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蹤的姨父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一天鄉下表哥電話告訴我,他的父親,也就是我姨父走失了,一天一夜不見人影,已經到派出所報案,家裏親戚朋友幾十人分頭尋找,但杳無音信。

一位快八十歲的老人,能上哪呢?我自己也想不明白。如果不是上錯班車去了外地,就是突發重病倒在山溝裏,或者老年痴呆越走越遠……一個個猜測都被表哥否定了。首先,姨父身體健康,神智清醒,兒子們都很孝順。大兒媳自從學了法輪功,對老人也周到體貼,不可能無緣無故離家出走。再說,姨父是外鄉人,言語不通,本來交流就困難,所以從不單獨乘車。

姨父一生窮苦,命途多舛,卻心地善良,勤勞本份。幾年前逃難時我曾在他家住過一陣,常給他講述法輪大法的美好,告訴他遇到任何困難都可以向李老師求助,只有李老師能夠幫助我們。姨父很虔誠,雖然不明白其中道理,卻牢牢記住我教的兩句話:「法輪大法好」、「李老師幫助我」,時時念,時時記。從此以後,困擾他幾十年的惡夢纏身就此消失,心悶氣緊的毛病也不翼而飛,人越來越精神,越活越年輕。

過了兩天,表哥打來電話說,有線索了。據一位110民警說,幾天前縣裏曾搞了次大清理,把流浪乞討人員全部拉到外省,為了所謂的「光亮工程」。於是表哥找到一位在縣政府工作的遠房表姐打聽,果然姨父失蹤的那天晚上縣裏抓了人。據執勤民警回憶,的確有個很像姨父的老人,衣著、相貌、連住家地址和姓都對的上號。縣民政局一工作人員說,上頭來了文件,要「乾乾淨淨過年」。由於農村沒有救助站,就把露宿街頭的人拉到幾百公里外的某地扔下。雖然是公開的秘密,但不能讓某地政府知道,因為他們也需要往外拉人,誰都要搞「光亮工程」。

我不相信還有這等醜事。一個政府如此草菅人命,把沒有觸犯任何法律的老人抓走,像貓像狗一樣的扔在荒山野嶺,不管其生死,和土匪強盜有甚麼區別?後來想想,這是中共邪黨慣用的手法,迫害法輪功學員不也這樣嗎?想抓就抓,想判就判,想打就打,甚至當成實驗室裏動物,活生生的器官想怎麼摘就怎麼摘。

打聽到消息後,表哥兄弟立即動身出門。表姐也很著急,顧不上吃飯,找到公安局領導,讓他派一個當天抓人的警察帶路,開上私家車,一路兼程,趕往事發地點。
到了當地,表哥表姐分頭尋找,順著縣城及周邊轉了幾圈,了無蹤影。又趕往另一個縣,還是沒有。一路上,所有能遮風擋雨的地方都找遍了,沒有任何線索。不祥的預感籠罩著每一個人。

我放心不下,一直和他們保持電話聯繫。開始,表姐執言仗義,為姨父的遭遇感到痛心和悲憤,怒叱警察的胡作非為,對公安的野蠻行徑大為不滿。漸漸的,口氣越來越曖昧,開始為政府辯解,說甚麼他們也迫於無奈,上邊壓的太緊,流浪人員太多,不清理不行。再後來,表姐轉而埋怨姨父不該出門,不該穿著破舊。最後,她乾脆否認抓人的事實,說大老遠的跨省尋找,簡直吃飽了撐的,說不定姨父就在附近的哪個地方迷路了。

我越聽越來氣:「太混賬了,還是你自己的親戚,沒一點同情心!警察都還承認抓錯人了,你卻睜著眼睛說瞎話?是不是怕影響前途和職位?」我的言語激怒了表姐:「你不要老是拿法輪功的思維看問題,有甚麼證據說警察抓人?沒證據就不要誣陷別人!」

我一下火了:「這哪對哪啊?想開脫責任,還是藉此羞辱我?」表姐一味狡辯,滿口邪黨灌輸的一套,甚麼認清形勢啦,別上當受騙啦等等等等,我既焦急又無奈,幾乎要在電話裏大吵一頓。

