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生命中最絢麗的時光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二零零四年,我丈夫由遭受非法迫害的勞教所回家了。他是軍人,部隊怕他出去講真相,不讓他回家。得到這個消息後,我知道邪惡在鑽我的怕心和不符合常人狀態修煉的空子。我靜下心來學法發正念,一直到把自己怕的物質去乾淨了,再也不去胡思亂想後,就回家了。

我直接去了丈夫的單位,那些政委、支隊長,一看見我來了,說給我接風請我吃飯。剛吃過飯,市六一零的車、部隊保衛股的車七、八輛、近二十個人就站了滿滿的一院子,他們把我拉到六一零辦公室又開始非法審問。我發著正念,不驚不怕,真相以前都給他們講過,過了好幾年了還幹這壞事,真是覺的他們可憐。……他們讓我們住在部隊辦公樓的招待室,變相軟禁,我就利用進出部隊的機會,在部隊機關的辦公大樓裏上上下下的走,近距離的發正念,見到熟人、有緣人就講真相,給一個團級幹部講完後,他說:你是實話實說啊。部隊保衛股股長是一個少數民族,他聽過後說:「你比原子彈還厲害。」在部隊,我發現我的電話被六一零監聽著,去哪裏都會被跟蹤。師父巧妙的點化我都知道,我就天天在部隊利用各種形式講真相,邪惡見沒空可鑽也就不管了。兩週後我們就回家住了。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一九九九年二月我得法了,那年我二十七歲。回想這九年的修煉歷程,時時有法在心中,有師在呵護,雖然經歷了常人難以想像的魔難、同齡人沒有的飽經風霜,但因為我是大法修煉者,是法中的一份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所以當去掉人的執著時,頓覺柳暗花明又一村,美妙其中語難訴,也只有修煉者才能體會到溶於法中的美好和神聖,常常感悟大法之博大精深,而又神奇玄妙、至簡至易的體現在生活中、工作上。

得大法前,我和丈夫都是那種花了不少錢山南海北去求道的人。多年的尋師訪道終於找到了大法,真有一種終於踏上了末班車的幸運感,當晚就看見有無數的小法輪在自己身上轉,有大法輪在丈夫的身上轉。

一、正悟

剛得法就清理了家裏亂七八糟的書。那晚家裏奇怪的停電了,鄰居家卻都沒事。檢查電路沒問題,我認識到了是師父在給清理呢,心裏很高興。第二天清早一看有電。不過有本我認為好的書沒燒掉,過兩天我一人在家看師父的《濟南講法錄像》,想起了那本書,我拉抽屜去找那本書,突然聽到咚咚咚的敲門聲,把我嚇一跳,一看沒人啊,定睛一想,把錄像帶倒回去一看是師父在敲桌子呢。我馬上意識到不能留那書了,這是不二法門的問題,修煉要專一,多嚴肅呀!師父在點化我呢,原本那天沒按師父的要求按照順序看,隨便抽了一盤錄像帶看,真沒想到師父看穿我的心思並巧妙的安排點化我,從此我在修煉要專一問題上再也沒有動搖過。

二、明法理 除惡

二零零四年過年我收到一封父親寄來的信,有一段這樣寫著:「你經歷了一般人難以承受的……磨難,依舊善良、堅韌、樂觀的面對生活……」看著這信我流淚了。

父親從小很疼愛我們,家裏的生活環境也很好,從沒干涉過我們在學業、職業、婚姻上的選擇。在常人的眼裏我一帆風順、家庭幸福。在九九年邪惡瘋狂迫害時,父親怕我受邪黨的迫害,曾逼迫我放棄修煉,知識份子的他,用了很多軟硬兼施的方法。有一次我去看他,他和我談過後見無效,居然把我從全家照的像片上都剪掉了,大喊:「她是神,她不是人!」母親嚇了一跳說:「誰讓你這樣幹的呀?」他手指著天喊著「是魔讓我這樣幹的!」我當時覺的好笑,卻又倒吸了一口涼氣,心裏很悲哀,心想是那些放不下的情,讓魔在此撒野了,這是我要去的情呀,否則慈悲心怎麼出呀?回想給父親講真相時的心態,常常是用人的情和方法,自己對法領悟不夠,真相講不到位,做不好,邪惡因素對他的控制使他不明白真相,所以對我十分氣憤,不和我講話。

