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精進實修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

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們好!

由於我不識字,幾次交流會都沒有參加,同修們都讓我寫出來,師父也多次點化我,今天在同修們的幫助下,我把十年來修煉過程和心得體會向師父和同修們彙報一下:

一、得法受益

我是農村的普通家庭婦女,今年五十九歲,九八年得法,修煉前我全身都是病,有嚴重的心臟病、婦女病、腎病、腰椎間盤脫出、乳房腫塊等等,醫生都沒法給看,無從下手,嚴重時曾臥床三年,得法後如獲至寶,下決心堅修大法到底。剛開始修煉,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當時表現出重病狀態,口發乾,小便沒知覺,尿血和髒東西,整天不斷,老伴看到這種情況,給我找來醫生輸液,我說:「不輸,這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三天就好。」結果三天真好了,就這樣,師父給我淨化身體三次。大約修煉半年左右,我身上的多種疾病都沒了,在師父給我淨化身體的時候,雖然很難受,我也沒耽誤到各處去弘揚大法,因為我無法報答對師父和大法感激,只知道向眾生宣傳法輪大法好,哪兒人多就到哪兒去說,最多一天講五、六十人。

二、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修煉後,師父不但給我淨化身體,也給我的全家人都淨化了身體,我的老伴患嚴重的脈管炎已三十多年了,回血管壞死,再嚴重了就得截肢,每天要吃藥,藥洗、糊藥、貼膏藥,用的藥很多了,後來用藥也不管事了,甚至越用越壞,又輸液,輸完液更壞,血壓也上來了。血小板也壞了,全身血管都鼓起了血皰,我修煉後大約半年,他的脈管炎不知不覺也好了。我的兒子患有精神分裂症,經常在夜間出走,而且在屋裏地上尿尿,吐大口大口的腥臭痰,經常吃藥也不見好轉,我修煉之後,師父也給他淨化身體,不到半年我兒子病也好了。

一次我打坐時,師父告訴我說:「你兒子的病好了,不用吃藥了。」於是我兒子從那天就不吃藥了,變成了正常人。第二年娶了媳婦,媳婦曾經因為不生育離過婚,患有嚴重的痛經症,我告訴她,我是修煉人,「一人煉功全家受益」,你也不用再吃藥了,結果三個月就好了,第二年給我生了個大孫子。我這個孫子也是為法而來的,懷孕三百零六天,在雷雨交加時才出生,他六個月的時候就會煉功,兩個小手在背後做「羅漢背山」,會坐著了五套功法都學會了,會說話了就講真相,看見舅爺就喊:「舅爺,記著法輪大法好,未來得福報。」

師父慈悲呵護,出了三次車禍,有驚無險

第一次大約二零零一年,我騎自行車在街裏走到一個修車店門前,一輛摩托車騎的特快,「啪」一下子撞上了我,自行車倒了,我沒事,旁邊的人都說:「眼看著摩托車撞上您了,怎麼沒事呢?」騎摩托的人也嚇壞了,我說:「沒事,你走吧,記住法輪大法好。」

第二次,二零零四年的一天,在村子十字路口,右面開來一輛大發汽車,一下子就把我撞到了汽車底下,當時沒害怕,我從車底下爬出來就喊:「法輪大法好」,啥事沒有,女司機嚇壞了,下了車抱住我,我說:「我是學大法的,啥事沒有,你記住法輪大法好,自行車壞了也不用你修。」後來在公路邊又看見這個女司機勸她三退,她說:誰說都不行,我就信您,用真名真姓退。

第三次,在火車道,火車來了正把我截在欄杆外頭,我前面兩米是火車,後面是汽車,兩邊都是人,出不去,動不了,總怕撞著別人,自行車一歪就倒在汽車邊上了,腳蹬子壞了,腳蹬子棍正插進我的右腳掌,腳掌骨折了,骨頭都支出來了,一雙新鞋也兩半了,鮮血淋漓的。當時正讓一同修看見,就這樣我一腳蹬車堅持去趕集講真相,跟誰都沒說,煉功一天沒落,一隻腳站地,就是一天沒做飯,一整天堅持學法,發正念。後來有一個同修問我:「表姑聽說您的骨頭折了,一個禮拜就長好了,是嗎?我怎沒聽您說呢?」我說:「是啊,我誰都沒告訴,連你表姑父都不知道,一個禮拜就長得很平,骨頭也回去了,啥事沒有,跟原來一樣。」我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其實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三、講真相,證實法

