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幸 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

師尊好!
同修們好!

有幸成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跟隨偉大的師尊正法,這是宇宙中再有沒有如此榮耀的事了。回首得法十年來,慈悲的師尊把我從地獄中撈起洗淨,不厭其煩的扶起再扶起,時時看護著我保護著我。弟子無法用人類的語言來表達對師尊的感恩,唯有精進再精進,認真做好三件事。力求讓師尊欣慰一點。下面向師尊和同修們彙報一下我的修煉心得。

得法

九八年夏天,我有幸在母親家裏看到了寶書《轉法輪》,當我拿起一看就放不下了,這書這麼好啊、太好了、太正了。無法形容當時的心情了。我請求母親允許我拿回家去看完,母親欣然同意。書還沒看完,師父就給我灌頂,一股暖流通透全身。從此困擾我多年的胃病、婦科病、骨質增生、坐月子落下的腿疼、腰疼、神經衰弱等多種疾病一下子全沒了。身體那個輕啊,走路腳下不沾地似的。而在這之前我被病魔折磨的脾氣暴躁,半夜半夜的睡不著覺,幹活累一點走路就一瘸一瘸的,蹲下不敢馬上起來,得扶著東西慢慢的起,這樣還眼前發黑、冒金星,有時一跟頭就倒在那裏了。身上遭的罪就甭提了,那個關節、那個筋就跟繞了扣似的,鑽心的疼,半夜翻個身都難。有時想想都不知道怎麼活了。這麼年輕(那時才二十九)就這樣,往後可怎麼辦呢?為此自己經常暗暗流淚。是大法、是師父給了我新生。

彎路

想想真是慚愧,師父為我付出了那麼多,自己從大法中得到那麼多個恩澤,卻沒有好好把握,珍惜機緣。到九九年「七•二零」時,自己兩遍《轉法輪》都沒看下來。我們村子只有我一個人學,我也沒有溶入鎮裏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學法煉功都沒有跟上,當邪惡誣陷大法時,自己明白大法是正的,可又解釋不了電視上所有的邪說(因為從小被邪黨灌輸,根本就沒想到它會謊言欺騙民眾),就更加放鬆了,基本上跟常人一樣了,但是遇事還是記著應該按大法原則,做個好人,記著自己是學大法的、當有人說大法壞話時,也跟人家爭論幾句,但畢竟法理不清,說不明白。可心裏很難受,又沒有地方弄明白(「七•二零」後,我接觸不到任何大法資訊),就像行船迷航,失去了方向。那時經常做夢夢見鞋,大的、小的、新的、舊的、花的、綠的,一路下來全是鞋。現在想來是師父點化:邪惡編造的謊言五花八門,甚麼邪招都使了。但當時並不明白。這一跌到就是四年,浪費了那麼多時光,現在想想真痛心哪!

師尊又一次撈起了我

我因生意虧本到異地謀生,二零零三年春天的一天春光明媚,同修大姐到我的水果攤買東西,知道了是同修後,我高興極了。趕緊把同修叫到屋裏。同修問了我的一些情況,給我送來了新經文,當我把新經文都看完了,簡直沒法形容當時的心情。怎麼會是這樣?我怎麼知道的這麼晚哪?太晚了、太晚了。真是痛心疾首啊。在這個值千金值萬金的時刻,而我卻荒廢了四年!

我要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同修看到了我想溶入大法熔入集體環境的心,就組建了小組,每週見一次面(那時還沒有集體學法),切磋交流。那個時候,切磋完往家走時就跟變了個人似的,心性不是逐漸昇華,而是直接快速提升。切磋的時候我很少說話,可同修很平常的一句話,對我來說都如炸雷一般;同修很自然的正念正行,都讓我驚嘆不已。同修那種高境界的行為,使我時時看到自己的不足,看到與同修的差距。同修對我特別呵護,當我有不明白的問題時,總是耐心的給予解答。我能感受到同修對我的那種愛護和同修間的那種關愛。學法小組使我在那個時候突飛猛進的上升,在此向所有幫助過我的同修表示感謝。

