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之血映紅中國黑夜(圖)

汶川地震窺析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九日】關注汶川地震,報導死者多為中小學生,現場慘不忍睹,繼續觀察、思考,我發現,不只是天災,更是人禍,我面對受災者的遭遇,死去親人的哀嚎,禁不住掩面而泣。我要寫出真相,我要為死者、為少年之血、母親之淚呼號,我要尋找災難的源頭。


圖一:倒塌的中學後面露出了堅固豪華的辦公樓


圖二:在廢墟中收集的小學生書包,待父母認領

(一)死者多為中小學學生

汶川地震死亡已經超過兩萬,從電視上看到,災區震塌的多是中小學校舍,壓死的多是少年學生。

《南方日報》記者到了災區綿竹的洛水中學,一位帶隊者對他說:「這個鎮震死的都是這個學校裏的娃娃,太多了,大人死也就死了,可……,」記者描述,挖出的孩子們都被送到了鎮政府,政府打開5個倉庫全部擺放他們的遺體。從這裏可以看到鎮政府和它的車庫都沒有坍塌,相當的牢固。(見《南方週末》)

《英國衛報》發表了一篇文章說去汶川的採訪者發現一個村裏死的幾乎全都是學生。

(二)危房校舍是學生死亡的直接原因

在這次災害中死亡最多的是中小學生,學生死亡主因是校舍危房倒塌。

「根據調查截至2006年,我國農村中小學校舍危房佔全國危房的81%,尤其中西部為甚。」(見《南方週末》2008年5月15日29版)

據美聯社報導:在地震中聚源鎮的聚源中學有將近900名學生被埋在聚源中學的廢墟中。地震四天之後,僅有一小部份學生被從廢墟中搶救出來。該中學的四層教學樓垮塌並導致數百名學生死亡,而附近的樓房卻依然站立著。

居民說:「水泥沒有按正確比例與水混合。裏面的鋼筋也不夠。沙子不乾淨。」「建教學樓用的都是些偽劣建材,」一名農婦站在廢墟旁說。

(三)深層原因是官場腐敗

為甚麼中小學的教室多是危房,最容易倒塌?原因是官場腐敗、奸商的偷工減料,針對聚源中學的倒塌,聚源鎮的農民說:「地方上那些當官的太腐敗了。」「地方上官員從上面弄來錢,然後把一部份裝進他們自己的腰包。」

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政府投入的教育經費比重太低,造成農村教育經費的短缺。

俗話說,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我們不妨比較一下列國行政管理費(或曰公務支出)在國家財政支出的比重:「德國 2.7% ,英國4.2%,韓國5.1%,印度6.3%,中國25.7%」(註﹕《炎黃春秋》2008年第四期第12頁)。從統計數字可以看到,中國的教育經費明顯低於外國,不但低於發達國家,也遠遠低於印度這樣的國家。

(四)必須作調查、統計和比較

為了說明這次的災難,既有天災更有人禍的因素,包括政府的腐敗無能。因此我建議政府調查,請政府公布每年的教育經費是多少,農村教育經費是多少,同比每年增長多少,公共建築坍塌的數目, 中小學校舍應該是最多,如果當局,不是有意隱瞞數字,封鎖消息,我想這個數字一定會遠遠超過政府公告死亡數字。將來可以做對比,在該地區政府工作人員有多少,本次地震中死亡有多少,中小學生人數是多少,死亡人數是多少,我想中小學生死亡比例遠高於政府機關人員死亡比例。

應該做一些比較和統計:在一個縣或一個鄉鎮有多少中小學校舍被震塌,佔總數的百分比是多少,有多少辦公樓被震塌,佔總數的百分比是多少。這個比例應該公布於眾。如果政府認為這是醜聞不能調查,不願意公布數字和真相,也不准其他人去調查和公布,那麼人們自然會問,這個政府是否還該叫「人民」政府?

(五)倒塌中學背後的豪華辦公樓

《南方週末》登了一幅災民提供的照片,這幅照片我看了幾遍,是在汶川縣漩口鎮拍的,這幅照片中,前面是一所倒塌的老舊灰暗的中學教學樓,一些人在樓前搶救受傷的學生,而在倒塌的教學樓後面卻露出了一座光亮,氣派的辦公樓,不但沒有被震倒、震塌,牆上幾乎都看不到裂紋。這說明政府辦公樓是多麼的牢固,而在它前面倒塌的教學樓卻是那麼的破舊、寒酸。

看著這張照片,我產生了遐想:一位繼母,打扮得花枝招展,珠光寶氣,逛大街回來,對餓得頭昏眼花,凍得渾身發抖的孩子說,你要愛我們的家,要知道,我的榮光,也是你的光榮,罵我的人都是大壞蛋、賣國賊。清醒者會怎樣看待這個「母親」呢?

聽說民國時期的四川軍閥劉文輝規定,當地縣政府建築比學校好的,縣長立即槍斃。四川的很多縣份,學校非常堅固,戰爭時期甚至可以作為固守的防禦工事,而縣政府卻往往形如牲口棚。不知道對比之下,現在領導人是否會感到慚愧。

(六)甚麼叫「愛國」

在中國,宣傳機器,常把中國少年比作國家花朵、說成祖國的未來,為甚麼來了地震,受災的卻主要是少年?為甚麼有權有勢的人,多數人多可以安然無恙?為甚麼,中小學校舍大片的倒塌,而政府辦公樓卻多巋然不動?現在小學生之死接連不斷地展現到人們面前,這時候人們應該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應該問幾個為甚麼。

甚麼叫「愛國」?我認為愛國者,首先要愛護中國的未來,首先要愛護青少年的生命,青少年是中國的未來,是祖國的花朵。我們要為這次地震中本不該死的青少年討回公道,這才是愛國的表現。

愛國者應該把自己的眼光轉移到國內,不要跟著別人去到海外尋找假想敵人。

中國的政府公務員,可以拿著公款,吃喝玩樂,這些錢拿出來可以建設多少小學生的教室。據統計,中國的政府,每年公車消費4000億元,公費吃喝3000億元,出國消費3000億元,一共是1萬億,(見《炎黃春秋》2008年第四期)如果削減這些開銷的一半就可以建很多堅固優質的教室,挽救千千萬萬兒童的生命。

汶川地震中,少年的血,映紅了夜空,映紅了中國的黑夜,讓我們看到了黑暗,接觸到了極權政治的腐敗,現在讓我們踏著死者的血跡探索一條走向光明的道路。



[孫文廣(1934年-),中國物理學家。山東大學退休教授,現居濟南。作者對本文不保留版權,因為自忖本文難於在國內發表,所以,歡迎任何人將本文敏感詞改寫,在國內網上發表,用任何筆名、真名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