法是宇宙一切奧秘的洞見。「「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論語》常常背誦的,可是自己的觀念還是要一層層的脫的。我常常告訴自己要做好,做到,並背誦《洪吟》

二零零一年一月,我被邪惡迫害,腰和腳都骨折,被非法關在監獄的醫院裏。那時天天都有來非法提審的。有一天安全局的二個惡警羅列了一大堆的問題又來了,我回答了一些問題後,就肚子疼,自己想想不對勁,怎麼老是這個狀態呢?中午背《忍無可忍》的經文,「它們已經人性全無、正念無存,就不能再容忍其邪惡對法的迫害。」明白了法理我心裏很踏實了。下午他們又來,我要回早上他們記的筆錄,一下扯了,倆惡人嚇壞了,撲上來掐著我的手……,我看見護法神都在房屋的上空坐著,心裏想起了師父講的法,我心想,一定要走好,走正。醫生見我後很吃驚,看你是很文靜的,怎麼了?這倆人很沒面子,威脅著罵罵咧咧的走了。同室的人很害怕,說這下要給你加重判了,我笑著說他們還好意思來麼?

大概二週後,我就被父親抬回了家。那時我父親很害怕這事上加事了,擔心我再進去受罪,對這些惡人的謊言還是相信的,給我做工作,配合邪惡讓我「交代問題」,總想用一些人的妥協辦法解決這問題,但是沒有任何結果。有一天父親讓我寫不煉的保證書,我不寫,他用涼水潑我,後來氣急敗壞的要打我,我當時一直想用法輪出去制惡,可是想他是我父親呀,對他有沒有傷害呀,想起師父剛講的法:「但對於操縱人破壞人類的邪惡生命的處理也是在保護人類與眾生。」(《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明白這功是針對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了,就發出法輪出去制惡,一念剛出就見我父親態度一下緩和了說:「我怕了你了,我和你學法輪功吧。」這話想想都是那邪惡因素說的,父親怎麼會怕我呢,明明是那些邪惡因素在害怕。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處理了,父親不被操控了,也就有得到救度的希望了。「所以除惡是在正法,也是在救度世人與眾生。」(《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對除惡是針對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和因素這個問題,我有了進一步的領悟。

人就是人的想法。父親常常在家拉很傷悲的二胡曲,常嘮叨我:「家破人殘,以後誰養你呀,這後半輩子……。」那時邪惡在精神上、肉體上、經濟上的瘋狂迫害,使我們家被抄,丈夫被非法勞教,我腰、腳骨折,沒有勞動能力,更沒有經濟來源。常人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間接受迫害的父親和家人常常悲痛欲絕。常人誰看我都很可憐、很苦,可我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對自己的前途和身體從沒擔心過;有法做指導,有師父的呵護,對這場迫害我們的尊師和大法徒是不承認的,所以我從心裏都沒覺的苦,只是看著那些不明真相的人,忙忙碌碌不知為何而活著的人覺的他們苦。看著父親用被矇蔽的謊言指責我們,我常常默默的流淚,希望被毒害的世人都能明白真相。

不管父親怎樣對待,我依舊做著我應該做的三件事,加大發正念的頻率。給他講真相,講的稍微高一點、不符合常人的接受能力或想當然的說,馬上就會遭到他的痛斥,我就不停的向內找,去掉自己的歡喜心、顯示心、做事心。那時別看在家呆著,修心是一點不能馬虎的。

大法神奇的一面展現出來了,我的身體很快康復了。

二零零二年,有幾次邪惡又來迫害我和丈夫,用盡了特工的手段,派兵力圍追堵截,父親已不再相信邪黨惡人的謊言了,他怒斥惡人,用自學的法律來保護我。以後還經常到安全局、六一零去要回非法扣押我的物品。媽媽煉功他也不阻擋了。