當然這一切離不開師父的苦心安排。弟子走好的每一步,都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才走過來的。記的零三年冬天的一個深夜,我正在打坐,突然間自己的元神被甚麼東西提著似的,就要離開身體了,肉身這邊也越來越難受,我一下想起師父講過與舊勢力簽約的法,趕緊喊:「師父救我,師父救我」。身體是喊不出來了,是心裏喊的。馬上感覺到自己元神被甚麼托著(過後想想是師尊的手,因為有一次打坐中看見師尊兩隻大手把我托在手中,而我就像顆小芝麻粒,那種慈悲能量的眼光注視跟這一次是一樣的)緩緩送回體內。我當時淚流滿面,雙手合十謝謝師父,是師父又給了我一次生命。

助師正法

隨著學法的深入,我懂得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與使命。零三年第一場大雪的晚上,女兒(小同修)寫了大約十來張真相標語,我和丈夫(同修)女兒一塊,去公園貼上,那晚寒風刺骨,可我們覺的一點不冷,渾身熱乎乎的。我在心裏說,我終於做了我應該做的。那是我第一次證實法。

同修聽說後,很為我高興,隨後就給我真相資料。記的第一次發資料時,嚇的兩腿直抖,心裏像個兔子直跳,好像哪裏都有眼睛盯著我看。我在心裏說,這是我應該做的,再難也要做。等發完後看看哪裏有人哪?都是自己怕心演化出來的假相。第二次出去的時候就安穩多了,實際也是去怕心的一個過程。再到後來發資料的時候,我就想眾生啊,我來了,我帶著你們千萬年等待的大法福音來了,你們千萬珍惜這難得的機緣啊。心中無限慈悲,看到的只是眾生的苦,那個怕心就沒了。在證實法的過程中,真正的感到來到世上就是為了法來的,為眾生來的,做的每一件證實法的事才是這世上最有意義的事。

記的有一次,做資料的同修來找我,一看同修滿面憔悴的樣,就知道一定遇著難事了,同修很為難的給我說:「真難啊、我覺的都沒有路了。」我趕緊問同修怎麼回事。原來同修那麼不容易,要頂著那麼大的壓力。我問問同修我能做甚麼,同修說能不能幫我買點耗材。我說行,只不過我是個外行,做做試試吧。其實就條件來說,我也很難,我做生意,還帶著一歲多的孩子,還要瞞著丈夫(那時他怕心很重)。時間安排都不容易。但是看著付出那麼多的同修,我沒有別的選擇,心生一念只要大法的事需要我,我就一定要做,因為我就是為法來的。在做的過程中,還真沒耽誤別的,一次次都是師父給巧妙的安排了。當然也不容易,我又要抱孩子,又要拿耗材,考慮到同修的安全問題還不能讓同修出來接。不過再累我都願意,覺的這才是我應該做的。有一次往同修家去的時候,看見師父端坐在空中向我微笑。

在買耗材的時候,也遇到了心性的考驗。記的一次同修讓我買墨盒,我卻一次次買不回來。後來買回來了卻是雙倍的價錢,同修一說,我一下愣了,怎麼會花雙倍錢哪?固然有表面原因(同修說價錢聽錯了),可如果不是心性上有漏,是不會出這麼大岔子的。甚麼事呢?師父說遇事第一念怎麼想的。出這事第一念想甚麼呢?第一念沒有想想造成損失,首先想:別人怎麼看我呀?這不是私心嗎?當出這事之後一下子洩了氣,這不和那個氣功師治好病就沾沾自喜,治不好病就垂頭喪氣一樣嗎?這不是名利心嗎?想想也真是這麼回事,自己不自覺的已經想了:以前總羨慕做資料的同修,這回我也參與了,心中有些沾沾自喜,這不是歡喜心、顯示心嗎?唉喲,這件事反映出這麼多不好的心。找到問題,心裏一下輕鬆平和了,心如止水。心裏想,值啊,花多少錢能買來這修煉的好機會啊。多花的錢我自己出,值得。當然,錢是要回來了。

