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師父的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以下是四位同村同修的交流稿。

認師就得聽師話

師父您好!同修們好!

我是農村女大法弟子,歲數很大了。九七年喜得大法,得法前各教門的人都找過我,可我覺的他們也不像真修的,統統都拒絕了。可大法學員找我煉法輪功時,我不假思索就去了。剛煉功十幾天我就下決心煉下去,越煉越高興,並把左鄰右舍親戚朋友都叫上一起去煉。他們都很聽我的話,後來悟到這就是緣份吧,是師父早就選擇了我,一切都是師父做的。

我們經過修煉一個階段,認識提高了,心性昇華了,大法的神奇在我和同修們的身上體現出來,使我們從內心深處認了我們的師父。認了師父就得聽師父的話,叫幹甚麼就幹甚麼,十幾年來我們就是這樣走過來的。

九九年七二零前,我積極洪法,引導有緣人修煉,在家庭按法去做,用大法的美好法理教育孩子,並引導他們得法。孩子們都看到我從一個脾氣古怪、身體多病的人,變的處處為別人著想,身體健康,也都跟著修煉。

七二零後,我多次被非法關入拘留所,並被邪黨詐取錢財,孩子們害怕不敢煉了,但我卻沒有動搖。三伏天,近四十度的高溫,我們騎自行車去北京證實法,來回一千多里地,我們沒覺的苦和累。在拘留所也沒怕過邪惡,沒感到痛苦。在反迫害過程中,我和同修們緊跟正法進程,互相促進,共同精進。

我們村大法弟子多,被世人稱為法輪功基地。我們同修們配合很好,師父讓幹甚麼就幹甚麼,積極去做。撒資料、寫真相標語、貼掛真相條幅,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挨家挨戶,包村包片的去做,去救度眾生,三退了多少也記不清了。比如說下面這兩個例子。

前幾年,我村一個有錢人的父親死了,縣各級部門的人都來參加葬禮,村幹部就把各處的標語撕了。我想這不行,來這麼多眾生,沒有真相標語怎麼能救度世人震懾邪惡。於是我停下做飯,發著正念去貼標語,小汽車上、牆上很快貼上了。剛貼完,兩個小車一頭一個把我夾在中間,我正念很足,沒理睬它,順利的回家做午飯。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沒有師父的呵護我又能做甚麼呢?

我們這的同修多,周圍基本做完了,都在騎自行車向遠處去做真相,可我由於騎三輪車時間長了,不會騎自行車了。怎麼辦,從新學也得去救人呀。我跟孩子們提出要買自行車,孩子們知道我要幹甚麼,買了一輛好自行車,真是隨心所願,一學就會,我知道是師父在幫我。就這樣我和同修又開始了向遠處村莊救人的征程。

多年來我們抱著「認了師父就得聽師父的話,叫幹甚麼就幹甚麼」的信念,一路走來,做的好的時候,我們為眾生得救而欣慰;做的不好的時候,我們向內找,總結經驗,找出差距,下次做好,從不退縮。今後我們更要聽師父的話,廣度眾生。

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合十!

做好正法事隨師把家還

師父好!同修們好!

明慧網上發出了第五屆大陸大法弟子書面法會的通知,可我總覺的自己做的不好,沒甚麼可寫的。後來看了同修的文章,認識到寫稿的過程也是繼續昇華的過程,我要把自己不好的觀念去掉,在明慧這個平台上和同修切磋交流。

我是一個農村女大法弟子。得法前,患甲亢病、心臟病,還要照顧癱瘓在床的母親。身體上的承受,病痛的折磨使我對生活失去了信心。直到九八年我幸遇大法,我才找到回歸的路。經過一段時間的修煉,我無病一身輕,心情開朗。我時刻都按照法的要求做,心性在提高昇華。

七二零後,邪惡給大法造謠迫害。我通過學法認識到我們應該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我和同修(嫂子)去各村牆面上寫大法標語。當時正是臘月天,我們把墨汁裝在貼身衣服口袋裏,用時從瓶子裏倒到茶缸中,不長時間缸子的墨汁就凍了,手指也凍的拿不住刷子,我就把手在身上暖一暖再寫。剛寫完「法輪大法」就聽有人走過來了,站在只有幾米的地方看著。我心裏發著正念:做證實大法的事不許任何人干擾。當我把「好」字寫完,再回頭看時,那人已經向遠處走去了。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

還有一次面對面講真相。我們四個同修來到一個村莊,碰到幾個村民在修路。我遞給他們一張真相材料。其中一人說:「你是煉法輪功的?不在家幹點活,怎麼出來幹這個?你家屬不管你?」這句話正好觸動了我愛面子的心。我的臉立刻紅了,但一想到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我要去掉這個心,救度他,讓他明白真相。我對那人說:「我家屬不管我,因為我煉功前,渾身是病,煉功後都好了,我把家裏的農活幹完才出來給你們講一講真相,你們千萬別聽電視上的謠言,我們都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都是親身受益者。」接著我給他們講了天安門自焚的真相,又給了他們光盤,解除了他們對大法的誤解。

一次我發現電線桿上的標語都被人塗抹了,我和同修(嫂子)用了一個晚上的時間,用粉筆把每根電線桿上都寫了標語,風吹雨淋也不掉,保留了很長時間,有力的震懾了邪惡。

十年來我能跟隨師父正法走到今天,處處離不開師父的慈悲呵護。我要珍惜師父給我們留下的最後這段修煉機緣,做好三件事,跟隨師父回家。

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合十!