我不說,誰也不會想到我曾經被邪惡迫害者致殘過。二零零三後的幾年中,我換了幾個城市幾個工作,一個比一個好,父母親擔心我的身體狀況,跑到我工作的城市來看我,一看我還參加公司的徒步遊,背十幾斤的東西走幾十里,還爬了一回泰山,才放心了,常常自豪的對人說:「我女兒真能幹!」這是他們完全想不到的。

看到在我身上處處體現出大法的威力,父親的固執和後天觀念的障礙慢慢的消除了,曾經為他不明白真相流淚到為他明白真相而流淚,這一切證明,修大法的家人都是有福氣的。

三、修煉中的事都是好事

二零零四年,我丈夫從遭受非法迫害的勞教所回家了。他是軍人,部隊怕他出去講真相,讓他住在部隊的集體宿舍,不讓他回家。邪惡表面的理由是你妻子不在家,你也沒家啊,回丈母娘的家不是自己的家。得到這個消息後,我知道邪惡在鑽我的怕心和不符合常人狀態修煉的空子。我靜下心來學法發正念,一直到把自己怕的物質去乾淨了,再也不去胡思亂想後,就回家了。一個目地:找我丈夫堂堂正正的回家。

我直接去了丈夫的單位,那些政委、支隊長,一看見我來了,說給我接風請我吃飯。剛吃過飯,市六一零的車、部隊保衛股的車七、八輛、近二十個人就站了滿滿的一院子,他們把我拉到六一零辦公室又開始非法審問。我發著正念,不驚不怕,真相以前都給他們講過,過了好幾年了還幹這壞事,真是覺的他們可憐。心想講高了他們甚麼也聽不進去,只要這時不再施惡,按照他們能接受的成度講一點吧:「我是要回家和老公過日子,誰願意在外面流離失所呀!」我不停的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邪惡因素的干擾。這樣很快他們就說:是呀是呀,回家吧。有一個頭目還出主意讓我去要回被安全局非法扣押的錢。

我一被帶走,部隊的一個副政委就對我丈夫說:她是回不來了,你要做好思想準備。他哪想的到,很快,車就又把我送回到丈夫的單位了,這幫人吃了一驚。這時他們又想出一招,讓我們住在部隊辦公樓的招待室,一日三餐派人送來,變相軟禁我們。我就利用自己進出部隊的機會,在部隊機關的辦公大樓裏上上下下的走,近距離的發正念,見到熟人、有緣人就講真相,給一個團級幹部講完後,他說:你是實話實說啊。部隊保衛股股長是一個少數民族,他聽過後說:「你比原子彈還厲害。」在部隊,我發現我的電話被六一零監聽著,去哪裏都會被跟蹤。師父巧妙的點化我都知道,我就天天在部隊利用各種形式講真相,邪惡見沒空可鑽也就不管了。兩週後我們就回家住了。

現在想想救人也要有個表面的形式,師父巧妙的利用了舊勢力安排的這些所謂考驗,但不承認這所謂的考驗,他們也是被救度的一份子,怎麼配考驗我們呢?眾生想聽真相,想得救,誰敢阻攔?在法理上師父都告訴我們了,時時在法理上,就無所不能,壞事也就變成了好事。

四、否定舊勢力在經濟上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九月,我丈夫從部隊復員了,按照正常手續要把復原費發給自己後再離開部隊,可這些在邪靈控制下的惡徒,妄想以不發復員費要挾我們。

有一天,丈夫單位突然打來電話,通知我丈夫明天就上火車,再派三個幹部送回家。復原費要等到了老家辦完手續再辦理。我和丈夫都認為這是邪靈在經濟上想控制我們,不能按他們說的做,要徹底否定這一切!我們就一直發正念清除黑手爛鬼。