因何祚庥污衊大法,為維護法輪大法的聲譽,九九年四月二十四日我也和同修一起去天津上訪,沒想到天津市政府不但不主持正義,反而還扣押了我們大法弟子四十多人。天津的公安幹部告訴我們:放人我們做不了主,上北京才行。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鎮壓法輪功,不讓集體煉功了,派出所和村幹部白天黑夜都在我家周圍監視,警車在房後面停著,把我急的都哭了。我說:「我學法,我們一家子得病都好了,我們全家受了這麼大的益,這麼好的大法怎麼不讓煉了?」我心裏非常痛苦,眼看師父和大法被誣蔑,哭著哭著我就暈過去了,我老伴也嚇壞了,他說:「是不是家裏管的太緊了?」警察問我還學嗎?我說:「學。」「你還煉嗎?」我說:「煉!這麼好的法就學就煉!」警察說:好,明天送她去派出所辦班。第二天老伴就送我去派出所,早晨送,晚上接,去了兩天,我說不去了,大隊幹部叫我寫啥,不寫,叫我簽字,不簽。

九九年冬季,我要去北京證實法,同修問我:你怎麼去證實法?我說:就憑這顆心。我和同修一同商量好第二天就去北京證實法。

第二天早晨五點天還不亮,我就到了村西口等去北京的公共汽車,天氣很冷,我剛到不會兒,就來了一輛出租車,司機熱情的讓我上車等著,這是師父不讓我挨凍,安排了一輛出租車來這。天亮了,去北京的汽車來了,我們順利的上了車,當時警察就在旁邊坐著,他也沒管。我一心想去,他也看不見的。就這樣到了天安門廣場,我就與在那的同修一起舉起「法輪大法好」的橫幅,警察把我們拉上了汽車,在車上我們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把我們這一車四十人拉到了不知是甚麼地方,院裏都是像鐵籠子一樣的屋子,籠子裏外都是大法弟子,我們把沒被搜去的大紅布橫幅用手舉起,所有同修都從籠子裏伸出手抓緊布標,一塊、一塊的大布標,紅底黃字,分外耀眼,警察瘋狂的用膠皮棍打學員的手,有個學員手指被打折也不鬆手,所有的學員齊聲高喊:「法輪大法好!」有的學員把身上帶的真相標語踩著同修的肩膀貼在牆上。審問時,警察問我:哪裏的?我不說,他又問:為甚麼不說?我說:要說了我們市裏、縣裏、鄉里幹部就沒有獎金了,師父讓我們做好人,我們對誰都得好,不能讓人家得不到獎金。警察給了我一個大嘴巴子,踹我一腳。等審第二遍時,警察把我扒拉一邊去了,沒我這號了。同修說:你得了個大優大百,合格了。咋合格了呢?審我時,他橫的時候我不言聲,態度好的時候我就講真相,講一人煉功全家受益,他問:「你看得見師父嗎?」我說:「看得見。」

我從一開始就是開著天目修的,師父告訴我們:「心性多高功多高」(《轉法輪》)。一閤眼師父就教我煉功,我抱輪的時候看見師父在半空中,大光圈圍著師父轉,我還看見在唐朝的時候就跟著師父修煉,有時還是男身,上身穿中式服裝,戴小帽盔,後來又看見自己是尼姑,穿掩大襟上衣,黑帽子掛穗,一身黑。在學法時,如果不明白法理,師父就往我腦子裏打,就明白了。師父經文該來了,我提前就知道。師父《掃除》這篇經文來了之後,有一次六點發正念時看到鐮刀斧頭的旗子從天上掉下來了,掉到大坑裏了,我悟到這是邪黨徹底解體了。旁邊還有兩個雞蛋,我想這是共產邪黨徹底完蛋了。

在第一次去北京證實法的時候,總往腦子裏打「九九歸一」四個字,在審問時,都是十個人一撥兒,唯獨我們這撥兒九個人,我們這九個人都是來自不同的地方,不報姓名,審完了就把我們這九個人都放了,其他人都在那呆了好幾天。我們九個人就一起往車站走,邊走邊背法、切磋,口渴了,路邊就出現了水龍頭。我們就喝水,這不都是師父在呵護我們嘛。我想:頭一回來北京,哪兒都不認識,又不識字,上天津怎麼走啊,這時有一個人說:我上天津,跟我走,跟他走一路,給他講了一路的真相,這又是師父的安排。到了天津還不知道怎麼走,跟前有一個掃街老頭問我:你上哪兒?我說:×××,他告訴我:你上十八路,到頭兒(托運站)下,下了車就是上×××的車,上午十點就到家了,這次去北京共用了一天一夜,一進門老伴就笑了。