邪惡干擾

二零零四年夏天的一天,片警到我的店裏騷擾,一眼看見放在桌子上的真相資料,其中有兩本新經文,就問這是哪裏來的。我當時沒有怕,坦然的說這都是人家送的,門口的、攤位上的,鄰居家門口的,哪兒有我都要,這麼好的東西誰不要,你們家沒有啊?他說你不知道上邊不讓看?這不是找麻煩嗎?我說哪兒說不讓看了?電視上說了?還是報紙上說了?你看這小冊子多好,這不都是教人做好人嗎?這樣的東西不讓看那看甚麼?他拿出師父經文說這是怎麼回事?還包著書皮?我說人家送的唄,當時外面還包上了報紙,珍貴著呢。我還想說,丈夫害怕不讓我說了。結果片警把資料和經文都拿走了。同修們知道後都幫我發正念。我本來打算有事回一趟老家,但想走了以後片警再來丈夫會害怕。正好他來再以第三者身份給他講講真相。結果等了三天還沒來。等我走了後他又去了。這兒翻翻,那兒動動,丈夫怕極了。說也怪,我回來後,只要我在那兒,那片警從來不到店裏,丈夫一個人在時他就進去這兒動那兒動。我給丈夫說這是你有怕心,他就是衝你心來的,別怕他,咱們是正的,不能怕他。我再看見他的時候,就正眼盯著他,他反倒不敢看我了、看見我時也是客客氣氣的。以後就不到我們店裏了。真是「念一正 惡就垮」(《洪吟二》〈怕啥〉)。只要我們信師信法、心性到位,甚麼魔難師父都會給我們化解。

然而經過這一次騷擾,丈夫的怕心重了。我出去發資料他就在家胡思亂想。記的有一天晚上,我回家十點半了,丈夫向我大發雷霆,說:「你不要這個家了,萬一出事怎麼辦?我受不了了,咱們離婚吧。」我平靜的說:「我沒有不想要這個家,想好好過日子,但是應該做的事我還得做,如果你承受不了,那就離吧,孩子你願意要都給你,你不要我都要(那時第二個孩子即將臨產),錢我一分不要。」那時心裏想:「只要有大法在,有我的生命在,就一切都有了,怎麼還過不了?生活中的苦對我來說再苦都沒甚麼,不就是來世上吃苦的嗎?」結果丈夫在沒說甚麼。氣呼呼的睡下了,之後再也不管我了。

實修

我的生活環境就是在店裏和丈夫之間、和顧客之間,心性的摩擦也就在這其中。我時時記著自己是修煉人,以慈悲祥和的心態對待顧客,努力按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展現一個大法弟子的風範。一次一位顧客買西瓜,稱完付錢剛走,袋子破了摔碎了西瓜,我看那人是買東西串門的,西瓜碎了怎麼去啊。師父教我們遇事多為別人著想,就說袋子破了是我們的責任,我另給你選一個吧。那位顧客好感動,連聲說謝謝。但有時還是做不好,明明記起師父的講法,還是沒有完全放的下。

有一次一位顧客突然對我破口大罵,而我卻半點沒有對不住他的地方,知道這是給自己提高心性來了,當時沒有跟他理論,忍下來了。但心裏並不那麼坦然。師父在《對澳洲學員講法》中多次提到向內找。這不就是無條件的向內找嗎?出現任何衝擊心肺的事都是好事、肯定有要找的、要修去的東西。我現在才摸著一點門,才剛剛學會修煉。法學的好時,能把握住自己的一思一念,那些不好的念頭一出馬上就能抓住它,銷毀它。當學法跟不上時,有時就會被它們左右,那時就像常人了,但事後會發現,這是被這個心帶動,那是被那個心帶動,這些心都是該去的心,都是人心。人執著的一切東西都得放,有時在發正念時,清理完自己的空間場,回歸到純淨的世界,往外看一層層的,無數層骯髒的物質包圍著,可能是生生世世不同時期的觀念吧。我體悟到,平時我們不好的思想念頭都是來源於這些不好的物質,修煉就是要用法衡量,超越這些物質之外,不被它帶動,看輕它、修掉它。反映到常人社會就是師父用各種事情暴露出這些不好的物質(執著心)。給我們機會修去它,最後完全把它們修掉,「修得執著無一漏」(《洪吟》〈迷中修〉》方為圓滿。