後來想想,不對呀,我跟一個常人較甚麼真兒。我是修煉人,能和他們一般見識嗎?中共邪黨壞事幹盡幾十年,甚麼時候認過錯?有甚麼道理可講?只會「我黨一貫正確」,只會顛倒黑白混淆是非。在這樣環境氛圍裏浸泡的表姐,在利益面前,親情和道義是可以棄之不顧的。想到這些,我鎮定下來,平靜地說:「是,我沒證據。今天你就是把這個人給殺了,我也拿不出證據。但姨父不見了,而偏偏那天警察抓了人,僅此而已。」

第三天早晨,表哥來電話,說找了一個晚上,所有的地方都去過了,就是不見,話沒說完便放聲大哭,想到那麼大年紀的父親,天寒地凍,身上沒多少錢,如何熬過一個個日夜?不渴死餓死也得凍死累死。「子欲養而親不在」,表哥越哭越傷心,後悔從前對老人照顧不周,關心不到,「如果能回到從前,有朝一日他能回來,我一定加倍彌補。」表哥悲痛欲絕,他認定姨父生還的機會很渺茫了。

我決定到報社,把事件曝光出來,一方面譴責政府這種不人道的野蠻行為,另一方面,也希望借助媒體的影響,通過刊登姨父的照片,哪位好心人遇到了能通知我們。報社一位女記者接待了我。在聽完整個事件的敘述後,她有些震驚,甚至不敢相信。我說:「如果這事不發生在我身上,我也不相信。」最後記者決定到縣裏去一趟,找相關部門了解情況。

臨行時,我再次給表姐打電話,詢問事情的經過。我首先給表姐道歉,為自己那天態度不好、言語過激請她原諒。開始表姐不願多說,怕惹麻煩,後來還是把前因後果一股腦兒全倒出來。通話的時候,記者進行了全程錄音。

第四天,記者來到了縣裏。說明來意後,政府部門大為緊張,以影響安定團結為藉口,極力阻止事件曝光。同時對記者威逼利誘,用一位領導的話說是「不惜一切把報社搞定」。表姐也受到了各方壓力,不斷給我打電話,哀求別讓記者採訪,「否則縣長發話,讓我飯碗難保。」我告訴表姐這不是我能控制的,報社採訪是他們的權利,我只想把姨父找回來。

大約幾小時後,表哥突然來電話說姨父找到了,就在附近的縣,當地民政局已經買好車票送他上車,今天晚上便可以到達。晚上表哥又來電話,告訴我姨父身體很好,人很精神,雖然幾天幾夜沒睡覺,挨飢受凍,卻毫髮無損,只是受了點驚嚇。通話中,姨父斷斷續續給我述說了大致的經過。

那天晚上八點鐘左右,姨父在住家附近散步,兩位手持電棍的警察問他姓甚麼,家住哪裏,他一一回答了。一個警察拿出張百元鈔票問他有沒有這東西,他說沒有,沒那麼多錢。警察就說:「上車,我送你回家。」姨父說:「不用你送,我家就在附近,我自己回。」可警察不肯,非把他推進車裏,還舉起電棍想打他。姨父怕了,只好乖乖上車。

車裏裝了七、八個人,都是同樣被抓來的。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往哪個方向,一直開到半夜,才在一個陌生的地方把他們趕下來。下車時,一人給了一個麵包,一瓶水。姨父露天蹲著過了一夜,天亮了,才順著車印往回走。邊走邊問,告訴別人家住某縣,被警察抓來扔在這裏。沒人相信他的話,以為這人不是傻子就是瘋子。不過也有好心人給他指路,就這樣白天走,晚上坐,一直走了一百多公里,才找到了鄰縣的一個民政局。

當時姨父身上只有三元錢,甚麼也買不了,無處可睡。第二夜看到個牛欄,本想挨著牛過一夜,可被主人發現,趕了出來。第三夜走到一戶人家門前,姨父問「可以蹲在屋簷下過一夜嗎?」那家人說:「到別處吧,別把孩子嚇著。」

就這樣三天四夜,一個七十八歲的老人,在幾百里外,幾乎不吃不喝不睡,天寒地凍,歷盡千辛萬苦,最終回到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