回來後,隔了一天,和幾個同修第二次又去了北京,這次在打坐時又看見直升飛機落在我村西口,我說:等等,我們還有倆人哪。這時直升飛機飛走了。這次車站查的很緊,我們只好打了「的車」,從遠處繞行,到半路才上公共汽車,這次我們帶了橫幅和真相材料。到了天安門我們抻著橫幅喊「法輪大法好」,警察拿著電棍和棍子打我們,又用大汽車把我們拉到一個地方,逐個審問,問我:哪兒的人,叫甚麼?我不說,讓按手印,不按。我不配合邪惡,警察急了,揪著我頭髮就往桌子上銧銧撞,還說些不三不四的。同修說:「得了,你別造業了」。呆會兒他也不兇了。警察又把我們拉到一個地方,可能是安排我們住那兒,到那兒又搜身,我身上帶的錢都給翻走了,同修說:「回家怎麼辦?」我說:「師父自有安排。」審問時我就實話實說,原來有甚麼病,一煉功都好了,呆會兒警察叫我和另一同修做身體檢查,到醫院一檢查,我們倆人都五個「+」了,警察給好幾個單位去電話,哪都不要我們。最後警察說:送她們倆人回家。半夜兩個警察把我們送到火車站,車站不賣票,早晨五點才開始賣票,他們倆把我們放那兒還不放心。我說:有啥不放心的,你不放心不要緊,我們把錢押在賣票那兒還不行嗎?這兩個警察又打電話請示上級同意了,才這麼辦。我的錢在檢查身體時,警察都給我了,當時警察說:」你瞅人家這大娘,這才叫真正的大法弟子呢!「我知道這是師父利用他的嘴鼓勵我。北京的警察已給天津打過電話去了,明天幾點在哪兒下車,天津警察接我,我就發正念,請師父加持,讓他們的安排不算,開始賣票了,「叭」賣票機壞了,賣票的跟我們倆人說:「你們倆人把錢拿著趕緊走吧」。這不都是師父在做嗎。我們就去了汽車站,吃了早點,這時一輛高級小轎車停在我們跟前,跟我說了三次,非要拉我們走,價錢跟大公共汽車一樣,我們就坐上了既舒適又暖和的高級轎車回到天津,這不又是師父給我們安排的嘛!到了天津車站,來了好些鴿子圍著我們的車轉哪,轉了好幾圈才走,這是在迎接我們,那個同修也平安的買了去家鄉的票,我也平安的在上午十點到家了。

四、勸三退 救人

師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這篇經文中說:「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師父讓做好三件事,我就認真去做,騎上自行車,拿著筆在本村、外村,最遠出去六十多里地,走到哪兒講到哪兒、寫到哪兒,藉著賣衛生巾講真相,誰買衛生巾都給一份真相資料,集市賣貨的百分之九十都明白真相。有時一天發真相資料四、五百份,早晨三點起來掛條幅、貼真相,回來煉功,煉完功做飯,早飯後出去發真相資料、講真相,甚麼都不誤。有時到外村,最遠出去六十多里地講真相。

親戚家有事,不管大事小事,知道就去,挨家挨戶逐個的講。一次去表姐家隨白事份子,我從大法受益講到天安門自焚,然後講天滅中共,明白真相後,有二十八個人都自己簽名三退了。還有一次我姪子結婚,新媳婦剛下車我就給講退了。接著本村我的乾妹夫又死了,紅白兩家份子一共退了一百五十人。抓空就挨家串,到街上貼真相、發資料,最後剩兩張貼在靈棚的大柱子上。同時送護身符,《九評》書發了三、四十本,真相發完了,我顧不上吃席,回家再取。正月去拜年,放下禮品就出去撒真相,(因為早退完了),有時去一天撒幾個村,回家問我在誰家吃的飯,我說:「那麼多姪子,在誰家吃不行啊!」其實我盡撒真相了,一天都沒吃飯。為了救人,我姐夫死三週年祭日我也去了(我姐已改嫁了),多年不走動的親戚朋友我也去看。我的大嫂(孩子的大娘)因對我家不好,多少年不走動了,為了救他們,我想去看他們,老伴不願意,我說:「都這麼大歲數了,還老記恨著,都是一窩一塊的,過去的事就不提了,壞的地方就一筆勾銷,多想好的地方。」說服了老伴,我就買了東西,帶著土特產正月就去了,他們全家十二個團員,七個黨員,二個少先隊員全退了。大嫂說眼看不好,做不了棉襖,問我會嗎?我說會,回來找人做了三個又好看又舒服的棉襖送去了,全家人都很高興,大嫂原來不吃藥睡不著覺,可是我睡在她身邊,她不吃藥也睡的很好,現在全家人都非常相信大法。