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肩負著救度眾生的使命,如何才能負起這個重任,就要學好法,不斷的充實自己,歸正自己,在純淨心態下說出的話才能打動人心,才能證實法和救度眾生,當心中時刻記著自己是修煉人、記著這神聖的使命時,心胸會無限開闊,包容別人、寬容別人、心中慈悲祥和,別人會覺著你人這麼好。說話感人至深,願意接近你。他們不了解法輪功,就看你的表現。在這種責任感的情況下,對於自己的言行、一思一念要求就特別嚴格,生生世世的沉淪,在生命中留下了各種各樣的觀念,時不時就會跑出來,左右這個世上的你,只有學好法,才會發現它們、清楚它、洗淨自己。「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精進要旨二》〈再認識〉)

三退的故事

我是從周邊親友開始做的,剛剛開始張口也不容易,先給弟弟、弟妹退了。後來跟婆家的人講有些困難,心裏自己說,就是他們當面罵我也沒關係,只要能救了他們就行,結果大多數都同意。有兩個不明真相反對的,我也不放棄,畢竟親人見面的機會多,無論你對我怎樣,我就真誠的對你好。正面不接受,那就從側面,我給他們寫信,給他們家孩子看資料,看《輪迴轉世》放不下了,越看越愛看,跟家裏人說這法輪功這麼好啊,我也要學。然而以前他花五、六十元買誹謗大法的書碟回家看。

我的姐姐受毒害較深,我們姐妹平時見面沒有甚麼共同語言,也難得能見幾次面,以前提起大法她就恨的咬牙切齒,有時還罵。我就以第三者身份給她寫信,她猜出是我寫的,雖然有些抵觸還是完整的看完了信和資料。我聽說後心想有門,又以真實身份給她寫了一封信,文中真誠的告訴她:你是我姐姐,我給你說的都是貼心話,並且很嚴肅的跟她說聽信謊言不三退,與佛法作對,天地之間沒有容身之地,佛法慈悲,一再給人機會,可是有截止那一天,並且不會太久,所以妹妹才這樣為你著急。我鄭重的告訴她:我們是人在世間念在方外的修煉人,我們珍惜每一個生命,所以在邪惡面前甚麼樣的暴力危險對我們都無能為力,我們是修煉人,我們用真誠、善良、慈悲感召著世人,所以有良知的世人為我們主持正義,所以大法洪傳世界八十多個國家得到各個政府的褒獎、人民的尊重,因為大法是人類之福。告訴她誠念「法輪大法好」得福報,因為這是佛法。在師父的加持下,信寫的慈悲感人,幾天後姐姐打來電話說:「妹妹,信我收到了,我好感動。」正好幾天後我回老家接孩子,順便去看她很輕鬆的就三退了。

在這其中我沒有動情,覺的周圍的親人都是來這世上與我結緣要在這千載難逢之時,從我這個大法弟子這兒聽聞大法的福音、挽救生命來的,那麼我就要做好為這些生命負責。對世上有緣人也是一樣。