隨師父回家 再苦也是甜

師父好!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九年二月十八日得法的。這一天是我最難忘的一天。一個朋友約我去聽師父講法錄音,我猶豫了一下,因為有人以前和我講過法輪功,可能那時緣份沒到,我沒在意。這次我動心了,我說:「去聽聽吧。」那個屋子裏擠滿了三十多人,我二人也擠了進去。師父的講法打動了每一個人,室內鴉雀無聲,我聽著聽著,不自覺的也掉下淚來。師父的每一句法都灌入我的心田,句句是真理。我後悔怎麼不早學呢?太晚了!

當天我就請了《轉法輪》回去,如飢似渴的讀了起來。讀到提高心性的時候,我一邊讀一邊哭,多年的迷惑我找到了答案:我脾氣不好,人又要強,老實的不欺,厲害的又不怕。愛叫個真兒,好打抱不平,因此,造下很多病:心臟病、膽囊炎、胃病等等。老伴和兒女們都讓著我。自己也很苦惱。從此,我參加了集體學法、集體煉功。這樣學著學著,我的脾氣逐漸的改變了,病也都好了。老伴說我像變了個人一樣,全家都很高興。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魔開始公開迫害法輪功。那天,我們正集體學法,一群警察一擁而入,把大法書和師父的法像都搶走了。我把書藏在懷裏才沒被搶走。我急忙回家,把寶書藏在天棚上,又蓋嚴才放下心來。

後來很多大法學員上北京上訪,有的綁架,被打的死去活來,有的被罰了重款。我急的吃不下飯,一定要上北京。老伴膽小怕事,天天看著我,又不給我一分錢,因為沒去成,我還大哭一場。後來我想:去不成北京,我就在家裏講真相吧!我把大法的好處寫在白紙上,貼在牆上、電線桿上,被撕掉後我就再寫、再貼。

農村認識的人多,這幾年我見人就講真相勸三退,處處以修煉人的形像接觸常人。通過我的變化,很多人走入大法中來修煉,很多人辦了三退。這其中有苦也有酸。有的人受邪黨文化毒害太深了不聽勸,有時我還受到辱罵、冷嘲熱諷,甚麼都遇到。可是為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兌現自己的誓約,隨師父回家,再苦當然也是甜哎!

由於我的層次有限,文化成度又低,只讀過小學,寫的不好,請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感謝師父給我這麼好的法

感謝師尊!感謝大法!

我剛剛走進大法就發生「七二零」。在七二零以後的日子裏,我和同修準備去北京上訪,被老伴發現,當時他氣不打一處來,就不讓我學法煉功,說甚麼「你煉功學法去北京我就殺了你」「和你離婚」等等,一時間家裏陰雲籠罩。這時我一方面圓容好這個家,一方面照樣學法煉功,不管老伴怎樣表現邪惡,我都不迷不惑,善待他,一定讓他在我身上見證大法的美好,相信他一定能被大法救度。

修煉前我身體有膽囊炎、氣管炎、婦科病等。每年都要吃好多中藥、西藥、醫藥費花了很多,兩個孩子還要上學念書,扶養老人,弄的家裏很困難,真是痛苦不堪。修煉後,有師在,有法在,有同修在,我走過來了,現在我身體沒有病,還能幹些農活,老伴在日常生活中,看到我身體很好,他也很高興,時間長了他也不管我了,現在還很支持我學法煉功,做一些大法的事情。

在修煉的幾年當中,我深深感受到偉大師尊每時每刻都在呵護著弟子,在每一個弟子身上不知花費了多少心血。二零零七年的秋天,十月一以後,每家農戶都在忙著收玉米,當時我和老伴帶著八歲的外孫女也到地裏去幹活,我借我弟弟的馬車,裝滿一車玉米後,把車閘一放,馬就一個勁的往前跑,我就從車前掉下來了,正好掉在玉米地的籠溝裏,我一滾,車正好壓在我的腳面上,如果我不滾車轂轤就正好壓在我的胸部,真是有驚無險,這時馬車還在向前奔跑,我從地上慢慢起來,心裏在想沒事的,我有師父在管,當時腳雖然腫了,但不那麼痛,走到地頭我心裏在想:今天我是學了法輪大法了,不然就沒有命了。我在這裏感謝師父對我的救命之恩。

我是農村大法弟子,我家中有四間房子,我和老伴住東邊一間,中間是外地,西屋是我女兒住,我的大法書和煉功帶,都放在我的立櫃頂上。有一天我急忙去接外孫女放學,臨走時急忙把門關上了,等我回來時,這門怎麼也打不開了,正在我開門的時候,我老伴回來了,我說這門開不開了,這時他找來鐵鉗子、鏍絲刀子,怎麼也打不開,直到弄到晚上七、八點也沒打開,我們三人只好住在西屋,到了第二天早上起來,我想我不能不學法煉功,門打不開,我就求師父,這時我又去開門,沒費勁就把門打開了,當時我心裏特別高興,我和老伴說門開了,他問我怎麼開的,我說求師父幫的忙,大法就是神奇,這時老伴也高興的笑了,並從內心相信大法,

回想幾年的修煉之路,我深深的感謝師父,感謝師父給我這麼好的法,讓我們儘快修去人的不好的東西,真正達到一個神的狀態。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