山東濟寧的遠門二嫂八十三歲了,回老家來看看,我就把我們家遠門近門一家子老老少少都恭恭敬敬的請到我們家團聚一堂,使大家都很受感動。使他們十個人都明白真相並三退了,給他們帶上《九評》和大法的書籍滿意的走了。幹啥來的?不就是為得救來的嗎!這都是師父的安排。我腦子只裝著大法的事,把救人放在第一位。我們村基本講過了,(當然是和同修一起做的)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三退了,都知道法輪大法好,有很多人受益。我村的李大嫂,通過我講真相堅信大法,每天默念大法好,有別的門派找她,她說:「我不二法門。」並相信一人煉功全家受益。她的兒子開車拉西瓜,被一輛大車撞出去老遠,瓜撒了一地,人被擠在裏面出不來,就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一喊,出來沒事了,車報廢賣了,又買了新車繼續做買賣,逢人就說:我就信這個法輪大法。本村還有一個人患腰椎間盤突出,我給她講真相,師父也給她淨化身體,沒吃藥好了,她好了還給別人講,有一個廠長就不信,她一講,信了,三退了。

左鄰右舍大事小事我都去講,誰家來親戚、閨女回娘家我也去講;十天四個集,我集集到,最少一百份真相,還講三退,經常下午一點多才到家。誰有困難我都幫,誰家來人我都去送菜,我家的菜下來先給大家送,處處做到對別人好,我的一個鄰居只有老倆口在家,平時洗衣等一些小活我經常去管,他家所有的人都三退了,相信大法。

衣袋裏經常帶著真相資料,碰到問路的就送資料、講真相。一次看到一個要飯的躺在地上,天很熱,我給他買了一瓶礦泉水,給他講真相,退了團,又給了他一個護身符,他很滿意。買東西花真相紙幣救人,外地做小買賣的也不落下,這樣一天有時講退三十多人,少則幾人,每天都做,凡到我跟前來的人,都是師父安排的,都講、都救,一個也不放過。

為大法付出我特別捨的花錢,自己買菜買賤(方言,價格便宜的意思)的,衣服也買賤的,拿資料錢幾百、上千。跟別人出去,打車我搶著花錢(真相幣),還講真相。表面上是我為大法付出,實際上師父給予我的更多、更多,我們全家托師父的福,兒子、媳婦、閨女、姑爺都掙錢,孫子考上重點初中,還是免費的。別人做生意賠本,閨女、兒子生意都紅火,給我郵錢一次十萬,我心裏明白這不是讓我過常人日子的,這是讓我為大法付出的,我還要更多的救人。

五、消除間隔,摔跟頭悟道

為了讓同修們少走彎路,我把自己曾經和同修鬧間隔的過程也說一說,由於自己講真相救人用心大,講的多,聽到的讚揚話也多,不知不覺的證實自我,願聽好聽話,看到同修有私心、怕心就不順眼,其實這是自己的妒嫉心和顯示心在作怪,被舊勢力看見了,就加強同修的執著,加大同修間的隔閡,使環境變的越來越複雜。舊勢力專門把同修的缺點表現出來給我看,說話刺激我,跟同修甚至跟常人都說我的壞話,這時我真是忿忿不平,越想越氣,越想越冤,越想舊勢力越加強。明明不是自己的錯,也扣在我頭上,由於不向內找,矛盾簡直難以化解,最後學法點被派出所和鄉政府抄走全部大法書及師父法像和大鍋(衛星接收器)。不到一個月我又在發資料時被派出所警察發現,邪惡企圖非法勞教我,在師父的加持下,絕食六天從拘留所正念闖出。教訓實在太深刻了,反思自己,其實都是自己的心造成的,爭鬥心、顯示心、妒嫉心,愛聽好聽話,一說就炸,找到了自己的執著,這時我發現同修是那麼的可親、可近,此時同修也認識到自己的不足,間隔消除了。走了多大的彎路啊!師父我對不起您,讓您為我操心。所以我告訴同修們,遇到不高興的事一定要向內找。現在用師父在《歐洲法會講法》中的一段法與同修共勉:「那麼發生矛盾的時候要各自向內找自己的原因,不管這件事情怨不怨你。記住我說的話:不管這件事情怨你還是不怨你,你都找自己,你會發現問題。如果這件事情絕對的與你沒有關係,沒有你應該去的心,那麼這件事情就很少會發生在你身上。如果你沒有這顆心,就不會引起矛盾,得對你修煉負責任的。是凡矛盾發生在你身上,出現在你這兒,出現你們之間,就很可能與你有關係,就有你要去的東西。不管怨不怨你,我的法身在去你的心的時候,可不管這件事情怨他還是怨你。只要你有這個心,他想盡辦法讓你出現矛盾,讓你認識到不足的這顆心,所以你們還在那兒找:這事不怨我呀。或者你們還在想:我在維護法呀。他在想:我也在維護法呀。其實你們可能都有不對的地方才會有矛盾。」

在正法修煉的路上,我做了許多講真相、救眾生等該做的事,曾經激勵過同修們共同精進,今天我們更應該牢記師父的教誨,遇事向內找,儘快去掉執著心,才能跟師父回家。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