有一次,一個朝鮮族人,在韓資企業打工,要離開這裏去韓國打工。因為與我們店有事要結賬,順便說了告別的話,我一聽,說不定再也見不著面了,這不是來了緣嗎?匆忙的說:「你聽說三退了嗎?三退保平安!」他一聽有一些緊張,說聽不懂就走了。我知道他的住址,晚上回家做飯時,心想可別錯過機會了,他來與我結緣就是要我救他的,我得抓緊時間,先別做飯了。找了兩份資料就去他家了。到了門口,又犯難了:我跟他沒見幾次面,而且他一個孤身男人(他對像先回老家了)怎麼辦?手舉了幾次要敲門又放下了,剛要轉身走,一個聲音在耳邊說:「機緣只有一次,你要救他啊!」對啊,我是來救人的怎麼能走呢。我定了定神,敲開了門,怯怯的但真誠的跟他說:「白天跟你可能沒說清楚,但我想我們是緣份,這事又是救命的,請你看看這些資料就明白了。」

第三天下午,他到我們店裏說明天就要走了,說了些感激的話。我說正好孩子像片洗出來了晚上(白天沒時間)我給你送去(我們倆家小孩認識)。晚上去他家,他熱情的開門讓我進屋,問了很多不解的問題,並且答應回去跟對像說說,家裏人都不明白真相。當時雖然沒有三退,可是能看的出一個生命覺醒後的喜悅。

神跡

我的小女兒今年四週歲了,從出生到現在除了打了兩年預防針以外,沒有因生病吃過一片藥,打過一次針,健康活潑。

有一次晚上十點半多了,身上很熱,用體溫表一量四十度。很像常人感冒發燒,我想她是小弟子,應該不會生病的,我們全家都是大法弟子,師父,法輪還有我們修成的功,充滿了我家的空間場,即便一個常人來,法輪的能量也能調整他的身體,何況是大法小弟子呢。我沒有被表象帶動。哄著小女兒睡了。到天亮的時候,一點也不燒了。

大女兒以前感冒老治不好,氣管發炎。從跟我們來到異地後第二次病業主動不吃藥了,結果燒了一夜,第二天早起好了,到現在再沒有出現過病業。「好壞出自人的一念」(《轉法輪》)。我體會到出現病業關正是檢驗我們信師信法的心,只要我們在法上心性提高的越快,過關的越快。

現在我們一家人沐浴在佛光普照的能量場中,超凡自在,常人難以想像的狀態。

整體配合

我深深明白師父給予我們的太多太多,而我能做到為大法付出的太少太少。常常為自己三件事沒做好跪在師父法像前懺悔,恨自己這麼不爭氣。當整體需要我做甚麼時,我覺的這是我的榮幸,是我回報師恩彌補過失的好機會,只要大法需要就要無私的去圓容。有很多時候,當同修找到我,需要我做甚麼時,心裏並沒有底,但考慮到這一步需要我又在法上,那就得做。結果在師父的加持下,都是有驚無險。

結語

偉大的佛法成就著偉大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在我身邊有很多同修,他們正念正行助師正法的事蹟可歌可泣,與她們相比我是那麼渺小卑微。當看到第五屆法會徵稿時,覺的有責任寫出自己的修煉心得,向師父交一份答卷,也向後人留下自己的修煉歷程。在寫的過程中蹣跚吃力,文化水平底(只上了四年半學,時不時的要翻字典),因為自卑,寫到中途撇下了十幾天,看到同修們鼓勵的文章又提起筆來。另外空間干擾也很大,就在昨天下午一些黑黑的物質像山一樣壓下來,渾身酸痛,四肢無力。我明白又是邪惡在耍花招,阻止我完稿。我在心裏給邪惡說,大法無所不能,我是大法弟子,同樣具足法的威力,你想把我壓倒:妄想。正念一出,看到自己像光一樣通體透亮穿越那些黑黑的物質並銷毀著它們,等層層銷毀完,身體輕鬆舒暢,這時師父顯現出來微笑著看著我。

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師父賜予我們這無比神聖的榮譽。宇宙中眾神都在注視著我們、羨慕我們。跟隨偉大的師尊,同化著這偉大的大法,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榮幸!

層次所限,不對的地方懇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