是報告給了中央。四川省地震局是不是也是同樣把震情預報報告給四川省省委、省政府,然後四川省省委、省政府也報告給了中央?應該也是這樣的。

因此,新華社的這條消息無疑地透露出,中共中央在四川大地震前,至少收到了甘肅省省委、省政府準確的震情預報。按理也可以推出,中共中央在四川大地震前,也應該還收到了四川省省委、省政府準確的震情預報。

除此之外,現在從海外網上透露出來的消息知道,國家地震局有關專家小組在地震發生前,根據相關工作程序要求,作出了相當準確的預測,並上報國務院要求發布地震預警預報。

中國科學院工程地質力學重點實驗室客座研究員李世輝披露,曾經準確預報1976年唐山大地震的地質專家耿慶國,明確預測阿壩地區7級以上地震的危險點在今年5月8日前後10天以內,並於4月30日將報告以密件送給當局。

因此,應該可以肯定地說,中共中央在震前收到了多個渠道的、相當準確的震情預報。

現在我們都知道了,中共中央把這些專家們的預報壓了下來,沒有發布地震預警預報。現在網上傳是一個國家領導人用「奧運和穩定」為理由,決定不發布地震預警預報的。

三、中國國內媒體報導的佐證

除此之外,現在還有國內媒體報導的佐證,表明中共在震前是知道地震預報的。例如,5月19日,中國廣州《南方工報》一篇「三分鐘通話 悲喜兩重天」的新聞報導顯示(見下面的報紙網絡版和影印圖,網絡版本已經被刪除),汶川某學校在地震前1小時,接到緊急通知,於是老師帶著學生緊急撤離而避免了傷亡。

5月19日,中國廣州《南方工報》的報導顯示,汶川某學校在地震前1小時,曾接到緊急通知。(網絡圖片)

《廈門晚報》在5月14日報導(見下面的百度快照的網絡截圖,網絡上的已經被刪除),廈門理工學院一位來自四川,名叫王秀月的學生說,其在四川的家人震前得到四川省廣元政府的通知,而撤到了安全的地方。


《廈門晚報》在5月14日報導,廈門理工學院一位來自四川、名叫王秀月的學生說,其在四川的家人震前得到四川省廣元政府的通知,而撤到了安全的地方。

《南方工報》和《廈門晚報》網上的相應報導被刪除後,有人開始「闢謠」,但是下面《南方工報》印刷版影印圖片用「闢謠」是掩蓋不了的。


5月19日,中國廣州《南方工報》的報導顯示,汶川某學校在地震前1小時,曾接到緊急通知。印刷版影印圖局部。

四、中國老百姓被蒙在鼓裏

近日海外媒體報導,中國很多民眾向全國各地的政府部門及從中央到地方的各級信訪辦反映:震區的政府部門和軍工企業損失很小,他們都在地震發生前被告知預防地震;為政府掙錢的礦井和國營企業,都被告知暫時性停業;甚至有當官家小孩的學校也被告知迅速撤離……。有官員私下透露:中國的老百姓很慘!死到臨頭還被蒙在鼓裏。

五、中共隱瞞了震情,導致了重大人員傷亡

根據現在已有的證據,人們應該很有把握地確定,中共中央震前隱瞞了專家們的預報消息,剝奪了人們的知情權,使得災區人民毫無防備(除了那些震前被通知的人之外)。因此,我們完全有理由說,四川大地震造成的重大傷亡是一場實實在在的由中共造成的人禍。中共的腐敗加上其剝奪人們的知情權,就是殺害那些在震中死亡學生們的兇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