第二天,我丈夫出門去了,部隊三個幹部來敲門。萬物皆有靈,這樓下的防盜門也神了一回,任憑他們怎麼弄,防盜門就是打不開,外面的人進不來,裏面的人出不去。我就在家裏利用門鈴對講機大聲講真相,揭露他們偽善的迫害,那三個幹部和院子裏好多人都在那裏聽著。幾個小時後,他們上來了,那趟火車的時間也早錯過了。第二天一早部隊政委召開緊急會議,安排財務人員提現金存到我們的戶頭下。丈夫回家時,前擁後呼,有人拎包,有人跑前跑後忙著去給辦手續。

我們修煉的人,對錢財是看淡的,是不求的,隨其自然,但是在正法時期救人,必須不承認舊勢力在經濟上的迫害,拿我們自己的錢是理所應當的,被邪惡迫害還說隨其自然的話,那就是認同了舊勢力,也就不能更好的救度眾生。

五、利用工作便利,救度更多眾生

我現在居住的這個城市,人口密集度大,有大量的外來投資者、打工者。有了這筆錢以後,我們不用為暫時的生計而奔波。有更多的時間來做三件事、救人。找工作都不影響或者能更好的利用來做三件事。有時一人工作,另一人在家做資料。

有一天,有個客戶路過我所在公司,看見我就進來了,那天輪我值班,幫他登記業務後,我就給他講真相,看他的接受能力挺強,我就一點點的講,沒想到他明白了真相之後,主動邀請我和丈夫去他的公司工作。我丈夫去工作後,做三件事更便利了,單位同事和這位老闆對他的評價都很好。真是感覺在法中路是越走越寬。工作只是表面形式,師父把這些人推到我們跟前,真正的目地是要救這些有緣人。

二零零五年我準備找工作時,心想這一切都是為法來的,我現在需要的是通過工作創造條件去接觸更多的人,給他們講真相,最好要離家近、有雙休日、工資也要高。投了簡歷後,第一次到一家搞策劃設計的公司面試,我心裏挺滿意,可是我以前只做過財務和銷售,對策劃設計沒接觸過。兩次面試後老闆問我有甚麼要求,我說除了工資之外雙休日必須休息。這公司週六是要求上班的,他問為甚麼,我心想週日集體學法是絕對不能耽誤的,我們學法點幾個同修是剛走到一起的,這個環境不能破壞,這是正事;週六要做資料做家務也不能耽誤。我告訴老闆,週日我有自己喜歡且重要的事要做,週六要做家務等,同時,休息好也是為了更好地工作,如果週六開會我可以來參加,之後時間是我的。老闆很高興的通知我儘快上班。

後來得知老闆是要招聘一個有思想和綜合素質高的人,來指導電腦操作設計師,並且要能引導客戶接受設計樣稿。工作中,每次給客戶的提案我要先審,在法中開啟的智慧和法理,告訴我正的理念和審美觀,以此作為基礎,我給他們講大法真相,勸三退,常把正的理念正的審美觀帶給設計師,告訴他們那些魔性的東西對人不好,並引導他們改正。工作中常常要和各個公司的老總打交道,每次外出我都帶真相光碟,發了真相光碟的公司,和老總談的都很好,他們還常常會開車送我回公司,其實是他們明白的那一面在做。

有一次在公司休息時大家閒聊,我想聊真相吧,發了一會兒正念,不到三分鐘,一個人說我的郵箱裏經常收到法輪功真相,一個說我也收到過,是真的嗎?另一個說真的,我好友的丈夫人特好,人被勞教後出來還煉;大家講的比我講的都好,我真感到法的威力,不動手不動腳就可以做常人想做而做不來的事。

走在神的路上的我,生命中最絢麗的時光,是修煉路上的經歷,回頭看看,感慨萬千:明法理、向內找,就沒有過不了的關,那些難,現在看來如果當時自己沒有那些心,也就不會有了,既然發生了,我也用正念來對待,變成為去執著救眾生的環境。

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我會珍惜這每一分鐘,做好三件事。

合十,謝謝師尊和各位同修!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